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置之于死地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六十二章置之于死地

()鲁韬尧惊诧地看着孟迪迪,很显然,孟迪迪说这话的语气,就好像预料到上官雪会有这么一手似的,而且他听说上官雪的电话是直通这市公安局的邢科长时,面sè平静如常,一点惊慌的神sè都没有。 孟迪迪徐徐走到了上官雪身旁,盯着上官雪手里的电话,瞟了一眼。 而后突然伸出手,劈手夺了上官雪手中的电话。 “邢科长是吧…”孟迪迪一脸yin狠地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会儿后,后放在耳朵又听了一会儿,随即脸上马上露出一丝冷笑,直接把电话挂断。 而后抓着手机狠狠地往地上一掼! 上官雪的那部手机顿时四分五裂,支离破碎的零件散落了一地。 上官雪脸sè顿时变得一阵苍白。 “上官雪,我不管你是真打了,还是假打了电话,不过我可以老实地告诉你,今天你是走不出去了。”孟迪迪脚上的皮鞋慢慢地踩着那部零散的手机零件上,缓缓地碾压着,“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今天我也要把你给硬上了。” “孟迪迪,你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骂啊,骂得再大声一点啊,这家酒店都是我的人,所有的人都可以证明,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你这个jian货为了让你那个吸毒的姑姑出狱,无所不用其极,想要用自己的身体贿赂本公子,让我替你姑姑想办法找门路。” “况且,我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南庚市的市公安局有一位姓刑的科长,你要骗人的话,麻烦你先打一点草稿。” 孟迪迪眯起双眼,一脸yin笑地绕着上官雪的身子,鼻子微微扬起,作出一副深嗅的动作,“哇,好香啊,这应该是处女的体香吧,屯子告诉我,你还是个处儿,我还不信,不过现在我信了,你身上的味道,和当年你姑姑身上的少女处香简直是一模一样…嗯…一样那么芳香迷人。” 他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马上又摇了摇头:“噢,不,应该说,你比她香多了,漂亮多了,光看看你这对饱满的胸部,得有34d了吧,啧啧…” 面对着不断躲闪,身子已经慢慢贴在墙面上退无可退的上官雪,孟迪迪心里的那股yu望被彻底地激发了出来。 “想知道当初我怎么把你姑姑给上的吗?”孟迪迪鼻子喷着一股热气,脖子有些粗红,双眼更是带着一抹得意,“话说当年,你姑姑比你这个时候更年轻一些,那身材也是没说的,一等一的身材,饱满的胸部,修长的美腿,皮肤白皙,可是偏偏到酒吧打工,一不肯陪笑,更不肯陪睡,老子要包她,她死活都不从。” “没办法吖,我最爱这种小辣椒xing格的美女了,因为越是会反抗的女人,弄起来就越有滋味…” “呸…畜生!”上官雪一口唾沫啐到孟迪迪的脸上。 孟迪迪冷笑一声,也没去擦掉,“没关系,待会儿,我会让你的丁香小舌一口一口地把它舔干净。” “当初你姑姑可比你凶多了。”孟迪迪任凭着脸上的唾沫慢慢滑到脸颊上,“为了得到她,于是我就给她喂了最猛烈的催情药,那一喝下去,身子骨是又酥又软,不用别人动手,她就开始拼命扯着自己的衣服喊热,眼看着,我就可以上她了,不过还是出了一点点的小差池,她潜意识里还是在反抗,甚至是咬了我一口,踹了我一脚。” “然后跪下来,求我放过她…说她的身世很可怜,这世界上只有两个亲人了,一个是对她期望很深的哥哥,还有个很努力很努力在读书,想要改变家庭困境的小外甥女…”孟迪迪做出一副很夸张的模样,双手放在脑袋上,晃了晃,“天啊,哭得那个可怜啊,那眼泪像珍珠似的,一串串地往下掉…让人见了真是我见犹怜。” “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呜呜…你王八蛋…”上官雪听到了一半,就已经泣不成声了,身子一软,后背贴着门板右侧的墙壁慢慢地滑了下来,跪坐在地上。 “嗯,对,就像你现在这样,哭得是梨花带雨的,差点被背过气的那种,啧啧,刹那间,我差点被感动了,这一感动啊,我就激动了,心想,这么好的姑娘,那么的善良,如果我不上她,还是要给别人上的嘛,于是,我就直接把她一拳放倒在包厢的茶几桌上,然后上了她…” “哇吼吼,你姑姑那时竟然还是个处女…真正的处女,那个啥…你懂得的,太jin了…然后她咬我的手,我就扇了她好ji巴掌,那脸….啧啧,都肿了,但她还是不肯屈服啊,没办法,我就直接给她注shè了两支昂贵的海罗因” “再然后,她就很嗨了…喏喏,我可以给你看视频的,我当初连视频都有录下来的。”孟迪迪越说越兴奋,然后在口袋里胡乱地摸着,最后终于激动地拿出了手机,然后一看,怒骂道,“次奥,忘了,那手机早就丢了,不过那段视频的话,应该是已经流传到网上了,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搜索一下,唯一可惜的就是我没露脸。” “畜生…” “放心,你待会儿也会跟你姑姑那样的,我会让你更嗨的…吼吼…”孟迪迪一阵怪笑了起来,声音极其的刺耳。 “大d哥…”一旁的鲁韬尧听了之后,一阵的毛骨悚然,但他还是被孟迪迪的话给刺激到了,这会儿也是跃跃yu试。 不顾他一开腔,孟迪迪随即转头朝他吼了一声:“你还不滚出去。” 很显然,他不想和别人共享。 鲁韬尧虽然恼怒,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乖乖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房门刚打开一道缝隙,上官雪猛然蹦了起来,身子一弓,如离弦的利箭似的,直奔鲁韬尧打开房门后,留下的那道缝隙。 不过她快,孟迪迪比她更快。 上官雪的脑袋刚刚钻出房门,孟迪迪的手也挨到了她脑袋上的头发。 而后猛地往后一拽! 上官雪前进的身形瞬间停滞,孟迪迪用的力气太大了,若不是她向前跑的速度没起来,这样一扯,可能连整块的头皮都会给扯掉。 “啪!”“噗通!” 上官雪身子往后一跌,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哼,jian货,还想跑!”孟迪迪啪地一声,重重地关上了房门,并且把房门反锁。 “跑啊,不是想跑吗?” “畜生,jing察马上就来,我就不信你会逃过法律的惩罚!”痛楚让上官雪全身的肌肉不由绷紧,而伴随着一阵阵轻微的抽搐,她使劲咽了一口,双眸怨毒地盯着孟迪迪。 “jing察来了?哈哈,你当我三岁小孩吗?”孟迪迪眼角的余光瞟了贵宾客房边上的那个阳台一眼,冷笑道:“哼,如果我没猜错,你这会儿大概是想从那边的窗户跳下去,让我扯上命案吧?” “呵呵,可惜啊,你别忘了,晚上这事,一来,是你主动过来的;第二,至始至终,我都是用鲁韬尧那个煞笔的手机联络你,给你发短信;再者,我有很多很多的证人,可以证明我压根就没在这里出现过…所以,你的心机全部白费了。” “最后,有一点,你可以去死,不过死之前,我一定要上了你,我一定要看到你yu仙yu死的那副模样…不信…你可以试着去跳一跳。”孟迪迪缓缓地朝上官雪走了过来,一边漫不经心的模样,缓缓地卷起他长袖衬衫的袖口。 然后解开了衬衫领口的第一颗纽扣,露出里面黑sè的毛茸茸的胸毛。 “你不是很想知道,你姑姑的毒瘾为什么会再度发作吗?” “畜生…”上官雪坐在地板上,身子慢慢地往后蜷缩,美眸死死盯着孟迪迪,毫不掩饰地露出怨毒的眼神,“是不是你让那个小真给我姑姑弄的毒品?” “哇哦,bingo,你说得很对,不过呢,这事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头上来,因为那玩意儿是通过鲁韬尧那个煞笔弄进去的。”孟迪迪压低了声,冷笑着道。 “可笑的是,你还妄想请人来帮你姑姑戒毒,知不知道那玩意儿叫什么?变异二乙酰吗啡晶体和甲基苯丙胺的结合体,它有个很不错的名字,叫超乐,这玩意儿可以快速地让那些瘾君子恢复他们以往曾经拥有过的快乐记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它没有解药,戒不掉…我的答案你满意了吗?我的小美人…” “你这个畜生,我诅咒你quan家死绝…” “哈哈,如果诅咒有用,那么我早就被挫骨扬灰了,省省吧,待会儿我一定会让你yu仙yu死的…”孟迪迪冷笑着慢慢走了过去,“你应该还是个处女吧?” 上官雪没有说话,但那张绝美的脸蛋上,两行清泪却慢慢地流了出来,悲戚的绝sè容颜里却诡异般地带着一丝辛楚的笑容。 “啧啧,对…对…就是这个模样,这就对了,和你姑姑一模一样,简直不要太像。”孟迪迪啧啧地称奇,说着,他弯下腰,伸手要去去捉上官雪的小腿。 而此时,异变突起,上官雪突然身子一弓,抬腿,就往孟迪迪脸上踹去。 “哼!雕虫小技。”孟迪迪伸手一格,刚要给上官雪小腹一脚,上官雪的身子却如弹簧一般弹起。 孟迪迪都来不及闪避,就觉得胳膊肘被狠狠咬了一口。 “jian货,找死…”上官雪的那点道行他哪里会看在眼里,这次他决定来个超级暴力的,绝对会让她成为一辈子挥之不去的噩梦。 “嘭!”一声巨响,晃着手臂的孟迪迪猛然听到背后的门板发出一声巨响,像是一把重锤狠狠敲在房门上的那种感觉。 厚实的木质房门顿时发出龟裂般的轻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