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七章 呔,谁干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九十七章 呔,谁干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因为他看到潘宁宁脸上的表情并不是那种冷嘲热讽,而是带着认真和冷静,所以看来这件事还不是那么简单。 “接着你就醉倒了。”潘宁宁看了张扬一眼,又淡淡地强调了一句,“四杯就醉了。” 张扬默然,她对于自己喝了多少杯酒醉的事情知道得那么清楚,也就证明她一直暗中在关注着自己,心细如发的保镖美女啊,心里顿时一股暖意。 “所以?”张扬搓了搓手,换好衣服后的潘宁宁,身上那抹带着清香味的气息依然很清楚。 “所以很简单,你被人下药了。”潘宁宁很平静地说道。 “咳咳…你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张扬紧了紧被单防止走光,他发现这浴袍有些短。 “我怎么好意思把你的好事给搅黄呢。”潘宁宁没好气地答道。 张扬微微傻眼:“这么说,难道我…我就被她们给…那个了?” 张扬还比划了一个猥琐的动作作附加解释,而后看着潘大美人,想从她脸上得到答案。 “你猜?”潘宁宁白皙的瓜子脸上,绽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笑容。 张扬松了一口气道:“那就是没有了,还好。” 潘宁宁诧异:“你怎么那么肯定?” “嘿嘿,很简单,要是真做了什么,你肯定会吃醋的。”张扬笑嘻嘻地说道。 “胡说八道…”潘宁宁俏脸立刻一阵羞怒,狠狠地白了张扬一眼。脸蛋微微一红,“你就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东西被换了吗?” 一边说着,一边脸蛋儿还朝张扬下身看了看。 张扬脑袋一麻…“谁…谁帮我换的内裤?” “泽伬?不是…难道nozem?也不是…risa?还不是。清悠弥子?”张扬一个个猜下去,却全部被潘宁宁否认了,“嘿嘿,我就知道,那肯定是你了。” “樱井薰。”潘宁宁没好气揭晓了答案,接着沉默了一小会儿,淡淡地说道。“以后对人家好点。” 这里面好像又有故事了,张扬不禁凝眉,看着潘宁宁。问道:“难道我和樱井薰…” 张扬食指在空气中画了几个圈圈,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不过意思很清楚,难道是和樱井薰做了? “那个清悠弥子是上岛岩井的人。”潘宁宁沉吟了一会儿后。缓缓地说道。“药是她下的。” 张扬心里一惊,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孩子,居然还是个内奸?他回忆了一下,确实自己喝酒的时候,清悠弥子打扮得是最性感的,那对坚挺的咪咪挤着一条深邃的沟壑,和之前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的穿着有着很大的区别。 更重要的是,她还一个劲地给自己劝酒… “奇怪。既然她是上岛岩井的人,干嘛不直接下毒?”张扬不知道如果别人给自己下毒的话。系统会不会提醒,想来应该会吧,不过这次总算也是给自己提了个醒,别乱喝陌生人的酒,尤其是美女的。 “泽伬带去盘问了,那个清悠弥子是上岛岩井安插在泽伬樱帜身旁的人,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估计上岛岩井早忘了她了,这次给你下药呢,也不是想要害你,她是担心自己的身份万一暴露的话,下场会很惨,所以想利用自己的身体和你攀上关系,算是谋一条出路。” 潘宁宁顿了一下,淡淡地笑道:“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弄到的药药性超强,如果不让你及时发泄出来的话,恐怕会落下后遗症,所以解救的办法就是让你占便宜…咳…咳…” 潘宁宁白了张扬一眼,美眸露着一丝不满道:“清悠弥子自己想要弥补,不过樱井薰害怕你被她再害一次…所以你懂得的,最后她自己上了…” 呃…张扬呆了呆,自己和樱井薰那个了?不是吧,樱井薰那可是世界级的美女,她竟然帮自己弄出来了? 嗯?怎么弄出来的?这个很关键啊。 自己一直昏昏沉沉的,好像没什么印象了,不过做的那个春梦确实是很真实,貌似好像是被咬出来的…两次? 如果是樱井薰,那个啥,心里不免有些小激动了,毕竟她的身份那可是前世界小姐,亚洲影后,菊花国小姐… 就算是她欠了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也无需用这样来还啊。 “说起来我也是不信呢。”潘宁宁走到张扬身侧,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道,“泽伬和risa还有nozem都抢着要帮你…不过最后还是樱井薰自己出马了,你这个家伙,女人缘不错。” 张扬一阵干笑,那几个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吹拉弹奏”不要太精通啊。 盯着她胸前那对鼓鼓的双峰,张扬不怀好意地反问她道:“你怎么不帮我,按道理你可是我的贴身保镖才对…” “你做梦吧,我才…不干呢。”潘宁宁一副你想都别想的表情。 “太无情了…身在异国他乡,我们总得相互扶持啊…” “无情什么,就算樱井薰不做。”潘宁宁看了看门外,压低声道,“梅欣也可以啊,轮不到我。” “嘿嘿,那我怎么到你房间的?”张扬反问道。 “这个…”潘宁宁顿时面露尴尬之色,之后哼了一声道,“关你什么事。” 正说着,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宁宁姐,在吗?”是梅欣的声音。 张扬下意识地扯紧被子,潘宁宁倒是一脸的无所谓,直接开口道:“进来吧,门没锁。” 张扬一阵汗…门没锁?她刚才那个样子就不怕被人看到? 不过联想到除了自己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其他男人。 梅欣进来。看到张扬这个样子,脸上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只是好奇地低声问道:“老板。你醒了啊?” 张扬活动了一下手臂,无语道:“这不是当然的嘛?不然我怎么站你面前。” “你不知道,当时你面红耳赤的,呼吸急促,还可劲儿地扒拉自己的衣服,可把宁宁姐给吓坏了,她和樱井小姐在房间里。折腾了半天才把你救回来呢,嘻嘻,你明白的…”梅欣笑嘻嘻地看着张扬。露出一个你懂得的表情,“幸福吧?” 话说,这妞说华文现在说得还挺溜,都带着腔了。 原来。潘宁宁也有份?张扬立马转头看潘宁宁。潘宁宁一脸无语,只能是默默地伸手拧着她的猪队友梅欣雪嫩的胳膊。 发出骇人的杀气。 梅欣一脸迷糊,伸手挠头:“我说得不对吗?是你和薰姐姐在房间里救了老板的啊,还不让我进来,说什么大人的事,小孩别管…” “咳…咳…梅欣,我不是让你联络露露她们吗…事情做完了?”潘宁宁顿时满脸通红,直接装死要转移话题了。 “噢。做完了。”神经稍显大条的梅欣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晃了晃手里的一个usb盘。一本正经地答道,“露露姐刚发过来给我的,冈成家的地图和周围环境全部查清楚了,顺带还有他新的受封地的周围环境,全部在这里面。” 潘宁宁成功了,因为张扬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转移,他立马盯着梅欣手里的u盘,开口问道:“都传过来了吗?快给我看看。” 因为梅欣这会儿说的是彭槐一家的居住地和彭家新的受封地的详细情况。 受封的地址问题,先前威尔斯招供彭槐一家将会在池袋的二丁目菊映会所受封,不过现在却改变了。 因为菊映会所好死不死的,竟然是映菊会的产业,现在映菊会已经名存实亡,菊映会所的产业拥有者代表龙岛津男已经挂了。 龙岛津男又没有后代,所以菊映会所变成了无主之物,这会儿龟司田二正和一家物产公司以及龙岛津男的亲友还有菊花国政府,正在为那个产业的归属扯皮。 这么一来,彭槐的受封仪式彻底泡汤了,他们自然不可能在那个地方举行,只能另行择址。 新的受封地址跑到了板桥区的一家教堂里面举行,而板桥区就在池袋边上。 这个消息威尔斯在昨天告诉了唐七七,拿到那个地址后,许丹露她们就开始针对那个地址,把教堂的所有情况以及周围的环境资料信息全部弄了出来。 包括教堂的历史,里面的人员布置,人员的出入情况,周围街道警力布置,黑帮势力分布、逃生路线图等等,可谓是应有尽有。 有了这些东西,如果张扬不得已要到那个时候动手,这些东西就用得着。 当然,张扬现在的想法还是想在彭槐没去受封之前先干掉他。 只不过彭家几个人,彭祟国露面机会比较多,但彭槐这只老狐狸现在一直龟缩在池袋一栋豪华的公寓楼里,足不出户,而且保卫森严,强行攻入的话,张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机会能够杀了他。 而他最想干掉的彭鹏,最近却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连幽影系统都没能找到他了。 所以如果要把他们一网打尽的话,最佳的机会,反而是在他前往受封的路上。 因为他居住的地方池袋距离受封的新地址板桥区那家教堂有一段距离,这一路上有很多绝佳的伏击机会。 露露她们昨天收到了威尔斯给的情报之后,立刻就开始计划和部署,这会儿应该有了一个不错的计划了。 一想到可以把彭家那几个崽子撸了,张扬心里都激动了起来,顿时盯着梅欣手里的u盘不放。 不过梅欣却摇了摇头,梅欣把手里的usb往身后一藏说道:“亲爱的老板大人,露露姐说了,这些东西先不能给你看,要等最终版本出来才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