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丢人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六十五章 丢人啊

用手…然后又用她的樱桃小嘴? 张扬听着,脑袋一阵嗡嗡直响,眼前这个长得明眸皓齿,脸蛋漂亮,皮肤白皙的绝色美女居然用这种方式为自己服务? 看着她俏脸羞红的样子,听着她的耳侬软语轻声说着如此香艳的场景,张扬下面可耻地硬了,啊…这也太性福了吧。 但是,自己竟然是在昏睡中被服务的,而且脑海里对这两件事并没有很深的印象。 他百分百相信,上官雪确实这么做了,该死的安眠药,我恨你。 “但是怎么了?”听到她说到关键之处,却戛然而止,差点没把张扬给急坏了,下意识地急忙张口问道。 “没…没什么。”上官雪美眸闪了闪,脸蛋儿更红了。 啊,什么叫没什么啊,行了之后呢?那到底是有没有嘛? 总不能你把人家弄硬了,然后就走人了吧,太没社会公德了。 “那个,那么之后呢,怎么样了?你就走了?”张扬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那份好奇,他朦朦胧胧的就是感觉上官雪是在他上面的。 这应该不是做梦吧? “没…我…”上官雪身子一扭,脸已经红得不行了,“哎呀,不跟你说了。” “这必须说啊。”张扬差点没把哈喇子流出来了,男人到了这种时候,别想会有什么矜持了。 上官雪贝齿咬着樱唇,犹豫再犹豫。最后终于是鼓起勇气,直视着张扬,害羞地说道:“说了你可不能笑我。” “怎么可能呢。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张扬很认真地说道。 “我看你那里行了之后,就爬上去了,可是…谁知道都还没那个啥呢,就觉得疼得撕心裂肺的,吓得我急忙又下来。”上官雪蒙住了双眸,不敢看张扬,“人家试了几次。可是都没成功,当我咬咬牙,发狠的时候。你…你突然就那个了…” “啊…那个了?哪个了?”张扬觉得她完全可以去写小说了,总在关键时刻就给掐断了,过分啊。 “哎呀,你自己想…反正人家帮你清理了大半天。”上官雪转身。身子趴在床上。拉了被子蒙住脑袋。 叉啊,她的意思是自己竟然出来了,我了个去的! 太可悲了!自己不是学了高级房中术的吗?怎么可能就那样子缴械了呢,太没面子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还是处…”张扬无语问道,丢人啊,这要是让露露她们知道自己折腾了半天。上官雪还是处子,而自己竟然就缴械了。估计得要笑上几个月,这方面如果自己是生手还情有可原,关键是自己现在是个中老手啊。 而且自己还是被动的,被逆袭的,丢脸丢大发了。 “嗯!”上官雪在被子里,细声细语地应了一声,“你要不信,你现在可以验证。” 呃?现在验证?张扬转头过去,上官雪上半身完全蒙在被子里,黑色的牛仔裤微微有些紧绷,把她完美妖娆的身材毫无遗漏地展现了出来。 翘挺的雪臀,修长笔直的美腿,还有那雪白的脚丫子,这看着简直不能忍啊,更何况是她自己主动邀请的。 张扬暗暗地吞了一口口水,这种时候,天和地利人和,绝对适合推倒! 就在他内心蠢蠢欲动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在脑海里提醒他:弹jj三百下! 哎呀,差点忘了这茬了。 忍!得忍啊! 拍了拍胸口:“咳…明天,呃,不对,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忙呢…早点睡吧。” 闻言,上官雪双腿扭了一下,然后没动静了,她蒙着被子,鬼知道她听了这话到底是失望呢,还是庆幸。 半晌,她终于吭声了:“噢!” 被子里,上官雪贝齿咬着下唇,脸蛋红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粉拳更是拧着被单紧了又紧,天啊,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呜呜,可是,这个臭男人,竟然拒绝了。 心里莫名地生出一种既失落又失望的情愫出来,难道自己的魅力不够? 正在羞恼的时候,她却突然觉得被子被人一扯,觉得双眼一阵刺眼,原来张扬把她被子给拉开了,一双笑眯眯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上官雪一阵气恼,下意识地抓了个枕头砸向他。 张扬一把揪住,然后把她拦腰抱了起来。 “唔!”上官雪羞红了脸,难道他…又想要了? 张扬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现在内心其实是极度的矛盾,所谓弹jj三百下,并不是阻碍他把上官雪给拿下的最大原因。 他很能理解上官雪此刻的内心想法,对于自己,她前几天还对自己恨得是咬牙切齿,转眼间,不可能突然有好感到可以对自己以身相许了,此刻的她之所以愿意,更多的原因或许是出于内疚和感激。 所以如果真的就这么把她给那个了,虽然符合自己的行事风格,不过好像有些趁人之危。 另外一方面,张扬脑海里始终盘桓着一副让人无语的画面,她父亲始终是自己最后开枪射杀的,无论是出于人道主义也好,还是其他的因素也好,她内心真的就没有芥蒂吗?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吗? 张扬自己也理不清。 “赶紧睡觉。”张扬把她拦腰抱起来,却只是把她放好而已。 上官雪抿着小嘴,看了张扬一眼,有些气呼呼。 “我陪你睡!”张扬笑眯眯道。 “不要!” “嘿嘿,好,那我走了。”张扬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准备走人。 手却被上官雪一把拽住。倒在床上。 四眸相对,看了一会儿,上官雪亲吻了他。张扬回应。 过了会儿,上官雪突然猛地推开他:“哎呀,我是不是来了大姨妈了?” 我了个大叉叉的,张扬顿时无语,怎么老碰到这种事? 上官雪急冲冲地下了床,然后到洗手间,过了会儿。里面传来她的声音,含着羞恼:“张总,能不能帮我把包包里那包东西拿给我…还有我的睡衣…” 张扬伸手挠了挠头。打开了她的包包,里面果然有包卫生巾,然后又打开行李箱,帮她拿了套睡衣。走到卫生间。 房间门打开了一条缝接过了衣物和那包卫生巾而后快速转过身去。张扬眼角余光微微一瞥,上官雪裤子褪了一半,背对着他,诱人的翘臀和雪白丰腻的大腿一览无余,甚至隐约可见一抹黝黑。 浴室门很快关上,张扬却是看得一片口干舌燥,真是太诱人了。 折腾了十几分钟,上官雪终于是一脸羞红地走了出来。抿着嘴,瞥了张扬一眼。而后贝齿咬住樱唇。 张扬上前抱住她,她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 “好吧,现在可以安心睡觉了吧。”张扬轻声说道。 “那你陪陪我吧。” 张扬当然无法拒绝了,总不能被她认为,现在因为她来了大姨妈,然后就甩了她自己睡吧。 和衣躺在床上,上官雪略显疲惫地把头枕在他的臂弯处,很快就睡着了。 张扬手机收到了陈天雄发来的短信。 “那小子不经打,全招了,干的坏事够让他吃十次枪子…不过有件事可能有些麻烦,这家伙的背景可能不是一般的深。” 张扬皱了皱眉头,孟迪迪的背景是玄武流派的,他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他没有告诉陈天雄而已。 “东西整理好给我。”张扬倒不怕他背景深,再深的背景这次也不会让孟迪迪逃得了。 做了一晚上的禽兽不如,翌日,张扬睡到了九点出头。 上官雪则很早就起来了,换回了那件暗红色的短裙搭着白色t恤。 黑色牛仔裤洗掉了,看样子大姨妈来得还不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试验了太多次,而且后来又和孟迪迪打过的原因。 好在她的脸色还算不错。 张扬拿到了陈天雄给他的资料后,一份给了乔希儿,另外一份则给了司源。 司源一个多小时后,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我靠,你又想坑我,卧槽!”他气急败坏,“你知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家底是什么?” “关我鸟事,我就是发给你看看而已。”张扬笑眯眯地答道。 “呸,那麻烦你别给我发这些玩意儿行不行,老子待会儿就把你拉黑,我靠!”司源郁闷而又无奈,“我告诉你哈,老子明天去米国,没空搭理你,这种事找你老婆去,她可以轻松搞定。” “我老婆最近很辛苦,要做美容…嗯…你去米国干嘛?搞腐|败啊?” “去死啊,关你屁事!” 啪!把电话挂了。 张扬耸了耸肩,转头给乔希儿打了个电话:“嘿嘿,老婆,那个啥,我刚刚发给你的东西看到了吧?那东西我已经发给司源了,所以,你不用太上心了,免得累着你…” “你又坑人家!” “我只是发给他看看而已!”张扬一脸无辜的样子道。 “老公啊,你知道他的性格就是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 “是吗?哎呀,要不我告诉他别管了?” “那还是算了…改天我去拜会一下司阿姨。” 京城,某处古朴的办公室里,司源盯着电脑里播放的视频文件,一只手托着下巴生着闷气,嘴里喃喃地骂道:“王八蛋…上辈子欠你的。” 过了会儿,啪,关掉了视频,随手拿起电话:“小王,帮我取消明天的机票…” 放下电话,捏了捏手指头,发出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