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暴力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章 暴力

三名警察,没有任何一个人对张扬的身份有任何的怀疑,很显然羽田光的身份没有多大问题,至少这三个家伙相信他了。 对于张扬的问题,那个渡边恒也很快做了答复:“上岛岩井这个家伙回家之后,有不少秋枫会和其他帮会的高层前来找他,就在您到来之前,一个南青帮的家伙才离开…” “南青帮?”张扬皱了皱眉头,南青帮和彭家的关系似乎挺亲密的。 “是的,那个人叫佐野正村,不过他原先是华夏国籍的叫陈隅,警方怀疑他涉嫌组织过安南以及菲国多地妇女偷渡过来,而后在新宿一带卖|淫,很可能还走私毒品,只是没有证据…”渡边恒带着一丝无奈的口吻道。 “一个小角色罢了,就没有更加高层的人物来见过他?”张扬故意问道,其实他还真不知道那个佐野正村的到底干嘛的。 渡边恒苦笑着摇了摇头:“羽田警视,现在那些暴力团伙的首领都怀疑上岛岩井这个家伙会不会做我们警方的污点证人,哪里还肯跑过来这边自找麻烦,这两天来的人,看样子都是来警告他安分一点的。” 他顿了顿,一副气愤不过的样子说道:“我们浪费了那么多的警力前来保护他,结果这个家伙嘴里吐出来的东西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想想都有心不甘心。” 张扬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渡边君,对付这种人。有时候必须得用一点手段。” 渡边恒再度苦笑,带着一丝羡慕的眼神看着张扬道:“没办法,我们没有像羽田警视您这种权利。” “对了。羽田警视,您是要到他家里去,还是请他到外面来?”渡边恒开口问道。 “那个家伙还敢出来?” “那个混蛋闷坏了,而且他现在就是用这招来对付我们的,一旦出来,我们就都得紧张万分地跟着,那些该死的家伙。为了一亿,都疯了。” “那么渡边君跟我上去一趟吧。”张扬冷冷一笑,“我有必要跟他聊聊。” “就我们两个吗?我去多叫一些人来。那个家伙的手下态度很嚣张,这么晚的话,恐怕不怎么会买账。”渡边恒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两个够了。”张扬故意露出里面带着的手枪。 渡边恒看了看两名制服警察,眼神眨巴了几下。大概是在叮嘱那两个家伙。万一我们顶不住了,得赶紧叫增援啊。 在渡边恒的带领下,张扬不费吹灰之力就叫开了上岛岩井家的别墅大门。 开门的是一名穿着黑色t恤的大汉,满脸横肉,手臂上还有一大片刺青,那块头比渡边恒甚至是比张扬看起来还要更加大。 他看到是渡边恒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神情,都落到这种田地了。还这么嚣张? “渡边警官,这么晚。是想干嘛呢?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吗?” 渡边恒显然对这个家伙也是有些犯怵的,虽然那个家伙一副嚣张的模样,但他并没有发火,而是指了指身后的张扬,平静地说道:“野贺圭郎,我身后这位…” “又来了个小白脸?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吧。”那厮直接就打断了渡边恒的话。 渡边恒估计也是被激怒了,而且张扬在身旁,他不能这么胆小:“野贺圭郎,我警告你放尊重点…你…” “哼,渡边警官,看看现在几点了,上岛会长正在按摩…啊…” “啪!”“嘭!”话音未落,一旁一直静静站着的张扬,一个耳光扇了过去,然后在那厮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脚踹在他胸口,直接把他踹飞了三四米远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半天爬不起来。 渡边恒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一脸若无其事的张扬:“羽田警视…” “这些人,用嘴巴是跟他们说不清楚的。”张扬抬脚,走了进去,直接踩在那个大汉满手的刺青手腕上,微微一用力,那个叫野贺圭郎的立刻大呼小叫了起来。 渡边恒再度石化。 “八嘎…”地上的野贺圭郎惨叫声引来了两个保镖,那两个保镖看到眼前这幕,呆了呆,其中一个破口大骂,从楼梯口冲了下来。 “嘭!”张扬闪电般出拳,那个冲过来的家伙立马捂着脸慢慢蹲在了地上。 “你们干嘛的?”剩下的那个人傻眼了。 张扬走到他面前,拳头一扬,那个家伙下意识地就一躲,但接着,张扬一脚飞了过去,把他直接踹到了墙壁上。 正对面,一个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家伙,立刻假装若无其事地重新走回洗手间,然后关上门。 张扬四下看了看,随即就找到了那一间灯光亮着的房间。 一脚把房门踢开。 里面顿时传来几声尖叫声。 张扬瞄了一下,发现两个肌肤雪白,浑身的有一点紫色的女子花容失色地捂着胸前的那对饱满雪白的玉峰,惊恐地盯着门口。 两个女的中间,一个看起来一脸阴鸷,左嘴角边长着一颗肉痣,大约四十七八岁但浑身刺青的寸发男子,坐了起来,一脸暴怒地盯着门口出现的张扬。 显然他不认识张扬是谁,看到张扬之后,他脸色一变,下意识地就朝床头地下摸去。 “上岛先生,想多加一条非法持枪罪吗?”张扬讥笑着问道,靠,这个黑帮头目,倒是会享受啊,都这种时候了,还玩双飞? 闻言,上岛岩井伸出去的手,急忙又蜷了回来。 这个时候,气喘吁吁跟着的渡边恒才赶了上来,也出现在门口:“上岛先生。别误会…这位是警视厅派来的高级探员,有事想找您了解一下,请务必配合。” 这个渡边倒是机灵。他没把张扬的身份说破,大概是觉得张扬这么嚣张地闯进来,还把上岛岩井的人打成这样,会被投诉吧。 “渡边警官,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懂吗?”上岛岩井伸手扯过被子盖住下身,恶狠狠地说道。 “给你一分钟时间,穿好衣服。不然你等下就会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私闯民宅。”张扬冷冷的盯着他,开口说道,上岛岩井的话。对他来说,一点威胁都没有。 “八嘎,你是什么身份,敢和我这样说话…啊…”话音未落。发现一个亮晶晶的物事直接就朝他砸了过来。他吓了一跳,急忙低头闪开。 “哐当!”他珍爱的烟灰缸摔在地上,化为碎片。 “还有五十七秒…” 四十三秒后,上岛岩井穿好了衣服。 渡边恒看着张扬,两眼冒着崇拜的星光。 菊花鬼子的警察,软蛋得够可以,张扬看了看渡边恒,挥了挥手:“渡边君。我和上岛先生私下谈谈,你先出去歇着。” 渡边恒点了点头:“好的…”准备要走。但还是忍不住给了上岛岩井一个同情的眼神。 “羽田光,警视厅刑事局组织犯罪对策部暴力团对策课高级课员…”张扬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上岛岩井看着张扬手里的警察手账,忍不住开口说道:“羽田警官,我会投诉你的。” “没有问题…”张扬把警察手帐收了起来,“上岛岩井,四十七岁,男,平成十六年,协同会中若头阿田宽二杀害一名税务官,后,阿田宽二自己伏法认罪,你获得缓刑;平成十七年,试图强暴一名女店员,被咬伤下体…之后让人杀害了那名女店员,因证据不足,未能定罪;平成十九年,和映菊会火并,持枪打伤两人,又被手下顶罪…平成二十二年,唆使浅野拓石杀害其亲生父亲渡宁正村…” “羽田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上岛岩井脸色苍白地看了看张扬,没想到这个年轻的警官对他的过往竟然如数家珍,而且这里面还包含很多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的。 “我只想提醒你,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收集你的犯罪证据,根据目前现有的证据,足以让你把牢底坐穿。”张扬面无表情地说道,“所以你最好识相点,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呵呵,羽田警官,你不用吓唬我,要是有证据,你们早就…” “啪!”张扬直接扇了他一巴掌:“让你说话了吗?” “八嘎…”上岛岩井哪里受到过这种欺辱,立刻挥拳,但是拳头刚伸出去一半,就被张扬直接握住了,而后向后一拗,慢慢加力,上岛岩井豆大的汗珠立刻冒出来了。 靠,这是哪里来的变态,力气也太大了吧? “嘎吱嘎吱…”他可以很清晰地听到自己手腕处骨头移位的声音… “噗通!”瞬间,他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羽田先生,有话好好说。”看着对方冷酷无情的面容,他知道,自己再不求饶,估计这只手就要报废了。 “不见棺材不掉泪…”张扬皱着眉头,淡淡地说道,“认识松田川大郎吗?” “不认识…” “啪!”一巴掌! “认识…”上岛岩井捂着脸,心里一阵阵恶毒的诅咒,羽田光,我草你祖宗。 “熟吗?” “我和他父亲松田直川是同学…很要好的朋友。” 次奥,找对人了!张扬心里一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问道,“龟司田二带人去尾藏酒吧抓人,你为何放任他们进去?” 上岛岩井闻言,脸色明显犹豫了一下:“这个我不能说。” 果然有大鱼啊,张扬拳头捏紧,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