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应急戒毒法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五十七章 应急戒毒法

“航空方面的?”上官秋雨伸手捂住嘴巴,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你能不能把墨镜摘下来?” 张扬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行!” 他倒不怕上官秋雨认出来,一来上官秋雨在监狱里呆了五年了,不大可能知道外面发生的变化,自然不可能认识张扬。 二来,就算她知道了,张扬也是有乔装的,她现在的状态也看不出张扬的本来面目。 “挺俊俏的一小伙。”上官秋雨手心搓了搓有些失色的嘴唇,鼻子又抽了一下说道,“不过,我可警告你,雪儿…啊…是个好女孩,你可不能辜负她。” “谢谢夸奖,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张扬淡淡一笑,其实,上官秋雨在观察他,他又何尝不是在观察着她。 当然上官秋雨大概是在替上官雪把关,不过张扬是以一名医生的身份在观察上官秋雨。 毫无疑问,上官秋雨很明显是毒瘾上来了,但是她到底是已经到了哪种阶段,还需要具体再观察一下。 “姑姑,虽然我家是做航空方面产品的,不过我本人是一名医生…”张扬看她的样子,已经开始出现焦虑不安的症状,基本可以确定,她应该已经到了ii级毒瘾状态了。 “医生?”上官秋雨并没有直接相信,而是看了看一旁一直没敢怎么抬头,脸蛋还带着一丝红晕的上官雪。 张扬这些东西完全没有跟她事先商量过,所以上官雪现在也是一脸茫然。除了自己突然多了一个“男朋友”之外,她还不知道接下去还有多少惊喜,不过直觉告诉她。她现在能做的事情,也就是无论张扬瞎掰什么,她点头认可就是。 “嗯,他…确实是医生。” “什么专业的?”上官秋雨柳眉微微一蹙问道。 “那个…什么专业,就…”上官雪眼角余光瞟了张扬一眼,天啊,这个你可没说。 “嗯。我是药剂专业的,嗯,主要是戒毒药物方面的临床研究。”张扬很平静地说道。 闻言。上官秋雨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毫无疑问,张扬的话无疑刺痛了她的神经。 “姑姑,张…小杨是来帮你的。”上官雪见状。急忙替张扬解释道。 “我知道…”上官秋雨苦笑了一下。看了看张扬道,“不过你能帮到我什么?” “如果不是你自己重染毒瘾,我可以帮你戒掉。”张扬淡淡地开口说道。 “帮我戒掉?”上官秋雨脸上露出一抹嘲笑之色,“两年?三年?还是五年?十年?” “短则三天,长则十天…”张扬淡淡地说道。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啊…你以为你是神仙啊?”看得出上官秋雨在极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否则估计早就一句脏话奔出来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有可能,甚至更短。”张扬盯着她那张不断开始扭曲的脸蛋。皱了皱眉头道,“前提是。你必须跟我说实话。” “吸溜!”上官秋雨忍住了想要溜下来的鼻涕,强自振作起精神,但脸上痛苦的神色越来越明显。 “好好照顾雪儿,别管我了,你救不了我的,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上官秋雨脸上露出一抹凄苦之色,“他们你是对付不了的。” 说完,她就要站起来:“我走了…” “等一下。”张扬看了看一旁看管的女警,开口问道,“警官,我是戒毒所的医生,请问我可以帮她看看吗?” 那名女警面露为难之色,不过很快,一名看起来更加高阶的警官走了进来,跟她说了几句,那名女警点头同意了:“不能太久!” 上官秋雨见状,不由面露狐疑之色,她才没傻到认为一名医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足以让狱方做出这种举动。 张扬也没有做过多解释,一把捞起上官秋雨的胳膊肘,检查了一下随即飞快地从带来的包包里,拿出银针包。 这是一套耗费了八个系统积分弄到手的应急戒毒法。 针灸只是其中一项,而且起的作用有限,只能短暂地用疼痛和刺激法来抑制和转移她的毒瘾,不过这方法对于那些毒瘾上来,而又找不到缓解方式的患者来说还是很有效的。 张扬让那名女警和上官雪帮忙,抓住上官秋雨,防止她挣扎乱动,而后飞速地从上而下,从人中、合谷、内关、外关、神门落针,继而行百汇、印堂,最后是足三里等穴,受到刺激的上官秋雨一开还拼命地挣扎,但随着张扬一一落针之后,神情奇迹般地开始慢慢镇定了下来。 不过眼看着,快要完成的时候,会见室突然闯了一个人进来,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留着寸发,戴着耳钉,穿着一套红色耐克运动服的帅气男子。 刚到门口就听到他嘴里在骂骂咧咧地,一名警卫在一旁还在那拉拽他不让他进来。 不过那家伙极其的嚣张:“起开,我告诉你,你知道我爸干嘛的吗,成图石化的鲁总知道吗?他和你们所长关系铁着呢,你的警号我可记下了哈,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丢了铁饭碗。” “你不能进去!”那名干警不为他的话所动。 为了照顾上官秋雨,加上陈天雄的努力,今天会见室特意给了上官秋雨和上官雪一个单独见面的机会,所以会见室的其他窗口并没有人,执勤的保卫也只有门口一个,不过那个家伙力气看起来很大,而且看样子似乎还真的是有些势力,那名干警虽然在尽力阻止他,但也不敢贸然用警棍。 节奏被打乱,张扬不由皱了皱眉头,按道理陈天雄等人在外面,如果有异常情况的话,应该会及时发现和通知,而眼前这个家伙能这么顺利冲进来,看来应该是边上的会见室的,或者是另有预谋的,骗过了陈天雄他们。 “上官雪,你这个贱货,果然在这里,骗了老子那么多钱,躲了那么多天…终于被我找到了!”那个寸发男子一看到上官雪,立刻加大了声音,虽然那名干警死命拉拽他,但他还是挣脱了冲了过来。 眼下,正是紧急关头,张扬容不得半点分心,幸好的是,上官秋雨已经趋于平静。 不过张扬还要起针。 上官雪见状,急忙站起来,也去阻拦那个男子。 “贱货!”那男子冲着上官雪骂,眼睛却瞟向上官秋雨。 “你谁啊,我不认识你啊。” “你不认识我?”那男子一只手直接扬了起来,朝上官雪白皙的脸颊扇,“贱货,老子打到你认识为止,你骗了老子的钱,让老子包养你…” 上官雪好歹也是受训过的,见状急忙一躲,这才险险地躲过他的一巴掌,不过那男子并未罢休,直接一脚又踹向上官雪,看身手还是练过的。 上官雪又一躲,又闪开了,但同时一个收势不住,跌坐在地上,不过那男的动作很敏捷,马上又冲了过来,而这次是朝张扬和上官秋雨这边过来的。 上官雪情急之下,直接抱住那个人的腿。 “找死!”那家伙见状,眼神里顿时一阵狰狞,不过这会儿张扬也刚好结束了治疗。 见状,刚准备一脚踹飞他。 但是,这会儿,会见室外却噼里啪啦跑进来了三四名干警,抓手的抓手,拿脚的拿脚,把他硬生生扛了出去。 惊魂未定的上官雪站了起来后,急忙来看张扬和上官秋雨。 而这个时候,陈天雄几人也冲了进来。 “没事吧?”陈天雄脸色有些难看,看来也是被突然发生的事情吓得不轻。 张扬摇了摇头:“没事,你们出去吧,顺便去查一下,刚刚那个家伙是谁。” “嗯,好的!”陈天雄看了看张扬等人,确实没事后,赶紧领着烟枪撤了出去,找人去了。 “我…我不认识他,那个人神经病。”上官雪急忙和张扬解释道。 “我知道!”张扬皱了皱眉头,很明显,那个人看到上官雪的时候,眼睛一亮,那种一亮是找到人,或者是被上官雪惊艳到的那种眼神,如果他们是熟人,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而且那家伙出手都是想揩上官雪的油,更像是来故意来滋事的。 听到张扬信任她,上官雪不由松了一口气。 “我认识他…”平静下来的上官秋雨却突然开口说道,而且眼神里还透着一股怨恨之色。 这会儿的上官秋雨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昏昏欲睡,打哈欠,流眼泪,甚至是流鼻涕的状况,精神状况毫无疑问好了很多。 “他是?” “他叫鲁韬尧,是个十足的恶棍。”上官秋雨恨恨地说道。 一个留下来的警官闻言,跟张扬道歉了之后,也证实了上官秋雨的话。 接着又低声道:“他家老头是成图的老总,市人大代表,是合水县首富。” 张扬皱了皱眉头,富二代?看样子,这里面还有玄机啊。 “不打扰你们了。”那名警官看了看时间道,“不过你们抓紧点,免得有人说闲话。” “那个杨…小杨,你过来一下。”上官秋雨开口了,“我有话跟你说。” “嗯?”张扬走了过去。 “雪儿,你也过来!” 上官雪迟疑了一下,也走了过去,一旁的女干警低头,并没有过来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