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你怕了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四十七章 你怕了啊?

张扬不急,反正等她上了床之后,有的是机会。 蔡冰白了他一眼,伸了个懒腰之后,拿了遥控器,把冷气调到十八度,之后便坦然地躺了上床,然后让张扬目瞪口呆的是,她上了床后,就迅速地把仅有的一条被子一裹,整个人就直接被薄薄的空调被包住了,像一只瘦长的粽子一样,完全没有给张扬任何下手的机会。 张扬翻了翻白眼,石化了,还有没有职业道德了? 而且除此之外,虽然十八度对于北方来的蔡冰来说应该还好,但对全身就穿着一身薄薄的衣服,而且是南方人的张扬来说,就有些冷了。 再说了,就这么傻愣愣地躺她床上,不但身体冷,这心也是哇凉哇凉啊,这算怎么回事? 说好的裸睡呢? 抱着身子很煞笔地躺了会儿,张扬觉得这实在是太荒谬了,这纯粹是自讨苦吃的节奏。 说实在的,刚刚就不该说那么多的大话,什么杰特民,还什么发誓,搞得现在都不好意思明着动手了。 心里哀叹了一声,自认倒霉吧!注定今晚要当禽兽不如! 张扬侧过身子,学着蔡冰,扔了个后背给她,就这么着,两人变成了背对背,不过张扬是蜷缩着,毕竟十八度确实是有些冷。 温度这玩意儿和你武力值高低并无太大的关系,他又没有接受过耐寒训练,不信你让个武林高手也在十几度的环境下。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试试? 就这么着,张扬被冻得半死,而且他还死活要面子。不好意思偷偷离开。 所以,现在的他是既不能偷偷离开,也不好意思把她给正法了,这让张扬别提有多郁闷了。 更要命的是,因为实在是冷,冻得他连睡意都没有了。 哎呀,这个悲催的! 正当张扬要泪奔的时候。他却突然觉得,自己的脚被踢了几下,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蔡冰开口说话了:“喂,睡着了没?” 废话,能睡得着吗?张扬抽着鼻子,使劲揉了揉道:“能睡得着吗?” “很冷是吧?” “你说呢…大姐。”张扬曲了曲近乎麻木的手指头。抽风般地说道。“换我快变成冰块姐姐了。” 蔡冰似乎是良心发现了,终于大发慈悲地说道:“被子分你一点,不过不许打我主意。” 张扬一听,没有二话,直接翻过身来,丫赶紧从她手里接过被子,虽然被子也挺薄,但是有了这么一件被子。最起码保命没问题。 但是,还是冷啊! 刚才的后遗症实在是太明显了。这会儿他是手凉脚也凉,尤其是脚,不小心碰到蔡冰的小腿肚的时候,她身子一个激灵,柳眉一蹙,也回过了头来:“有没有那么夸张啊,这么冰?” 张扬喘着粗气,盯着突然把脸转过来的蔡冰,四目相对,两人眼睛对着眼睛的距离不足二十公分,下面的小腿还是紧挨着,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一股幽兰诱惑的香味从蔡冰身上如丝如缕地钻入张扬的鼻中。 蔡冰那张吹弹可破的白皙瓜子脸瞬间红了,虽然说她和张扬磕磕碰碰,躯体亲密接触的次数多了去,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下,四目对望凝视,还真没有过。 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张扬剑眉下,那双黑白分明略带着一丝沧桑感的双眸,从茫然变为暧昧,从暧昧变成炙热而富有侵犯性的这一过程。 她咬紧樱唇,想把那张冷傲的俏脸挪到一旁,免得被这个家伙看出自己内心的惶恐,但是张扬不给她这个机会了。 直接搂住了她纤细的蛮腰把她抱入怀中。 “实在是太冷了…借你的身体用一下。”张扬厚颜无耻地说道。 “呃…”蔡冰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雪白的双臂就曲着被他挤到了自己的怀里,确实,张扬的身体带着一股冰冷,而她的身体除了本身就有的温热之外,现在更因为两个人的亲密接触而炙热了起来。 蔡冰没有反抗,但也没有出声,但身体却毫无疑问地被张扬紧紧地抱在怀里。 “你…你,你耍赖,刚刚发什么誓来着…”蔡冰小弧度地挣扎,因为才抱了一会儿,她就感觉到张扬下面发生了变化,有硬物顶着她平坦的小腹上。 她可是个熟透了的成熟美女,虽然未经人事,但并不意味着她对这些东西不了解。 张扬的回答就是堵住她的嘴! 蔡冰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直到张扬入侵了她的樱唇小嘴,以吹枯拉朽之势攻城掠地成功,她还只能瞪大了眼眸子盯着张扬,而且是,没有任何一丝的反抗。 作为一个男人,在亲吻一个女人的时候,一般而言,你看到的她,都是娇羞地闭上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颌动着带着少女该有的羞涩。 蔡冰不是少女,不过男女之间的那事,她完全也是个生手,但她被亲|吻之后的反应,不是立刻闭上眼睛,而是睁大了一双美眸,盯着张扬看。 缺少了唯美的画面,但是却带着一副让人更加兴奋的异样刺激。 冰冷的美人终究在情场上,尤其是在柔软的大床上差了张扬好几个等级,三下两下,她还是就直接软瘫了下来,修长雪白的脖颈不住地发出轻轻的嘟哝声,呢喃勾人。 白皙的俏脸乃至精致性感的锁骨区域,已经因为炙热的呼吸而变得绯红,身体上的每寸肌肤正在难以分辨的速度开始绷紧。 她雪白的长腿纠蜷着,睡裙已经凌乱,尤其是后背已经掀到了翘挺的雪臀处,春光大泄,抱着她的张扬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她胸口那两团饱满之物的惊人弹性和尺码,而且果然证实了,她里面是没有戴罩罩的。 两人嘴还贴着,张扬的手悄然往下,顺着她柔软的腰肢,蜿蜒而下,很快就找到了她睡裙的下摆,双手轻轻揪住。 “哧溜!”非常顺利,张扬瞬间就从她的大腿处,把她的睡裙掀了起来,褪到了她的胸口处,堆在她高耸的峰峦处。 蔡冰嘤咛一声,很配合地抬起了雪藕般的修长双臂,任凭张扬把她的睡裙从身体上剥落。 “啵!”一对雪白的丰腻玉峰蹦了出来,如同跳跃中的兔子一般耸立在空气中,顶端,那嫣红的两点如同点缀在雪地上的草莓一般,醒目而勾人。 好大,好白,实在是太雄伟了,张扬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口水。 毫不犹豫,立刻双手伸了上去,正待好好地肆玩享受… 蔡冰却如同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突然清醒了过来,猛地推开张扬,接着揪着被张扬扒下来的睡裙捂在胸口处,遮住了她那对坚挺的玉峰。 “不许碰那!” 她俏脸满是红晕,眼神迷离,不过推开张扬的手却是坚决异常。 功亏一篑啊,张扬虽然说现在完全可以硬上,但蔡冰现在的神情让他犹豫了一下,如果对方是真的不情愿的,他绝对是不会勉强的,想了一下后,他把手蜷了回来。 蔡冰看他停手了,鼻子微微一皱,贝齿轻轻咬着红润的樱唇,白了张扬一眼:“刚刚哪个家伙说不脱我衣服的?” 张扬没说话,那个心里却是暗暗嘀咕,我脱你衣服的时候,你可是自己都把手曲了起来的,要不然我能脱你衣服吗? 不过好吧,这种时候,女人最大了!她说的算! “怎么?没那个贼胆了?”蔡冰又白了张扬一眼。 “那叫尊重你…”张扬嘟哝道。 “扑哧!”蔡冰嘴角微微一弯,轻笑道,“我倒是听过一个笑话,说是有个男的和他喜欢的一个女生,夜晚睡在同一张床上,那个女生临上床前冲着那个男生说,你晚上要是敢碰我,你就是禽兽!” “于是那个男的就真的一个晚上都不敢碰那个女孩,结果第二天起来,那个女孩破口大骂,你连禽兽都不如!”张扬顺口接了下去,脸上瞬间被蛊惑了,“这个故事…嗯,你是在提醒我,不要做禽兽不如对吧?嘿嘿。” 受到了鼓励,张扬的手又不老实地摸到了她裸露的小蛮腰处,往下一滑,便是她那翘挺而充满弹性的雪臀,这手感…不能忍了! “想得美,我这个版本是,那个男的到了晚上后半夜,还是忍不住把那个女的给上了,结果…” “结果怎么样?”张扬忍不住停下了手,好奇地问道。 “结果那女的就怀孕了。”蔡冰淡淡地说道。 张扬呆了半天,怎么也找不到这个笑话有什么亮点,最后形成一个结论:“好冷的笑话。” “谁跟你讲笑话了…”蔡冰踢了他一脚,“你要是敢上我,我可不敢保证不会怀孕。” “你今天危险期啊?”张扬翻过来,把她压在身下,一个女的和你说这样的话时,另外一个潜意识是在告诉你,你可以上我,但是你得要负责。 对于蔡冰,张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就算不上她,也要对她负责。 “怕了啊?”蔡冰咬着樱唇,盯着张扬,削挺的瑶鼻呼出的热气凝固在两人狭小的空间里,萦造出一股极端诱惑的暧|昧气息。 张扬没有说话,直接用嘴代替了自己想要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