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全看到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九十六章 全看到了

潘宁宁显然有些大意了,她可能是觉得张扬已经睡着了,所以只是稍稍地探头出来看了一看,发现张扬依然躺在床上一副呼呼大睡的模样,心里不由放松了不少。 于是轻手轻脚地偷偷地摸了出来。 这会儿的她,也就上身那完美无暇的玉峰捂着一条只能遮住半边的白色毛巾,下身甚至不着寸缕,啥都没穿… 张扬尽管双眼都全部闭上了,但左眼悄然睁开的那一条小缝隙,却将这香艳无比的一幕全部看在眼里。 太完美,太漂亮了,尽管她那对引以为傲的完美玉峰已经用毛巾遮住了关键的部位,但是也仅仅只能遮住关键的地方而已,那雪白浑圆的诱人轮廓却依然是无遮无拦,绷紧的雪峰肤色如同无暇的羊脂玉般,在身后灯光的映射下,衍出一抹淡淡的光晕。 而且是因为刚刚沐浴后的原因,甚至还可以看到上面挂着几丝尚未擦干的水渍。 要命啊,张扬蜷缩在被子里的手不由自主地微微握紧,下面已经是难以抑制了… 他努力地想把眼睛闭上,但还是忍不住了,不看没天理啊! 眼睛不由自主地继续往下,却见她高耸的玉峰下方,纤细的小蛮腰如扶风弱柳,盈盈只可一握。 再往下,则是她那陡然隆起的浑圆翘挺雪臀,那肌肤看着雪白细嫩,丰盈而饱富弹性,这勾人的娇躯。简直和唐七七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双胞胎就是双胞胎啊,就连她下面那萋萋芳草地,竟然也有几分的神似… 张扬知道潘宁宁的身手和警惕性都很高。所以虽然被眼前这副香艳的场景刺激得是心跳急促加速,喉咙干渴,但他也明白,这会儿若是有半分的大意,马上就会被潘大美女发现自己已经醒了。 那么到时候就尴尬了。 所幸的是,潘宁宁似乎并未察觉,走出来之后。就朝衣柜的地方走去,可就在她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 背对着张扬。将她那无遮无拦的完美身躯露给了张扬。 就在张扬纳闷之际,潘宁宁却又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张扬。 张扬吓了一跳,以为她发现了自己在假睡。不过却发现潘宁宁的眼睛却是盯着他睡着的地方另外一侧… 张扬一个激灵。心里暗道,这下惨了! 因为他马上明白潘宁宁为什么把眼睛盯向他睡着的地方右侧了,因为他睡的地方右侧,放着潘宁宁的一套衣服。 她不会是要来穿这套衣服吧? 叉!更关键的是,这套衣服…里面还有一个罩罩,罩罩现在被他压着… 果然,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潘宁宁迟疑了一下之后。就走了过来了。 这会儿的张扬只能是闭着眼睛,不过从脚步声上判断。毫无疑问潘宁宁已经走近了,张扬甚至可以闻到潘宁宁身上那股带着青春少女的那种特有体香。 潘宁宁是从来都不用香水的,不过她的身体却一直带有一股自有的淡淡的少女幽香,张扬和她相处也算有段不短时间了,所以对她身上的这股香味一直都很熟悉。 凭借着他对她的熟悉,甚至可以感觉到,这会儿的潘宁宁距离他不会超过三十公分。 他相信,这会儿只要脑袋稍微地向上一仰,说不定就会立刻撞到她那对饱满的峰峦上,她身上那股淡淡的体香更是强势沁入他的鼻子,勾着他此刻心里男难忍的,这令得张扬的心跳再度加速,砰砰砰的似乎快要跳出心房了。 更要命的是,下面那里已经不受控制了。 而这会儿的潘宁宁看着床上的衣服,也是觉得有些犯难了,好死不死的,衣服有一部分还被张扬压在身下… 如果要拿的话,很可能会惊动张扬。 “这家伙,应该暂时醒不了吧…”她贝齿轻轻一咬樱唇,低声自语道,随即悄悄伸手,先是把黑色的裤子拿了过去。 而后悄悄地放下毛巾,弯腰低首悄悄抬起雪白的,刚套进去一只脚,准备把另外一只裤脚套进去,却猛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好像睡在床上的张扬哪里不对劲,再往下仔细一看…可不是嘛,那家伙的那个地方撑起了一座高高的小帐篷… 瞬间,她整张白皙的俏脸红到了脖子处,这家伙醒了啊,完蛋了,什么都被他看到了。 红润的小嘴更是禁不住低声惊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想要后撤,但裤脚一绊,脚下立足未稳,她晃了一晃,直接就扑到了张扬的身上了。 “噗!”闭着双眼的张扬,猛然觉得两团柔软、坚挺而饱富弹性的肉团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狠狠地压在了他的脸上。 这种感觉,没法形容了… 你可以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一对完美浑圆而饱富弹性的玉峰砸在你的脸上,是什么样的滋味。 他是男人,所以他下意识地睁眼,触眼看到的和嗅到的,只能用三个词来形容,好白…好软…好香… 潘宁宁好死不死的,那对雪白的玉峰直接就压在张扬的脸上,而张扬的脸就刚好埋在她那雪白的沟壑当中,正得不能再正了。 “啊!!!”这下,潘宁宁没法淡定了,立马双手雪臂一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身子从张扬脸上抽离,樱唇小嘴更是吓得是连连的低声尖叫,双手回撤之后,立刻伸手捂住了她胸前的那对饱满玉峰。 而后似乎又怕惊动了别人,急忙又撒手,顾不得胸前春光大现了,一手掩住了小嘴防止被别人听到尖叫声。 接着,另外一只手一把拎起张扬身上盖着的被子。猛地一扬,一个漂亮的转身,张扬原先盖在身上的薄薄被裘转瞬间已经裹在了她原本赤条条的上。包住了她那具曼妙玲珑的火辣身躯。 这下子,两个人可就完全易了主了,变成张扬只穿着一条内内,而其他部分光溜溜的,更要命的是,他那个地方这会儿实在是太明显了。 所以,他只能果断地装死。装睡! “还装…不用装了。”潘宁宁带着一丝没好气的语气,俏脸羞红地扫过张扬某个膨胀的位置,悻悻地说道。 张扬心存侥幸。继续装死,但随即,就感觉到大腿一疼…潘宁宁狠狠地拧了他一把。 “哇!”张扬装不下去了,只好假装打了个哈欠。然后一脸很惊讶的样子四下看了看:“我这是在哪?” 嗯。顺带悄悄地坐了起来,曲腿,努力挡住不该让潘宁宁看到的地方,尽量让那个该死的地方消消火,实在是太尴尬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被潘宁宁暴打一顿,也值得啊。刚才那香艳的场景实在是太值得回味了。 “地球!”潘宁宁把被单的一脚塞进了环起来的被裘里,紧了紧。以免得和张扬对话的时候,被单不小心自动掉落再被张扬狂吃豆腐。 张扬四下看了看,发现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了:“我的衣服呢?” “哼,你还好意思说,你的衣服还在别人的床上呢。”潘宁宁脸上露出一丝讥笑的神情。 张扬尴尬地缩了缩腿,现在的他实在是有些狼狈啊,全身上下,就这么一条内内,而且那地方还很不雅,次奥,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我怎么会到你床上的?”反正都被她看光了,张扬这会儿的心境倒是平静了下来。 “这得问你自己啊,竟然和她们在玩那种游戏…呸呸呸,色狼一个。”潘宁宁脸上一副嫌弃的模样鄙视着张扬道。 “什么游戏?”张扬伸手挠了挠头。 “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啊?”潘宁宁一脸狐疑地看着张扬反问道。 张扬耸了耸肩,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样子说道:“我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你床上了,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压根就不清楚。” 好吧,是知道一些,但是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难道自己真被迷叉了? 潘宁宁闻言,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揪着被子,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雪藕般的胳膊,把床上和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 然后提溜着被脚,快速躲进了浴室。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扬跟着走到了浴室门口,潘宁宁却把门关上了,接着隔着磨砂玻璃门,张扬影影绰绰地就看到了她解开了被子,然后赤条条条地站在里面,开始换穿她自己的衣服。 又是口水… 过了会儿,里面丢出一间浴袍:“穿上!” 张扬果断接过,穿上,嗯,好像还留有她身上的体香,不会是她穿过的吧? “晚上我过去找你,结果看到你在和她们喝花酒…”潘宁宁伸手,把垂到额前的秀发捋到耳后淡淡地说道。 “唉唉,什么花酒,她们就是想表示一下感谢而已。”张扬打断,低声抗议道。 潘宁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还让不让我说了?” “你说吧…”张扬闭嘴。 “你和泽伬樱帜还有risa她们鬼混在一起喝花酒。”潘宁宁看着张扬,美眸杀气重重,似乎张扬要是再敢抗议就对他不客气。 张扬果断选择默认,花酒就花酒吧!重要的是,他得知道经过。 ps:【【【求月票啊】】】 【【【求领大神之光】】】 谢谢以下兄弟的打赏 谢谢【綠茶丶薄荷】巨巨588起点币打赏 嘿嘿 谢谢 【hgjx】巨巨 【伯莱塔92f】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kira-zsc】巨巨 【怕高的乌鸦】巨巨 【女娲传人】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新年月票 【heidou2000鱼】巨巨 【破魔修罗】巨巨 【kong888】巨巨 【jem555wh】巨巨 【布赖顿之殇】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