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首次出国?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五十一章 首次出国?

“樱井薰准备回国了!”许丹露瞟了张扬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迟疑了一下,张扬有些不解,不过还是关心地问道,“噢,是不是她母亲的病情得到完全控制了?” 之前樱井薰为了她母亲的病,差点连自己的人都赔进去了,后面还来了个“卖身协议”,最后樱井美惠才得以救治,这也算是现代版的卖身救母了,对于身为大明星的樱井薰来说,她肯这么做,张扬还是保持着一定的敬意的。 至于那啥卖身协议的,他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倒是蓝星娱乐集团和她签了一份长达八年的长约,让她成为蓝星娱乐旗下的一名主打艺人,所以这次回去,她也不可能在菊花国就一直呆下去,还是要返回到华夏国的。 许丹露点了点头:“樱井夫人的身体确实已经完全康复了,所以这次阿薰准备带她回千代田,顺便她还要参加一个活动。” “千代田?”张扬若有所思,千代田距离池袋倒是很近啊,而且樱井薰之前似乎也在丰岛区生活过,池袋呢,刚好就在丰岛区里。 难怪许丹露会这么跟他说话,话说如果要过去菊花国的话,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樱井薰毕竟算是地头蛇,有她的话,行动方便多了,而且有很好的借口。 给她当保镖怎么样? “露露,你帮我想办法弄个可以到菊花国免签的护照。”张扬想了想说道。 用他自己的现在的身份肯定是不行。而且就算没问题,华夏国的护照要去菊花国那边屁事还很多,还经常被拒签。按照目前的状况,就算一切顺利,从申请签证到批下来,下个月六号肯定是去不了。 “已经帮你弄了。”许丹露瞟了他一眼后说道。 “呃?你…”张扬迟疑了一下,“你知道我会去?” “我自己的男人还不了解吗?既然阻挡不了的事情,何必还去阻拦,还不如提前帮你准备。”许丹露淡淡地笑道。“我知道,彭家在你心里始终是一个心结,这件事如果不是你自己亲自去。估计你心里要记挂一辈子。” “你就不怕我出事?”张扬揽着她的小蛮腰问道。 “不怕!”许丹露笑着说道,“因为有太多的人牵挂着你,你不敢出事。” “更重要的是,这世上没人能杀得了我。”张扬开玩笑的口吻补充道。 “不过不管怎么说。菊花国不比国内。一切都是陌生的,在别人的主场,就算你再厉害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发生,而且是孤立无援的。”许丹露双手搭在张扬揽着她小蛮腰的手背上,轻声说道,“站在我们的立场,当然是不希望你前去冒险。” “我想的和你不一样,有些事。在国内动起手来难免缩手缩脚,不过去了那边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张扬笑着补充说道。“无下限操作!” 张扬顿了顿,转移了话题:“对了,提起菊花国,威尔斯这会儿应该已经在那边了吧,有没有什么消息?” “暂时没有,不过我们演练了那么多遍,再加上那套连最精密的测谎仪都分辨不出来的说词,更重要的是威尔斯在银翼骑士团有着那么深厚的背景,他想出事都难,除非是我们这边把那些东西曝光。” “怀特先生,恭喜你,成功脱困。”神奈川,桃源台,茶语之泉会所,冈本浩南端起酒杯,面带微笑地朝威尔斯举了起来。 威尔斯看了看旁边的劳德鲁一眼,点了点头,端起杯子轻吮一口。 “贺茂鹤的天凛大吟醸,不错…”威尔斯放下杯子,略微活动了一下手腕,还真是神奇的针灸啊,几天前自己的手完全就已经废了,但是张老板弄了几下,自己就恢复如初了。 “怀特先生对清酒也有研究?居然喝了一口就能分辨出来?”冈本略显惊讶的表情看了威尔斯一眼后问道。 “研究?这玩意儿和伏特加或者是那边的茅台比起来,简直可以淡出鸟来。”威尔斯咧嘴笑道,“刚刚那女人端进来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酒瓶子上的标签罢了。” “噢…呵呵…”冈本浩南一脸尴尬,“不管怎么样,还是要真心地恭喜你顺利从魔窟逃了出来。” 威尔斯一脸沉默,而后默不作声地把整杯清酒一口喝干,好像冈本的话让他回忆起了不堪的逃亡过程。 冈本浩南看了看威尔斯满脸的伤疤和戴着帽子的光头,伤感般叹了口气道:“野蛮的民族就是这样,不过这个仇我们是早晚要报的。” “威尔斯。”一直没有开腔的汉德森,终于说话了,“帕鲁怎么死的?” 威尔斯鼻子微微一抽,低头想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们被迫分开的时候,我可以肯定,追我们的人并不是警察。” 帕鲁是汉德森引荐进去的,也就是说这个人算是他的嫡系,帕鲁是怎么死的,他肯定是会过问的。 “我怀疑是特工。”威尔斯补充说明道,“不过我知道,他的死,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谁。” “真正的罪魁祸首?”汉德森看了冈本一眼,问道,“什么意思?” “劳德鲁大人,有人出卖了我们。”威尔斯眉头拧紧,蜷在桌面上的五指微微内缩,扣着桌面,显示出他内心的愤忿,这样的动作正好体现了他内心的真实表现。 “你的意思,是有内奸?” “不错,可以说,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圈套。”威尔斯恨恨地说道。“而且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常茜茜。” 汉德森眉头皱了起来。但语气并没有变化,他淡淡地说道:“这可是个很严厉的指责。” “我有充分的理由。”威尔斯眼珠子向上一转,开始回忆,而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在皇爵会所精心布置的一切,只有我和帕鲁还有cherry三个人知道,就算是劳德鲁大人您也不知道细节。但是,张扬却好像事先知道了一切,鸹田和山本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让人抹了脖子。冯猛被活捉,那个蔡羽也被救了,白虎门那些人就是一锅浆糊,连打酱油的能力都没有…” “您想想。若不是有人事先通风报信。我们能有这么惨吗?而知道整件事的,就只有cherry、我,还有帕鲁三个人。” “抱歉,打扰一下,怀特先生,你们到华夏国,不都是由那个susan接应的吗?”冈本浩南低声问道。 “不错,是susan负责接应。但是有个问题,这个susan是cherry指定的。不过我得说句公道话,她似乎压根不知道我们到华夏国是干什么的,看她样子完全是奉了cherry的吩咐来办事的。” “而且她给我们找了住的之后,就没再和我们联络,后面我知道自己被出卖之后,不知道内奸到底是谁,甚至是怀疑到她身上,不过事实证明,cherry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冈本浩南脸色微微一白,因为东亚区正是他负责银翼骑士团对外联络的,常茜茜就是他沟通联络的,如果常茜茜有问题,那就意味着他是不是也有问题了呢? “cherry加入玫瑰骑士团已经好长的时间了,按道理应该不可能啊。”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冈本浩南顿时冷汗直冒。 而汉德森也是皱了皱眉头说道:“威尔斯,你说的如果属实的话,那么cherry确实有这种嫌疑,但是你说的都只是猜测罢了,并没有真正的真凭实据,单凭你个人的猜测,恐怕难以让玫瑰骑士团信服。” 汉德森的语气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倾向性,很显然他对威尔斯的话是将信将疑的。 “susan可以作证。”威尔斯缓缓地说道。 “susan?那个小女孩?”冈本浩南皱了皱眉头,“你不是说,她是cherry的人吗?” “你知道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吗?”威尔斯抬起头,看了看冈本浩南,缓缓地说道。 “不瞒你说,我很感兴趣。”汉德森淡淡地说道。 “我和帕鲁在一个叫塘厝,对,应该是塘厝的地方分开,我被一伙身手很厉害的人追杀…” “有多厉害?”汉德森淡淡地问道。 “绝对是顶端职业级的…就算是单对单,我和帕鲁应该也不是他们对手。”威尔斯想了一下后,答道。 汉德森看了冈本浩南一眼,冈本浩南眼珠子转了一下,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说道:“能杀死鸹田和山本的人,身手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继续!”汉德森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那天下着很大的雨,我和帕鲁挟持了susan的妹妹,结果中了圈套失败,分开之后,帕鲁决定往村里去,而我觉得里面不安全,准备从外围逃跑,两个人意见不同,就吵了起来,最后他往村里跑,而我往村外跑,很侥幸,我抢到了一部摩托车,我就开着摩托车在大雨中瞎闯,最后跑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躲了一夜。” “那地方龙蛇混杂,第二天,我跑进一户人家,抢了一台电脑…” “那个地方,叫前水街,全梅宁最乱的地方。”汉德森淡淡地说道。 “是吗?我没注意…我上了网,准备和你们联络,结果…” “等一下”汉德森盯着威尔斯,曲臂,端起茶杯,吮了一口,朝一旁的冈本浩南努了努嘴,冈本拍了拍手,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跪着爬了进来,捧着一张图摆在了桌面上。 威尔斯一看,是前水街的实景图。 “威尔斯,你的记忆力很好,你能告诉我,你当时进的是哪一户人家吗?”汉德森平静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