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怎么睡床上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七十四章 怎么睡床上了?

fwh酒店有些年头了,酒店的走廊很是狭长,虽然是豪华套房层,但光这么一层,也有二十来套客房的样子。 夜深人静,光线并不是很足,略显暗淡的廊灯照在那条瘦长的身子上,在幽暗细狭的走廊过道上,投下一道长长的阴影。 目标接近了,他伸出手,从兜里掏出一把类似开锁的工具。 手还没递出去,远处的光线似乎发生了一点点的变化,不过就是这细微的变化,让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常,他猛然停手,脑袋下意识地往身后左侧看去。 就在他刚刚走过来,贴近拐角一个窗口位置,一个大概是赌输了的年轻人,拖着略显沉重的步伐,缓缓地出现在他身后大约六七米远的地方。 灰色的影子迟疑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把那个类似开锁用的工具收了起来。 这是一个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长得挺清秀的年轻男子,不过,光线实在不是很好,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但是住在这个酒店,到了三四点还不睡觉的,只有赌徒,而且只有那些输得连底裤都保不住的人才会回到住的地方,因为很简单,要是赢了,压根就不会在三四点这种时段回来。 那个年轻男子缓缓地走近,这时候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神情了。 果然,面无表情,绝逼是那种输得彻底的人。 有些不对劲,灰色的身影迟疑了一下。自己现在这副样子,这样的时间点,出现在这座以闹鬼事件陈出不穷的而著名的酒店里。正常人看了,肯定是会被立马吓得魂飞魄散。 但是这个年轻男子看了他一眼,眼皮甚至连眨一下都没有。 “哎!”一声长长的叹息,在悠长的走廊里悄然响起,带着古怪的回音。 灰色的身影一怔,这个叹息声并不是眼前的年轻人发出的,因为对方的嘴巴连动都没动一下。 而且这声音。带着一种令人窒息、暗晦和压抑的气息,仿佛来自地狱深处。 这让灰色的身影不由自主地微微一抖,要说鬼。这声仿佛来自虚空中的叹息更像从地狱来的冤魂发出的。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 接着,那个年轻人冲着他,突然咧嘴。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当然。灰色的身影并不觉得这个笑容是淡淡的,而是透着骨子里的一种诡异。 他下意识地伸手,想要从兜里拿东西,在他左侧的裤兜里,有一把用来以防万一的4英寸长的利刃,当然,如果按照原先的计划,压根就不需要动到那玩意儿。 手刚刚伸进去。他就发现自己再也掏不出来,因为那个年轻的男子以人类难以企及的鬼魅般的速度。出现在他身旁,而后灰色影子的手腕只觉得被一股凉意圈住了。 是那个年轻人的五指… 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近他身的。 然后那个年轻人,冲他笑了笑,再度露出那口看起来很惨白的白牙。 一股从脚底发出的凉意,迅速席卷了他的全身。 “奥尼…奥尼…”他的喉咙发出一种怪异的音节,不知道是在呼唤他的同伴,还是在抱怨着什么,只不过已经没有人去在意了,他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慢慢地萎缩了下去,呼吸也渐渐地枯竭。 一分钟后,他就再也没有半点反抗的力气,脑袋一歪,缓缓地软了下去。 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头,有些吃力的样子,放佛撑着一个醉汉一般,半驾着那个灰色的影子,拖长了身影缓缓朝走廊窗口走去,就好像拖着一个赌输了钱喝得酩酊大醉的赌徒一样。 >>>>> 阳光透过未拉紧的窗帘缝隙,刺入了沐浴在梦乡的张扬脸上。 张扬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遮挡这种不适,因为很明显,眼皮子还有些沉重,昨晚闹了一宿,此刻困意正浓,不过这会儿却觉得胸口似乎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下意识地伸手一摸,好像碰到一具软绵绵的身躯。 再一摸,没错,绝对是一具身体,而且手一滑,似乎还摸到了被丝绸般光滑的衣料包覆着的一个软绵绵的球体,很软,很大…很有弹性,触手滑腻,这显然是一具女孩子的身躯,而且手里应该摸到的是咪咪吧,一只很大的咪咪。 立马睁眼一看,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在了大床上了,而怀里似乎还搂着一具香喷喷的娇躯,嗯,确切地说,应该是一具软绵的娇躯正压在他的身上。 而且那对饱满的峰峦,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樱井大美人?张扬仔细地揉了揉眼球子,没错,压在自己身上的正是樱井薰,前世界小姐,超级名模兼著名演员樱井薰小姐,绝色尤物美人。 而且她现在正以一种八爪鱼抱石头的姿势,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脖子,两只修长雪白的美腿圈着自己大腿的暧昧姿势把自己碾压在身下。 哇靠! 这是怎么回事?怪不得昨晚一直噩梦不断,好像鬼压身的感觉般,整晚的喘不过气来,原来自己身上睡着一个大美人啊。 她只穿着一条薄薄的丝棉材质的睡裙,很明显,没有戴罩罩,张扬的手往下一探,隔着她的睡衣,很快就摸到了她翘挺的雪臀,所以…她下面也只是穿着丁字内内而已吗? 张扬一阵的口干舌燥,很明显地,某个地方开始有了很明显的变化。 幸好,自己的衣服还是完整的,否则的话,大概两个人应该已经发生了什么超越正常男女关系的妙事了吧。 只不过,趴在别人身体上睡觉的事。她这是怎么干得出来的?这样会舒服吗?这样也能睡得着? 另外最重要的是,自己明明是躺在沙发上和衣而睡的,怎么这会儿就突然便成躺在了床上了呢? 真是活见鬼了! 难道这酒店真的有鬼?硬生生把自己弄到到这床上了? 张扬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就爬到樱井薰睡着的床上了。而且还被她爬到自己身上把自己当床板。 “唔…”正在那努力地回想着,樱井大美人不知道是被张扬的动作给惊醒了,还是被张扬下面的神器给咯醒了,曲臂蜷手,从张扬这具人肉床铺上缩了回去,手背揉了揉那双对于张扬来说近在咫尺的美眸,而后睁开那双长长的眼睫毛遮盖下的美眸。 看了张扬一眼。似乎觉得自己眼睛花了,立马伸手再揉一下。 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低声惊呼一声。而后立马爬了起来,伸手掩住自己的樱唇小嘴。 还好,她的表现很镇定,也很专业。没有高声尖叫。也没有又捶又打,仅仅表现出惊讶和纳闷甚至是带着一丝丝娇羞的神情。 这是一名拿过奥斯卡最佳女配的职业女演员素质的展现。 “张君…噢,不,李君,你怎么会躺在我的床上?” 这会儿她还没完全脱离张扬的身体,嗯,确切地说,她现在是双腿分叉跨坐在张扬身上。完全没有一种自己已经把人家当成人肉床板的自觉,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她纤长细嫩的雪掌轻捂红润樱唇。美眸流盼带着一丝狐疑傻傻地盯着张扬,这是一个各种矛盾的结合体。 阳光从她身侧投射进来,穿透了她身上那件本来就显得有些纤薄的睡裙,瞬间让她里面的春光无遮无拦地呈现在张扬眼帘里。 里面,那对浑圆坚挺的饱满峰峦,纤毫毕现地裸露了出来,如两座丘陵般地将她身上的睡裙高高地拱起,两抹诱人的粉色近在咫尺。 张扬喉咙干咽了一下。 “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他很诚恳地说道,眼神里不掺假。 樱井薰长发轻轻一甩,依然没有从张扬身子上跨下去的那种自觉,而后伸手把长发顺到了耳后,贝齿轻咬红润的樱唇,似乎在回忆。 不到三秒钟,那张带着一抹肉感的瓜子脸瞬间就红了。 “好像是我把张君拖上来的…” 张扬被雷了一下,啥子意思啊,什么叫是她把自己拖上床的,她这意思,她想强暴自己不成? “我昨晚还是很害怕,所以…”樱井薰弯腰,露出一个极其不好意思的表情,给张扬道歉,“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看着她突然的躬身动作,以及瞬间领略到的她胸口的那两团雪白,张扬觉得自己可耻的硬了,她难道自己不知道这会儿她的坐姿很奇怪吗?而且还穿着那种布料很少的丁字内内,这样的话,简直很难忍啊。 其实一点麻烦都没有添!真的!张扬心里轻声嘀咕道。 “咚咚咚!”房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樱井小姐…樱井小姐…” 张扬眨了眨眼,樱井薰伸手再度掩嘴,神色有些慌张地看了看自己和张扬一眼:“哎呀,是由彩…” 她俏脸一红,急忙从张扬的身上爬了起来,看着她胸前那对颤巍巍跳跃的雪兔,张扬实在是不知道怎么从床上爬起来,他只能尽量佝偻着自己的身躯,慢慢地往下挪。 而樱井薰呢,张扬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没有一丝的犹豫,下了床之后,直接双手一直揪住睡裙的下摆,背对着张扬直接把睡裙给脱了。 ps:谢谢以下兄弟的打赏 【hgjx】巨巨【じ☆ve尐莊℡】巨巨 【tiananmen】巨巨 【shadowpriest】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怕高的乌鸦】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kira-zsc】巨巨 【丶殇丶贱6】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新年月票 【丶殇丶贱6】巨巨 【标靶】巨巨 【time】巨巨 【海贼王路飞】巨巨 【逸扬88】巨巨 【讓愛随風】巨巨 【向往飘渺】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