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血债血偿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血债血偿

“掩护我!”彭槐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敌人找上门来了。 距离受封的仪式还有不短的时间,正式的授封仪式,会在教堂后面一间密室进行,届时这会儿正在礼拜的人和那些保镖等无关人员都不能在场,只有主持人劳德鲁和三个见证人以及彭家三代。 但现在突然发生这种情况,彭槐高度紧绷的神经瞬间就崩开了… 他眼睛四下乱瞟,寻找着任何可能存在的刺客。 一路上有那么多很好的机会,对方都没有动手,偏偏等到这个时候,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因为这个时候,他的人都在,神圣联盟的人也在。 对方也太狂妄了! “镇定!镇定!” 一个牧师模样的人在台上大喊。 今天并不是主日礼拜,所以人并不多,不过也是有几十人,但这几十个人挤成一团的话,场面也是难以控制的。 这样的场面,彭槐已经设想到了,杀手很可能就隐藏在这些做礼拜的人当中,只是他以为,这已经是神圣联盟的地盘了,所以风险应该很低才对。 但是,当那块莫名其妙着火掉下来的木块砸下来之后,他才意识到任何风险都是随时存在的。 几名保镖,有太和组的,也有南青帮的,还有他自己的心腹,在他的召唤下,围拢了过来,把他团团围住。 “去哪 ?”马上有人大喊问道。 “台后…”教堂的人都往外挤,只有反方向。人才不会那么多,,而且劳德鲁应该不会坐视他被人杀的。 “轰!”又一块木头从天而降。砸了下来,就在彭槐身旁落下,围在他身旁的保镖瞬间就被砸中了一个,露出一个缺口。 剩下的也是下意识一躲,彭槐短暂地失去了保护。 “砰!”教堂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枪声。 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 “杀人啦!”刚刚涌出去的人,又连滚带爬地重新跑了回来。和要逃出去的人,撞在了一起,彭槐还来不及细想。他身旁的保镖就被冲散了。 连带他自己也被挤倒在地上。 “老伯,没事吧?”一张和蔼的笑脸出现在他身旁。 不是他的私人保镖,但看穿着,好像是太和组的人。 “没事…”彭槐检查了一下身体。站了起来。其他保镖再度围拢了过来,尤其是跟着他十几年的贴身心腹。 但他走了几步,突然,腿一软…单膝就跪在了地板上。 他的贴身保镖一脸讶异,急忙把他搀扶起来。 彭槐再走一两部,眼前一黑,双膝同时跪下,而后心跳猛然加速…接着嘴角慢慢渗出鲜血。歪着脑袋躺倒在地板上。 “那个保镖…”彭槐伸手,茫然指着太和组的成员。嘴已经说不出话来。 高台上,劳德鲁双目一寒,朝身后说了一句(英文):“安杰鲁,目标人物,身高大约一米七八,黑发男子,伸手敏捷,右臂手腕上有刺青…小心点,那个人身上可能藏着致命毒针。” 他身后,一个黑色的身影一闪,随即快步下楼。 而劳德鲁则轻吐了一口气,随后也赶到彭槐身旁,彭槐身旁的保镖露出了狐疑的敌视的目光。 而彭槐急忙摆了摆手,劳德鲁伸手捡起了彭槐的右臂,撕拉一下子撕破了他身上的白色衬衫袖子。 赫然发现,彭槐的右臂一直延伸到他的脖子,已经红肿并且发青,嘴已经没办法说出话来,鼻子、眼眶正在慢慢地往外溢血… “是致命的v毒针…很抱歉…我帮不了你。”劳德鲁轻轻地摇了摇头,向彭槐以及他身旁的贴身心腹表示了他的无能为力。 “不过,我一定会找到凶手,替你报仇。”劳德鲁目光再度冰冷说道。 彭槐的手指头徒劳地在地上比划着,好像要写什么东西。 过了会儿,他呼吸急促了起来,继而抽搐了几下,脑袋随即耸拉了下来,气绝身亡。 他的贴身保镖脸色黑到了极点,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拿出手机狂拨。 “冈成先生…老爷子被杀了…” “什么…”电话里,冈成圭野瞬间失声… 劳德鲁皱了皱眉头,把电话抢了过去。 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了电话里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车子遭遇撞击的声音。 劳德鲁抓着电话,五指变得煞白,对方公然在践踏他的尊严。 不到一分钟,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劳德鲁骑士大人,冈成圭野先生刚刚遇到车祸,初步判定,他和随行的司机已经无生命特征…” “冈成川崎呢?”劳德鲁皱眉问了一句,他突然醒悟了过来,刚才彭槐临死前写的是他孙子的英文名字,估计是要他保护彭鹏,也就是冈成川崎。 “没看到…不在车上。”电话那边回复。 “啊…”劳德鲁脸色极其难看,拳头微微一紧,冷声道,“欺人太甚,马上发动我们所有人,务必要找到冈成川崎。” “你是谁?”彭鹏盯着站在他身前,身高应该有一米八以上,带着一副口罩,皮肤白皙,外貌应该长得不差的男子,心里一阵阵的打鼓。 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就像一只生活在阴暗的下水道里的老鼠一般,到处东藏西躲,自己的行踪隐秘得连父亲彭祟国都不大清楚。 直到今天,因为是正式授封的大日子,他才敢从躲藏了多日的一家寓所打车赶往那家指定的板桥区教堂。 彭家三代,分三个地方前往那个授封的位置,说起来也算是一种耻辱,但没办法,神圣联盟的人提醒了他们,女娲集团很可能已经派出了职业杀手要来对付他们彭家。 虽然一开始他不相信,但是随着龙岛津男、上岛岩井、吉川家这些和他们彭家关系密切的势力纷纷倒霉、躺枪,他就彻底相信了。 而且他实在想不到女娲集团可以强大到把他都觉得难于逾越的吉川家整成这副德性。 好在,还有最后的一线希望,只要熬过今天,接受了神圣联盟的授封之后,那么笼罩在彭家头上的那团乌云将会彻底烟消云散。 女娲集团固然强大,乔家固然可怕,但在国外的话,和神圣联盟的实力相比还是要差上不是一截那么简单吧。 他住的地方无人知晓,出门的方式还是用打车的,而且经过了乔装打扮,他相信就算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走到他面前,都不一定能够在第一时间把他认出来。 但是,就算是这样,在大约二十分钟前,他搭载的车,还是在半路上,被一辆无牌的面包车硬生生逼停了。 接着几个蒙脸大汉硬生生把他拽下车,拖上那辆面包车,接着他被蒙上眼睛,拉了一段路之后,被他们扔到了路旁,紧接着又被另外一辆车载走,如此往复了大概有四次。 最后他来到了这里,好像是一个地下室。 不知道是不是下过雨的缘故,室内显得阴暗晦涩,好像发霉了一般,这种环境,对于东京这种繁华的大都市来说,绝对很罕见。 地下室别无他人,只有他和眼前这个年轻男子。 莫名地,他从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感到了一股令人寒惧的杀气。 “你是张扬派来的?”他鼓起了勇气,再次开口说道。 张扬摘下了口罩,双目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我就是张扬。” “噗通!”彭鹏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身子不可抑制地开始颤抖。 张扬的面貌他已经看过了无数次,因为他的照片已经被自己打印出来,贴在床头,日日夜夜用飞刀飞刺过无数次,以便提醒自己,这个从未谋面的家伙是自己在世上最危险的敌人。 他想过张扬会用各种手段来报复他,请黑社会、雇佣军、职业杀手,这些他都想过了。 就是没想到他竟然亲自到菊花国找上门来。 他下意识地就朝口袋摸去,但摸了个空。 “找这个吗?”张扬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彭鹏盯着张扬手里的手机,明显是自己的,他干咽了一下,强自鼓起勇气:“我躲藏得那么好,连我爸都不知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忘了,二十五分钟前,你在车上你不是接到过你父亲给你打过的电话…”张扬难得很有耐心地跟他解释道,“定位一下,就知道了。” “我爸给我打的…”彭鹏脸色一片惨白,难道父亲的电话被他们跟踪了? “你想怎么样?”他蜷了蜷发冷的手。 “你猜。”张扬把玩着手里的手机,彭祟国一死,周兴用他的手机给彭鹏打了个电话,定位一下,就找到彭鹏了。 “我父亲和爷爷不会放过你的,知道神圣联盟吗?”说到神圣联盟四个字,彭鹏似乎打了鸡血一般,突然精神了起来,“他们的实力,远远不是你女娲集团所能抗衡的,而我们彭家就是神圣联盟其中的一员。” 张扬笑了笑,虽然这个家伙已经开始胡说八道起来了,不过他并没有揭穿他:“那又怎么样,他们都已经死了。” “什么?”彭鹏显然还不知道他的父亲和爷爷已经完蛋了。 “没什么。”张扬淡淡地说道,“松田川大郎死得太便宜…所以,该受的罪,就由你这个始作俑者一起承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