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猥琐毒辣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九十一章 猥琐毒辣

“m级隐藏任务,帮助尾藏会度过难关,此任务为隐藏任务,任务完成将会随机获得m级别奖励和三十分系统积分。” 想不到这尾藏刚刚成立,就立马给了自己一个隐藏任务了,总算不枉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和精神。 灯火幽明,张扬叹了口气,伸手紧了紧脸上的口罩,背手拿刀,刀光一闪… 第一个冲进来的人执刀的胳膊就直接没了,他大叫一声直接就摔倒在地,第二个人怵了一下,随即暴喝一声:“八嘎!”拿着砍刀迎头朝张扬砍过来。 刀锋贴着张扬的左臂一刀砍空,但他的整个人却撞到了张扬怀里,张扬左手一圈,环住他的脖子,就地一个转身,借力将他整个人甩起砸向大门缺口。 “噗通噗通!” 那个倒霉的家伙,也不知道挨了他自己的同伙多少刀,而且还带动着摔倒了三四个人。 看到张扬如此凶悍,两个原本已经跑进去的家伙,一个拎着棒球棍,一个抡着砍刀,一左一右夹攻了过来。 “噗通!”“噗通!” 没有任何悬念,那个拿着棒球棍的,棍尾刚刚挨到张扬,胸口却率先挨到了一记重击,挨了张扬一脚,身子弓成虾撞,直接飞向铁门。 那个抡刀的,一刀挥空之后被张扬用刀柄重重一个肘击,也是倒飞了出去,摔在门口,半天没办法爬起来。 至此。攻进来的几个人,除了躺在地上哀嚎的那个断臂的,其余几个全部堆在了门口。 而龟司田二等人。甚至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龟司田二直接就看傻眼了,他的几个手下原本还满脸惊惶的,但是看到眼下这种场景之后,石化的情况下,顿时信心百倍了起来,他们也看得出。己方守着门口的优势在哪里了。 剩下的人,没敢再进攻,全部都挤在了门口。畏缩地盯着从头包到脚的张扬,没有人再敢向前。 “八嘎,龟司田二,你个叛徒。有本事滚出来。”一个暴烈的声音在对方那伙人的中间响起。 龟司田二皱了皱眉头。看了张扬一眼,低声道:“是陇吉大和…这人是上杉忠郎的死党,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 “你先跟他聊两句,我把他抓过来。”张扬淡淡地说道,“不过你小心点,他们有枪。” “啊…这样,你会不会太危险了?” “哼,没事。你尽管想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就好了。”张扬想了想,对方这伙人虽然手里有枪。但目前他们人多,有优势,未必肯开枪,因为一旦开枪,那么肯定会吸引警方的注意,到时候想要继续火并下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陇吉大和,没想到是你这个家伙。”龟司田二在张扬的要求下,果然立刻站了出来,不过张扬提醒过他,对方有枪,所以身子还是随时保持一个逃跑的姿态,并且极其警惕地盯着对方的身后,防止有人放黑枪。 “龟司田二,你竟敢背叛组织,勾结泽伬樱帜这个臭女人暗杀龙岛会长,识相的,现在马上交出武器,乖乖和我们回去,接受会里的惩处…”那个陇吉大和说到这里,猛地提高了声音,开始对龟司田二的手下采取了攻心政策,“毛利,龟司田二为了一个女人,杀了龙岛会长,你和你的人,难道要陪他一起殉葬吗?” “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映菊会既往不咎…” “够了,陇吉…”龟司田二猛地大喝一声,挥舞着手里的砍刀吼道,“龙岛那个短命鬼是不是我杀的尚在两说,分明就是上衫那个家伙故意嫁祸给我的,你这个被带了绿帽的家伙,却在这里为上杉那个混蛋当马前卒,有本事的,我们来个单对单,免得那么多的兄弟们无辜送上性命。” 龟司田二提出了单挑,那边的陇吉闻言,却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看样子,倒是有些怕了龟司田二,不过也不奇怪,龟司田二虽然在张扬这里不堪一击,不过好歹也长得人高马大,而陇吉大和却要矮了不少,虽然凶悍,体格上却远不如龟司,而且刚才张扬的表现实在是让他们心里发怵。 “怎么了?不敢嘛?我说你特么的,自己被上杉那个混蛋戴了绿帽子都不知道的家伙,说不定这会儿上衫忠郎正在你家里玩你的女人呢,你还在这里为他卖命。”龟司田二见状哈哈一笑,显然他觉得自己形象威猛了不少。 “你说什么?八嘎…什么绿帽?” “你还不知道吧,你老婆高山翠子,和上衫那个家伙早就搞在了一起,我亲自看到她跟着上衫忠郎一起去开了房,就在萨姆大酒店,你不知道,他们在房间里有多么的激烈,你家的翠子给那个家伙吃下面那玩意儿,吃的是砸吧砸吧作响,然后还求着上杉那个家伙快点进去…”龟司田二很猥琐地比划了一个动作… “胡说八道。”陇吉大和破口大骂,“别想挑拨我和上杉会长的关系。” “会长?你们可真够快的啊…你不信的话,可以去找那家酒店的老板问,每个月的十五号,他们都会搞在一起,对了,上杉那个家伙可是从来都不带套的,所以如果你给你老婆舔下面的时候,不是应该可以察觉到的吗?”龟司田二疯狂地大笑着说道。 他这话一说出来之后,龟司田二的人立马也是跟着哄堂大笑,而陇吉大和的人也是不少人瞬间偷偷捂着了嘴,努力憋住笑意。 而张扬则不由感叹,菊花鬼子这方面可真够行的啊,男女关系可以这么乱,而且还乱到黑帮里头了,不过也是暗暗佩服龟司田二这个家伙。真特么的够毒够猥琐,这种话竟然说得如此生动。 他悄然地慢慢向门口移动… 这会儿,那个陇吉大和脸上的表情显然已经挂不住了。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了这件事好像是真的,脑袋开始努力回忆每个月十五号的时候,自己在干嘛。 “你别想骗我,我才不相信你。”陇吉大和突然大喝一声,“给我砍了这个王八蛋。” “慢着…”他大声,龟司田二比他还大声,“陇吉。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手里有照片,我问你。你老婆下面是不是一根毛毛都没有?” 陇吉瞬间就呆住了,很显然,被龟司田二说中了。 龟司田二见状,继续绘声绘色地描述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他们偷情的时候,上杉忠郎抓着翠子的两只白色的大奶|子,下面贴得紧紧的,最后还射|在了里面…之后他们又做了第二次…” “不信,你看,就在我的手机里…”龟司田二摸出了手机。 “你骗我…你的手机在上衫会长手里…啊…”龟司田二这招明显是败招了,同时也让陇吉大和突然间醒悟了过来,不过就在他醒悟过来的瞬间。一个黑影一闪,他身旁的一名保镖瞬间就被一拳直接砸倒。接着他的身子被一股大力猛地一扯,如同被黑洞吸了过去一般,不由自主地向前。 “啪嗒!”刚才那个包裹得像个木乃伊似的家伙,已经出现在他面前,继而一只手如同铁拳一般扼住了他的喉咙,身子一轻,他整个人顿时向后,面向了他自己的手下。 “不想你们头目死的话,最好乖乖别动。”张扬用带着大阪口音的菊花语流利地说道。 陇吉大和下意识地想要去看张扬:“大阪人?你是山口组的?” 张扬没有搭理他,而是手里微微用力,砍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陇吉大和顿时支支吾吾了起来,气都喘不上了。 “告诉你的手下,让他们把武器放下,否则就割断你的喉管。”依然是流利的带着大阪口音的菊花语,不过多了几分冷酷的味道。 陇吉大和身高大概还不到一米六,所以这会儿被穿着战靴的张扬这么一抓,整个人完全被提了起来,离开了地面,这种脚下空荡荡的感觉对于一个人来说,是最恐怖的。 所以陇吉大和也就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立马开口命令他的人:“把武器扔了…” 他的手下不由得面面相觑,犹豫了一下,大多数人都扔下了,不过有个却突然间抬手。 “李君小心…”龟司田二眼尖,立刻提醒了张扬。 话音刚落,一声惨叫! 不过声音却不是张扬嘴里发出来的,而是那个抬手的人,他靠近右臂肩胛的位置插着一柄寒光闪闪的砍刀,刀身已尽没,只剩刀柄露在外面,整只右臂全部废了,而他的右手赫然握着一把左轮手枪。 “陇吉,这个家伙可是上衫的人啊,看来,他这是想让你死啊。”龟司田二看得一身冷汗之后,立马见事挑事。 陇吉大和的脸色也是变得极其的难看,盯着那个家伙大骂:“贺野…你个混账,想死吗?” “你可以让你的手下砍了他…免得等会还有不识相的。”张扬冷笑道,“我手里可是没有其他砍刀了,再有下一次,我只能先捏断你的喉管。” 说完张扬再度用力。 陇吉大和脸色顿时涨得发紫,急忙嘶哑地吼道:“基川…羽藤…给我剁了他…” 立马,就有陇吉大和的亲信,挥刀把那个右手废了的家伙一刀砍倒,紧接着又上去几个,一顿狂砍… 登时就是一片的血肉横飞…这凶残程度,还是超出了张扬的想象,看起来小鬼子也不是个个都是软蛋啊,这刀法…以前杀猪的吧? 情势瞬间转变,龙头老大被俘虏,这场械斗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悬念,他们手里的东西一丢,龟司田二的人立马冲上去把他们给包围了,顺带收走了武器。 不过,怎么处理这帮人,倒成了一个问题。 放他们走,待会儿上杉忠郎过来,白白便宜了他们,把他们全杀了,虽然他心里也希望,不过张扬暂时还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他来菊花国可不是当黑帮老大的。 “泽伬会长,你看这帮人怎么处理?”张扬想了一下,便开口有意问泽伬樱帜道。 如果g奶娘这点事也处理不好的话,那么让她当这个会长,恐怕也当不长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