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棘手命案(求月票)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棘手命案(求月票)

幽影系统虽然强大,但那是对于个人或者团体而言,因为它不可跟踪,不可破解,但是对于整个国家的网络安全部门而言,情况又不一样,虽然他们没办法定位幽影系统来源,但是却可以通过那大量的数据流走向来做出基本的判断,就算幽影系统抓了再多的肉鸡,使用了再多的ip,数据量是瞒不了的。 只要他们选定了目标,他们就可以采用合理的怀疑和推理,来做个基本的判定,是谁干的! 就算他们不知道幽影系统如何工作的,但是只要愿意,可以上门来个查访,就算找不到什么,也足够女娲集团喝上一壶。 那么日后再想利用幽影系统干点什么,难免心里就会有阴影。 张扬把报告浏览了一遍,大体上,他们已经查出了这些怪异的数据流来自梅宁,所以如果继续下去,锁定他们,应该不是难事。 或者他们已经怀疑到了女娲集团也未可知。 当然,张扬并不担心他们有足够的证据找自己的麻烦,只是如果以后要做什么的话,一想到有人盯着,就会觉得浑身的不舒服。 张扬看完之后,心里暗暗吃惊之余,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说道:“怎么,你不是想告诉我,拿这些东西来逼我帮你找人吧,既然你都有本事弄到这些,找个人不是更简单。” “目前的调查可以肯定,这些ip很可能来自梅宁。虽然看起来分布很散,不过如果要继续追查的话,也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司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然后呢?”张扬玩味地盯着他。看来得看看幽影系统能不能升级了。 “我可以提供一条特殊的网络通道,并且我可以保证,不会有任何人会对你进行监控,怎么样?”司源笑眯眯地说道。 “再特殊的通道,也要经过你们不是吗?”张扬同样笑道。 “不一样,这条特殊通道是经过特殊准许的,不会有任何人去监控。而且就算有人监控,也没办法解析这只幽灵到底想干什么,不是吗?”司源笑眯眯地说道。 “看样子。你好像吃定我了?”张扬把手里的那份调查报告一扔。 司源厚颜无耻地搓了搓双手:“你坑了我无数次,好歹让我坑一次,我好有点心里安慰不是吗?” “不干!爱告告去。”张扬坐在椅子上,把头往后一靠。闭目养神。 “喂…”司源傻眼了。气急败坏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帮我?”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张扬复又张开双眼,看着司源说道。 “什么问题?”司源一听,还有希望呢,急忙问道。 “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凭什么认为我能帮到你?”张扬问道。 司源闻言,犹豫了半天,最后摇了摇头:“这个…不能告诉你。” “那你自己找去。”张扬甩手。 “好吧。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但是现在我信了。”司源看着张扬答道。“有人让我讹你一下,结果果然你就露陷了…” 他拿起桌面上的那份调查报告,诡笑着说道:“其实这份所谓的报告是杜撰出来的,不过我的确有让网络安全监控中心的朋友看了你们公司的数据,只可惜除了有几个家伙上班时间用电脑下载a片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所谓的数据量溢出只是胡乱写的,不过有很多地方的监控视频被人强行造访过,这点毋庸置疑。” “我现在也很好奇,你究竟利用什么手段,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入侵那么多强大的系统?比如我听说洛马公司被盗取了价值连城的机密信息,这一点,就连我们最厉害的黑客也没办法办到。” 张扬无语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被讹的,不过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我只想知道,那个叫你讹诈我的人是谁。” “一个你惹不起的人。”司源笑眯眯地说道,“你别想着报复或者什么,不会有机会的。” 景水轩?张扬脑海里浮现出这三个字眼,联想到司源的身份,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错,不是可能,而是有很大的可能。 张扬犹豫了一下,淡淡地说:“你要我帮你找什么。” “找一个人。”司源指了指桌面上的那个u盘,说道,“我们获得的线索实在是太有限了,只有一小段模模糊糊的视频,目标对象只在视频里出现了不到两秒钟,而且只是一个背影,不过现在我必须找出这个背影的主人是谁。” “听起来,好像很有趣。”张扬闻言,把u盘拿了起来,随手插入一旁的电脑端口。 而后打开司源所说的那段视频看了一下。 视频果然很短,大概总的也就一分钟左右,应该是一段监控录像,画面里,是一段街景,里面的画面包含一栋类似旅馆一样的建筑物以及一家华式餐馆。 监控摄像头应该是在旅馆的对面,视频画面可以被放大的,应该是处理过,所以才只显示那家旅馆和餐馆。 一分钟时间里,有十一个人走过,然后,然后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看出什么没有?”播放结束,司源开口问道。 “脑筋急转弯?”张扬问道。 “咳…咳,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司源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是脑筋急转弯?难道是大家来找茬?” “严肃点行不行,这涉及到一起命案呢。”司源无奈地说道。 “命案?”张扬伸手捏着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司源。笑眯眯地说道,“你不是中组部的人吗?改行当国际刑警了?” “实话告诉你,这个案子不是普通的命案。很棘手,虽然我能动用不少力量来查,但我怀疑一旦动用我自己的人,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都会惊动对方,这样一来,我恐怕连这个唯一的线索都会中断。” “再跟你透露一点。这起命案是发生在国外的,被杀的人和景水轩那位有关系,所以我奉命调查这个案子。而这画面的十几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可能和凶手是认识的,只要找到这个人,或许案子就会真相大白。” 司源一边说着。一遍重新播放视频。介绍道,“不过关键的是,这个和凶手同时出现在现场的人,目前为止,只找到了这段影像,这段影像是在案发之后,凶手和这个人分开之后,拍到的。只有背影…喏,就是那个穿着蓝色羽绒服带着帽子遮得严严实实的家伙。” 叉。只有一个背影,而且还穿着羽绒服带着那种针织线帽把自己裹得像只蓝色的企鹅一般,怎么可能知道他是哪根葱啊。 更关键的是,这个影像还特么的非常模糊。 这个问题太棘手了! “这段视频是旅馆对面那条街的一家店面摄像头拍摄到的…本来案发的那天现场周围的监控录像还有很多,但是却诡异般的全部被毁了,而这一段,刚好因为店家整修线路,而侥幸保留了下来。”司源苦笑着道,“只可惜,也只有这么一个模糊的背影。” “那么你是如何肯定这个背影和凶手有关的呢?”张扬好奇地问道。 “有一个目击者看到凶手和这个家伙一起的。” “那么,找到那个目击者,让他回忆一下,画个人像不是问题吧。”张扬撇了撇嘴,“最起码也比这么个背影强。” “那个目击者宣称他看到的凶手都是蒙着脸的,而且在我们找到目击者的第二天,目击者就被人暗杀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来。”司源苦笑着说道,“这就是我找你帮忙的原因之一,我身旁的人,可能藏有对方的奸细。” “就这么点线索?”张扬无语地问道。 “就这么一点。”司源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们需要确认这个人的身份。” “说不定他已经被灭口了。”张扬淡淡地说道。 “有这种可能,不过就算被灭口了,我们也必须弄清楚他的身份。”司源斩钉截铁地说道。 “难!”张扬摇了摇头。 “我相信你有办法。” 张扬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搓了搓:“没有这个谁愿意白干。” 司源拿出钱包,摸出一张红毛,拍到张扬手心:“一百块,外加欠你一个人情。” “次奥,太廉价了。”张扬看了看手里的一百块,拼命摇头。 “不要拉倒。”司源准备把一百块重新拿回去。 张扬急忙五指一蜷,收了回来:“蚊子再小也是肉。” “不过我可告诉你,我可不敢保证百分百能够找到这个家伙。”张扬补充说道。 “你尽力就行。”司源看了看张扬,“谢谢你,我发现你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搞基。” “呃…” “呃什么呃?好了,你的事了了,现在该轮到我找你了。”张扬把视频关掉,退出u盘,放入口袋里。 “我好像记得我还有什么急事…噢,对对对,洗手间在哪里,我要上个厕所。”司源闻言,脸色一变,准备走人。 ps:谢谢【yt立】588起点币打赏 【vip群群号参考书简介】 【全订阅的兄弟们求大神之光】 【hgjx】巨巨 【tiananmen】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kira-zsc】巨巨 【怕高的乌鸦】巨巨 【东京的大伊万】巨巨 【封魔狂刀】巨巨 【up2u姚】巨巨 【胖纸丶明明】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月票,如有遗落,还请见谅 【wayne2】巨巨 【金沐灿尘】巨巨 【星的所在】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