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夜店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七十七章夜店

()在进去之前,樱井薰就和张扬做过了简单的介绍,说这家酒吧是一家混合型的酒吧,里面既有“斯纳库”的特sè,也有居酒屋的一些成分,同时呢又有那种club风格,换句话说,里面总有一种风格让你喜欢。 酒吧里的人,张扬目测了一下,在环迪吧周围的大概有一半以上是老外,这里的老外指的是非黄种人的,白人或者是黑人或者是有着明显东南亚、南亚特征的其他人种,他们在酒吧差不多占据了超过了一半的人。 而如果再加上不是很好分辨的华夏人和韩丽人,估计菊花国人和外国人的比例差不多也就三分之一甚至更少,而且外国人明显女的要比男的多。 酒吧的女郎打扮是传说中的兔女郎装,很xing感不过也不算太出格,反而是来酒吧的那些人,一个个穿得是xing感妖娆,布料是能少尽量少,勾肩搭背的在那卿卿我我。 视力不错的张扬一进去,就看到yin暗的角落里就有两三对一边在热吻,一边在上下其手的,甚至还有个老外摁着一个应该是菊花国的女子已经在开搞了。 话说,这开放程度还真是很难想象啊,而且看起来女的还比较主动,不过联想到有那么多的黄发白皮肤佬那也就不奇怪了。 所以樱井薰在半路上,才和张扬开玩笑说,在这里,如果英语好一点,那么晚上可能会有一段不错的艳遇。 不过当然,绝大多数的人还是安安静静的,里面也不喧嚣,玩得很嗨的看起来都不是菊花国的人,而且有不少菊花国的人看到那些老外的行为,似乎还透着一股不屑也一种淡淡的复杂感。 他们一行三人进去的时候,刚开始也没有人关注,大概大家都习以为常了,不过梅欣把口罩摘下来后,立刻就惹麻烦了。 大概她长得太漂亮了,立马就有个高个子的白人,拥着一名矮个子的白人举着杯子走了过来。 一句含含糊糊的英文,大意是说,美女喝一杯?怎么样? 欧米人的热情果然到了哪里都是一个样,在夜店里,这种情况再寻常不过了。 不过梅欣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随后伸出雪藕般的胳膊带着冷淡挡开了,另外一只手很自然地插在张扬的臂弯里。 “不感兴趣!”她淡淡地说道,俏挺的瑶鼻带着一抹不屑。 那个高个子碰了一鼻子灰,不过并不生气,耸了耸肩端着酒杯就准备走了,不过那个矮个子的,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还是怎么滴,直接就伸手过来,要搂梅欣。 梅欣直接给了他一肘子,那人带着酒杯直接就趴地摔在了地上,酒杯也破了,人也摔了个个狗吃屎。 响动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大多数人怀着的都是幸灾乐祸或者是事不关己的眼神,不过那个小个子白人和他的同伙自然就不乐意了。 呼啦,一下子来了四个,个个人高马大的,一米九以上的就有俩,一个黑人,两白人,还有个显然是菊花国的。 樱井薰刚要开口,一个男的就奔着她,朝他搂过来。 不过手还没伸过来,就被梅欣一肘子撞得直接弯腰趴在了地上。 连续两个人,都被梅欣同样的动作干趴了。 那几个人瞬间就傻眼了,不过让张扬觉得奇怪的是,挨揍的俩人爬起来后,看了看张扬三人,然后擦了擦露出血丝的嘴唇,竖起一根大拇指,之后盯着一旁站着始终无动于衷的张扬看了一会儿,居然耸了耸肩,没有再生事,就走了。 不过那个喝醉了的菊花鬼子看了看张扬,临走前,居然不干不净地骂了句。 “华夏猪,不礼貌!”吐着一口酒气,看着他的三个同伴走了之后,立马巴拉巴拉地跟在屁股后也溜了,张扬连揍他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巴巴看着他溜走了。 而这时候一个大约近三十岁的身高一米六三四左右的超大胸美女带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看样子,刚那四个人恐怕也是看到了这两人过来,才悻悻离开的。 张扬瞄了一眼,次奥,那女的很熟悉啊,这不是某片里的女主角吗,不过很显然并不是松岛岚姐姐,这女的比松姐姐要更漂亮,更年轻一些,最最关键的是,她是个gnǎi… gnǎi的概念说了,普通人恐怕不大明白,不过这么说吧,罩杯是上胸围减去下胸围,以34d的d罩杯来说吧,差值大约17cm左右,就是d罩杯;而e罩杯是上胸围减去下胸围,差值20cm左右就是e;接着是f罩杯,差值是22.5cm,而g罩杯呢…25cm。 所以,换句话说,这个gnǎi女星比乔希儿她们多了整整6cm差,就连樱井薰这种算得上是半个波霸的美女和她比起来也要小了不少。 如果说d罩杯是让人难以把持的柚子,那么e罩杯就是香甜可口的椰子,而f罩杯则是人气爆棚的西瓜,至于g罩杯,恐怕就是并不是可以人人享受得起的南瓜了。 这对mimi要是压到人的脸上,估计都可以让人窒息吧。 不过话说这妞下海的次数貌似不多,而且片子还打着什么素人…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她本人了,话说还没看过她的无片呢,不会是从良了吧…这也太可惜了吧。 看到她以来,樱井薰立马走了上去,低声嘀咕了几句。 看样子,两个人还是熟人呐,张扬顿时有些哆嗦。 看着樱井薰的脸sè就有些异样了,没想到樱井大美女和这个女郎还挺熟悉的啊,次奥,不会她成名前也下过水吧? 虽然张扬脑海里始终没有樱井薰这张脸出现在剧里的景象,但是谁知道呢,自己又不是“鲁肃”,认识的女郎不算太多。 “李君,这是泽伬樱帜…我的好朋友。”樱井薰看起来和那女的果然是很熟络,这会儿已经拉着她过来跟张扬介绍了,嗯?她叫泽伬樱帜?不对啊,这女的在演的时候可不是叫这个名字。 “很抱歉,刚才给您添麻烦了。”泽伬樱帜走了过来深深地弯了一下腰很谦恭地用英文给张扬道歉,她大约一米六三四左右,比樱井薰要矮好多,不过对于菊花国的女生来说,这个身高算得上是中上水准了。 唯一让张扬过目难忘的是,她的那对大mimi啊随着她这一弯腰,如惊涛骇浪拍岸一般,差点就直接从领口里甩出来。 话说,怀里揣着两个大南瓜真的不累吗? 张扬笑了笑,摇了摇头:“没关系…我不会在这里打他的。” 泽伬樱帜很显然没听清楚张扬这句话的猫腻,所以立马弯腰又鞠了一躬:“那真是太感谢了。”然后看了樱井薰和梅欣一眼,“请随我来。” 带着张扬他们进入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私密的包厢。 装修看起来虽然算不上奢华,但绝对算得上是很别致很jing心,气氛也弄得很好,幽暗昏明,空气中带着一抹淡淡的香味,紫sè的植绒沙发也很软,坐下去,屁股都陷进去一半了。 进去后,樱井薰和泽伬樱帜嘀咕了几句,泽伬樱帜便朝着张扬看了一眼,露出一抹我懂得的浅笑,而后走了出去。 等到泽伬樱帜走出去后,樱井薰才笑着跟张扬解释道:“樱帜是我的好朋友,这家酒吧是她前任先生开的,现在由她在经营。” 末了,又压低了声,附耳悄声在张扬耳旁用华文补充道:“她先生之前是混黑道的,不过被人杀了…” 吓,难怪她要从良了。 一般菊花国人是不会和别人谈起自己朋友的的,那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不过樱井薰大概已经把张扬视为了某种程度上的亲密朋友了,这样的话,大概是闺蜜级的。 所以说,泽伬樱帜还是个小寡妇了? 不过看来背后还是有一定靠山的,不然怎么能那么厉害就能独自经营一家酒吧呢。 过了会儿,泽伬樱帜又进来了,不过这会儿她不是一个人进来的,而是呼啦地带了两个风情万种的美女。 张扬瞄了一眼,眼睛都直了,当然,不是说泽伬樱帜带来的这两个女人有多么妖艳,多么xing感让人难以直视。 当然这两点倒是不用质疑,来的两个美眉确实都是mimi大大的,眼睛眯眯的嘟着小嘴穿着xing感服装的妖艳美女。 不过美的程度只能说算一般吧,至少没法和梅欣或者是樱井薰这样的相提并论,如果要真算起来,顶多也就是那种c ,或者是b等级的美女吧,而且明显还化了妆,当然,这样的美女如果在界的话,算得上是女神级了。 但是这俩妞张扬认识,因为两个女的居然也是片的女主角,而且其中一个演的次数还挺多,貌似现在还在拍,另外一个现在还很火,而且还很漂亮。 这两人算得上是久闻大名了,虽然没有泽伬樱帜的mimi那么大,但是脸蛋却稳超她,而且张扬还领略过其中一个有拍高清无的,嗯,就是那个c 外表的nai… 两女一进来,就坐到了张扬身旁。 顿时一阵肉香夹杂着一股香水味扑鼻而来。 干嘛?她们这是要干嘛?传说中的生jiān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