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幕后大黑手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八十八章 幕后大黑手

就在那帮美女紧张无比的时候,龟司田二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事情,弯腰,鞠躬,接着开口:“泽伬小姐…我…我…实在是太抱歉了,情非得已…还请见谅,你的损失龟司一定悉数赔偿。” 接着他朝身后的那帮砍刀手大喊了一句:“喂,你们这帮混蛋,还不赶紧把刀放下。” 他身后把帮人,立马乖乖地把刀收了起来。 泽伬樱帜下意识地就转头去看张扬,因为这里面,除了梅欣还在那悠然自得地喝着小酒之外,只有张扬最镇定。 他甚至直接无视气势汹汹的龟司田二,正在那努力地把埋在他双腿间的mizi的脑袋扶起来。 “龟司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泽伬樱帜直觉地觉得,龟司田二突然变得软蛋起来肯定和张扬有关,但是又搞不清楚具体原因,只好开口问道。 “泽伬小姐,可否让其他人先离开?我是来找李先生的。”龟司田二说完,极其尴尬地看了看张扬,低声下气地说道:“李先生,能不能让我们谈谈?” 张扬看了看泽伬樱帜,又看了看时间,看来,龟司田二比他预想的还要早醒了很多时间。 “泽伬小姐,麻烦你,给我们安排个房间吧。”张扬淡淡地开口说道。 泽伬樱帜闻言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一幕让她都有些懵了,这个龟司田二以前见到她的时候都是很嚣张的。甚至方才几个小时前,居然还堂而皇之地带人闯进她的酒吧,旁若无人地教训人。还带走了张扬。 没想到几个小时候,变成了一条夹着尾巴的可怜虫,这也太奇怪了。 安排好了房间后,她忍不住偷偷问了张扬一句:“我可以偷听吗?” 哎!女人的好奇心,无论是哪个国家的,看来都一样重。 张扬看了看她那对g奶,点了点头:“当然。你可以明着听。” 这是一个迷你包厢,包厢里除了张扬和龟司田二以及g奶娘之外,别无他人。 龟司田二显然还没办法适应这种角色的变换。坐在包厢里,脸色极其的尴尬,眼睛则不时地瞄了瞄一旁的g奶娘。 很显然,他不是很希望看到泽伬樱帜也在里面:“泽伬小姐。很抱歉。你能让我和李先生单独谈谈吗?” “龟司先生,她在计划之内。”张扬淡淡地开口说道。 “计划之内…好吧,我很抱歉,泽伬小姐。”龟司田二再次道歉,末了看了看张扬,停顿了一下,“李先生,你知道的。他们已经在行动了,我的人没有任何准备。正在不停的溃退,不用一个小时,他们就会找到这里。” “行动什么?”泽伬樱帜脸色愕然地看着张扬和龟司田二两人。 龟司田二看了看张扬,看到张扬一副不介意他说什么的表情后,叹了口气,一脸尴尬地说道:“龙岛死了。” “什么?” “龙岛津男,映菊会首领,在四町目拐角处被人一枪爆头。” 龟司田二看着张扬,眼神里很的意思很清楚,毫无疑问,如果和张扬没有关系,打死他都不信,不过嘴上他却没有说出来,而是用一种平淡和略带无奈的口吻淡淡地说道,“他们认为是我干的,上杉忠郎和陇吉大和的人正在攻击我的人,就你所见,我没有退路了。” “龙岛津男那个混蛋死了?”泽伬樱帜脸上带着一股兴奋和惊疑之色。 龟司田二点了点头:“不错。” “你被他们攻击,所以你跑到这里了?来到你们曾经的敌人这里?我记得几个小时前,你还带人来这里展示你那可怜的拳头。”泽伬樱帜面露嘲讽之色。 “不错!”龟司田二看了看张扬,并不介意泽伬樱帜的嘲讽。 “你觉得我们会帮你吗?”泽伬樱帜盯着龟司田二,嘲笑道。 “所以我来这里了。”龟司田二自嘲地笑了笑。 “你个混蛋!”泽伬樱帜突然间就醒悟了过来,龟司田二知道对付不了人家的攻击,所以带着他自己的人,退到了尾藏酒吧,那么攻击他的人就知道,龙岛津男的死和她泽伬樱帜的尾藏酒吧有关。 只要联想到,三年前,她的丈夫浅野拓石是被龙岛津男和浅野井阀干掉的,上杉忠郎就可以猜测得到,龙岛津男的死可能是龟司田二和她联手做的。 那么就算她想置身事外也不行了。 龟司田二这是故意把水搅浑,只要他到了这里,那么她和尾藏酒吧就没可能不会被上衫的人攻击。 所以,她别无选择,只能和龟司田二联手,共同抵御上衫忠郎的攻击。 龟司田二这个王八蛋,如意算盘打得还真不错,但是今晚,她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却不得不面对整个尾藏酒吧被摧毁的危险。 她这里的人,很有可能因为受到牵连,都难以幸免于难。 “很抱歉,泽伬小姐,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不过我只能这么做了。”龟司田二再度看了看张扬,脸上闪过极其复杂之色,“因为我别无选择,本来,我和毛利的人单独面对上衫忠郎和陇吉大原不成问题,但是该死的浅野井阀这次也站在他们那边…” “泽伬小姐,你不是一直想替拓石报仇吗,或许今晚这就是一个机会。”龟司田二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三年前是他和龙岛津男的人干掉了拓石,杀了他,你就可以为他报仇了。” 泽伬樱帜粉拳微微蜷起,原本美丽妩媚的俏脸,此刻绷得紧紧的。 很显然,龟司田二的话触动了她。 “上杉忠郎带了多少人来?”犹豫了半晌之后。泽伬樱帜终于缓缓开口。 “陇吉大和有二十多人,上衫忠郎也有十几人,加上浅野的二十来人。差不多有六七十人…”龟司田二顿了顿,嘴里的声音显得有些干涩,“加上我手下那些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差不多八十多人…” “噢,原来你是众叛亲离啊。”泽伬樱帜再度嘲讽地看着他。 但转眼间,她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八十多人。那么她的人和龟司田二的人就算是联合起来,乘以两倍,也不够对方收拾的啊。 “那你还剩下多少人?”泽伬樱帜忿怒地低吼道。 “原本我有三十个手下。不过来不及召集,除了吃里扒外的,被追砍的之外,跟到这里的。还有十三个人。”龟司田二苦笑着说道。 十三个对八十。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什么下场了。 “你个王八蛋,我被你害死了…”泽伬樱帜俏脸气得几乎变形,继而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 “如果泽伬小姐是准备找上岛岩井帮忙的话,还是省省吧。”龟司田二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 “为什么?” “你觉得秋枫会这几年能够和映菊会和睦相处的原因是什么?” “自然是住吉和山口组互相制衡的原因。”泽伬樱帜答道。 “错,真正的原因在于三年前的那场谋杀,映菊会的首领渡宁正村先被人暗杀,而暗杀他的人就是你的丈夫浅野拓石。派你丈夫去暗杀的人就是上岛岩井…之后映菊会又反过来杀了浅野拓石…当时你丈夫的行踪极其诡秘,但他最后还是被找出来。并且杀掉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知道。”泽伬樱帜一双美眸喷着怒火,“是浅野井阀这个混蛋通风报信。” “错,通风报信的人是上岛岩井。” “不可能!”泽伬樱帜断然否认,“拓石是上岛先生的私生子,他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儿子。” “私生子?哼,是私生子没错,可惜他不是上岛岩井生的,他的亲生父亲是渡宁正村,原映菊会的首领…” “什么?这怎么可能?” “可不可能,只有我最清楚,当初渡宁正村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暗地里让我想办法去求证,我想方设法获得了你丈夫的dna组织,结果证实了这个猜想,很可惜,渡宁正村还没来得及认他这个儿子,他自己就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刺杀了。” 龟司田二耸了耸肩接着说道:“于是我就成了唯一的知情者,原本我想,渡宁正村死了也好,那么我就是映菊会的会长第一人选了,结果龙岛津男却他妈的从上岛岩井那获得了浅野拓石的下落,和浅野井阀一起,把浅野拓石给杀了,于是他反而还成了英雄,然后又在上岛岩井息事宁人的情况下成了映菊会的会长。” “现在你想一想,龙岛津男和上岛岩井如果之间没有勾搭的话,你会信吗?上岛岩井为了遮掩他自己的丑恶嘴脸,所以才让你经营这家酒吧,把你的地位拱高,不过你想想,虽然你现在名义上是秋枫会的元老,但除了这个名号你还有什么?” “如果他真的想替浅野拓石报仇的话,当年趁着映菊会内部群龙无首的时候就可以报了,何须等到今天?” “怎么会这样?”泽伬樱帜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张扬,显然,她压根就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不把真相说出来?” “你当我傻子吗?我要是说出了真相,那么,等待我的,就是龙岛津男和上官岩井的同时报复,你觉得我有办法对付他们两个人吗?”龟司田二捂着额头一脸郁闷的样子说道。 “所以,如果龙岛要来干掉你,上岛岩井顶多也就是虚张声势一番,你觉得他会为了你而强出头吗?” “好,那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g奶娘显然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干咽了几下,有些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和你的人,加起来,顶多就三十个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他们?” “错了,顶多也就二十个,因为你的人,大部分可能都是上岛岩井的人。”一旁的张扬淡淡地说道。 “李君…”g奶娘一脸愕然,“为什么?” “李先生说得不错,你的那些人可靠的不会有几个,而本来,这一次我也不是来找你的。”龟司田二看着一旁的张扬,苦笑着说道,“我是来求他帮忙的。” ps:【元宵节快乐】【情人节快乐】 其实今天也是豆子的生日,本来应该加更或者断更的,结果忙了一整天,加更也没加成,断更也没断成! 豆子不会废话,不过还是祝愿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情人的赶紧找到情人 更重要的是一切顺顺利利,健健康康! 顺便【【【求月票啊】】】 【【【求领大神之光】】】 谢谢以下兄弟的打赏 谢谢【喵_】巨巨连续数日588起点币打赏 嘿嘿 谢谢【胖纸丶明明】巨巨 588起点币的打赏 谢谢 【hgjx】巨巨 【tiananmen】巨巨 【shadowpriest】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kira-zsc】巨巨 【怕高的乌鸦】巨巨 【女娲传人】巨巨 【伯莱塔92f】巨巨 【bobestste】巨巨 【153465546】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新年月票 【老培哥】巨巨 【天山无语】巨巨 巨巨 【shadowpriest】巨巨 【我爱wh】巨巨 【旷旷】巨巨 【胡乱哼唱】巨巨 【lulu9521】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