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八章女优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七十八章女优

()这两个着名的a_v女y一左一右直接就把张扬夹在了中间,张扬顿时就感觉自己成了肉夹馍,很有那种左拥右抱的感觉。 不过张扬脑海里一想起她们在岛国动作片上的那些香艳场景,顿时的就一阵哆嗦。 老实说,如果换做一年前,遇到这样的场景,估计早就激动不已,扑上去来一顿饕餮大餐了,这两个美妞绝逼是华夏热血青年们眼里以及心里的垂涎之物啊,现在活生生地送上来让他吃豆腐,岂能错过。 不过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有了梅欣和樱井薰这种等级的大美女,张扬对于这两个早就被人骑乘无数次的美艳女郎就不再是那么兴趣盎然了。 脑袋里反而想得是什么生jiān什么出的,什么颜…什么sè的… 艾玛,不要太恐怖。 不过后来张扬才知道,虽然这是一家混合型的酒吧,而且他们进的这个包厢有些“斯纳库”的味道,也就是带着一丝情sè的,有xing感妖娆的陪酒女郎,不过就算是这种公然的情sè场所,客人也是没有权利对她们上下其手的权利的。 绝逼不可能让你伸手进去摸她们的mimi,至于她们下面的si处就更别想了。 虽然这两名现役的女y虽然在拍“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时候,各种姿势,各种脱光,但在酒吧里,你能对她做的并不多,甚至有时候你连拥住她的肩膀都会导致反感。 当然,这也和你出的钱多少有关。 至少她们坐在张扬身旁的时候,其实倒是显得挺开放的。 樱井薰看起来好像和这两个并不熟,不过她刚才偷偷地跟那个泽伬樱帜介绍的时候,说张扬是一名地位很高的让人尊敬的教医学的大学教授,自那以后,泽伬樱帜和那两名女y对张扬倒是以一种肃然起敬的眼神看着张扬。 大约在菊花国的话,社会等级比较分明,拥有受人尊敬的职业的人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因此,这两名女y大概也是受了特别的嘱托,一直主动给张扬喂豆腐吃,比如说有意无意地挺着mimi磨蹭着张扬。 其中一名女y居然还会来几句华夏语。 不过张扬对她们只是好奇罢了,而且就算他兴趣再高,他再怎么样也不好意思当着樱井薰和梅欣两大美女的面去搞这两个女y吧。 而且说实话,他挺纳闷樱井薰怎么会叫了两个女y来陪酒,次奥,难道自己有时候偶尔用岛国高清无动作片来调剂一下生活的事被她知道了? “李君,如果有兴趣的话,晚上nai和nozem可以和您一起去吃夜宵噢。”两名女y中,那个身高大约有一米七,长相比较漂亮的nozem还主动攀着张扬的胳膊娇滴滴地说道。 一旁听了的樱井薰看着张扬,脸上还露出一丝鼓励的神情。 吃宵夜…听着就知道是啥意思了,不过是ooxx的文雅说法罢了。 不过这个的话,张扬就有些兴味索然了,弄过来当女仆的话,还可以考虑一下。 “不好意思,李先生晚上还有事…”梅欣看了张扬的眼神之后,笑眯眯地替张扬拒绝了。 张扬悄然竖起一根大拇指。 nozem和nai闻言,脸上虽然有些失望,但依然很有礼貌:“噢,那真是抱歉了,还真是有些遗憾呢。” 正说话间,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 好像是有人在大声的辩论着些什么,是一个用着蹩脚的英语和三个用着相对流利的英语的男子在互相交流,貌似在讨论世界军事实力对比。 声音张扬倒是听出来了,居然很巧合的是刚才那个骂了一句华夏猪的菊花鬼子和他的三个鬼佬朋友。 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有包厢,而且还在他们隔壁。 原来那个鬼子竟然还是三棱财团下属河崎重工的一名工程师,是造船厂的,貌似造过海军舰艇的样子。 那三名外国佬,两个好像是米国的,一个好像是枫叶国的,一开始几个人在那煞有其事地讨论世界各国的军事实力,在那排座次。 菊花鬼子貌似认为实力排名第一的是米国,第二的是鹰国,接着是俄国,法兰西,然后是菊花国,然后让张扬大跌眼镜的是,那个枫叶国佬回应那个菊花人说,你错了,实力第一的是华夏国,接着是米国,然后是俄国,第四则把枫叶国列上去了,第五是法兰西,菊花国被他列到了十多名开外去。 那个鬼子就有些不舒服了,说枫叶国的实力连韩丽国都不如,华夏国的更别提了,接着是那个米国佬出来主持公道,这厮的观点倒比较正常,他认为米国第一,俄国第二,接着是华夏国,然后是法兰西、鹰国…至于菊花国则被他完全无视了。 然后他的观点马上也被鬼子不赞同,原因还是华夏国,他认为华夏国的能力只能排到第七八位,因为华夏国的海军实力太差了,不是菊花国海军的对手。 枫叶国佬则不认为这样,他说华夏国的核潜艇很厉害,而且有几百艘,连米国都不是对手…天知道他哪里得来的资料。 然后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喝高了,就不服气地争了起来。 声音越来越大。 凭良心说,那个的菊花鬼子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但他拗不过那个枫叶国佬一直用华夏国拥有三百多艘核潜艇这种白瞎的说辞堵他,最后悻悻地说道:“好吧,就算我承认,但我们有米国的保护,不用担心那些。” 结果米国佬就沉思了,若有所思地说道:“可是我们欠他们很多钱。” “考克斯,别忘了,你们也欠我们很多钱…”那个菊花国顿时跳了起来。 然后那个考克斯顿时呆了,半天后说道:“对,可是你们打不过我们…” “再说了,你们讨论这个也没有用,全世界的海军联合起来,也打不过米国。” 鬼子也呆了半天,最后悻悻地说道:“不谈这个了…” 然后把菊花国zhèng fu咒骂了一顿,把历任首相cāo了一番之后,转换了话题,说到了女人身上。 本来呢,张扬听他们煞有其事地讨论军事问题,也只当是笑话,但是后来他们一说到女人身上,就莫名其妙地扯到了樱井薰和梅欣上面来了。 他们开始用夹杂着菊花国语和英语的两种乱七八糟语言在那扯淡。 张扬发现,他们讨论女人非常的露骨,原来那个鬼子和这帮鬼佬几个人还曾经是同事,几个人以前到处去,然后讨论世界各地女子的长相和开放程度,菊花鬼子大骂菊花国的女子长得丑,夸赞安南和印度的美女多。 然后扯着扯着话题又落到樱井薰和梅欣的头上。 “我可以发誓,那个金发小妞还是一个处女…”一个米国佬明显在吞着口水说话。 “考克斯,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那个高个子的黑发美女,那可能来自华夏国,很xing感,很sāo,你懂得的。”那个菊花鬼子放肆地说道,“我们这里有很多来自她们国家跑来卖的,我打赌两万块,只要一万块,你就能cāo到她。” 很明显,他说的高个子黑发美女指的就是樱井薰了。 樱井薰听了,俏脸一阵不满悄然浮现,不过看得出她还在很礼貌地忍耐着。 梅欣则看了看张扬,依旧不动声sè地小酌着摆在她面前的清酒。 “一万?哈哈,河内先生,我不相信你有这个魅力。”那个米国佬放肆地笑道,“刚刚我看到那几个人就在我们隔壁,有本事你把两个女人都带过来,我跟你打赌十万…不过我可要给你一个忠告,那个金发女郎可不好惹。” “考克斯,你瞧着吧,没有钱摆不平的事。” 不一会儿,包厢门被撞开了,果然,出现了那个喝得醉醺醺的菊花鬼子,他拎着一瓶酒,赤红眼,倚在门口,冲着张扬嚷道:“喂,那个华夏人,跟你商量个事。” 张扬身旁的那个nozem看到闯进一个醉汉,吓得花容失sè,“先生,请您别这样…” 那个喝醉的鬼子看了看nozem,一阵哈哈大笑,歪歪斜斜走了进来:“喂,知道我是谁吗?河内町原,三棱会社河崎重工一名让人受尊敬的技术课长…你到一边去。” 说着醉醺醺地就朝樱井薰的位置扑过来。 不过人还没到,梅欣伸脚一绊,河内町原立马扑倒在地上,人直接摔在木桌上。 “砰!”门牙当场崩飞了两颗。 而后梅欣站了起来,端着手里的一瓶冰镇过的清酒,迎头浇在了他的脸上。 “啊…八嘎… ”河内町原被这么一刺激,整个人蹦了起来,捂着嘴巴一阵漏风似的破口大骂,梅欣倒没有跟他二话,又端起一杯渗着冰水的威士忌直接往他的鼻子灌了进去。 那个直接就呛着没声音了。 “啪啪啪!”门口突然就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张扬眼角微微一瞥,发现包厢门口赫然多了十来个穿得西装革履的男子。 鼓掌的是一个头发梳得极其漂亮的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他转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河内,脸上露出一丝讥笑,伸手向后招了招:“喂,把这个没礼貌的家伙丢到河里,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两个西装男子上来,把河内町原驾着,拖了出去,大概真的把他丢到隅河去了。 “你是pcx的李桑吧?”轻而易举地摆平了那个河内后,中年男子转头过来,看着张扬,“麻烦你,能把口罩摘下来吗?” 张扬伸手扶了扶墨镜,菊花国真正的黑社会一个个穿着都是西装革履的,果然没有说错。 只是这是夏天,这么穿就不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