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相见不如不见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相见不如不见

虽然余小鱼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左右了,不过这会儿张扬还真看不出她有什么变化,若不是她走路之间下意识地用手护住腹部的姿势,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是个孕妇。 她的打扮和以前也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穿着一身合体的职业套装,盘着头发,整个人的气质和容貌看着至少上升了最起码也有一两个等级。 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随着女娲集团的疯狂扩张,她现在已经是女娲航空工业公司的行政部经理,主管行政、人事、总务以及财务,未来航空工业公司扩张的话,她就是行政总监的唯一候选人。 环境的变化造就人的变化,如今的她已经不是昔日的那个六星级酒店前台了。 “张总,您找我。”余小鱼很得体地微微一颔首。 “不用那么客气,坐。”张扬微笑地伸手示意她,目光再度不经意扫过她那微微隆起的腹部。 公司的人,除了孔小梅以及露露还有杨菲、杨静、乔希儿等一些和她平日里经常相处的人除外,没有人知道余小鱼已经怀孕了,而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司源孩子的,更是少到了可怜,而其实,就连余小鱼自己,都不知道司源真正的身份。 尽管她知道张扬可能知道,不过她始终没有向张扬打听过哪怕一次。 按她自己的想法,她根本就没想过让小孩和亲生父亲相认吧。 “还习惯吗?”张扬问她道。“嗯,我是说,听说前几个月反应比较大…” 余小鱼俏脸一红。她以为张扬找她是谈工作上的事,没想到张扬主动和她谈的是这个事:“已经习惯了,而且您又帮我请了保姆,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感激您。” “那样就好,工作还顺利吧?”张扬终于转到了正事上。 “也没什么困难的,现在航空事业部的人员还不是很多,所以倒是还能落得个清闲。”余小鱼答道。“张总,您以后就别那么单独照顾我了啦,不然。我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是不是公司上的人有什么闲话?”张扬微笑着问道。 张扬其实知道,公司隐隐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有人爆料余小鱼肚子里的孩子是张扬的,所以她才会升迁得那么快。 对此。张扬并没有去否认。甚至也没派人去调查,等于是变相的默认了这个传闻。 如果这样能保护余小鱼的话,张扬倒是不在乎,反正他的风流债满大街跑,不在乎多加这么一桩。 “那倒没有。”余小鱼轻轻摇了摇头否认了。 “如果有任何问题,你可以直接来跟我说…”张扬沉吟了一下,本来想跟她说一下工作上的问题,不过现在似乎该改一下议题了。 “是这样…刚刚我接到一个电话。”张扬看着余小鱼。刚准备开口。 余小鱼却抢先打断了他的话:“张总,有个问题。我想问你。” 张扬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你说。” “是不是因为他的关系,我才能得到目前这个职位?”余小鱼坦然地看着张扬,“我希望您说实话。” 张扬再度一呆,这个问题好尖锐! 他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坦白跟你说吧,一开始,你应该很清楚,我并不知道你有了身孕,但依然让你进公司,是因为你的资历够,而且坦白讲,有一定的人情因素在,不过并不是因为他的原因,而是因为静姐。” “至于后来,你有了身孕,职位也步步提升,不可否认,里面有人情因素在,但是更重要的是,我把你当成了自己人,你是我们的核心成员,是我们的一份子,我不怕别人说我任人唯亲,只要自己人有足够的能力,任人唯亲又如何,难道我还要去请一个能力很强,但我不信任的人来当高管吗?” “所以,就算你和那个家伙没有那层关系,我依然会让你担任这个职位,因为你是自己人,就这么简单。” 闻言,余小鱼愣了一愣,自己人,三个字,很简单的就概括了这一切,瞬间她内心的一切狐疑和忧虑冰消瓦解。 “对不起,我不该想那么多…”余小鱼贝齿轻轻咬着红润的樱唇,满脸歉意地道歉。 “你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换做是我也会这么想。”张扬笑道,“对了,那么现在我可以说了吗?” “啊…您要说什么?”余小鱼突然醒悟了过来,自己刚才打断了张扬的话,“不好意思,您说….” “你刚刚提到的那个他,现在估计就在楼下,很快就来了…”张扬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缓缓地说道。 余小鱼一听,脸上马上闪过一抹慌乱之色,继而摇了摇头道:“张总,我…我不想见到他…” 慌乱是真的,不过到底是因为太突然了,还是因为真的害怕遇到司源,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无论是什么她没有做好准备是这点是可以肯定的,张扬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你去工作吧。” 司源一个人来的,戴着一顶帽子和一副墨镜,还留了一簇小胡须背着个登山包,要不是他那头卷发,还以为他是个刚从监狱里跑出来的人了。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缘,他从电梯一出来,刚好和准备出逃的余小鱼直接就差点撞了个满怀。 然后两人对视几眼,一个脸红,一个木然,接着一个躲进电梯狂摁按钮,一个茫然地找到张扬。 “次奥,哪里来的恐怖分子。”张扬看到司源的新面貌,忍不住吐槽道。 司源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伸手把帽子一摘,随手扔到桌面上:“你的办公室不是在顶楼的嘛?怎么跑到什么航空工业公司总部来?” “我在哪里难道还要你管?” “呃…”司源回头扫了外面的办公室区域一圈,低声问道,“那个…她也在这儿上班吗?” “哪个她?”张扬一脸迷糊的样子。 “少装蒜,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司源瞪着张扬道,“知道我要来,所以你故意的吧?” “你是说小鱼?”张扬漫不经心的样子,“她是在这儿上班,而且还是航空工业公司的行政部经理,有问题吗?” “还有啊,什么叫故意的,人家知道你要来,就赶紧躲起来了,看你就好像看到没打疫苗的流浪狗似的…” “靠,怎么形容的,什么叫流浪狗。”司源大怒。 “还是卷毛的!” “我掐死你都有可能。”司源跳了起来。 “好了,好了,稍安勿躁…”张扬急忙比了个你别冲动啊的动作,“说吧,干嘛来了,总不会告诉我你这个陈世美突然良心发现…” “啊…你不损我会作死吗?”司源真的很想抡起边上的那部电话机砸到张扬脸上。 “行了,看来你是来求人的,求人还这种态度,真是罕见啊。”张扬提前摁住了电话机,防止他暴走。 闻言,司源顿时气馁,悻悻地坐了下来:“言简意赅点,帮我找一个人。” “找人?你情报网满天飞,还需要我来帮你找人?”张扬嗤笑道。 “有办法的我来找你干嘛?”司源没好气地看着张扬说道。 “太好笑了,你手头上,明里有国家庞大的力量帮你,暗地里有景水轩的力量协助,你要找个人都找不到的话,谁还能找得着?”张扬闭眼,懒得去理他。 “我要找的这个人,无论是明里的还是暗里的力量都不能动用,就算动用了,也不一定有用。”司源看了看张扬桌子上放的那些文件,伸手想抓。 张扬急忙抢先他一步收了起来:“喂喂喂,私密文件,严禁观看。” “藏什么藏,不就是亿强科技和特航集团的航电系统设计要求嘛,你手里这些破玩意儿,我都有完整版的,什么设计资料工艺要求之类的,想要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不过前提是你帮我找到这个人。”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 张扬看都没看那个u盘,想也没想直接推了回去:“不干。” “那么这个呢。”司源变戏法般,从他的登山包里拿出一封好像装着机密文件的文件袋,扔到张扬面前。 张扬狐疑,但面色从容地拿起来看了看。 封面是红色的五角星,下面几个红色的机密文件模样,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张扬打开文件袋,从里面取出一摞厚厚的文件。 好像是一份计算机网络安全调查报告。 张扬看了看司源,司源耸了耸肩。 “从今年年初开始,国家信息安全中心就检测到了一股极其庞大和怪异的数据链在东南沿海地区如幽灵般不定期地出现,这些数据流虽然经过了重重的伪装,而且是不同的ip上传的,但是都有一个普遍的规律性,那就是这些数据链竟然连国家网络信息安全中心的最顶尖计算机高手都没办法弄懂。” “像病毒,但又不像病毒,后来我们就把它称为幽灵,这个幽灵最经常光顾的地方是酒店和交通枢纽,目的地是上面的监控录像,而就在十多天前,这个妖异的幽灵又掉头扑向了临近的东洋菊花国…” 张扬迅速地浏览了一遍,眉头微微一皱,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