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折磨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一章 折磨

“身为执法人员…你怎么能够这样?”上岛岩井看到张扬的架势,顿时就无语了,身子下意识地一缩,话说,这之前还从来没有那个家伙敢对他如此无礼啊,就算是本区的议员市长对他都是好声好气的。 这个家伙一来就对他拳打脚踢,闻所未闻啊,比黑社会还嚣张,实在是太野蛮了。 “啪!”回应他的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张扬缩回手,看着上岛岩井迅速染红的脸颊,还顺带咒骂了一句:“脸皮真特么厚,该死的,我的手都打疼了…” 晃了晃五指,张扬皱了皱眉头,“嗯,现在可以说了吗?” 其实也难怪张扬毫不客气,这个家伙的家底还是个极端的右翼分子,极度排外,年轻的时候强暴过华裔的女留学生,在新宿一带向华裔和韩裔移民强收巨额保护费,后来倒是被南青帮打出了新宿地界。 虽然张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政治倾向,但对于强奸犯打心里特别的抵触,话说这个家伙之所以无能,就是因为他强暴一名菊花国女子的时候,被对方咬伤了软组织… “是吉川议员…”上岛岩井捂着脸颊,满脸无奈地说道。 “哪个吉川议员?” 上岛岩井眼珠子一转,瞬间似乎忘记了疼痛了,脸上突然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羽田警视,你最好别知道得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啪!”一记耳光! “名字。职务… ”张扬晃了晃手。 “吉川寿野…46届国会议员…”上岛岩井捂着已经开始发肿的脸颊,心里不断诅咒着羽田光这个人,不过说出了吉川寿野这个名字后。他脸上同时也露出一丝你现在知道害怕了吧的神情出来。 可能他认为这个名字足以让张扬倒吸一口凉气吧。 当然,这是有根据的。 吉川家的家底在大阪,在菊花国算得上是贵族世家,家族人才辈出,一直是个保守的家族,原来是菊花国常年执政的ldp(自民党)成员,不过这一代的吉川寿野比较激进。转投了新右翼的保守党派维新会jra,并成功当选46届众议院议员。 不过也不奇怪,吉川寿野身为大阪人。而且是保守的右翼团体成员,加入根基在大阪的jra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毫无疑问,吉川家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惹的。 只可惜,上岛岩井弄错对象了。那个吉川寿野的儿子。吉川小富郎在华夏国可是把张扬彻底给惹火了,在华夏国怕惹起外交纠纷,倒还能忍一忍,到了这里,他可就完全无所谓了,更何况就算干了什么也是羽田光做的。 “你确定?”张扬皱了皱眉头,一副有些担忧的模样,继而还故意漏出了一丝大阪口音。“说起来,我也是大阪人呢。距离吉川议员的家倒是不远。” “羽田警视也是大阪人啊。”上岛岩井眼神一亮,一口关西弁就冒了出来,表明他也是来自大阪的,想要拉关系了。 张扬没有否认,随即也带着关西腔说道:“吉川议员为何让你这么做?” “这个不说不可以吗?” “啪!”张扬抬手,正面一个耳光过去。 “吉川议员的事情你也敢管?你这个家伙,报上你家的地址来。” “啪!”张扬反手再扇过去,虽然张扬已经尽量控制力道了,但是上岛岩井的牙齿还是一下子崩了两颗出来,带着一捧血水。 不过张扬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吉川议员会认识你这样的渣渣吗?” 上岛岩井一口血差点吐出来,这会儿的他整个脑袋已经被扇得晕乎乎了,脑子热血一冲,径直说道:“羽田警视可别小瞧我,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和吉川议员那可是同一个丁目的人,也算是有不浅的交情,秋枫会当初的创立那可是吉川议员的意思,吉川寿礼先生您认识吗?龙吉会的会首,吉川议员的弟弟,所以,你现在的行为,适可而止吧。” “你的意思是说,秋枫会原来是吉川议员家的?你这是在毁谤吉川议员勾结你们黑社会吗?”张扬突然揪紧他衣服上的领子,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脑子长满蛀虫的家伙,这样的话,你以为我就会信吗?” 上岛岩井崩溃了:“我…我有吉川议员给我的信息可以证明。” “手机?电邮?” “都有。” “很好!”张扬松开他,“早这么配合,就不用受那么多苦了。” 然后把他的手机和电脑当场打开验证,真不幸,那个吉川寿野还真的跟他发信息了,后面还很谨慎地要求上岛岩井看过之后最好立刻把信息删除。 只不过上岛这个家伙还留着,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日后用来威胁他的。 当然,张扬还得验证一下这个号码是不是真的是吉川寿野的。 不过至少目前表面上看来,证供没有任何问题。 吉川寿野未免也太自信了,就没想到这些东西会留下把柄吗? “既然是吉川议员的朋友,那么…”张扬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 上岛岩井看着张扬,心道,小样的害怕了吧。 当然嘴上还是尽量委婉地问道:“羽田警视和吉川议员也是有交情的吗?” “上岛先生,这个号码确实是吉川议员的吗?”张扬看了上岛岩井一眼,随手就拨了出去。 “不能打…”上岛岩井嘴巴张得大大的,突然间醒悟了点什么,这个家伙不会是来套他话的吧?但是张扬压根就没搭理他。 所幸的是。电话,对方一直没接。 不得已,张扬只好挂掉。但想了想,马上又重拨。 还是没接。 张扬皱了皱眉头,盯着上岛岩井冷笑道:“上岛君,看来你的面子不够啊。” 上岛岩井苦笑了一声道:“华夏国有句古话,鸟尽弓藏,走狗烹,您看我这个样子。他堂堂一个国会议员自然是不肯和我联系了,不落井下石已经很不错了。” “实话告诉你吧,羽田警视。我知道您来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让我举证山口组的一些首领犯罪证据,不过我已经做好了任何的准备,所以如果非要我举证他们的话。我只能以死谢罪。你们什么都得不到的。”上岛岩井现在是万念俱灰。 张扬翻看着他手机的通话记录,对他的话压根就没放心上,他又不是真的警察,山口组再怎么样,关他屁事。 就在这个时候,他手里上岛岩井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至少不是名录上有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接了起来。放在耳朵,但是没有说话。 但是对方却一阵大吼:“喂…你这个缺根筋的家伙。是听不懂人话吗,让你不许给我打电话,还给我打…已经安排警方保护你,不懂得知足吗?” 张扬耸了耸肩,摁掉了通话,一旁的上岛岩井见状,脸色一阵的好奇,干咽了几口忍不住问道:“是吉川议员吗?” “吉川议员?”张扬脸上换了一副冷漠的笑容,“你现在这种情况,还给他打电话的话,不是给他找麻烦吗?” 张扬几乎可以确认,那个咆哮的家伙是吉川寿野无疑。 一边说着,一边拿着他的手机,点进通讯录看了看,竟然还让他发现了松田川大郎的联络方式。 不但如此,还有松田直川的… 这个手机还真不错,同时也证明了,这厮是在给自己留了一手。 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号码,张扬看了上岛岩井一眼,又放到耳朵旁,没说话。 “八嘎,你干嘛挂我电话?”那个声音大吼道。 张扬想了没想,再度摁掉电话,嗯,估计吉川寿野要疯了,这会儿说不定真派人来砍了上岛岩井也说不定。 “啪!”张扬又赏了上岛岩井一巴掌,“今晚我来见你的事情,你最好是守口如瓶…还有这手机,你存储了那么多的东西,这是日后想要对付吉川议员的意思吗?” “我…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上岛岩井大概已经懵了,搞不懂张扬这会儿唱的是哪出了,难道他是吉川议员的人?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手机我先帮你保管了,记着,如果哪怕牵扯到吉川议员一点点,你应该会知道后果是怎样的。”张扬一脸阴沉地盯着上岛岩井,淡淡地说道。 上岛岩井终于忍不住了:“冒昧地问一下,羽田警视,您这是吉川先生的意思吗?” “记着,不该问的就别问。”张扬冷笑着看着他,“下次再给吉川议员打电话之前,先想想后果,最近上面的人可是听到了一些风声,说是国会的有些人和暴力社团高层职员牵扯极深…不少人可是被监听的对象,你明白?” 上岛岩井闻言,更加确定了,眼前这个家伙,应该是吉川寿野的人无疑,他这是来警告自己啊,那么开头他那么疯狂的暴打自己,这是在试探自己吗? 完蛋了!完蛋了,自己似乎最后憋不住,把吉川寿野给供出来了… “我知道了,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出卖吉川先生的。” 上岛岩井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底气都没有。 抬头,看到的果然是张扬那双不带一丝感情的冷漠眼神,更重要的是,他的脸上还带着一抹讥笑:“上岛先生,你可真够硬气的啊,不会出卖吉川先生?真的吗?” 这话说得阴森森的,让上岛岩井顿时心生一种极度不好的感觉。

上一篇   第一千章 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