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三章背后的交易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八十三章背后的交易

()东京银座,松原吉社,这是一家私人会员制的高级vip会所,里面招待的人,不是明星就是政要,亦或者是一些混黑道的大佬。 普通的菊花国平民百姓,想进去参观的机会都没有,此刻,会所里的高级桑拿区,一间幽暗的桑拿室里,三个年纪大约都在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都只裹着一件散开的白sè浴袍,下身,仰面躺在宽敞的桑拿室里三张榻榻米上。 三个身材惹火,只披着单薄浴袍的美少女俯着身子,正在为他们各自揉捏捶打着。 三个娇美的女子,其中两个,胸口的衣服已经被扒开了,胸前那两对美白坚挺的玉兔此刻正被其中两个面相凶悍的男子手里肆意揉捏着,雪峰不断地曲扭着,发生让人看着垂涎三尺的变化。 而龟司田二打来的电话,此刻被开启了免提模式,声音在整间屋子里响起。 三个男人中,有一个背部刻着刺青,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黑帮份子,他躺在三张榻榻米的最右边,手里拿着电话,掐着其中一个美少女胸部,此人就是映菊会的会长龙岛津男。 左边的那个表现是最为夸张的,这会儿他的手一边在那个美少女身上的丰腻之处揉捏着,一边还肆无忌惮地伸到那女的下面,嘴里还低声哼哼着。 但是看起来,他的身份显然要高了不少,因为两旁的两个人,看起来对他有所敬畏,而且帮他按摩的那个美少女也长得比较漂亮。 他叫吉川寿野,现任菊花国国会众议员吉川寿礼的亲弟弟,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一家半黑半白的社团老大,龙吉会的幕后首领。 主要的活跃范围在池袋、新宿、涉谷,和住吉会以及山口组、稻川会关系都很不错。 他正面的身份是三叶重工的副社长,这个职位原本是他兄长吉川寿礼的,不过吉川寿礼现为国会众议员,所以由他接替。 龙吉会算不上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黑帮,不过和黑帮的关系却是匪浅,这是因为龙吉会社目前掌控着两家基金公司,这两家公司和住吉也好、山口组也好都有资金往来。 当然,所谓的资金往来,其实有绝大部分是帮他们洗黑钱,所以,龙吉会和山口组以及住吉会的关系都很好,那些黑帮社团都不会轻易地得罪他,因此身为龙吉会的会首,身份地位自然非凡。 也只有他,才有办法让秋枫会和映菊会的会首暂时摒弃前嫌,通力合作。 而中间那个是一个长着华夏国面孔的男子,他叫冈成圭野,是这家私人会所的股东之一。 不过,在两个月前,这个人的名字还叫彭祟国,他有个老爹叫彭槐,有个儿子叫彭鹏,他的身份是原顶峰集团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不过现在是吉川基金的一名董事,并且神速地变成了菊花国国籍。 他的表现还稍微拘谨一点,并没有对那个为他按摩的美少女做什么越轨的动作,不过当然,大概他已经玩腻了。 “混蛋,不知道你不会去问吗?”龙岛津男看了看一旁的冈成圭野,也就是彭崇国,得到他一个默认的眼神后,随即冷声回复龟司田二。 “哈吁!我明白了。”龟司田二无语答道。 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啊,哪里借高利贷的还不知道自己借多少钱的,太扯淡了,更扯淡的是,自己就是个放高利贷的,更更扯淡的是,直到今天之前,他还从没见过那个李奥纳多,更别谈什么借高利贷了,哇靠! 龟司田二本来想挂电话了,但心里想着有些憋屈啊,这黑社会当得也太憋屈了,便有些不甘心地说道:“会长大人,其实那个家伙现在就一个人,我有很大的把握干掉他。” “混蛋,这点还需要你告诉我吗?我看你是脑袋泡在吉原家的夜店里生锈了,你干掉了他pcx是那么好惹的吗?既然是个误会,那么该有的道歉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明白了。”龟司田二苦着脸,挂了电话。 这边龙岛津男也挂了之后,伸手把那个娇美的少女拽下来,狠狠地捏了几把后,转头恭敬地对着最左边的吉川寿野说道:“吉川先生,看来,应该是个误会,这个李奥纳多确定是pcx的保镖无疑。” “是吗,如果是pcx的保镖,那么冈成先生就不用太担心了。”吉川寿野淡淡一笑,眼睛示意那个美女应该开始执行其他服务了。 那个娇美的美女应了一声后,妩媚地帮他把浴袍全部解开,然后也把自己脱光,俯身下去,开始了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的开始场景。 冈成圭野看到眼前这副香艳的场景,喉咙情不自禁地暗暗翻滚了一番,都说菊花国人内敛,但是在玩女人这个事上,好像看不到什么内敛啊,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就这么热烈地搞了起来了,虽然他平ri里没少玩,但是当着其他人的面,还真干不出来。 面对着香艳的场景,他终于还是装着一副见惯不怪的模样,微笑着道:“这次,真的要多谢吉川先生的帮忙了,鄙人真是深表感谢。” “我们两家的交情,就不必客气了,话说你最应该感谢的其实应该是龙岛先生。”吉川寿野微眯着眼睛,享受着美女的服务同时,淡声答道。 “呵呵,这个是自然,龙岛先生的帮忙,我自然是不敢忘记,这次的费用,鄙人一定双倍奉上。”冈成圭野笑呵呵地看了看一旁的龙岛津男带着一丝讨好说道。 “冈成先生太客气了。”龙岛津男不动声sè地答道。 龟司田二慢慢地走上三楼后,发现隔着办公区域对面,上杉的du li办公室门口并没有人,不过上杉的办公室房门却是紧紧地关闭着,不漏一丝风,要不是上面的导光玻璃有亮光,根本看不出来有人在里面。 目及所处,办公室外偌大的办公区域静悄悄的,黑乎乎的如同潜伏在黑暗中的猛兽一般。 不过龟司田二可不敢保证,那个狂暴的家伙会不会躲在哪个黑暗的角落给他来个致命的一拳或者是什么。 因此他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后,还是用喊话的方式,在门口喊了一句。 “李君,在下是龟司田二,并无恶意…”顿了顿,他有些艰难地接着说了下去,“那个,或许,我想谈谈我向你借高利贷的事情。” 他身后的几个手下,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不解和愕然。 一个还小心提醒他:“本部长,那个家伙身上鼓鼓的,那么嚣张地过来,我敢打赌他身上肯定有炸弹。” 次奥,该死的混蛋,忘了叫他们别跟上来了,龟司田二看了一圈,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八嘎,滚下去。”他压低了声冲那帮好奇的手下骂道。 那伙人立刻屁滚尿流。 龟田司二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很显然,刚刚的话,那个家伙压根没听进去。 至少是没有搭理他。 不过想着也不奇怪,毕竟是在他们的地盘上,肯定要找一个对他有利的位置,只不过再不管怎么样,一个人就这么气势汹汹地来堵他们一个帮会的人,这样真的说得过去吗? “李先生,我…我进来了,我保证,绝对没有任何恶意。”龟田司二心想,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壮胆,准备走进去。 对方应该不会对他下黑手吧!他心想着。 脚步刚跨进去,他立马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两侧一下,眼睛已经慢慢适应了黑暗,所以,右边…没有! 左边…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左侧似乎多了一样冰冷的东西,次奥,是枪! 他冷汗就立马冒出来了,对方怎么做到这点的,连想都没去想了。 “李先生…我只是来谈判的,您别紧张。”他手脚有些发抖地说道,要知道,他面对的可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黑金保镖,既然他一个人敢堵自己一帮人,那么对方要干掉他也不是不可能的。 “紧张的,不是我吧,龟司先生?”张扬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般的味道,在他耳旁响起,同时,张扬伸手,在龟司田二的身上搜了一下,他的那把glock手枪转眼间已经到了张扬手里。 “不过区区一把麦克风话筒而已,不是吗?”张扬掂着刚到手的手枪,打开保险,另外一只手随手把手里的无线麦克风丢了。 龟司田二脸都绿了,这个混蛋,竟然拿了个麦克风就把他吓成这样了!这要是说出去,嗯,还有炸弹?炸弹个毛啊,近看之下,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炸弹的痕迹。 所以,人家是一个人赤手空拳地把整个映菊会给堵了。 天神保佑,但愿今晚的事情不会被别人知道。 “李先生,有话好好说…”龟司知道,这会儿自己的小命已经被别人捏在了手里。 “没事,你说,我听着呢。”一声椅子拖动的声音,张扬坐了下去。 “晚上这事,完全是一个误会。” “我不介意这样的误会,不过其实我更感兴趣你刚才说的,高利贷的事。”张扬笑眯眯地说道,黑暗中,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