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五十五章 以身相许吗 - 极品美女帝国

九百五十五章 以身相许吗

“我…能进来坐坐吗?”上官雪伸手搓了搓依然有些湿漉漉的发丝,脸上带着一丝拘谨的神色问道。 当然,从张扬的这个角度上来看,她这样的动作毫无疑问充满了女人味…嗯,或者是说带着一种挑逗的味道。 三更半夜,刚洗完澡,胸前那对丰盈怒耸的浑圆双峰,因为沾着湿气的原因,正紧紧地贴着她那件墨绿色的紧身t恤,轮廓毕现,勾人般地高高耸起。 举手间,紧身t恤更随着她肢体的动作向上蜷起,露出里面一抹白皙的肌肤,诱人的平坦小腹春光尽泄。 凭心而论,眼前这个美女极其的养眼,如果是勾引人的话,绝对有足够的资本。 “当然可以!”略微迟疑了一下后,张扬伸手比了个请的手势。 “谢谢!”上官雪回头四下看了几眼,随后猫着腰,走了进来,带上房门。 张扬皱了皱眉头,啥意思啊,怕被别人看到? 难道真的是想和自己来一场风花雪月? 张扬拿起开水壶,准备给她倒水,上官雪却抢了过去:“我给你倒吧。” 说着也不管张扬同不同意,直接给他倒了一杯开水。 “谢谢!你坐吧!”张扬接了过来,指尖接触手腕不小心碰在一起,上官雪的肌肤还挺娇嫩的样子。 “我姑姑的那个案子,你真的有把握?”坐下来后,上官雪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原来是不放心她姑姑。张扬心里一阵自嘲,想太多了! “凡事不能说绝对,不过我有60%的把握!”张扬想了想后说道。不过在他心里,其实觉得至少有95%的把握,剩下5%的可能性是系统突然发癫了。 当然,和上官雪说,自然是不能把话说得太满。 凡事都要给自己留有余地。 “60%啊…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上官雪脸上顿时一喜,“露露跟我说过。只要你一出马,就没有做不了的事情,果然没有骗我。” 露露坑我!张扬心里暗叫! “你别听她瞎扯!我说60%的概率。就是比失败的概率稍微多一点点而已,你也别太过乐观了。”张扬斟酌着语气道。 “有60%的概率已经很高了,我也是知道不少法律常识的,像我姑姑这种情况。如果万一查不出谁陷害她的话。别说提前假释了,会不会加重刑期都是个问题。” “呵呵!”张雅只能干笑,“你放心好了,就算真的不行,你姑姑也不至于加重刑期,顶多也就是延后申功而已。”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上官雪松了一口气。 “好了,别想太多。”张扬看了看时间。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歇息,明天好去办事。” “嗯!”上官雪应了一声,不过屁股却没有要离开座位的意思。 张扬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后问道:“你还有事?” “嗯!”上官雪又点头。 张扬等着她接着开口,结果上官雪只是捧着自己手里的杯子不放手,喝了几口,却没有说话。 张扬郁闷了,想了想后,主动问道:“嗯,还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 “我…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上官雪俏脸突然一红,开口说道。 “呵呵,这从何说起?”张扬喝了一口水后,不解地问道。 上官雪低头,盯着手里杯子里的水,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我…之前不知道我爸爸是干那行的。”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谋生手段,你爸爸是极端了一点,不过那并不是他自己愿意选择的。”张扬叹了口气道。 上官雪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知道我爸不是自愿的,但无论怎么说,做了很多对不起别人的事,就算他是非自愿的,但是我也可以想象得到,有多少个家庭因为他而像我这样梦碎。” 张扬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上官雪心里会这么想,不过当初她要干掉自己的时候,应该不是这么想的吧? 噢,对了,那个时候她以为自己是个伪君子。 “我让人调查过你父亲,就我们所知的,你父亲杀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该杀的…”张扬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本来呢,是要替自己辩解的,现在似乎还要反过来安慰她。 “呵呵,你不用安慰我了,我偷偷看过露露的调查资料,和你们说的以及干露凤说的都差不多。”上官雪苦笑着道,“所以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其实无论怎么样,你要恨我也是正常的,毕竟是因为我的关系,而导致你父亲…对不起,我不想提起让你伤心的事。” “没事,有些事我必须自己面对。”上官雪看着张扬,抿着樱唇小嘴说道,“其实,我都知道了!” “你…你知道什么了?”张扬又不解了。 “其实,我父亲不是你杀的。”上官雪停顿了一下后,内心里带着一丝愧疚缓缓说道。 “这…”张扬呆了呆,“你又是听谁说的?” 上官雪打断了张扬的想要说的话:“唐姐姐都告诉我了,是我父亲先开枪射伤了她,她反击击中了我父亲。” 张扬呆了呆,怎么也没想到唐七七会主动和她坦白,这事唐七七不是压根都不知道的吗,难怪这几天她和上官雪走得很近。 “其实,当时那种情况,七七也是…”张扬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至少在他心里,唐七七就算一枪把上官宏申击毙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现在上官雪在这里,他自然不好意思这么直剌剌地说了出来。 “我知道,我不怨她,生死有命,倘若当时我爸一枪打中的是唐姐姐的致命部位,那么她又该找谁说法去。” “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感谢你,不过七七说的不是事实,你父亲中了一枪,确实伤得很重,弥留之际他求我给他一个痛快,所以…” “我都知道了,他还嘱咐你给我一笔钱,那笔钱我都收到了,你为了不让干露凤拿了去,特意专门派人送过来的,无论怎么样,毕竟我爸是想要你命的人,你却可以以君子之为来对待他的女儿,至少证明你这个人信守承诺,是个君子。” 张扬听到君子两个字,脸不由微微一红,这两个字跟自己还真是搭不上边啊。 只是当时心里恻隐之心突然爆发,头一热,就同意了,其他的真的没想那么多,事实上,他当初要是个穷光蛋,会不会贪下那笔钱还很难说。 “你想太多了…不管怎么说,对于你父亲的事,我很遗憾,也希望你能够明白他对你的一番心意,好好完成你的学业,他日完成他昔日的梦想,也不枉他的一番苦心和付出。”张扬想了想,似乎只能说一堆冠冕堂皇的话来说了。 “你放心,我会的,今天我只是想跟你道声对不起,顺便也跟你说声谢谢。”上官雪看着张扬道,“当初我不了解情况,跑过来刺杀你,还差点得手了,差点铸成亲者痛仇者快的大错,而你却能不计前嫌,不但没有把我怎么样,还愿意帮我找到干露凤这个女人,现在又来帮我搭救姑姑。” “这个大恩…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呵呵…”张扬看着她那双泛着泪光的美眸,顿时就傻眼了,他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了,突然来个泪眼婆娑,当真是不知道该咋办才好。 更关键的是,她此刻挺着一对饱满丰挺的玉峰,正一步一步地朝他走了过来,这是想干嘛? 以身相许?至于吗?别啊,再靠近,我可要喊了啊! 露露,你太阴险了,为了弹我jj三百下,也不能使出这种奥步啊! “其实…”张扬迟疑了一下,后赶紧说道,“我们只是公平交换而已,我之所以没想把你交给警方,是因为我想知道谁在幕后指使你的。” “张总,其实这件事我也知道了!” “啊…”张扬嘴巴张了张,“你又知道了什么?” “毒针是冯猛的人交给我的,我爸爸的事情也是他们一手编排出来给我听的…而且我也知道冯猛已经被你们抓了。” “呃…”这次张扬真无语了,这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她知道,未免也太凑巧了,如果说没有露露在那推动,上官雪能知道这些东西才怪。 这从头到尾是要把上官雪硬往自己身上推的节奏啊,这个老婆也忒厉害了,要知道这可是现代社会,不是古代那种为老公找小妾寻后妃的时代。 嗯,还是说她还是想对自己下面动手! “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幕后指使我的人是谁,却还肯帮我这么多忙…我想知道为什么!”上官雪走到了张扬身前,一双美眸直视着张扬,两人的距离还不足三十公分。 对于男女之间,三十公分的距离实在是一个很近的距离,或者说,是个很暧昧的距离,脑袋向前,就可以接|吻,伸手向前就可以揽住她的小蛮腰。 她那对饱满的玉峰,只要稍微向前倾一点,就可以直接压到他身上… 所以,毫无疑问,她这好像是真的要以身相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