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敲诈勒索堵你门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八十二章敲诈勒索堵你门

()车子在开到半途,张扬却哧溜一下不见了,龟司田二破口大骂之余,就听了那鸠尾大千的意见,重新掉头开车返回尾藏酒吧。 鸠尾这小子说得对,那两个女的身手明显没有那个李奥纳多厉害,虽然没能带了李奥纳多,但是有那两个女的来垫底,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至少那个家伙真的胆敢把他们的车给买了的话,还可以找得到讨债的对象。 不过当然,前提是那个到处卖sāo的臭娘们不会败兴! 一想到g杯ru娘泽伬樱帜,龟司田二心里就一肚子的怒火,有这娘们在,想要把那两个女人抓过来难度还真有些大。 不过不管了,尽管就算是豁出去了,也要把她的酒吧折腾一番,否则的话,晚上过来白白跑一趟算怎么回事?传出去的话,脸丢尽了倒也罢了,ri后还怎么在黑道上混。 “喂,鸠尾,停车,把后备箱的家伙弄出来…我看泽伬樱帜那娘们不会那么好惹。”龟司田二想到了后备箱的枪,伸手捏了捏下巴说道。 “本部长,前面有jing察呢…” “该死,我眼睛没瞎…不用你提醒…”龟司田二一脸晦气。 好不容易,等jing察走了之后,两辆车急急忙忙往尾藏酒吧开去。 刚到酒吧门口,龟司田二的电话就响了。 一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是映菊会理事长上衫忠郎给他打过来的电话。 上杉忠郎可是映菊会会长武岛津南的舍弟,映菊会的二号人物,武岛津南前往关东开会,现在可是他在主导会里事务一应大小。 虽然作为手握实权的堂首之一,他的地位也不低,对于这个小了自己几岁的理事长不是很服气,不过上杉可是怎么说名义上还是可以领导他的。 他还是急忙接了起来:“上杉理事长,怎么了?我正在尾…” “混蛋东西,你跑哪里去了?”上衫开口便是一阵的咆哮,生硬地打断了龟司田二的话。 “我在尾藏门口…” “我说老家伙,你的脑门被夹了吗… 啊?”上杉忠郎大声吼道,“你把大部分的人全部都带出去了,现在被人打上门来了…” “啊…理事长,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龟司田二一愣,伸手阻止了那几个要冲进去的手下。 “八嘎,我说…事务所的总部被砸了…你马上带领所有人给我赶回来。”上杉忠郎冲着电话的话筒大声吼道。 “总部被砸?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动我们映菊会…”龟司田二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在浅草寺,那可是他们映菊会的地盘,除非…难道是秋枫会发疯了吗? 对了,肯定是那个大nǎi婆娘,她肯定以为那个李奥纳多被抓到映菊会总部了,所以带人去救他了,肯定是这样。 “别急…上杉理事长,一定是泽伬樱帜那个疯女人吧,我现在就在尾藏门口,等我冲进去把泽伬樱帜的店砸了…” “混账东西,什么泽伬…我要被你气死了…现在我们都被堵在房间里,那个家伙扬言要放火把我们全部烧死,你倒是给我赶紧回来支援啊,啊…八嘎…我一定要杀了那个混蛋…我的西服…” 放火?龟司田二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该不会…那个变态的家伙冲到总部去了吧? 现在总部有上衫忠郎和十来个帮闲在那…但是遇到这种变态的家伙,如果是突袭的话,也只有吃亏的份不是吗? 龟司田二顿时汗如雨下… “八嘎…赶紧回总部…” “那不砸店了吗?”鸠尾大千不解地问道。 “混账…”龟司田二一脚踹了过去,“闭嘴!” 半路,上衫忠郎又气急败坏地打了个电话:“该死的老家伙,那个带着大阪口音的家伙说你向他借了高利贷,这特么的你别告诉我那是真的,你自己放高利贷,还向别人借高利贷。” “高利贷?带着大阪口音的?”龟司田二闻言差点没有吐血,不过不对,上衫说那个人带着大阪口音?这不是李奥纳多啊,李奥纳多虽然能说一口流利的菊花语,但是却是标准的东京腔啊。 “上衫理事长…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啊,我们就是放高利贷的,怎么还可能找别人借高利贷?”龟司田二快要疯了,靠,这世上还有这种人,竟然诬陷放高利贷的黑社会向他借高利贷,次奥,哪个混蛋干的好事? “鸠尾你特么的倒是赶紧给我开快点啊…”龟司田二疯了,立马把刚才拿出来的家伙唰地亮了出来,这可是一把货真价实的手枪,glock36…要是被jing察发现了,那可是要吃牢饭的。 不过那又怎么样,比起今天受到的侮辱,就算是进去坐两年,那也是值得的。 回到映菊会的总部,一栋五层楼高的写字楼,龟田发现门口已经站着五六个群龙无首的帮众在那上串下跳。 好几个囔囔着要报jing。 龟司田二走过去,二话不说,朝着为首的人扇了一巴掌:“废物,说什么话呢,报jing?你以为jing察能比我们能干吗?” “啊,本部长您可总算回来了…”被揍的人一看到龟司田二,顿时如同遇到了救星一般,差点没把眼泪掉出来。 哇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还是黑帮吗?龟司田二忍住了一脚踹死他的冲动,抬头看了看,冷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半个小时前,有个戴着口罩的家伙,开着小岛的车直接闯了进来,当时也没太注意,就让他进去了,哪里知道他到了里面下了车后我们才发现不是小岛,岸信勇和小野去阻止他,结果被他两拳放倒…然后他直奔理事长的房间,一路上又放倒了我们三个人,幸亏理事长办公室的人及时发现了问题,急忙把门反锁,然后顶住了房门,不过理事长和继英子小姐还有柳相权三个人被他给堵在了房门里…” “那个家伙扬言要是不还高利贷的话,就要放火烧死理事长。”解释的人顿了顿,又补充道,“对了,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带着浓重的大阪口音,所以不会是山口组的吧?” 龟司田二听到是小岛的车时,就知道是张扬了,不过这会儿他也不好意思明承认是张扬一个人把他们整队人给团灭了…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手里的手枪,心里顿时添了几分的信心。 “混蛋,去库房拿家伙,我就不信还干不掉对方一个人。”龟司田二当真是被张扬给惹火了,打开保险,率先冲了上去。 他就不信了,对方再牛,还能牛过他手里的枪,而且库房里还有会里私藏的三把枪支,四把枪对付一个人,还不够吗? “本部长…那个…我们库房的家伙不知道被谁给偷走了…”那个家伙一脸无语的样子低声在龟司田二身后说道。 “什么?”龟司田二当场就被泼了一盆冷水,脚步硬生生地停住,“废物,你们这帮废物,我出门时明明看到那里面还有的,怎么没了?” “刚才实在是太混乱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人给撬了。”那家伙唯唯诺诺地说道,“我们也是想拿家伙他的,结果一去,发现毛都没了,还把我们会里的会徽给放到了里面。” 龟司田二当场石化,身子一阵的哆嗦,难怪这帮混蛋囔囔着要报jing了,这种情况下,不报jing,恐怕谁也救不了会本部了啊。 他嗖嗖地往楼下跑:“我这就给会长打电话…喂,你,还有你,立刻通知龙吉本部长,毛利本部长以及浅野本部长,让他们赶紧回来支援。” “三位部长已经在往回赶了…” 龟司田二松了口气,只要他们都回来,至少还有六七十号人在。 稳了稳神,他开始给映菊会的会长龙岛津南打电话。 这次是会长本人让他去跟踪樱井薰踪迹,并且要他弄清楚她身旁三个国际保镖的底细的,会长本人还跟他说,这次已经和秋枫会的上岛岩井说好了,准许他去尾藏找人,没想到这么一找,自己捅了个大大的马蜂窝。 电话一接通,还没等他开口,龙岛津男已先开口了:“不用多说了,我已经掌握了情况了…你接触过那几个该死的混蛋,我问你,那几个家伙像是从华夏国来的吗?” 龟司田二愣了一下后,答道:“我试探过了,最起码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两个女的肯定不是,有一个和泽伬樱帜应该是认识的,应该是菊国人,还有一个是很漂亮的金发美女,那个李奥纳多我不确定,但他似乎对我国的语言非常的jing通,据说还有大阪的口音…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绝对杀过人,那水平绝对是pcx黑金级的保镖。”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那个混蛋,说你向他借了高利贷?” 龟司田二呆了呆:“是这么说,不过实在是太可笑了…呵呵!”勉强地笑了几声。 “一点都不可笑,你向他借了多少?” “会长先生,我好像没听清楚…”龟司田二挠头,该死的会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八嘎,我问你,你向他借了多少高利贷?”龙岛津男声音低沉地问道。 “我不知道啊!”龟司田二心里大叫,难道我真的找那个李奥纳多借钱了?还是高利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