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犀利又年轻的姑姑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五十六章 犀利又年轻的姑姑

“咳…这个…很简单。”张扬居然有些不敢直视上官雪那双美眸,因为那个啥,他怎么感觉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这要是再靠近一点,是要犯罪的! “嗯?”上官雪贝齿咬着娇艳欲滴的红润樱唇,满怀期待地看着张扬,刚才泛着泪珠的美眸这会儿水汪汪的,如同一泓秋水。 其实张扬也有些说不清楚了! 是啊,为什么要这么帮着上官雪?出于道义?出于同情?亦或者是一个自己不好意思承认的事实! 她长得很漂亮,给人一种我见犹怜,很想去保护的。 其实也可以试想一下,她如果长得和凤姐一样,自己还会在她身上耗费这么多的精力吗?恐怕不会那么上心吧! 哎!虽然说不是完全是这个原因,但毫无疑问,上官雪的角色容貌无疑占据了不少成分在里面,这个…什么,俗人,自己终究还是个俗人啊! 迟疑了半会儿,张扬还是半老实地答道:“其实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当初我确实想知道指使你的人是谁,所以才答应帮你,不过后来我知道了真相之后,出于面子问题,所以才会继续帮你,不过不可否认,你的身世我也很同情…” “谢谢你告诉我真话,要不然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嗯,因为我的容貌才肯这么帮我,你果然不是俗人,你是个君子…你是个好人!” 她发了一张好人卡给了张扬! 而且还很大张! 被发好人卡,自然就不存在什么以身相许了。张扬一阵汗颜,还好,自己没有对她产生什么歪念头。也没有顺势搂她,然后拍着她雪嫩的香肩宽慰她,再然后听她讲故事,再然后… 好吧,幸亏是这样! “呵呵,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发好人卡,谢谢你。不过我不能算是一个好人。”张扬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其实我就一个俗人…所以早点睡觉吧,上官美女。不然的话,再呆下去,那可是夜深人静半夜时,孤男寡女难把持了…好好休息。明天还有很多事呢。” “那我倒不怕。露露说了,你是个正人君子,她们很放心!” 她们是放心了,自己可没法放心啊!张扬打了个冷战,又想起了那弹的问题,不由喃喃自语道:“说得一手好反话…” “什么反话?” “噢,没有,早点睡吧!” 一夜无事。张扬也难得地度过了一个算得上清净的夜晚,当然。如果酒店没有那么多的蚊子就更好了。 翌日,张扬还是稍微地乔装了一下,然后带上一顶遮阳帽和一副墨镜,粘上一簇小胡须,打扮得像个富少一样开着一辆陈天雄他们弄过来的奔驰跑车径直往南庚市合水监狱驶去。 其实他去,并不是和人见面或者是谈判什么的,法律上的东西周碧瑶已经在负责了,人情沟通什么的有陈天雄亲自出马。 陈天雄的祖籍是这边的,现在的他身份已经完全不同了,也认识不少人,脸面比较大,刚好这次他是回祖籍地看看的,有他帮忙处理,这些事情都不成问题。 所以,如果不是为了想知道上官秋雨到底是为什么会突然又染上毒瘾,张扬来这里顶多也就是打酱油而已。 要见上官秋雨倒不是什么大的问题,虽然说她刚刚陷入了这场染毒危机,不过毕竟她举报有功,再加上要见她的是她在这世界上仅有的亲人,亲外甥女,狱方自然不可能会去刁难她。 如同电视上见面的画面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张扬陪同着上官雪,两个人很快在会客室看到了上官秋雨。 她身后还有个女警陪同着。 张扬看了看上官秋雨,发现她比资料上的要更加瘦一些,人倒是确实长得很不错,清瘦的瓜子脸,明眸皓齿的,和上官雪有些神似,当然,肯定没有上官雪那么漂亮,而且眼眶有些深陷。 其实她的年龄现在也就二十七八岁而已,只不过毕竟服刑服了五年了,而且她有涉毒的前科,人难免的要显老一些,这乍一看,最起码也超过三十了。 “雪儿...”上官秋雨一看到上官雪,立马眼泪就啪嗒嗒掉下来了,“雪儿,你可吓死姑姑了,我听说你去找人报仇…” 上官秋雨眼角余光偷偷地扫了身后的那名女狱警一眼,急忙又住了嘴,改口道,“雪儿,你怎么来了,不是嘱咐你要好好读书的吗?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顺便瞄了上官雪身后的张扬一眼,眼神里露出一丝警惕,大概她把张扬看成是那种专门勾搭良家少女的恶少了。 张扬没有摘下墨镜,但还是把眼脸一垂,假装没有看到她的眼神。 “姑姑,你都出了那么大的事,我怎么能够不来?”上官雪何等精明的人,立马也是看到了上官秋雨的眼神不对,不过她也是假装无视,张扬已经特意吩咐过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她的身份。 “哎,雪儿你放心好了,你的那几个朋友都是很有能耐的人,姑姑一定没事的,你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千万别辜负了你爸爸的期望。”上官秋雨眼睛一亮,突然问道,“对了,你那些朋友是怎么认识的啊,他们好像都挺厉害的,可是之前你来看我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见过?” 说着眼睛又瞟了张扬一眼。 “我朋友?噢…那个,都是一些同学,以前不好意思开口,现在有机会了,雪儿自然是要尽全力了。”上官雪马上醒悟了过来,所谓的朋友就是张扬的人了。 张扬提醒过她。如果她姑姑问起这些问题的话,就以同学的名义搪塞过去,毕竟上官雪就读的学校。确实有不少同学能量不是一般的大。 “噢!”上官秋雨看起来应该还是将信将疑,毕竟她也是念过大学的人,这种社会关系她不会不明白,同学之间的友谊确实很深厚,但是深厚到能够帮她到这种地步的,这除非得是那种超级死党了。 应该说就算是超级死党,可能性也很低。再说了,上官雪要真有这么些同学,前几年不早就站出来了? “你身旁那个小子是谁啊?”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上官秋雨还是忍不住问起了张扬的身份。 “他…他…”上官雪顿时一阵支支吾吾,糟糕,张扬就这点没有提示过她。 “我是雪儿的男朋友!”张扬笑眯眯地走上前,把墨镜往下略微摘了摘。冲着上官秋雨说道。“姑姑好!” 话说,好年轻的姑姑! 上官秋雨并没有立刻应声,而是立马用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盯着张扬,左看看右看看,丝毫没有注意到边上的上官雪其实这会儿也是陷入石化的状态。 “你…你是雪儿的男朋友?这么说,那些来帮我的人,都是你的人?”| “嗯!”张扬点了点头,“算是!” 陈天雄也好。周碧瑶也好,他们和上官秋雨的接触都是以雪儿的名义进行的。因为她正直青春年华的时候,就进了监狱服刑,所以上官秋雨其实涉世并不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思维能力还远远不如上官雪。 因此要骗过她其实并不难。 “你是真心对雪儿好的吗?”上官秋雨盯着张扬问道。 “那是自然,雪儿是我的唯一。”张扬面不改色地答道。 “还没请教名字?” “嗯… ”张扬假装看了看那名女警,而后压低声道,“这边不方便说话,我姓杨,名字到时候再和您说。” 上官秋雨也不怀疑有他,但她还是马上问道:“你家做什么的?” 果然把他当成的富二代或者是官二代了,否则她问的话应该是你是做什么的才对。 张扬也没多想,顺口答道:“开工厂的。” “生产什么的?”上官秋雨看起来是想查户口了,她都不想想,现在是她身陷囹圄,居然还有空问这些东西,看来她都不把自己放在心上,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她确实对上官雪特别的爱护。 张扬看了上官雪一眼,有这样的姑姑,也算值了,张扬心里不由一阵感慨,更坚定了要帮她的决心。 “姑姑,那个我们是来谈正事的,您怎么净问起这些事了。”上官雪这会儿是尴尬异常,张扬的身份是假的,而且他真实的身份是什么她很清楚,人家来帮她的,这会儿却被姑姑像拷问女婿一般在那问东问西的,她自然是很不好意思了。 “不问怎么行…啊…”上官秋雨突然伸手打了个哈欠,一副极其疲倦的模样,但她似乎想起来还和张扬说着话呢,强自鼻子一皱眯了起来,似乎想把那幅困意感掉,但很显然,似乎并不是很成功。 她又打了个哈欠,鼻子一抽! 毒|瘾犯了吗?张扬眉头不由微微一皱,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开口说道:“噢,做的其实和雪儿读的专业有些相关,高科技行业,航空方面的。”张扬淡淡地开口说道。 ps:临近除夕,豆子给兄弟姐妹们先拜个年了!祝福兄弟姐妹们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健健康康! 同时也感谢,百忙之中,还不忘订阅这本书,以及给豆子打赏的每一位兄弟姐妹么!谢谢你们! 感谢以下兄弟的打赏 【喵_】巨巨 588起点币打赏 【kira-zsc】巨巨 【hgjx】巨巨 【じ☆ve尐莊℡】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tiananmen】巨巨 【shadowpriest】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怕高的乌鸦】巨巨 【ryanfu7】巨巨 感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time】巨巨 【艾米?何】巨巨 【魏陆辉】巨巨 【精神的大米】巨巨 【一隻超懶的水煮魚】巨巨 【贫道有礼】巨巨 【自来处来】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我爱wh】巨巨 【右圣】巨巨 【丫影】巨巨 【dreamup】巨巨 【尸气冲天】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