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映菊会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七十九章映菊会

()菊花国的黑社会和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同,因为他们拥有合法的身份,在菊花国这片土地上,拥有大大小小的暴力团体,也就是黑社会团伙大约3400多个,他们和世界各地那种典型意义上的黑社会团伙有着很明显的差别。 虽然他们也是以非传统经营方式来获利,不过现在的菊花国的黑社会组织却可以公然地以公司或者是会社的方式在社会上生存,很多黑社会帮派分子都穿得西装革履,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你压根就看不出他们是暴力团伙分子。 此刻,站在张扬面前的,正是这么一伙人,十个人,一个头目后面跟着九个手下,除了刚刚动用了三个人把那个河内町原抓出去之外,剩下的还有七个人。 这七个人一水的黑sè西装,打着领带,除了几个小弟的眉宇间看起来有些许的暴虐之气外,大部分人,尤其是那个四十多岁的头目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黑社会团伙。 不过不用觉得奇怪,他们确确实实是黑社会的暴力团伙。 几个人的衣服上,甚至还有他们帮派的徽章。 在他们西装的左边翻领上,就别着一个写着两个汉字外面用一圈菊花纹圈着的会徽。 这两个字写着的是“映菊”。 不过张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之sè,因为在他们进入之前,张扬就已经获得了他们的所有资料。 映菊会,是一个小的帮会,不过他们却是在菊花国第二大帮派“住吉”的庇护下生存的,成员大约有一百多人,在浅草一带活动,菊花国的第一大黑帮山口组对他们的活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主要的经营的业务范围是娱乐s情业,暴力收债、砍人暗杀等等。 这是一伙比住吉会要凶残得多的黑社会团伙,而之所以能够在住吉会以及山口组的眼皮底下活得那么滋润,是因为菊花国这两大黑社会组织有时候会把一些他们自己不方便做的事情,比如砍人,绑架等重案交给他们代劳,这么一来,就算ri后出了事,也和山口或者是住吉无关。 映菊的背景说起来,还让人觉得有些无语,这个帮会起源于九十年代,由来从华夏国归国的残孤儿映菊谷恒所创,这个帮会原先的华夏国背景深厚,帮会的组成成员大多数是从华夏国回归菊花国的残孤儿组成。 在华夏国改革开放初期阶段,华夏国和菊花国的关系还比较友好的那个年代,这些菊花国的残孤儿童后代回到菊花国后,因为大部分只会说华夏语,很难融入当地社会,慢慢地他们就组成了一些暴力团伙。 映菊谷恒就是当时从华夏东北回到菊花国的残孤儿首领,来到菊花国的时候他才二十六岁,两年后他创建了映菊会,势力一度涵盖了半个台东区,不过随着菊花国整黑行动升级,再加上映菊谷恒被人刺杀,映菊会声势终于慢慢减弱,时至今ri,已经换了至少十多任的首领代目,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由当地菊花国地痞流氓组成的黑社会组织。 不过帮会里华夏国的元素依然存在,里面还有不少华夏背景的元老成员,而且据说还能说一口流利的华夏语。 刚刚这个走进门来,看着一脸和气,但实际上光是看着他的笑容,就会给人一种不寒而栗感觉的家伙冲着张扬说的时候,就是说华夏语的。 不过,他并不是华夏人,也不是残孤儿,他叫龟司田二,一个地地道道的菊花国人。 寻常的菊花国老百姓,一般而言都是循规蹈矩唯唯诺诺的,看到黑社会团伙都是掉头走不敢招惹,更别提像映菊会这种比较凶残的组织了。 所以像河内那样满嘴嘴炮的人,一看到动他的人是黑社会后,当然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了,他不敢反抗,反抗下场反而还会更惨。 不反抗,人家顶多把他扔进河里让你清醒一下,一旦反抗,那就可能狂揍你一顿了。 龟司田二一进来,nozem和nai立刻就乖乖地缩着身子,半句话都不敢多说了,就连樱井薰也是下意识地把身子往张扬身上靠。 只有梅欣不动声sè地喝着摆在她面前的清酒,而张扬没有说什么,而是淡淡地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伸手悄悄拍了拍樱井薰的臂膀。 给她一个宽慰的眼神。 龟司田二看到张扬完全无动于衷的模样,他倒没什么,他身后的小弟就面露不爽了。 “喂,那个华夏人,我们部长大人问你话呢?”一个头发稍微染了一丝黄sè的站在龟司田二的家伙,稍稍地露出了他手臂上的刺青,用极其蹩脚的华夏语半喊道。 很显然,这是威胁。 “龟司桑…无需让你的手下用这么蹩脚的华夏语来试探我,我懂得菊花语。”张扬终于开口了,双目淡淡地扫向龟司田二,张口就是一串流利的菊花语。 他现在不是以张扬的身份,若是以张扬的身份,直接就一瓶酒甩到他那个小弟的脸上了。 听到张扬口中带着京都口音的菊花语,龟司田二瞬间愣了一下,但很快,脸上就堆出了一抹笑容,挥了挥手,大意是让nozem和nai离开。 两名女y看了张扬一眼,弯了一下腰,急忙跟张扬说道歉:“抱歉,那我们这就先走了。” 张扬挥了挥手,让她们走了,虽然他可以强制让她们留下来,不过毕竟这两个妞是在这带混的,肯定是不敢得罪映菊这种黑道的人物。 张扬没有必要让她们无辜受牵连。 怎么说,她们ri后还要为广大华夏yin民做贡献呢。 两人见状,如获大赦,急忙逃离了,不过张扬递给她们的小费没敢接,毕竟中途撇开客人这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李桑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的?”龟司田二并没有阻止,而是等到那两个女的离开之后,才开口问道,这回已经改用了菊花语,没办法,菊花国人的英语通常都很惨不忍睹,更别说这种混黑道的了。 “你既然知道我是pcx的保镖,就应该知道我有很多种方法知道你的底细。”张扬淡淡地开口说道。 pcx的背景是米国的,据说还有米方的因素在里面,pcx有时候甚至承包一些战区的保镖任务,以菊花国和米国的关系,就算是菊花国zhèng fu也不一定敢怎么样。 龟司田二闻言,脸抽了一抽,但他还是慢慢地走上前来:“是否介意我和你们喝一盅?” 语气里是带着一丝相询的意思,但是屁股却好像准备落座了。 “不可以…”张扬没有回答,一旁的梅欣用英语回答了他的问题,声音很冷淡。 张扬端起一旁的清茶,移开了一下口罩,喝了一口,不动声sè放下。 龟司田二的屁股挨到一半,硬生生地顿住,虽然梅欣说的是英语,但是no,这个词大多数人还是听得懂的。 他愣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而且还是一个很年轻很漂亮的外国女xing。 气氛顿时尴尬和紧张了起来。 龟司田二身后刚才那个露出刺青的人立马面露不善之sè。 刚要说什么,包厢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是泽伬樱帜的,她人还没进来,就在门口一直鞠躬:“哎呀,这说什么好呢,龟司先生,不知道您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了。” 看样子,应该是nozem和nai去报信了。 “泽伬小姐,抱歉,打扰了,不过这边不关你的事,我们只想和你这边的几位客人聊一聊,你应该不会介意吧?”面对泽伬樱帜,龟司田二似乎有底气了许多。 “这怎么说呢,龟司先生,刚刚我和上岛先生通过电话了,他不知道您要来这边做客吖。”泽伬樱帜满脸堆着谦卑的笑容,但是语气却是不亢不卑。 她嘴里说的上岛,大概就是这家酒吧的幕后保护者了,话说菊花鬼子还真是无语啊,明明是互相威胁的话,却偏偏得说得如此不着痕迹,礼貌有余。 要是国内的话,估计早就一句x尼玛,知不知道老娘跟谁的啊,然后一砍刀就轮上去了。 上岛?张扬想了想,那个人的资料他就不清楚了,不过大概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为泽伬樱帜既然敢抬出来,那么就足以证明,对方有威胁到映菊会的资本。 看起来,泽伬樱帜能经营这个店,后台也很硬。 “呵呵,泽伬小姐,看来你是还不了解情况吧。”龟司田二闻言,却笑了,看着泽伬樱帜淡淡地说道,“你要不要再给上岛先生再打个电话问问清楚呢,免得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看不用了吧,秋枫会应该不会和你们有很多的瓜葛的。”泽伬樱帜依然面不改sè地说道,不过张扬却从她略带着慌乱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点东西。 很显然这个秋枫会应该和这个映菊会有矛盾,不过这个龟司田二的意思,莫非这两个帮会为了对付自己或者是调查樱井薰,而达成了某种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