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猫捉老鼠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八十五章猫捉老鼠

()“条件?”张扬笑了笑,“龟司先生,你这么说,搞得我好像在威胁你似的。” 龟司田二听了,心里快暴走了,特么的,你这个不叫威胁,那什么才能叫做威胁? 不过他脸上可不敢有半点流露出这种代表着不爽的表情,干笑了一声,尽量委婉地说道:“李先生,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您若是肯放了我的话,我龟司田二决计是会铭记在心,贵国有句老话,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你的大恩,田二绝对不敢忘。” 张扬并没有急着回答他的话,等了一会儿后,淡淡地说道:“龟司先生,虽然我是个华裔,不过我从小在星国长大,所以你这句谚语我还真的不明白。” pcx的资料里,李奥纳多确实对华夏语一知半解,张扬没办法确定这厮是不是存心试探,所以还是故意跟他打迷糊。 “不过说白了点吧,鄙人作为一名保镖,图的是什么…龟司先生,你觉得对于我这类人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张扬故意问他道。 “呵呵,那自然是钱为上。”龟司田二看了看车门,并没有什么把握可以安全地从车上跳下去,这厮开得实在是太快了。 “错,先保命,保住命赚钱才有用。” “是,是,那是当然。”龟司田二立马附和道。 “所以鄙人很想知道,你们映菊会突然莫名其妙地来找鄙人麻烦,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上次我在新宿歌舞伎町piáo的那个东洋美女是贵会的会长夫人?” 龟司田二心里一阵无语,不过话说回来,龙岛津男的夫人还特么真的是出身新宿歌舞伎町的美女,而且确实挺年轻的。 “李先生,刚刚我就和您说过了,这完全是个误会,我们找的人不是李先生您。”龟司田二不敢去接张扬的话头。 “误会?”张扬冷笑道,“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工作的时候,最基本的工作技能是什么吗?” 有了上次答错的教训,这回龟司田二不敢再乱说了,急忙带着一丝谦恭说道:“请不吝赐教。” “你就不能猜一猜?”张扬淡淡地说道,语气里却透着一股你不猜要你好看的意思。 龟司田二大汗:“嗯,拥有一副好身手,就像李先生您这样?” “又错。” 龟司田二真想直接一头撞死,特么的,够了啊,心里的怒火已经没办法抑制了。 张扬压根就没想过顾及他的感受,笑着道:“干我们这行的,头等要事就是懂得察言观sè,耳听八方,虽然不能要求看到对方就可以立刻认出对方是什么玩意儿来,不过像辨认你这样的人或者内心的想法,最起码也要猜得仈jiu不离十。” 龟司田二一阵胆寒,心道有这么厉害吗? 嘴里依然是装傻:“李先生说笑了。” “我可不是开玩笑,说吧,谁让你找我们的?”张扬漫不经心地问道。 龟司田二迟疑了一下。 “龟司先生,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张扬笑眯眯地说道,“我没猜错的话,是龙岛津男吧?” “是!”龟司田二被张扬的眼神刺的浑身一抖,心道,对方很显然非常清楚映菊会的底细,能让他去做事的话,除了龙岛津男之外,还能有谁。 自己再跟他打迷糊,看他的样子,应该啥事都干得出来了,实在没必要自己找死。 “那么,负责盯梢樱井小姐的人也是你们映菊会的吧?” “是,因为樱井小姐的家,刚好是映菊会的地盘。”龟司田二补充解释道。 “为什么要监视樱井小姐?” 龟司田二这会儿已经放开了直接抖了底:“上面吩咐下来的,李先生应该知道,鄙会其实和住吉会有很大的关联,所以应该是住吉会的意思,毕竟樱井小姐也算是个名人,我们映菊会不可能无缘无故去找她麻烦。” 这个家伙说出了住吉会,应该还含着威胁的意思,不过张扬哪里会放在心上,继续拷问道:“如果我们三人被你们顺利带过去的话,你们准备怎么办?” 龟司田二看到张扬无动于衷的表情,只好继续答道:“确定你们的身份,有人怀疑你们并不是pcx的人,是假冒的,而实际身份很可能是来自华夏国的秘密特工。”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是来自华夏国的话,你们准备对我们下手?” “这个,我也没办法确认,毕竟我们可不想惹上无妄之灾。”龟司田二老实说道。 “最后一个问题,龙岛津男在哪?” “银座…松原吉社。”龟司田二没有多想,直接答道。 “龟司先生,你配合得不错。”张扬脸上带着一丝欣慰答道,“没有让我失望。” 龟司田二汗了一把,而后下意识地侧头往窗外看去,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张扬载到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身为一名黑帮首领,他自然是知道这种地方意味着什么。 他们讨债的时候,砍人的时候,或者是秘密干掉一个人的时候,这种地方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 这个家伙是想把自己带到这里干掉的吗? “再问你一个问题,龟司先生,三年前,映菊会的会长原本应该是你当的吧?”张扬把车子停下来后,笑眯眯地问他。 “我…不大明白李先生的意思。”龟司田二眼神里闪过一道悔恨和忿怒之sè,但随即闪没。 “很快,你就会明白的。”张扬脸上,闪过一抹诡异的笑容。 龟司田二心里大骇,脸上惊惶之sè显露于表:“李先生,你不是说会放过我吗?” “当然…”张扬把手伸向怀里。 手刚伸进去,龟司田二猛然出手,突然伸手撑住车门,而后身子扭了过来,伸脚猛力一蹬,用尽全力想把张扬揣倒,几乎同时,又伸手去摁车门锁,想顺势打开车门,逃走。 只可惜,整套动作还没完成一半,张扬已经轻而易举地抓住了他扭曲着的大腿,顺势一带,一拳直接砸在他的鼻子上。 龟司田二痛得哇哇大叫,但还没叫出几声来,张扬又一拳,直接砸在他的脑门上,他的脑袋就立刻感觉到一股眩晕。 无力地抬了抬手,随即就昏了过去。 战斗力等级相差实在是太远了。 张扬摇了摇头,伸手,从车上拿根绳子,把他反手绑了起来,然后丢到后座上。 “该死的家伙,早说在银座的话,我就不用跑这么多冤枉路了。”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和梅欣她们约定的时间已经快到了。 张扬把车子熄火,顺手拎着那个装着两千两百万钱的箱子,下了车,脱了手套,慢慢从黑暗的巷子走了出去。 龟司田二绑着的那个身子是活结,他足够聪明的话,自己就可以解开。 不过看样子,他想要醒过来并且安全回去的话,至少也得一两个小时后了。 拿出特殊的保密手机,发了几个长短信,张扬已经拐了两条街道了,他把手套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而后不动声sè向前走去。 话说,小鬼子的街道真心的干净,四下扫了一圈,这里已经是繁华的街市,伸手打了辆的士:“去浅草x町目尾藏酒吧,谢谢。” 东京银座,松原吉社,龙岛津男已经被那个娇媚的小美女挑逗得是yu火难禁了,他捉着那个小美女那对大小适中的坚挺玉峰,低吼一声,反守为攻,一下子把那小姑娘推倒,在那个小姑娘yu拒还迎的娇羞捂脸动作中,正待提枪上马,一旁搁着的电话又响了。 这使得最左侧正在闭目享受的吉川寿野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龙岛津男虽然看不清楚吉川寿野脸上的表情,但也知道这样的电话实在是有些来得不太及时。 他抱歉了一声,急忙拿着电话躲到了一旁的盥洗室。 虽然满腔的怒火,但他还是很不爽地接了起来,因为打电话的是他的亲信,也是他的舍弟上杉忠郎:“上衫,什么事?” “会长大人,龟司田二带着两千两百万现金,被那个家伙开着一辆英菲迪尼,给掳走了…嗯,这事发生在快一个小时前。” “什么?”龙岛津男不由怒吼一声,“哪个家伙?” “就是那个李奥纳多。” “一个小时前?为什么这么晚才打给我?”本来要发火的龙岛津男不由攒紧了拳头问道。 “知道会长大人正在和尊贵的客人谈论重要的事情,所以不敢打扰。”上杉忠郎顿了一顿,接着道,“而且,我以为龟司田二会安全回来,没想到一直没有任何音讯。” “真是混账,我映菊会好歹也是浅草一带的大帮会,竟然被一个外来人踢了总部,而且还堂而皇之地把堂口首领劫持走,这要是传出去,我们还怎么还那一带立足?这不是要被上岛那个混蛋活生生笑话死吗?”龙岛津男一阵的暴跳如雷。 “八嘎…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难道最起码的连派人跟踪都没有吗?” “派人跟了,但是跟了不到十分钟,就被他们甩开了…”上杉忠郎转换了语气,突然带着一丝纳闷说道,“会长大人,我觉得,这件事很蹊跷?” “怎么说?”龙岛津男没好气地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