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横着进去,横着出来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八十四章横着进去,横着出来

()龟司田二伸手抹了一把冷汗,看了看对面把房门关得紧紧的上杉办公室。 那个混账东西,平ri里倒是看到他嚣张得很,现在竟然就像一只缩在龟壳里的乌龟一样都不敢吭声了。 “我也是很有诚意地来和你讨论这个事情的。”龟司田二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斟酌了一下,心道,这笔钱,该死的会长应该是会负责报销吧? “那个…其实我的记xing真的不是太好,所以可否请李先生提醒一下,田二我找您借了多少钱。”龟司田二带着一种耻辱感,终于把难以启齿的问题抛了出来。 这被人堵上门强行敲诈的黑帮,映菊会算是破天荒的第一个了吧,而且人家还是一个人,赤手空拳,难道我大菊花国的黑帮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龟司先生,你的大脑还真是不好使啊,找人借钱,难道连数目都不清楚的吗?” “我真忘了,实在是太抱歉了。”龟司田二心里一万头的草泥马飞过,老子什么时候找你借高利贷了?你让老子怎么记得起来。 “看得见吗?”张扬竖起两根手指头。 “两百万?”龟司田二脸sè狐疑了一下。 张扬摇了摇头。 “两千万?”龟司田二脸sè微微一黑,当然,两千万的菊元对映菊会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过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哪个借高利贷的会一下子借那么多呢,可恶,比敲诈还黑。 不过,这次他是误会张扬了,张扬的心思并不是真的想要敲诈他们钱,所谓高利贷不过是个借口罢了,他也没想到龟司田二看到他独自开车走了之后,居然没敢跟回来。 那么,他想要找龟司田二幕后的黑手这就难了,所以才以他借了高利贷这种白贼的借口来找龟司田二。 一个人堵他们一群,这要是换做以前,绝对难以想象,不过张扬之所以敢这么干,原因有三。 第一,现在是晚上,晚上的环境对他来说非常有利,也可以抵消对方人多的优势。 第二,他发现菊花国的黑帮,别的不敢说,但就映菊会而言,实在是太渣了,那些黑帮分子看着绣着纹身气势汹汹的,不过真正有几下子的还真没几个,更要命的是穿得像个白领似的,还在写字楼里混,战斗力完全不合格。 第三,就算自己小觑了对方的实力,张扬也早就想好了退路,就算没有人暗中帮忙,他也可以从容逃走。 所以,张扬直接选择了最佳的方式,逼他们把龟司田二这个倒霉蛋交出来。 至少目前而言,这个策略成功了。 不过当他听到这司说两千万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当然,醒悟过来后,只能说小鬼子的菊花元实在是不值钱,两千万的话,折算起来差不多一百一十八万华夏元,数目也算是不小了。 他原先的打算就是随便拿个两万菊花元意思意思,但没想到这厮居然直接给两千万。 就算是一万菊花元一张,这也得有一小箱子了吧。 “看在你记xing还不错的份上,利息我就少收一点,你随便给个两百万就好了。”张扬淡淡地说道,钱多又不要紧,更何况这是黑帮的钱,还是想要对付自己的黑帮。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准备… 别告诉我你们这里的钱不够?”张扬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龟司田二比他矮了差不多十公分,张扬仿佛可以看得到他光亮的脑门正在积蓄怨气。 “另外别耍花样,不然你会后悔的。”张扬补充了一句。 龟司田二点头不迭:“您可以放心…” 然后这家伙,果然就让他的小弟搞了一个现成的密码箱,接着一捆捆成扎的,面值一万菊花元的现金被整齐地砌入密码箱里。 而后递给了张扬。 前后,刚好耗费了四分钟五十五秒左右,菊花国人做事很严谨果然没有说错。 “麻烦龟司先生帮我提着。”张扬淡淡地笑道。 龟司田二不解地提了起来,箱子刚到手上,脑门马上被张扬用枪顶住了。 “再麻烦你帮我提下去。”张扬笑眯眯地说道。 龟司田二顿时心生一种不好的感觉,这厮,他这是要把自己劫持chéng rén质了,我靠,这帮蠢材,目瞪口呆看着老子干嘛,这时候不是应该报jing吗? 不过已经晚了,张扬手架着他,拿了一条线扣扎住他的双手,然后就像拎着一只小鸡般,把他半拖拽着,带到了楼下,在一楼几十号人目瞪口呆的眼神里,轻轻松松把他拎了出去。 半路,一个不长眼的想要动手,还被他一枪直接打得跪在了地上。 剩下的人,听到枪声之后,大部分都直接趴地板上了。 到了楼下,张扬开了几枪打爆他们几辆开来的车轮胎后,把龟司田二扔进一辆停在他们车子中间的一辆车里,然后自己坐上了驾驶位。 “阿里噶多…but 撒油拉拉…”张扬戏谑般地冲着他们招了招手,狠狠地撞开几辆挡道的车,呼啸着开着车,驶出映菊会总部。 身后,那帮人都疯了,一个个哇哇乱叫了起来,有的大喊报jing,有的拼命想要发动那些被打爆胎或者是被撞得面目全非的汽车,去追张扬。 这个时候,一个光着头,身高腿长的壮汉在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的帮扶之下,冲了出来。 然后冲着疾驰而去的那辆英菲尼迪破口大骂。 “八嘎…八嘎…” “理事长…现在要怎么办?”看到来人后,几个带组回来增援总部的本部长捏了把冷汗,赶紧过来问安。 “混账的老东西,竟然找人借高利贷…还被人追上门讨债,真是要脸吗?”上衫忠郎盯着远去的车屁股,一阵无比地忿恨。 那几个本部长你看我我看你了几眼,没有人开口说话,这事他居然信了? 不过还是有个人开口说道:“理事长,我们要不报jing吧,不然这里发生了枪击,应该也是有人会报案的。” “混账,你们带了那么多人来,现在报jing等着被jing方查吗?”上衫忠郎怒火中烧。 “那,我们就坐视他劫持着龟司部长走了?”那人一脸无语道。 “浅野,先让你们的人全部撤走,尤其是那些带有强制或者是毒品的,该死的,我们不能留把柄给他们…至于龟司,我会请示会长的。”上衫忠郎皱着眉头说道。 “好吧…我明白了。”虽然是同僚,但事不关己,浅野看起来也不想多惹事,听说上衫理事长和龟司田二的关系不是很融洽,自己何必趟这种浑水。 “不过,理事长,对方那个人身手很好,而且绝对有特工的背景,刚刚我们故意安排了一辆车停在出口处,不过刹车我们偷偷动了手脚,但是他在那种情况下,居然很熟练地选择了其他不好开的车辆…还有我们的一个手下,只不过是准备偷袭他,但居然被他先开枪击中…这样的人…”浅野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但想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这样的人应该没少杀人,所以龟司会很危险。” 上衫忠郎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但随即淡淡地说道:“办你的事吧,我会跟会长说明的。” 英菲尼迪车上,被丢在副驾驶位的龟司田二,这会儿却出奇般地冷静了下来。 面对着正专心开车的张扬,脸上一阵的苦笑:“李先生,您应该不只是樱井薰小姐的保镖吧。” “还没吓破胆,不错…”张扬没有答他的话,此刻他脑海里运行的都是东京都一带的地形图,银座这边,唯一的麻烦就是太容易堵车了,幸好,家里的潘宁宁此刻正通过转接许丹莹她们那边的信号,帮他导航。 所以他能够极其娴熟地在东京繁华地市区里拐来拐去,让身旁这个常年混在东京一带的黑帮头目看得是目瞪口呆。 这个家伙还是人吗?说他是华夏国人简直是见鬼了,就算是自己开车也不可能在迷宫似的东京都这么绕来绕去的啊。 原本他以为张扬不过是无目的地在那甩人,但现在看来,压根就不是。 “您…这是要去新宿?”看了一会儿后,龟司田二看出了门道。 银座在zhong yāng区,不过这个家伙开着车现在是顺着千代田过去,奔秋叶原,过了秋叶原却没有回去浅草,而是却拐向了文京区,绕了这么个大弯之后,应该是去新宿了。 那边乱得很,黑帮林立,就连他们映菊会都不大愿意跑那些地盘上去惹事,而他,更是不想跟那个地方沾染上关系。 这个家伙不是是把自己弄到那边给做了吧? “龟司田二先生,2006年三月,你在新宿歌舞伎町…就在新宿役所附近,把三叶帮的老大土肥佑二的儿子砍成重伤,这件事你没忘吧?”张扬笑眯眯地张口说道。 “你是土肥的人?”龟司田二身子颤抖了起来,“土肥不是还在监狱里吗?” “哎,别紧张,他是进去了,但是他的弟弟不是接任了嘛。”张扬眼角余光瞄着龟司田二,掌握别人的底细,尤其是私密的底细,用来威胁人真是太有效果了。 “李先生…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龟司田二jing神快要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