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g杯女汉纸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八十章g杯女汉纸

()虽然泽伬樱帜的话还是不亢不卑,但是龟司田二说了那句话之后,张扬看得出,她的内心显然还是有些狐疑了起来。 张扬不动声sè地发信息给许丹露,让她安排调查这家酒吧以及秋枫会的背景,目前这种情形,看起来有些微妙。 泽伬樱帜之所以出面,大概是为了帮樱井薰解围,不过看来对方这次是有备而来,泽伬樱帜的后台吓唬不了对方。 龟司田二这伙人的资料,是他们在跟踪张扬的时候,信息就被唐七七发过来了,所以他立刻就知道这厮的背景,龟司田二是映菊会武本部的部长,是映菊会会长以下的四个堂首之一,不过别说这种角sè了,就算是映菊会的会长武岛津南,他都不会在意。 只不过映菊会是不算什么,但它背后的住吉会就不是那么好惹了,要知道住吉会可是和菊花国山口组以及稻川会齐名的三大黑帮之一。 而且这家黑帮在菊花国的声誉居然比菊花国zhèng fu和jing察的还好,在2011年菊花国大地震的时候,住吉会积极拯救灾民,行动的效率甚至比菊花国zhèng fu还好。 所以虽然住吉会的规模势力看起来不如山口组,但那实力恐怕一样也可以类比白虎门这种级别的大咖了。 在别人的地盘上,不清楚具体状况的条件下,去主动招惹一个类似白虎门这种级别的黑势力,实在算不上是聪明之举。 当然,他现在还不清楚彭家或者是那个鸟蛋的神圣联盟是否和这个住吉会有关系,如果有的话,那歹势了,就算对方再厉害,一样跟它干。 “泽伬小姐,看来你是不把我们映菊会放在眼里了?”龟司田二身后的那个刺青男听到泽 “怎么?龟司先生,你就是这么教手下的吗?”泽伬樱帜见状,只是微微冷笑,毫不示弱地挺了挺她那对标志xing的gnǎi,双手一抱,向前走了一步。 龟司田二闻言,小眼微微一眯,眼神漫不经心地从泽伬樱帜的那对雪白大mimi上面掠过,继而站定身子,而后突然回头一个转身,狠狠地扇了那个开口的刺青男一巴掌。 “混蛋,你这个家伙说什么呢?” 那刺青男捂着脸一句话都不敢说,点头哈腰一下,急忙乖乖站到了一旁。 张扬眉头微微一皱,他当然知道这个龟司田二只不过是做给泽伬樱帜看的而已。 果然,那个龟司田二打完那个家伙之后,马上掉回头来,慢慢地走向泽伬樱帜。 “泽伬小姐,是否可以借一步说话。”那龟司田二脸上依然挂着菊花国人那种淡淡的笑容。 泽伬樱帜柳眉微微一蹙,看了樱井薰一眼,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跟着龟司田二走了出去。 龟司田二的手下则盯着张扬等几人,就好像看着犯人似的。 张扬也不在意,不紧不慢地吃着小点。 过了大概七八分钟,走出去的两个人重新走了回来,龟司田二脸sè依然平常,不过却带着一抹拢不住的得意,但是这会儿的泽伬樱帜脸sè却变得很难看。 几乎是铁青着脸慢慢地走了回来。 然后她走到了樱井薰身旁和樱井薰悄声说了几句话。 樱井薰听了之后,脸sè微微一变,继而马上摇头。 “李君,我们走。”樱井薰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张扬看了看樱井薰,淡淡一笑站了起来点了点头道:“好!” “泽伬小姐,上岛的话你应该听得很清楚,李君三人必须跟我们走一趟。”看到张扬等人要走,龟司田二脸sè不由变得有些难看。 “哼,龟司先生,现在他们在我店里,谁都别想带走他们。”泽伬樱帜态度强硬地说道。 这会儿,张扬的手机收到了许丹露发来的信息,张扬扫了几眼,心里就有数了,原来,秋枫会和边上的国粹会算是联盟关系,而国粹会现在已经是属于山口组的成员,换句话说,泽伬樱帜现在属于山口组的势力。 山口组和住吉会原本各自盘踞一方,山口组的势力在大阪一代,而东京都这带都是住吉会和稻川经营得比较多,但是自从2006年位于东京六本木的国粹会被山口组接纳了之后,山口组和住吉会在东京都一代开始火并,争抢地盘。 双方尤其是在外国大使馆林立的六本木以及东京繁华的池袋和涉谷区大打出手,不断发生各种枪击案。 最后在菊花国zhèng fu的调解下,双方象征xing地达成了和解,不过私下的仇杀依然不断。 双方虽然没有明面上对抗,但都是各自扶持势力下黑手,于是秋枫会和映菊会就代表各自的势力被推了出来。 泽伬樱帜的老公浅野拓石是秋枫会的一名高层人员,据说是秋枫会会长上岛岩井的私生子,但他在三年前被人在新宿街头砍死,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是映菊会所为,但秋枫会上下都认定了是映菊会干的。 于是双方再度剑拔弩张,火并了好几场,不过最终双方都没能占便宜,反而是双方的高层被jing方给逮捕了好几个人,最后还是由山口组以及住吉会的高层出面,双方和谈,至此开始维持表面上的相安无事。 不过私里暗斗依然存在。 而泽伬樱帜的老公被杀了之后,她作为遗孀,还是受到了秋枫会的优待,虽然没有像他老公那样身居秋枫会要职,但还是被吸纳为帮会的正式成员之一,还给了她这家酒吧的所有权,另外还专门保护她不受映菊会的侵扰。 所以她才有这么大的底气和龟司田二在这里呛声。 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消息是,映菊会果然和彭家以及吉川家有一丁点的关系,首先一点,彭家是东南省长宁人,而东南省早年偷渡到菊花国讨生活的人不在少数,尤其是长宁、青田、福野等县市。 因此在新宿、池袋一带也是有不少来自东南省长宁青田等地人组成的帮会成立,比较著名的有南青,南野等等,这些帮派和彭家的关系匪浅。 另外这些帮派和映菊以及秋枫会早期虽然是水火不容,但随着分工细化之后,似乎关系都还可以,不但映菊会和他们关系不错,就连秋枫会和他们的关系也还可以。 所以彭家到了菊花国第一选择就是池袋肯定和这个因素有一定的关系,至于吉川家,他们本身和住吉会就有撇不清的勾搭在里面。 综合了那么多的因素,张扬脑海的轮廓就慢慢的显现出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龟司田二大概就是奉了上面的命令想要来挖清楚他们这三个“国际保镖”的底细了。 幕后的人,肯定和吉川家以及彭家有关。 张扬理清了这里面的复杂关系之后,心里就有底了,看着泽伬樱帜心里不禁有些佩服了起来,虽然她的前身不过是个女y,不过在那么大的压力下,她还想要尽力维护樱井薰,的确是难能可贵。 g杯女汉纸啊。 张扬也很清楚,以她的能力,目前这种形势下,想要维护樱井薰简直难如登天,一个弄不好,连自己的保护伞都会失去。 张扬和她素昧平生,好吧…就是看过她的骑兵片… 另外看在她为世界yin民做出那么大的贡献的面子上,张扬也不好意思去拖累她。 于是开口说道:“龟司先生,你要我们做什么,不妨明说吧。” “李先生果然是爽快人,其实鄙人只不过想请李先生到我处一叙罢了,可否不吝贵步,给鄙人一个薄面。”龟司田二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说道。 张扬心里叹了口气,小鬼子这表面功夫真的是做到家了,就连这种胁迫都说的文邹邹的。 “没问题,你带路。”张扬顿了一下,“不过有个条件,我自己去就行了,我这两位同伴她们得留在这里。” 张扬心里不清楚对方到底想玩什么把戏,万一到时候要来个火拼的话,带着樱井薰和梅欣实在是不方便。 他一个人的话,区区一个映菊会想要留住他可没那么容易。 不过他话一说,樱井薰就不干了,揪着张扬的胳膊不放,悄声说道:“李君,他们可是黑帮,你不能跟他们去,我去报jing。” 张扬微微一笑道:“没事,你放心好了,我比黑帮黑多了,你乖乖和梅欣呆在这里,两个小时后,我会回来找你们的…我保证,不过记着,千万别报jing。” 他故意用流利的英文和樱井薰说的,果然,现场的人,除了梅欣和樱井薰以及听得一知半解的泽伬樱帜之外,其他人全部都在干瞪眼。 樱井薰脸上还是挂满担忧,不过张扬给了她一个微笑,然后走到泽伬樱帜身旁,笑眯眯地说道:“谢谢你的款待,泽伬小姐,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您请说。”泽伬樱帜带着一丝歉意道。 “嗯,我这两位朋友需要在这里呆两个小时,您能保证她们的安全吗?” “没问题。”泽伬樱帜点了点头。 “李君,我想你曲解了我的意思,你们三个都必须跟我们走一趟。”龟司田二听了,却在一旁鼓噪道。 话音刚落,他脸sè就变了,身子顿时变得僵硬。 因为最后一个字节刚刚说完,他就发现,茶几上那把用来切水果的小水果刀刀尖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刀柄则在张扬手里。 而他竟然不知道张扬是怎么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