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沉默的杀手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九百一十九章 沉默的杀手

周兴并没有搭理冯猛,他一只手握着冯猛右手执刀的手腕就近的虎口位,另外一只手向后拗着他的左臂,然后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他提溜带推搡地带到那四个并排坐着的菊花国人身前。 接着双眸微微一冷,右臂微微一用力,寸劲使出。 而后冯猛就发现自己身前的那柄闪烁着寒光的武士刀,刀锋反向一转,对准了那四名无法动弹的菊花国杀手。 一道寒光如闪电般抹过那四个菊花国杀手的喉咙。 那四个被捆成粽子的菊花国高手瞪大了眼眸子,之后八只脚一阵的乱蹬胡乱踩着空气,但很显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紧接着,被割开的喉咙猛地迸射出一蓬蓬的血雾,飞窜数米远,割开的喉管发出那种气接不上的那种怪异的粗喘。 而后鲜血不断涌进了肺部,片刻功夫,全部气绝身亡。 冯猛盯着手里被喷得满是鲜血的武士刀,身子骨一软,当场就尿了出来,软软地瘫在了地上,面对如此血腥的画面,周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漠然地松开手,冯猛手里的武士刀,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你…你杀了他们?你…你…”他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字出来才好,方才还在下面淡定地指挥手下进攻包厢,但此刻面临这种手刃的情节之后,他还是吓尿了。 周兴摇了摇头,看了看地上的武士刀,平淡无奇地说道:“是你!” “我?是我?”冯猛呆呆地看了看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突然明白了这个清秀的恶魔的用意,他这是栽赃啊,他带着手套。自己的手则握着武士刀…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你是张扬的人?”冯猛语无伦次了起来。 闻言,周兴再度皱了皱眉头,看起来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冯猛正想着,特么的,太倒霉了,遇到个杀手。而且还是半天憋不出半句话的家伙,门口又多了个声音。 “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一个大约一米七左右身高的中年男子,黑瘦黑瘦的。脸上伤疤不少,像一块铁疙瘩似的倚在门口,神情淡漠地说道。 那个一脸清秀的年轻男子听到声音之后,瞬间厉芒一闪。随即转身。双目锁定了那个黑瘦的汉子,之后眉头微微一皱,淡淡地开口说道:“烈云?” “有眼光…”黑瘦汉子盯着那个清秀的年轻男子淡淡地笑道,“想不到蔡家青衣卫的力王周兴竟然是一个清秀少年,真是不可思议。” 周兴眉头皱了皱,他并没有回答,他脱下手套,小心地放入一个袋子里。而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似乎在确定有没有沾染到血迹。而后淡淡地说道:“你强!” 说着,就直接从烈云的身侧走了出去。 “屋里的人,你不管了?”烈云皱了皱眉头。 “救人!”周兴又应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 烈云耸了耸肩,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要下去救人,于是赶紧从门里探出头来,冲着周兴的后背喊道:“下面已经搞定了!” 周兴身子一滞,然后又走了下去。 “无趣的人!”烈云摇了摇头,随即返身走进房里,看着还在瑟瑟发抖的冯猛。 “我这个人不一样,我的话比较多…”烈云走到冯猛身旁,一伸手就把他拎了起来,接着马上伸手招了招鼻子,皱眉道,“竟然还尿了?你不是挺威风的吗?幸好,这种情况我见多了。” 此刻,冯猛心里不知道该用什么字眼来形容才好了,自己特么的怎么说也是个富少爷,还是个柔道的黑带高手,被人这么拎来拎去的,未免也太丧尸了吧? 但很显然,烈云压根就不会顾及他的任何感受。 “待会儿把你从这儿带走,那么那把带有你指纹的武士刀明显就是你杀人的工具,警察就可以合理的推测,你之所以不在现场,是因为你畏罪潜逃了!” “至于杀人动机?因为这四个菊花鬼子想要强奸你会所里的花魁之类的或者是你女朋友情人之类的…你出于不爽,或者义愤亦或者民族大义,就…就…动手了。” “你们不会得逞的…”冯猛那个恨啊! “那就试试看了,对了,那么,如果你一路上可以跟我解释,那四个菊花鬼子身份的话,或许接下去,你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头。” 冯猛沉默,打死他都不会说的! 但随着烈云不知道哪里趁手拿到的一个锥子直接扎进他的菊|花之后,他立马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啊…啊…我说…我说…” “这就对了,何必为一些早晚都必须说出来的秘密而活受罪呢。”烈云晦气地把那根生锈的锥子随手一扔。 在冯猛刚刚到达顶楼的时候,九号包厢外的激斗就已经结束了,过程很简单,许丹露和乔希儿早就在会所里布置了不少人手。 通讯一恢复,所有潜伏的人立马向九号包厢聚集,那些人压根就经不起女娲集团以及乔家那些精锐的夹击。 而大门那,白虎门这次来的人,因为比较仓促,来的都是一些阿猫阿狗之流的,有不少压根就没见过这种阵仗的,直接就吓尿了。 只不过场面实在是混乱,大部分白虎门的人后来都假装成会所里的那些服务生或者是富少之类的直接潜逃。 唐七七和潘宁宁等人人手不够多,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大部分的逃走了。 而场子里,冯猛的手下和一些奇怪的雇佣军杀手基本死伤殆尽,不过张扬他们这边也损失不少。蔡冰这边那个秦婶挂彩,一个青衣卫被乱枪打死,一个腿部受伤。蔡羽屁股挨了一枪子,不过不碍事。 烟枪的手下也有个被流弹击中身亡,另外还有个腹部中了一枪。 会所里那些公子哥们和服务生以及安保人员,死了六七个,另外还有十多人受伤,不过他们绝大部分都不是被枪杀的,而是在慌乱逃窜的过程中相互践踏而死。 他们一群人还在善后的时候。张扬已经在车上。 蔡冰坐在副驾驶位,张扬开车。 “谢谢!”两个人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异口同声地说道。 蔡冰闻言。不由侧头看了看张扬问道,“你谢什么?” “你那么聪明,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张扬盯着她那张绝美的脸蛋。淡淡地说道。这一次能够把白虎门以及冯猛的那些杂牌军一网扫尽,全靠蔡家和乔家以及女娲集团的精锐通力合作,才有这种结果。 总体而言,算是有惊无险,不过要不是蔡冰专程赶到梅宁,后果还很难说,事先他已经想到蔡羽会对付他,但没想到人家是把蔡羽这种级别的人当成了棋子再来对付他。 这点出乎了他的意料。虽然对方看起来都不是什么超级牛逼的对手,但是这次的地形太过复杂。空间狭小,他就算有本事也躲不过那么多的枪仔,幸亏蔡冰在,也幸亏许丹露并没有听他的,布置了那么多的人事先埋伏在里面。 蔡冰叹了口气,把头轻轻靠在座位上的靠枕上,淡淡地说道:“希望这次的教训,能让那个家伙吸取一些教训…” 那个家伙自然是指蔡羽,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已经在周叔的陪同下去月田区警察局报报到了! 辛辛苦苦,为了让他去自首,而如今造成这种局面,张扬不禁苦笑了一声。 这个代价会不会太大了一些。 “昨日夜间凌晨,本市位于月田区的皇爵会所里的客人发生激烈的斗殴,最后甚至引发了枪战,并导致火灾,火灾发生过程中,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故,导致十数人伤亡…目前,导致事故发生的犯罪嫌疑人,是两名外籍人士,目前已经潜逃,希望广大市民有发现者及时和警方联络…” 翌日,清晨,在餐厅里吃着早餐的张扬,看着梅宁早间新闻播报的消息,不由抬头轻轻看了看对面正低头专心喝着牛奶的蔡冰以及紧邻蔡冰而坐的乔希儿。 这两个从小就开始竞争,心里互相有嫌隙的大美人,昨天晚上居然睡在了一块! 今天早上还一起出来吃早餐。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现在这则新闻,内容大致和昨晚发生的事实差不多,不过一切关键的细节已经被改头换面,比如四个身份不明的菊花国杀手是如何死的,大远基金少东家冯猛失踪后的下落等等。 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因为这些注定不会有人去追究。 “大远基金董事长冯东远昨晚纽西兰心脏病发作凌晨过世…”蔡冰轻描淡写地说道。 “菊花国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乔希儿补充说明了一句。 “那两个外籍嫌疑犯,其中一人持墨国护照,名字叫马休.罗德里格斯.巴蒙德,另外一个持持海地护照,叫帕克.坎内斯…”许丹露挨在张扬身旁,端着一杯红酒…轻轻地荡着。 张扬真心不知道大清早喝红酒的是什么含义? “不过,护照都是假的,但是从他们住的酒店发现了他们的真护照,那个持墨国护照的金发男子,本名叫皮尔斯.怀特…另外一个是菲裔米国籍,叫帕鲁.桑托斯,这两人身份极其神秘,能在重重包围之下,全身而退的人,极其不简单。” 张扬皱了皱眉头:“你是说一个叫皮尔斯,一个叫帕鲁?” ps:感谢今天这么多兄弟姐妹的打赏 _ 【grey系源】大盟 【hgjx】巨巨 【ryanfu7】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kira-zsc】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動感】巨巨 【美女是祸水 】巨巨 【女娲传人】巨巨 【tiananmen】巨巨 【shadowpriest】巨巨 【星辰灬天宇丶】巨巨 【じ☆ve尐莊℡】巨巨 【我不是文才】巨巨 【书友130211100617692】巨巨 【冰河遗民】巨巨 【ayton】巨巨 【唯丹】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予取予求】巨巨【龙心悦】巨 【多看1变】巨【书友120616175201820】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