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毁三观的笑话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毁三观的笑话

直到樱井薰的樱唇离去,张扬还一愣一愣的,今晚已经被樱井大美人逆袭了两次了,那缠绵萦绕在唇间的滋味,让内心里那沉寂了好一段时间的原始不由被轻易勾起。 要不是在场还有那么多人,他会毫不犹疑地揽紧她的小蛮腰,直接扑倒了。 好吧!现在只是意淫,兴许这不过是她一时间的兴奋所致…又或许是酒精的作用。 话说,这花确实挺贵的嘛。 而屋里的人除了和张扬一样一愣一愣的潘宁宁以及梅欣之外,都一起鼓掌,似乎在祝福她们两个。 然后串掇着安排两人坐在一起。 张扬脸不由一红,他自认也是脸皮厚的人了,但是在十多个娇滴滴的大美女面前实在被眼前这幕搞得一脸的迷糊,怎么有种被逼着成婚的感觉? “好了,既然主人公之一回来了,那么我么可以继续游戏了…”山田由彩笑眯眯地说道。 “游戏?”张扬看了看满桌面的空酒瓶,难道她们喝得还不够多? 还没反应过来,刚刚接受惩罚的kathleen已经站了出来,弯下腰,然后把那个勺子摆在桌面上,准备转动了。 话说她现在的上身只戴了一个罩罩而已,而且那个罩罩这会儿还是摇摇欲坠的,一弯腰,瞬间她的那对双峰就猛地一坠…罩罩和肌肤间的缝隙马上也漏出来了。 半隐半现的小葡萄直接就钻了出来… 张扬当时就觉得身子一紧,靠。这么玩的话,很容易出事的。 话说kjb组合好歹也是菊花国最近的人气少女组合,如果把她现在这样的走光照发布出去的话。应该会掀起轩然大波吧。 勺子一转,还好,手柄落在明原洁子身上。 然后就轮到明原洁子讲笑话了,张扬注意到,明原洁子衣服上的扣子已经松开了两颗,这会儿也是酥胸半露,而且她面前还摆了五听的啤酒。看起来是喝过一次了。 很显然至少接受了一次惩罚过了。 她看到勺子在她面前停下来之后,直接就哇哇大叫,跺脚想耍赖。 “嚯…怎么又是我。怎么又是我?” 其他女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群而攻之,马上要她开始讲笑话。 明原洁子闻言,顿时如丧考妣。而且眼眸子一直看向潘宁宁和梅欣。 然后被逼无奈。只好闭目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那我将一个冷笑话吧…” “冷笑话,好啊…” 众女鼓掌。 “嗯,有一个人多个孙子,请问几岁?”明原洁子说道。 众女苦思冥想…樱井薰则好心地用英语翻译一遍给潘宁宁和梅欣听… 张扬瞬间就懂得为什么潘宁宁和梅欣这种表情了,这种也能叫笑话吗? “五岁?”上半身光溜溜的jacinthe试探地问道,话说她似乎压根就没顾及到张扬是一个男生的身份似的,那对雪白的浑圆双峰就那么淡定地袒露着。以至于张扬的大腿忍不住多次想要去靠拢身旁樱井薰的雪白美腿了。 “哈哈,不对。是零岁,因为多个啊…”明原洁子自己哈哈笑了起来。(备注,多个菊花语的发音和卵是一样的发音,卵等于还没出生,所以等于零。) 话音落,藤原柰子就笑了:“原来如此…” 樱井薰看了张扬一眼,也浅笑了一下,看起来很勉强,还没达到她的真正笑点。 kjb三人组合,两个笑了,一个没笑,估计还没醒悟过来,羽田孜愣了一会儿后也才笑。 山田由彩没笑… 张扬和潘宁宁三个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实在是搞不懂这里面的笑点在哪里,果然文化差异就在于此啊。 不知道是不是古板严谨的菊花国人实在不懂得幽默还是咋滴。 “那么表决吧。”挨了惩罚的kathleen立刻幸灾乐祸地跳了出来,结果可想而知,只有三个人举手。 “啊…”明原洁子幽怨地瞥了潘宁宁和梅欣一眼,端起面前的啤酒…看了半天,美眸一闭:“我…我还是脱衣服好了。” 甚至都没看一旁的张扬,伸手解开了上半身仅存的三颗扣子,啪嗒! 她胸前那对雪白的双峰一下子就扑了出来,尽管戴着一副紫色的罩罩,但那罩罩背后的雪白玉峰完全拢不住,似乎随时要崩出来了,一时间肉香四溢… 张扬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再怎么说,这个妞也是个b+级的美女啊。 然后轮到明原洁子转勺子了。 这一次,到山田由彩倒霉,山田由彩显然比较有自信,她理了理衣服,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然后先用菊花语说了一遍。 “有一天,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在大家聚会吃饭的时候,问了他父亲一个问题:“爸爸,你猜一个谜语,说一个人拿着五块钱去嫖了三个女人,你说这个事件的数学 符号是什么?大家猜…” 众女愣了一下,又是个冷笑话,不过马上有人开始苦思冥想。 不服气的明原洁子答道:“开根号!” “不是!” “乘号…”樱井薰小心翼翼道。 “也不对!” “李君呢…”山田由彩突然转过头盯着张扬问道。 叉,这是为难我啊!不过这个笑话那可是从华夏国偷师过去的吧,想黑我没那么简单! “很简单呐。”张扬笑眯眯地说道,“5块钱嫖三个女人…绝对值…” 众女低头沉思,想了一下。果然是,随即一阵的窃笑,有好几个甚至大笑了起来。 表决结果。山田由彩这个半荤笑话竟然通过了。 接着再转,倒霉的是,这次终于轮到张扬了。 众女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一个一个像找到宝似的盯着张扬,大概都是想看张扬输了的话,怎么应对的吧。 “李君,让我们领略一下你的幽默能力。”羽田孜笑眯眯地盯着樱井薰…张扬一阵纳闷要领略自己的幽默能力。盯着樱井薰干嘛。 “那个,这个笑话有点色噢…”张扬眼看抵赖不掉,只能开口说道。 “哎呀。那赶紧说啊,不要吊我们胃口。”一听到这话,大概已经喝迷糊的jacinthe立刻兴奋地冲到张扬身旁,一个站立不稳。身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直接扑到了张扬怀里。 张扬下意识伸手一推…完蛋。立马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好像摸到了两团软软的丰腻之物,要知道这个jacinthe现在上身可是一丝不挂的,32d的双峰直接就撞在张扬的手里。 这手感…张扬某个地方就立刻有反应了,这种环境下,而且还这么的暧昧,而且还是禁欲了好多天了,要是没有什么反应,那才是怪事啊。 他双手触电似的。赶紧又缩了回来,不过这个动作更是引得jacinthe直接就带着惯性往张扬身上倒了下来。所以下场更加糟糕了,直接就扑到了张扬怀里。 jacinthe嘤咛一声,贝齿轻咬红唇,媚眼如丝般地瞟了张扬一眼,急忙一脸害羞似的站了起来:“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然后伸手捂住胸部…逃走了。 话说她难道是不知道自己上身真空吗? 赤果果地勾引啊,关键是身旁的樱井薰一脸不动声色,还笑眯眯的。 这是不是jacinthe裸身替姐妹考验自己呢?啧啧,如果是,这样的试验就来得更多一些吧! “李君,可以说了。”山田由彩仿佛没有看到刚才香艳的那一幕,催促道。 张扬沉吟了一下,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是有点荤,当然,他知道其实菊花国的男人酒后都会讲一些荤笑话,不过仅限于私密的小圈范围内。 就是不知道这几个女的能承受到哪种地步。 “那我说了….可是很黄,你们可别怪我。” “放心好了,由彩讲过更黄的…”羽田孜握紧粉拳给张扬打气。 “是吗?”张扬不由看了看山田由彩,后者面前果然是没有空酒瓶,只有一瓶清酒,估计是自己打开喝的。 “好吧,那我说了…”张扬不再犹豫,黄色笑话嘛,不要太简单,他记得不少呢,而且都是丧尸般的高琪教他的。 “那我说了啊…”张扬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一个男子对女同事说:[我在地上放三百元,你捡起来的同时让我插一下,可以吗?] 女同事拿不定主意,于是打电话问老公。 她老公想:[那能多长时间呢,估计裤子都脱不下来,就同意了。] 过了半小时,老公打电话给她,问情况如何。 却听到老婆气喘吁吁地说:[这个色鬼,他!他!他放的全是硬币!]” 张扬说完,扫了众女一眼,还没等他翻译一遍,那帮女人都愣了一下,继而全部捂嘴偷笑。 “李君…你真是太色了…” “李君,你真是太坏了。” 叉!全都是批判他的。 听得一知半解的潘宁宁和梅欣不由好奇问道:“你说什么?” 张扬无奈,只好用英语再说一遍。 “色狼!”潘宁宁啐了一口。 “哎呀,老板你真的很色耶!”梅欣。 叉!你们说的再怎么荤也可以的嘛,关键这个也不算很荤嘛。 表决!所有的人都说他的笑话都不好笑! 张扬呆了呆,这太过分了,明明每个人都笑了…却说不好笑,可恶,果然自由心证的东西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这分明是集体来对付他的。 张扬无奈,看了看眼前一字摆开的五听啤酒,伸手去拿,这些女人太坏了。 “慢着…”张扬还没开始喝,山田由彩却伸手阻止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