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乱点鸳鸯谱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五十八章 乱点鸳鸯谱

“我看出来了,雪儿,你的眼光不错。”上官秋雨拉着上官雪儿的手,看了张扬一眼,低声道,“我没想到,他居然能够控制我的毒|瘾,嗯,至少从上来说是。” 上官秋雨顿了一顿,带着敬佩的眼神看着张扬:“小伙子…” 张扬一阵无语,她还真把自己当长辈了?这才比自己大几岁啊,好意思喊自己小伙?不过他也没有去反驳她。 反正是装的嘛,那就一装到底了,低眉顺眼地点了点头:“你说!” 上官秋雨看到狱警没有过来阻止,便伸手把上官雪的那只柔嫩雪滑的纤手牵了起来,然后放到张扬的手中,让张扬握住。 “雪儿我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上官雪一阵的尴尬,偷偷看了张扬一眼,俏脸马上就红了。 张扬倒是一脸的坦然,握着她的小手,捏紧,点了点头:“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他也从上官秋雨的话里听出了一点意思,虽然张扬暂时让她克制住了毒瘾,但是她似乎并没有多大的信心能够克服,把上官雪交给张扬,就有一种托孤的味道了。 看起来,她重新染上毒瘾也不是偶然的。 毒这玩意儿,千万不能沾上,这沾上之后,想要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甚至可以说,这东西比起癌症的治愈率还要更加的低。 这东西不但会让人的身体产生依赖,时间久了之后。心里上的依赖更加的大,所以有时候就算是戒掉了,但是一旦没人看管。心理上的那种依赖一旦燃起,马上又会重蹈覆辙。 “我相信你,不过你发个誓!”上官秋雨带着一丝狡诈的神情半开玩笑地说道,“现在这个社会,像你这种多金、帅气而且还很能干的小伙子实在是太少了,虽然我家雪儿长得美若天仙,但我还是很不放心你。” “呃…姑姑。你说这些干嘛啊,现在是要来帮你的。”上官雪俏脸大红。 “姑姑的情况自己清楚,你这个傻丫头。姑姑就你一个亲人了,如果不能看到你有个好归宿,我怎么能够瞑目。”她顿了顿,又看了看张扬道。“好了。刚刚跟你开玩笑的,不过我相信你一定是个能够信守承诺的人,你说会照顾好她,我相信你一定会。” “姑姑,你放心吧,雪儿呢,以后还得要靠你照顾呢。”张扬晃了晃手里的银针包,说道。“你的病,包在我身上。” “你就算不信我。总该相信这个吧。” “你真的有办法?”上官秋雨狐疑地问道。 “确定以及肯定!”张扬肯定地点了点头,“不过,还得你再委屈一两天,而且,接下来,你得和我说实话。” 张扬从系统里获得的那套应急戒毒法,主要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就是遇到那种紧急情况,比如说毒瘾上来难以忍耐的那种,用针灸的手法可以暂时克制毒瘾,不过这种手法治标不治本,那瘾一上来的时候,可分不准时间,张扬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呆在她身旁。 第二部分,是神经电疗法,通过低频脉冲微电流对她的一些毒瘾诱发神经元进行阻隔,防止毒瘾再犯。 不过就算是第二部分,依然只是治标不治本,虽然能够一时克制,不过也只是在应急针灸法上延长时效罢了。 只要她心里的依赖性没有彻底根除,一旦给她机会,她还是会再度染上的可能性。 不过目前要让上官秋雨出去的话,也只能先应急了。 好歹也是耗费了八个系统积分的东西,只要查出她染上毒瘾的真正原因,总是有根治的办法。 上官秋雨看到张扬的眼神那么确定之后,终于是点了点头:“好吧,你问吧!” “你这个毒瘾确定不是自己的原因才染上的?”张扬低声问道。 上官秋雨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是我自己受不了诱惑。” “姑姑,你不是已经戒除了吗?”上官雪听到张扬这么一问,顿时满脸惊讶。 “我确实是已经不再碰那个东西了,而且在监狱,肯定也没有机会,可是刚来的那个女的却用尽各种方法来诱惑我,她趁着我轮值看着她的时候,说她有美沙酮…是她偷偷攒下来的,监狱不知道,我想,这个东西我也吃过,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我的心里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诱惑,心里痒痒的,很想过过干瘾,于是…哎,都怪姑姑的意志力实在是太差了…只是我也没想到这一服用…哎!” 上官秋雨一脸的悔恨和绝望,眼眶刹那间就红了。 “美沙酮…这是?” “这是戒毒所给那些毒瘾子戒毒用的药品。”张扬替上官秋雨解释道,“早些时候,在外面药店也可以买得到,这东西本身也是一种毒品,不过当然和真正的毒品差异还是很大的,它是一种替代品,而且长期服用,也会让人产生依赖,当然,治疗这个会比较简单一点。” 张扬顿了一顿后,眉头皱紧道:“不过这东西应该不至于会产生这么大的副作用啊,姑姑,你确定自己服用的是美沙酮?” “我…”上官秋雨柳眉微微一皱,眉宇拧了起来,似乎在努力地回忆,“我现在也不大确定了,之前我只服过口服溶液,而这次是一粒很小很小的药丸,那个小真自己吃了半颗之后没事,我才敢吃的…那感觉吧,我可以肯定没有那种粉那么飘飘欲仙…” 张扬注意到,她说这话的时候,两眼放光充满了向往之色,心里不由叹了口气。果然,所谓的应急戒毒法,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他可以打包票,毒瘾早就牢牢侵蚀了她的大脑,就算把她放出去,只要有机会,她还是会去找那些玩意儿吸食的。 要彻底治疗,任重道远啊! 不过眼下,他可以肯定。上官秋雨吃的那东西,应该不是美沙酮,至于是什么他现在也不能肯定。但很明显的是,她正是因为吃了那个女人给她的那个所谓美沙酮而彻底唤起了她内心潜藏的毒瘾。 说不定又是一种高科技的新毒品! “可以肯定,那东西绝对不是美沙酮…姑姑,记着我的话。如果你真想出来的话。这一两天,你绝对不能再乱吃别人给你的任何东西。” “嗯!” “那好,我们今天先离开,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会安排你去检查。” 会面结束,张扬和上官雪一起走了出来,张扬吩咐了陈天雄,为了避免有人继续对上官秋雨继续下黑手。让他去为上官秋雨申请暂时单独关押,还派人暗中保护着。 做完这一切。张扬和上官雪准备先到南庚市的市区里,做一些准备工作。 车子开到一半,突然后面一辆很罕见的菊花国进口白色光冈大蛇跑车呼啸着冲了上来。 接着和张扬他们的车并驾齐驱,驾驶位上,一个穿着红色运动服的寸发男子,朝副驾驶位的上官雪竖起一根中指! “骚娘们,想不到吧, 我们又见面了!” 上官雪别过脸,没去看他! 那家伙更加嚣张了:“哈哈,,你等着吧,在南庚市你也敢和我叫板,我会让人在监狱里把你那个骚包姑姑轮死,至于你,你要是肯乖乖和本少爷好好嗨皮几晚,说不定我会考虑放过你。” 张扬在一旁,皱了皱眉头,看了他一眼。 还没开口,那家伙又冲着张扬竖起一根中指:“麻痹的,你有种,在合水这地方也敢和我叫板,等下你就知道什么叫后悔,识相的,把车停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兴许我会放过你!” “老大,我去做了他!”后面开车跟着的烟枪打了电话给张扬道。 “不用,看样子他还有后援,你们去摆平他们。”张扬淡淡地说道,“记着,别暴露了身份。” 说完,张扬慢慢地把奔驰跑车提速,也没和那家伙打招呼,呼啸着直接超越了他的那辆大蛇。 “哟呵,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厮怪叫一声,立马提速,疯狂地跟了上来。 大蛇的综合性能确实不错,马上就跟了上来超越了过去,不过那个鲁韬尧摆明了就是个花架子,车技稀松平常,被张扬这辆奔驰死死地盯着。 张扬也没有尽力,只是悠闲地跟在后面。 不过这样子更惹得鲁韬尧得意非凡,不时还故意慢下车速,冲着张扬一顿乱吼。 “来啊…,等死吧!”鲁韬尧再度竖起中指。 话音刚落,张扬的奔驰猛然加速,横向猛地一别,眼看着就要撞到那辆大蛇。 鲁韬尧瞬间就缩了,赶紧把车头一拉,一阵破口大骂:“麻痹的,找死啊!” 说话间,张扬的奔驰已经超越了他,呼啸前去。 鲁韬尧一阵大怒,提速上去之后,追了一会儿,才发现那辆奔驰车头对着他,停在前方大约百米开外的地方。 这里已经是郊外了! “找死!”鲁韬尧慢慢把车速降了下来,不过就在他降速的时候,张扬的车却突然启动。 “嘭!”“轰!”奔驰车车头狠狠地撞在了大蛇那妖异的车头上。 鲁韬尧瞬间傻眼了,还好他车速已经慢了下来,否则的话,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是个问题。 “次奥…麻痹的,你找死…”看着扭成一团的车盖和车头,鲁韬尧发出震天般的怒吼。 不过还没有骂出下一句,发现有些变形的车门已经被狠狠地拽开。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子荡在了半空中。 “噗!”接着是屁股先着地,然后胸口一疼,带着墨镜的张扬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 而后俯身,一记耳光! “啪!”鲁韬尧只觉得自己的下巴一扭,嘴里两颗白色的物事带着一捧血沫飞了出去。 “不是挺横的吗?”张扬冷冷地说道,“我只问一次,谁指使你去监狱闹事的?” “我…你敢动我?” “噗!”张扬一拳,直接打肿了他一只眼。

下一篇   恭贺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