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落网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五十三章 落网了

这是一个打扮得挺时髦的中年妇女,年纪大约三十六七岁左右,上身一件黄色吊带衫,下身一条黑色的热裤,头上包着一块围巾,一副墨镜耳朵还挂着两个巨大的耳环,脸有些瘦,不过胸部倒是不小,就是下垂很明显。 这就是上官雪的继母,干露凤,皮肤不算白也不算太黑,脸蛋的话,也就一般般的水准,算是有几分姿色,不过最起码肯定生不出上官雪这种水准的女儿出来。 精神状态看起来蔫蔫的,不时打着哈欠,不知道是不是毒瘾发作了还是做了那么久的飞机导致的。 “跟局长求了半天的情,才勉强同意的,只能给半天的时间。”齐小小附在张扬的耳旁轻声说道。 干露凤是被遣送回来的,这个女人本来还想在中途转机的时候逃跑,结果女娲集团事先提供了资料,她在沙地被截获,随即被遣送回国。 齐小小在她领导面前求了半天情,加上张扬的游说,警方最后私下同意,把干露凤交给张扬他们半天。 不过半天之后,人必须豪华无伤地在警方的监督下,交还给警方。 齐小小既然负责沟通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她就变成了警方协同的人。 干露凤一开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加上齐小小一身的警服,表现得还是畏畏缩缩的,一脸的死灰,但是看到了上官雪之后,顿时脸色就变了。立马叽里呱啦破口各种大骂。 “原来是你这个骚蹄子,老娘才被抓!” “你个杀千刀的,干嘛不和你死鬼老爸一起去死呢!” “贱人。小贱人…”各种骂街,一边还伸手蹬腿的想要踢上官雪。 一旁的唐七七柳眉一皱,上前,一个重重的耳光,直接扇得她原地转了一个大圈才停了下来,左边的脸颊立马肿了一大圈,说话都漏风了。 齐小小柳眉微微一蹙。继而把脸扭了过去,假装没看到。 “你先去休息吧。”张扬伸手拍了拍齐小小后背道。 “别闹出人命啊!”齐小小低声道。 “放心好了,会有分寸的。” “嗯。那我走了,顺便帮我踹她两脚,看着她就不爽。”齐小小无视干露凤哀求的眼光,扭着小蛮腰。带着跟来的一名女警。走了。 这会儿,屋内只剩下了上官雪、唐七七以及许丹露还有张扬和杨静。 “你…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干露凤伸手捂着左脸颊,心里一阵发怵,她看了看面无表情的上官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撒泼式地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雪儿啊,我对不起你啊。你爸爸被人杀了,我又没能力帮他报仇…” “行了。这位大婶,不想再受皮肉之苦的话,就别再演戏了。”许丹露皱着眉头说道,“把你怎么和胡道元等人勾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否则的话,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好处。” 干露凤闻言,立马停止了“哭泣”,看着许丹露大声道:“你是谁啊,你凭什么管我们家的事…啊…” “啪!” 话音未落,她的右侧脸颊马上又挨了重重一记耳光。 她懵了一会儿后,立马躺在地上,四脚朝天,双腿乱蹬,双手则拼命捶胸,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嘴里不停地各种咒骂。 “阿狗,让她消停一会儿。”张扬朝门外喊了一声,阿狗随即带了一个马脸汉子走了进来。 张扬看了上官雪一眼,说道:“我们先出去喝点东西,待会儿再进来。” 上官雪看了看地上的干露凤一眼,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房门关上,阿狗双手抱在胸口,盯着地上嚎丧的干露凤,笑眯眯地半蹲了下来:“老娘皮长得还不错嘛,老马,你有福了。” 马脸汉子,立刻发出一阵荡笑:“嘿嘿,阿狗哥,谢了啊,这娘们虽然胸部是耸拉了点,年纪大了点,不过…”他也蹲了下来,一把扯住干露凤乱蹬的大腿,重重地扇了她的屁股好几下,“不过这屁股倒是圆滚滚的,就是不知道后面有没有被开发过…” “你…你们想干哈子?”干露凤眼看着突然来了两个大男人,而且其中一个大汉,一张难看的马脸,毛茸茸的还面露淫笑,她顿时傻眼了,这戏也演不下去了,浑身一颤,立马翻身想要站起来。 “我...我警告你们,你们敢动我的话,警察就在外面…” 但那个马脸汉子压根没理她,一阵嘿嘿冷笑,直接拎起她的一条白花花的大腿挟在腰间,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另外一只手直接去扒她的热裤。 干露凤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三两下,她的热裤就被扒到了大腿处,下面的之处全部裸地袒露出来了。 干露凤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啊…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行了吧…饶了我吧。”眼看着人家要动真格的了,干露凤浑身瘫软了下来。 “早这样不就好了,就你这种货色,送给大爷日,大爷都觉得恶心!”阿狗朝那个马脸汉子使了个眼色,那马脸汉子立马把光着屁股的干露凤往地上一扔。 “不到五分钟… ”许丹露翻腕看了看手表,淡淡地说道,“想不到干露凤这么不济事。” 上官雪贝齿咬着下唇低声道:“谢谢露露。” “不客气,你进去吧。”许丹露浅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了张扬一眼说道,“我们就不进去了。” “那个干露凤似乎也是黑道出身的,上官雪…不会有事吧?”看着关紧的房门。张扬皱了皱眉头道。 “你放心好了,我让阿狗他们给她强行打了局麻的药物,她不会有什么反抗的力气的。”许丹露微笑着说道。 三分钟后。房间里就传来了一声惨叫声,声音很明显是干露凤的。 张扬呆了呆,这上官雪不会直接把干露凤给杀了吧? 他刚要起身,许丹露笑眯眯地压住了他的手背,示意他稍安勿躁。 还好,过了五分钟,里面又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音。接着是干露凤的求饶声,很明显干露凤又挨揍了。 “砰!”“啪!”“噗通!” 接下去的时间,里面各种各样的声音依然不时传来。 大概四十多分钟后。比张扬预期的要短了不少,上官雪就走了出来。 她看上去一脸的疲惫,刘海也凌乱了,发丝搭在她那张白皙绝美的脸上。乌溜溜的美眸失去了神采。 看到张扬等人。贝齿轻轻一咬樱唇,身子一软靠在了杨静身上,嘤嘤地哭了起来:“是那个贱女人,都是她…害得我们家破人亡…” 杨静看了张扬一眼,低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她道:“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没事了…” 张扬心里一动。上官雪倒是和静姐相处得不错啊。 推开门一看,干露凤整个人鼻青脸肿的蜷缩在地上。像一滩烂泥巴似的,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搐着。 “死不了。”许丹露看了张扬一眼,淡淡地说道。 上官雪慢慢地恢复了平静,不过她并没有解释她在房里对干露凤做了什么,其实干露凤受的都是一些皮外伤,伤外不伤里,但是看着确实是很狰狞。 不过相对于她做的那些事,这些伤不要太轻了。 倘若是自己换成上官雪,估计早就活生生把她打死了都有可能,估计也就是她考虑到毕竟干露凤是警方带过来的,这才手下留情。 上官雪虽然没有解释她和干露凤说了什么,不过这会儿看着张扬,眼神少了一丝之前的那些仇恨。 不过只是减少而已,并没有彻底消除,张扬也明白,无论如何,在她心里,自己始终是杀了她父亲的凶手。 心里的疙瘩始终都会存在。 不过张扬并不是很在意,能和上官雪保持一点距离也好,毕竟他一想到那个弹jj三百下的赌约还是心有余悸的。 但不管怎么样,上官雪能找到罪魁祸首,他还是挺欣慰的。 不过好心情只保持了不到半天,在干露凤被警方正式逮捕之后,监狱那边却传来了一个坏消息。 之前许丹露提过的事情,被证实了,上官秋雨真的重新染上了毒瘾,而且她的铺上还发现了疑似白粉的东西,消息还没公布出来,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件事一旦传开,她想提前出来就别妄想了,更严重的是,她如果涉毒,还会面临更严厉的处罚。 “很麻烦,虽然说她提供的最新线索让警方又破获了一个涉毒团伙,但是目前的情况,她的减刑报告暂时被搁置了。”午餐后,在小吧台休憩时,许丹露如实和张扬说道。 “查到谁给她那些东西了吗?” 许丹露叹了口气道:“事情就蹊跷在这里,和上官秋雨关在一起的一个死刑犯自己跳出来说是她提供的东西,而且声称是上官秋雨负责看值她的时候,上官秋雨毒瘾来了受不了求她拿的,但是关键是,上官秋雨否认这一点。” “她说她压根就没服食过那种东西,但是大概在五六天前,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毒瘾犯了,而且这几天是越来越明显,至于铺上的东西,她自己也搞不清楚” “一个死刑犯如何提供这种东西?这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漏洞,警方不可能会相信她吧。”张扬皱着眉头问道。 “警方基本排除了那个死刑犯的说法,确认她应该是为了掩护真正的幕后黑手才这么干的,但现在麻烦的是,如果不是她的,上官秋雨的毒瘾复发又是怎么回事?” “你们是说,我姑姑毒瘾又犯了?”两人正悄声说话的时候,上官雪却像幽灵一般飘了出来,美眸盯着张扬。 张扬顿时一脸的惊愕,上官雪怎么会出现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