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八十一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不过他脸上似乎依然表现得很硬气,就是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硬挺的了:“李君,你杀了我,恐怕也走不出这个酒屋吧?” “你真的这么觉得?”张扬把刀尖轻轻一送,血滴渗出之后,龟田司二汗就冒出来了。 他干咽了一下,分明从张扬的墨镜后面看到了一抹让人难以言喻的那种冰冷,他也是砍过人的,知道这东西意味着什么,眼前这个戴着墨镜的家伙毫无疑问没少杀过人。 听说pcx里面,顶级的保镖都杀过人,莫非这个家伙真的就是那种什么黑金级的保镖? “开个玩笑而已…” 正当龟司田二双腿有些打抖的时候,张扬却又笑眯眯地把刀放下,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龟司本部长,你该不会是开不起玩笑吧?” “呵…呵…”龟司田二勉强地干笑了两声,心里暗骂,八嘎,你个混蛋,血都流出来了,还开玩笑?开玩笑你妹啊,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不过…”张扬在他的牙齿刚刚挤出笑容的时候,又打断了他,声音陡然变冷,“想让我们三个人跟你一起过去,那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刀子往桌面上一丢。 “哐当”一声。 “你们能拿走这把刀,一切都听你们的。”张扬抽取一张纸巾,擦了擦手,缓缓坐回位置上。 龟司田二身后的几个西装小弟你看我我看你了好几眼。 那个刺青男瞄了一眼,张扬坐的地方距离那把水果刀大约两米远,还隔着茶几,而他才一米不到,一伸手就可以拿到。 于是二话不说,立刻闪电般伸手。 张扬一动未动,不过他的手却快挨到了刀柄了。 嗨!得手了。他一阵惊喜,但随即感觉到自己的下面蛋蛋突然一疼,貌似挨了一脚,接着眼睛一花,脖子一疼… 他发现自己的脖子和龟司田二一模一样也多了一把雪白的刀刃,锋利的刀锋已经压到了他的肉里,下面蛋蛋的蛋疼加上脖子的痛楚,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双手忍不住慢慢地捂住了下身,这娘们太狠了。 只不过张扬依然好端端地坐在位置上,所以…这回动手的竟然是那个漂亮的金发美女。 但是就算是她,刚才很明显她站着的位置也比他远了半米。 “李君…这种玩笑开不得…”龟司田二冷汗冒了出来,“不是你要抢刀子吗?” “龟司先生,你好像很紧张啊…”张扬不动声sè地瞥了那个刺青男一眼,调转过头,看着龟司田二淡淡地说道,“我可没有说是我要抢刀子。” “要不?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张扬淡淡地笑道,“你们可以所有人都来抢。” 说完,张扬就让梅欣把刀子重新扔桌面上。 龟司田二等人面面相觑,来了一伙人,敢情人家当他们是白菜一样,压根就没放眼里。 这要是在其他地方,哪个不立刻吓得屁滚尿流的。 他回头,眼角的余光悄悄地扫了他的小弟一圈,结果所有的人都立马把眼睛瞥向其他地方。 沉默了良久,龟司田二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了进去,特么的这帮废物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怎么?你们都没这个胆子吗?”张扬继续打脸道。 “李君,那么一切都按您说的办吧。”龟司田二已经没脸再呆下去了,要不是上面的人嘱咐他一定要带他们这些人去的话,他此刻老早就跑了。 但此刻,他还是不得不拉下脸皮。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张扬站了起来,伸手比了个请,“那么你的开路。” 龟司田二被雷得内焦外嫩,开毛的路啊,不过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只能乖乖地前面带路。 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那帮手下,次奥,这哪里是来捉人的? 张扬低声和梅欣交代了几句后,便走了出去。 梅欣虽然有些不情愿张扬自己一个人过去,不过并没有阻拦张扬,但是张扬一走,她就把消息发给了许丹露。 走出酒吧,张扬发现外面停着几辆黑sè的丰田,他看了看龟司田二,问道:“龟司先生,我该坐哪一辆呢?” 龟司田二又是一阵暴汗,他这会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把张扬带走,明摆着,人家的实力完全凌驾于他们头上,跟他们去,可能就是感兴趣罢了。 所以,现在是要怎么样? 原本的打算是押解过去的,但现在貌似是他一个人押解他们十个人吧。 “这样好了,我自己开一辆车。”张扬大咧咧地走到其中一辆车边上。 那车里刚刚坐上去的司机傻傻地看了看龟司田二,龟司田二心里叹气,脸sè却是一怒:“冈藤,你这家伙,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滚下来?” 那司机急忙屁滚尿流地开门走了下来。 “李君,要不要给你一个向导?”龟司田二心里极度憋屈,这特么都什么事啊,哪里有这样的嘛,自己要押送的人,自己开车去?这还是绑人吗? “不用,我知道你们的老巢在哪里。”张扬直接回绝了,“最多我跟着你们。” 龟司田二再度傻眼,现在他又不能逼着张扬,再说也没那个能力逼他。 要不是想到会长大人叮嘱自己一定要把他们三个弄过去,自己特么的这都要报jing了,但是现在他自己开着一辆车,就去自己那边的总部,真的行吗? 太过分了,把我们映菊会当作是什么了?是那种可以随便踩的对象吗? 他都不知道这次回去,会被上面的人笑成什么样了。 “李君,你初来敝国,您不知道,这东京的路不是很好走…很容易迷路的。”龟司田二想了想,觉得实在是太离谱了,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敲了敲车窗提醒张扬,心里还想挽救一下。 “你放心好了,贵国我可不是第一次来。”张扬发动汽车,慢悠悠地说道。 “那…那就麻烦李君了。”龟司田二真想仰天长叹,这是这辈子以来,当黑社会当得最倒霉,最郁闷的了,比上次在池袋被人追砍还难受。 但没办法,眼下,也只能先依着张扬了。 上了车,还没等他们发动,张扬的那辆车已经率先呼啸着冲了出去。 “这家伙…”龟司田二脑海里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他不会是来抢车的吧? “本部长,您看怎么办?”龟司田二身旁的司机目瞪口呆地问他道。 “混蛋,没长眼睛吗,赶紧给我跟上去啊…”龟司田二随手一巴掌扇到他脑袋上。 “可是太快了…会被jing察开罚单的。” “……”龟司田二恨不得一拳砸死他,“八嘎,你还是不是黑社会了?被那个华夏人吓傻了吗?jing察算个屁啊。” “本部长,那个人好像不是华夏人。”顿了顿,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说,“您说,他会不会把小岛的车开去卖掉呢?” “给我住嘴,开好你的车…”龟司田二气疯了,“不对,让小岛和武藤留下,盯着这边那两个妞,万一他把我们的车开去卖了…哎呀,什么卖了,我真是被你这个家伙给气疯了…快开车,你这个絮絮叨叨的杂碎,我这就把你扔进隅河曲喂鱼…” 车子疾驰而出,龟司田二立刻拿出电话,拨了一串号码。 “杉下理事长吗?这里是龟司田二…”龟司田二伸手捂了捂发烫的额头,喘了一口气后,硬着头皮说道,“那个李奥纳多已经请到了…不过可能出了点意外。” “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是这样,我们可能惹上麻烦了,这个李不好惹…我们的弟兄都不是他的对手。” “田二,你说什么混账话呢?你只要告诉我,人拿到了没有就好?”电话那头一阵威严的低声咆哮。 “拿到是拿到了,不过他抢了我们的一辆车,说是要自己开到我们总部去…所以,理事长大人可能要提前想办法应对一下。” “混蛋…什么叫抢了你们一辆车自己来找我们?你是怎么办事情的,会长大人的嘱托你全部忘到脑后了吗…啊…必须让他们意识到这是我们的地盘…如果对方拒不配合的话,使用暴力的手段不是应该的吗?” “理事长大人还是先请会长大人准备一下吧…”龟司田二已经没心情去理会他的咆哮了,现在不过是咆哮而已,要是那个家伙真把车开去卖了,那就不是咆哮那么简单了,整个映菊会都要被活生生打脸。 届时,他回去被会长武岛津南杀了都有可能,就算没被杀,最起码也得剁小指头。 “八嘎,我看你…喂…” “上杉君,我这是跟你说认真的,那个家伙很难缠…我得挂电话了。” 挂完电话,龟司田二立马暗暗祈祷了起来,天神有眼,但愿那个该死的家伙不会开着车就跑了。 “本部长…小岛那辆车我们看不到了啊…”前面一辆车的司机突然大喊。 “该死的华夏人…太狡猾了,果然是要卖车的。”龟司田二攒紧了拳头,双目圆整,面露狰狞愤怒无比,从小到大,谁敢把他这么耍。 “本部长…那个人不是华夏人…”司机鸠尾大千忍不住又提醒他。 “我说闭嘴…”龟司田二一巴掌又扇在他脑袋上,怒吼,“用得着你提醒吗,我就是喜欢说,有问题吗?” “本部长大人…要不我们还是回去把那两个女人抓来吧,泽伬樱帜那个sāo货不敢庇护她们的。”那家伙捂了捂脑袋,依然不知死活地说道,“刚刚我看过了那两个女的,身手不会很好的样子。” 龟司田二本想发火,但听了之后,还是硬生生忍住了,似乎这还是个不错的建议。 “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