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幕后的真相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九十五章幕后的真相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上官雪双手捂住耳朵,拼命地摇着脑袋,挂满了泪珠的俏脸涨成粉红sè,修长的不停地蹬着张扬,双腿之间,底下的光大泄,胸前那对坚挺浑圆的玉峰更是随着她这些激烈的动作上下晃动,颤巍巍的夺人眼球。 不过张扬并没有心情去欣赏眼前这幅香艳的场景,相反,他在跟上官雪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也是为她一家的遭遇而感到心酸。 以前不知情的时候,心里还没觉得什么,但是当他拿到了上官雪的身世和资料后,心里却是不由自主地一阵酸楚。 他以为自己悲惨,但和上官雪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至少张扬觉得自己虽然自小失去双亲,但好歹还能和爷爷相依为命度过了二十年,而上官家却是被活生生逼着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你必须听!”张扬任由她那双雪白的长腿在自己身上蹬,双手扼住了她还没恢复力气的皓腕,“因为你是上官宏申的女儿,你有权利,也有义务知道一切的真相。” “你一定以为你父亲是一名国家特工,但实际上,他是一名职业杀手,他甚至还贩过毒…这就是你们家为什么那些年经济突然好转的原因…” “你神经病,你有毛病啊,你凭什么诬陷我父亲,你杀死了她,你个畜生,你现在还要污蔑他,你还是人吗?”上官雪眼看打不过张扬,美眸一厉,突然一低头,张开嘴唇小嘴,直接一口咬在张扬的臂膀上。 “唔!”一阵钻心的痛楚瞬间从臂膀处传到大脑的中枢神经,痛得他差点连眼泪都掉下来了。 但张扬却只是闷哼了一声,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推开上官雪,“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看看我查出来的资料,如果你还不信的话,你还可以亲自打电话找相关的zhèng fu部门求证你父亲的身份…或者你可以再想一想,如果你父亲真的是特工,为国牺牲,为什么只通知你去认领骨灰,而没有任何的抚恤金?” 上官雪愣了愣,一来,她死命咬着张扬的臂膀,甚至嘴里都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但他张扬却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而已,连吭都没有多吭一声,他这样的表现,让她不得不信。 二来,她彻底被张扬的话给打击到了!其实她不是没有想过她父亲的问题,就像张扬所说的,如果她父亲真是国家特工,为什么父亲和她见面的时候一看到jing察都会下意识地躲避着些什么。 为什么她和继母去领父亲的骨灰时,工作人员如此的冷淡。 为什么她在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关于父亲的证件。 一切的一切有太多的疑点了,只是她不愿意去面对,她宁可相信父亲为她编织的那个美好的梦想当中而不愿意跳出来面对这一切罢了。 而现在张扬却把她父亲为她编织的一个美梦彻底打碎了! “不错,你父亲确实是在和我们枪战的时候,不幸中弹最后…但是当时的原因是,女娲集团的法务部周总监的婶婶全家被你父亲他们绑架,而且逼我们到洛东省去救人,而他们还设了一个圈套要伏击我,但是我们之间的枪战是公平的,那种情况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就算是今天,我依然没有后悔我的选择…你父亲中弹,弥留之际,是我亲自送走他的。” “当然,你要为你父亲报仇,天经地义,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仇人不止我这么一个!”张扬看着她的双眸,很明显,她的立场已经明显的松动了。 “你的父亲,虽然最后走上了这条路,但他并没有半分对不起你,他依然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父亲,这是我一开始就跟你说过的!”张扬继续趁热打铁。 “你的父亲之所以走到今天,并非他的自愿…我想,如果你想了解你父亲的过去的话,你可以自己看看这份关于你父亲的调查资料。” 张扬伸手,缓缓地把许丹露找到的关于上官宏申和上官雪的详细资料拿了出来,放到床铺上。 上官雪沉默了一下,终于松开了嘴。 得以逃过生天的张扬忍痛,缓缓站了起来:“如果你有任何疑问,你可以随时问我。” 上官雪美眸死死盯着张扬放着的那一摞资料,默不作声。 “她的双眸焦点放在文件上,可以肯定她这会儿对你给她的文件极其感兴趣。”唐七七在蓝牙耳机里提醒张扬道。 “我可以给你时间思考…”张扬顿了顿,“如果你愿意说什么,你就拍打房门通知我。” 张扬看了上官雪一眼,走出了房间。 艾玛!疼!疼!真特么的疼!一出房间,关上房门,张扬就咧着嘴忍不住去捂住被咬得出血的臂膀,这也太悲催了吧? “你解开了她的手铐,不怕她过于激动而自杀?”唐七七在蓝牙里开口问。 “在没了解真相之前,她是不可能自杀的,我给她的资料里,留了几个关键点,她没弄清楚之前,是不可能自杀的。”张扬淡淡地说道。 “我很好奇…” “待会儿我和你说。”张扬慢慢地走到了五楼,进入了监控室,里面只有唐七七一个人。 监控器里,上官雪如预期般,开始看起了张扬扔下来的资料 面对唐七七不解的眼神,张扬开口解释道:“一开始,上官宏申只不过是一个想靠自己勤勤恳恳的双手去打拼,让上官雪和他妹妹安心的上学,生活的铮铮汉子。” “但是家庭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加上为了给他妻子治疗,欠下了一大屁股的债务,以至于他不得不想方设法去多挣一点钱,他白天摆摊,晚上在批发市场帮人搬运东西,后来一个听信了一个跑水产运输的司机的话,还去给人家帮跑夜单,就是给长途车司机打下手,想到后面干脆自己也干起长途运输司机。” “但是他绝对想不到,他跑的第一单,就是帮人运毒护航,而后连续跑了几单后,当他觉得来钱太快发现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他已经被牢牢地拴在了人家的战车上,那帮人,就是胡道元那伙人。” “虽然上官宏申很有骨气,但是自己和家人都被人胁迫的情况下,他压根就没办法抽身,甚至他自己也被逼着染上了毒瘾…当上了职业杀手,唯一让他撑下去的,就是家里年幼的女儿和还没chéng rén的妹妹。”张扬有些心酸地叹了口气道,“你可以想象,一个铮铮汉子被逼着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是多么的无奈。” “那帮畜生…早就该死绝了。”唐七七的美眸一寒,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那帮人,为了让上官宏申替他们卖命,还特意张罗了一个女人给他当老婆,当然,名义上是当他老婆,实际上就是为了监督他,充当胡道元那帮人的眼线,时间久了,我想上官宏申自己也都麻木了。” “本来这样,上官家就已经够苦的了,但是没想到刚刚上了大学才两年的上官秋雨,也就是上官雪的姑姑,勤工俭学的时候,被一个恶少灌醉,下药了之后还给她注shè了毒品,不知情的上官秋雨忍气吞声,最后却被同化成一个毒瘾子,沦为那帮毒贩的贩毒工具,之后又被jing方逮捕,判刑十年。”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上官秋雨的事情也是胡道元那一伙所为,但是我觉得两者肯定脱不了干系。” 张扬说完,唐七七不由一脸沉默,张扬怕她心里生出什么其他想法,忙把她拥入怀中:“本来这件事,我不想让你知道,不过我觉得如果和你坦白更好,固然,上官宏申值得同情,但是我并不后悔当初我开枪杀了他。” 张扬把责任揽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看了看房间里的上官雪,有些出乎张扬意料的是,她看完资料后,并没有找张扬的意思。 张扬耸了耸肩,很有耐心地看着,如果能这么快就让上官雪相信的话,那想法未免也太天真了。 不过通过面部识别系统,却足以证明她至少信了六七成 而有了这六七成,却足以让她有足够的生存意志了。 “其实,要证实你的话,不是还有个更简单的办法吗?”唐七七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 “嗯?” “只要抓到她的继母,不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吗?” “是个好主意,不过人海茫茫,一时半会儿不是那么好找,就连仇万荣都不知道她的下落,我们甚至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仇万荣?这是谁?” “当初胡道元的顶头上司,后来被抓了没死,关在监狱里,我想露露的这些资料大多来自于他。”张扬解释道。 “原来这样,可惜如果让仇万荣作证,估计上官雪也不一定相信…咦,你看,上官雪在拍打房门,她是不是想要和你说什么了?”唐七七突然盯着电脑屏幕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