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变天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九十三章 变天

()张扬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这种节骨眼上,上杉忠郎居然和浅野井阀起内讧了。 “想不到吧,浅野君…”就在张扬一脚踹飞浅野井阀手里的枪之后,上杉忠郎突然间在黑暗中发出得意的冷笑声,“你已经成为俘虏了。” 张扬愣了愣,拿着枪指着他们的时候,上衫忠郎还在那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背着手极其嚣张地走到浅野井阀身旁,一脚踹在浅野井阀的屁股上,开口说道:“浅野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秋枫会会长上岛岩井这会儿已经全员出动了吧?” 而让张扬大跌眼镜的是,浅野井阀也笑了,丝毫不顾自己此刻狼狈的形象:“上衫会长,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上衫忠郎冷笑道:“别再装了,你和上岛岩井勾结在一块,想要趁着我们映菊会内乱的时候,协助秋枫会把我们一口吃掉,这事有没有?” 上杉忠郎声音突然转厉喝问浅野井阀道。 浅野井阀被踹了一脚屁股之后,不怒反笑:“哈哈,上杉会长,看来你也不是傻子啊,不过我也实话告诉你,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你应该很清楚,现在的映菊会和秋枫会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就凭你手中这点人马,压根就不够上岛会长看的…我奉劝你还是别在做所谓的挣扎了。” “哼哼,是吗?那就拭目以待,你以为我既然知道了你的yin谋,就不会设防吗?哼哼,上岛一旦来,住吉会的在台东区一带的青口盟就会驰援我们…” “是吗,那么我也不妨告诉你,山口组的国粹会也会配合我们行动…” “你别忘了,住吉会的总部可是在这附近,还有山口组的大仇人一和会的人也在虎视眈眈盯着你们…” “哈哈,你也别忘了,山口组的友好联盟黄田会也在附近…” 两人居然你一言我一语地在那互相呛声了起来,甚至已经是无视了他们此刻身旁的环境。 张扬看到这突然发生的奇葩一幕,下意识地联想到了什么,看来,这个上衫忠郎不但想干掉龟司田二,还想把浅野井阀也给吃了啊。 不过浅野井阀大概也不是吃素的,大概已经想到了,所以已经抢先和上岛岩井勾结了,想要反过来吞并整个映菊会。 而上杉忠郎应该是已经知道了这个圈套,所以故意设计让浅野井阀进酒吧,准备和陇吉大和一起先把浅野井阀给做了。 这两个家伙都是打着如意算盘啊。 不过毫无疑问,如果陇吉没有被抓的话,上杉忠郎稳居上风,不过他估计怎么也想不到吧,陇吉大和自己已经先被他们给俘虏了。 所以上杉忠郎这会儿毫无疑问把张扬当成了他自己人。 张扬伸手阻止了想要冲出来的龟司田二等人,他想看看这两人还准备怎么表演,因为这场戏太有意思了。 两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俘虏的人,还在那夸夸其谈地互相威胁对方。 说不定这会儿,他们两人在外面的人已经打起来了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酒吧外面上衫的人和浅野的人已经打起来了…”很快,潘宁宁传来的消息证实了张扬的想法。 果然啊,简直太幸福了,压根就不用他们动手,他们就自己和自己干起来了。 “浅野君,看来你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悔改啊…”上衫忠郎冲着张扬喊了一句,“喂,陇吉呢,把浅野这个家伙给我捆起来,给他点颜sè看看,让他知道,现在谁在做主。” “好的。”张扬招了招手,示意龟司田二该动手了。 于是毫不客气的,龟司田二的人立马挥舞着砍刀,围了上来,三两下就砍倒了他们带过来的几个保镖。 “两位,别来无恙啊。”龟司田二不是傻子,他很快醒悟过来了,这会儿他占据主动权了,最大的威胁居然他眼皮底下下起内讧,让他坐收渔利。 “龟司田二…你…你不是被….”上杉忠郎大惊失sè。 “你是说被陇吉给干掉了对吗?”龟司田二嘿嘿冷笑道,“可惜我命大啊,你的陇吉,现在已经成了我的阶下囚。” “八嘎…”上杉忠郎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那种得意洋洋的表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到了这种地步,还跟长辈这么说话的吗?”龟司田二的人一脚就踹在他的腿弯处,把他踹倒。 “龟司…你个混蛋,你勾结泽伬这个贱女人,杀害龙岛会长,你不得好死。”上杉忠郎似乎还挺硬气。 “浅野君,你也这么认为吗?”龟司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回应他,而是看了看一旁的浅野井阀,笑眯眯地问道。 浅野这会儿是最尴尬了,他现在是被人家连环套给圈在了里面。 不过他看了看情况后,立刻有了决定:“上杉忠郎,你就别在这里自欺欺人了,明摆着是你想当会长的职位,雇人杀了龙岛津男,而后嫁祸给龟司兄…” 张扬听了,不由多看了此人一眼,这人脸皮之厚,不亚于龟司啊,前一刻还和上衫忠郎围攻尾藏酒吧,这会儿看到形势大转,立马反水。 上衫会长也变成上衫忠郎了,龟司田二也变成了大哥。 不过这个大哥看起来脸sè并不是太好,他捏着下巴,缓缓走到了上杉忠郎和浅野井阀身前,耸了耸肩道:“两位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没有援兵了,不过看在多年同事的份上,我还是愿意给两位一个机会。” “龟司兄,我看,映菊会会长这个职位很适合您,我浅野别无二话,一定拥立你。”龟司田二的话还没说完,那边的浅野井阀立刻高声说道。 龟司田二闻言,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不好意思,现在我是尾藏会副会长,所以你这马屁已经拍错了。” “尾藏会?”浅野井阀一脸迷糊。 “好了,你无需知道太多,不过看在我们两个也算同事一场的份上,我会给你一个机会。”龟司田二伸手,拿了一把小水果刀,扔到浅野井阀身旁:“诛杀谋害龙岛津男的凶手任务就交给你了。” “只要你能亲手干掉上衫这个家伙,那么你就zi you了。” 闻言浅野脸sè顿时变得yin晴不定了起来,而上衫忠郎则变得一脸死灰。 “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想清楚,你多了一把刀,你有绝对的优势…”龟司田二蛊惑着浅野井阀说道,“一…” “二…” 龟司田二的人至少有四个砍刀手扬起了白森森的利刃,微弱的灯光一反shè,浅野一个哆嗦,二话不说,直接从地上拎起那把匕首,一个箭步,直接冲到上杉忠郎身旁。 “噗呲!” 一刀就jing准地捅进了上杉忠郎的胸口。 “啊!”上杉忠郎惨叫一声,不可置信地盯着满面狰狞的浅野井阀,一只手下意识地捂住没入胸口的那把匕首,想要拔出来,另外一只手想要去抓浅野井阀的脸。 “去死吧!”浅野井阀,一脚踹在上杉忠郎的胸口上,把他蹬倒在地。 匕首抽出,一股血箭立刻从上杉忠郎的胸口喷出。 上杉忠郎只不过是挣扎了几下,就立刻断气了。 够狠毒!张扬眯了眯眼。 “啪啪啪啪!”龟司田二在一旁,鼓起了掌来,走到了浅野井阀对面:“不错,浅野兄弟,你为龙岛会长报了仇,映菊会的兄弟们一定会感激你的。” 浅野井阀丢掉手中的匕首,伸手缓缓拭着喷到脸上的血迹,带着一丝谦卑的口吻答道:“龟司兄,如果你不介意,我从此愿意跟着你,刀山火海,绝无二话。” 张扬一旁听了,差点吐了,这特么的,脸皮够厚的啊,自己大老远都可以听得出他说的话是多么地不靠谱了,他居然说得脸不红心不跳,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啊哈哈,浅野兄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呢,什么跟不跟的,我们兄弟俩就像以前那样,不分彼此就好了。”龟司田二从地上捡起那柄沾血的匕首,慢慢地朝浅野井阀走了过去,而后敛容说道:“不过有件事,我可得跟你说清楚了…” “什么事,请龟司君尽管开口。”浅野井阀急忙堆起满脸的笑容问道。 龟司田二脸上的笑容比浅野更多,他笑眯眯地说道:“也没什么,如今上杉忠郎这个混蛋已死,陇吉大和已被泽伬小姐擒住,映菊会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刚刚兄弟我跟你说过了,从今天开始,兄弟我是尾藏会的一员了,就是不知道浅野君是否有意加入?” “这个…”浅野井阀沉吟了一下,眼珠子转动着,下意识地看了看张扬,而后干笑了几声,“浅野现在也不知道何去何从,如今龟司兄既然有好去处,我定当跟随。” “有你这句话就好…”龟司田二听着外面越来越弱的打杀声,再度走近浅野井阀身旁,伸手拍了拍浅野井阀的肩膀。 而后伸手,闪电般出手,抓着刚才那把刀子,一刀子捅进了他的胸口。 浅野井阀瞪大了眼珠子盯着龟司田二,看着他一脸笑眯眯的样子,闷哼一声,不甘心地问道:“为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