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逼供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十九章 逼供

雨越下越重,似乎恨不得把梅宁市积蓄了几个月的干旱一扫而空,路面已经积蓄了厚厚的洼水,在地势稍微矮一些的前水街更是如此,人一踩到路面,那溅起的积水足以让全身一片湿漉漉,低洼地带,甚至衣服一脱直接可以游泳了。 往ri里活跃在大街上的混子们,此刻一个个龟缩在自己的窝里,懒得一动。 夜舞台球城,张扬接过陈天雄递过来的干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裤脚,抬眼往场子中间看去,场子里人不多,就阿狗还有四个黑衣汉子,那四个人是陈天雄手下的四大金刚,听说身手都挺不错。 张扬从四个汉子中间,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标对象,阿野。 他被捆成了一团,扔在湿漉漉的地上,看到张扬之后,无jing打采地打了个哈欠,便把一双死鱼眼闭上,一声不吭。 他是个jing瘦的汉子,不过此刻眼眶深陷,方才看到张扬的时候双眼迷离,脸sè苍白得如同白纸一般还不停地打着哈欠,摆明了是个“瘾君子”。 “今天下午,他毒瘾来了受不了,就去买白fen,卖白fen的把他卖了。”陈天雄指了指边上一个留着寸发,脖子上纹了一只老鹰的壮汉,说道,“老意就带了几个兄弟,把他堵在了出租屋里,这小子真够滑头,白家的人和我们都在找他,可他愣是在我们眼皮底下藏了那么久。” “不过这小子还有些硬气,愣是不说出幕后指使者。”陈天雄走到阿野身旁,用脚尖把阿野的下巴勾了起来,看了几眼,微微笑道,“不过,他撑不了多久了。” “瘾君子一患起毒瘾,什么都好办!” 张扬看了缩成一个球的阿野一眼,果然此刻的他打哈欠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频繁了,现在还不住地流眼泪和鼻涕。 陈天雄拉了块椅子过来,递给张扬:“先坐一下,等会就有好戏看了。” 然后他又看了看阿狗,吩咐道:“去弄包白面来。” 所谓白面,应该就是白fen了吧,张扬看了陈天雄一眼,后者似乎察觉到张扬心里的想法,点了点头说道:“找别人弄来的,咱们虽然生意做得不光明,但这种坑人的东西咱一向不沾。” 过了会儿,地上的阿野开始变得更加不老实了,此刻已经是哈欠连连,口水鼻涕水混在一起,嘴唇更是不住的颤抖着啃着水泥地,一双死鱼眼开始弥散,盯着陈天雄,含糊不清地说道:“雄哥…雄哥…” 陈天雄招了招手,一旁的阿狗心领神会,走到阿野身旁蹲下来,掏出一包白fen掂在手上,晃了晃,嘲笑着道:“阿野,百分百纯品,吸上一口保证你jing神爽利,怎么样,现在可以说出谁指使你这么干的了吧?” 阿野双眼顿时发出一阵光芒,贪婪地盯着阿狗手里的那包东西,嘴唇不断做着吞咽动作,身子不断朝阿狗蹭着靠近:“给我…给我。” “给你可以,不过你一点代价都不想付,那可不行。”阿狗把那包东西凑到阿野的鼻子下面,等到阿野抓狂似的抬头撕咬的时候,又一下子拿开。 “你想知道什么?”他松口了。 “谁指使你去打菜市场那个老伯的?” “大虫冲!” “放屁,大虫冲跟他无冤无仇的,凭什么指使你去打他?”阿狗把白fen拿开,狠狠扇了他一巴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大虫冲有仇,想把脏水往他身上泼。” “阿狗哥,那个人我实在是不能说,我要是说了,我铁定没命了知道吗。” “原来你担心这个啊,不过你完全不用担心,因为你要是不说,现在就没命。”阿狗站了起来,伸手指了指边上一个一米多高的蓝sè大水桶,“你说,下这么大的雨,一个瘾君子溺死在水桶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阿野的眼睛顺着阿狗的手指头往那边看了一眼,身子颤抖了起来,他小时候落过水,知道那种溺水的滋味,看来人家已经把他底细打听清楚了。 “雄哥,狗哥,如果我说了,你们可以饶过我一命吗?还…还有,让我吸一口,一口就好!”他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陈天雄,余光却紧巴巴地盯着阿狗手上的白fen。 陈天雄看了看张扬,淡淡地说道:“我说了不算,这的要这位先生说了才算。” 那货一听,立马把可怜兮兮的目光转向了张扬,张扬不置可否地扫了他一眼:“这就要看你提供的信息有多少价值了。” “我把我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张扬瞟了他一眼,没吭声,一旁的阿狗嗖地一下子扇了他一个巴掌:“那还废什么话,快说。” “是白氏药业的人找的我。”阿野咬了咬牙供了出来。 张扬和陈天雄对视了一眼,并没有任何的惊奇,他早就猜了个仈jiu不离十,只是需要他亲口证实一下而已。 更关键的问题是,找他的人是谁!如果不是白家主要人物,其实对于张扬来所,用处并不大,但当然,至少可以证明了一点,何叔的确是被白氏雇人打成这样的。 “白氏药业的谁?”陈天雄看了张扬一眼,用略带低沉的声音问道,因为边上阿意已经在用手机录音,张扬这么个正面形象的人不适合掺杂在这种场合里面。 “保安部何部长!” 张扬眉头一皱,脑海里浮现起那天在登元大厦对自己大呼小叫的胡须西装男。 陈天雄看了张扬一眼,踢了阿野一脚:“怎么跟你联络的?” “原本我跟他就是老乡,他运气好,混到白氏当了保安部的部长,我运气差,只能在街头做混混,想要收拾人而又不想惹上麻烦,他当然只有找我了。” “给了你多少好处?” “十万。” “对方要你做什么?说具体点。” 阿野打了个哈欠,央求着道:“能先给我吸一小口吗?” “找死啊!”身后的阿狗一拳砸在他的后背上,“先回答问题。” “可我实在受不了。”阿野哼了哼鼻子,眼皮耷拉了下来。 陈天雄看了张扬一眼,走到了一旁:“这小子真滑头啊,他知道我们在录音,故意说这样的话,这样即使这录音到了jing察那,我们供他吸毒,肯定也要被连累。” 他看了躺在地上装死的阿野一眼,接着道,“如果不给他吸,恐怕很难从他嘴里掏出什么东西了。” 闻言,张扬淡淡一笑,道:“那就给他吧,我现在只想知道一点,白家的人牵扯得有多深。” 陈天雄点了点头,让阿狗给阿野吸食了一点,看着他猥亵的表情,张扬一阵的反胃,这东西真心的害人不浅,看来的找个机会得开发一种快速戒毒药。 有了那么点白面下去之后,阿野jing神劲就上来了:“何天呈,也就是何部长,他给了我十万块,说是他上面的人交代的,让我把何挺那个老东西给收拾了,我一听是要人命的,觉得十万太少,不干,他就另外给了我一包白面,当天我就找了七个人,每个人给了五百,发了武器就去找那老头,原本想做掉他的,可惜没做成。” “知道何天呈上面的人是谁吗?” “不大清楚,人家是大人物,怎么会跟我们这种市井小民打交道,不过我隐约记得他提过,好像叫白亮峰,他们白氏的太子爷。” 张扬眉头挑了一挑,果然和白亮峰有关,听到这里,后面的不用听了。 张扬和陈天雄徐徐走到角落,陈天雄轻声问道:“录音我待会给你,这个人要怎么处理?” “什么都不用处理,把他放了,不过,我们抓过他的消息别泄露出去,再让人把他藏身的地方透露给白家的人。”张扬想了想,补充道,“盯紧点,白家的人一动手,就把动手的抓了,抓不到也要把动他的人记住。” 陈天雄看了张扬一眼,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要逮到灭口的人,有了证据,白家就脱不了干系。” “这些东西是要交给jing察吗?” 张扬笑了笑,摇了摇头:“这些东西,即便是证据确凿,也治不到白家的人头上,顶多也就是个督管不严的罪名,我来这,就是想确认一下,这事是不是真的跟他们有关,既然有了,那么接下来,我也就干得心安理得了。” 陈天雄看着张扬那微微流露出的凌厉眼神,心里微微一颤,这种杀气好像在哪见过!特种部队? 感谢【踏月踩星】大大和【小闻哥哥】大大 【wtc007love】大大【wqqwwqwww】大大 谢谢你们连ri来的一再打赏,感激涕零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