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事实的残酷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九十四章 事实的残酷

()“那倒不用了,我主要的目的还是来看看老师你。”张扬笑眯眯地说道,杨菲虽然觉得罗素素进来女娲集团的行为很古怪,不过她并不知道罗素素是神圣联盟的人,所以有这种误会,简直太正常了。 “上班时间…非公事勿谈。”杨菲瞄了他一眼,然后冲着热情端水进来的梅欣说道,“梅欣,帮我把你们老板赶出去。” 张扬摸了摸鼻子,赶紧溜了,这天下这么拽的员工大概也只有她吧,好吧,她是自己的女神老师。 走到门口,张扬想了想,又回头说道:“帮我多多盯着她点,你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杨菲闻言细细的柳眉微微一蹙,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审计监督部的方向瞄了一眼,点了点头:“知道了!” 张扬终究没去找罗素素,毕竟他也不知道罗素素身上是否带着那个装着窃听器的手机,如果自己和她走得太过亲近,难免要和她说话,一说话,反而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再怎么说身为集团老板,过分关心一个新进来的员工也太不正常了。 除非是,看上了她的人,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招数也不错,反正自己的形象本来就是一个风流鬼。 从杨菲办公室走出来,张扬就接到了许丹露的电话,上官雪用来对付张扬的那瓶药剂化验结果出来了,确认为提纯后的蓖麻毒素,虽然纯度不是那么高,不过那么一瓶足够毒死一整个女娲集团的所有人了。 这种东西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弄得到的,一般而言,也只有那种特工才可能弄得到,所以上官雪背后肯定有人指使的结论已经是毫无疑问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人。 张扬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几天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让他觉的有一种山雨yu来风满楼的感觉。 他先回到别墅,而同时许丹露也把上官雪的资料找了出来。 这会儿上官雪已经被关在了临时腾出来的房间,房间里自然是装了监控器,躺在病床上的常紫娘反倒是起了作用,反正她是百般无聊,让她监视上官雪再好不过了。 不过上官雪倒也奇怪,被关进去,铐在床边之后,反倒不哭也不闹了。 张扬走进去的时候,她也没做出什么反应,就好像她面对的只是空气罢了。 不过,张扬也不介意,关了房门后,慢慢地走到她身旁,然后学她一样,坐在了床沿边上,距离她不足十公分。 直到这会儿,大约感觉到自己的安全距离被侵犯了,上官雪才抬起头,怨毒地白了张扬一眼,不过并没有说话。 为了防止她身子还藏着什么东西,她被彻底地检查了一遍,小西装外套已经被脱掉了,现在的她,上身也就一件黑sè的蕾丝边紧身吊带衫,下身一条黑sè的描白边短裙,丝袜也被扒掉了,雪白修长的白生生地袒露在空气中。 曼妙窈窕的身材此刻尽显无疑,33d或者是34d的饱满这会儿更是傲人地耸立着衬着她一头短刘海,干练而又xing感。 “怎么样?想好招认了没有?”张扬目光从她的胸部收回,慢悠悠地说道。 而唐七七在五楼盯着她面前的面部识别系统,随时和戴着蓝牙耳机的张扬沟通。 不过,上官雪不理他。 张扬并不生气,因为他早就料到了这种结果。 他走到伸手,拿出手铐的钥匙,把她双手解开。 上官雪看了他一眼,依然没有开口。 张扬依然不介意,只是自言自语般淡淡地说道:“我刚刚看过你的资料,你父亲是个很伟大的父亲。” 上官雪闻言,眼眸子微微一动,不过随即又耸拉下去,假装没有听到。 “他十八岁参军,二十一岁很幸运地成为一名空降兵的士官,做了三年,他一直向往蓝天,当然,他的蓝天是希望有朝一ri,能够自己开着战斗机翱翔在天空,只可惜,他在报告空军学院的时候,因为身体的原因没能考上,最后他退伍了。” “退伍后他很快结婚,他把希望放在了自己的下一代上,然后就有了你,尽管你是一个女孩,不过他依然没有灰心,从小开始培养你对飞行的兴趣…” “你到底想说什么?”上官雪忍不住抬头,开口打断张扬的话。 “我在讲故事。”张扬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笑着,其实他看了上官雪和上官宏申的过往之后,心里有些发酸。 “她有些激动,看起来你讲的故事勾起了她的回忆。”唐七七的声音通过耳麦传了下来。 “无聊!”上官雪恨恨地把头扭了回去。 张扬洒然一笑,换了一种语气,微微一叹继续说道:“自从有了你之后,一家子看起来和和美美的,就这样很平静地过了三年,这时候不幸却突然降临在了你家,你妈妈得了绝症,而且很快的过世了,剩下一屁股债和你,你只能和你爸爸相依为命,你的爷爷nǎinǎi过世得早,你爸爸只能带着你和你年轻的姑姑从老家离开到城市讨生活。” “不过你父亲依然没有放弃把你培养成一名优秀的飞行员的打算,他一边拼命地找工作,一边还债,而且尽可能地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和你姑姑…而他自己每天都只肯吃一些剩菜剩饭,有时候甚至还饿着肚子。” “别说了…”上官雪抬头,那双明亮的美眸早已经凝满了泪水。 张扬没有理她,依然继续说道:“你是个很勤奋的孩子,你爸爸的辛苦你全部看在了眼里,所以你从小就别别人勤奋,别别人努力,你五岁开始,就懂得帮爸爸,你爸爸在街边烤地瓜卖的时候,你会在一旁帮忙找钱,推车子,但是你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名。” “后来,你上了小学,姑姑上了高中,你们全家的经济就更加拮据了,你爸爸又要照顾你,又要照顾你姑姑,还要挣生活费和学费,又要还债,但是他不偷不抢…因为他的格言是,他曾经是一名军人,军人有军人的尊严。” “别说了…”上官雪白嫩的小手捂住了双眸,嘤嘤地哭了起来,泪水不住地从她指缝间溢出,最看不得女生哭的张扬都忍不住肩膀微微抽动,心里有些不忍继续说下去。 但他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停下来,依然淡淡地继续开口说道:“直到有一天,你爸爸有一天回去,告诉你,他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但是这份工作很神秘,是一名国家的特工,不过身为特工,行事总是会比较神神秘秘的,所以,你会经常好几天看不到你爸爸在家中,但不管怎么样,你们家的经济突然又变好了,债务也全部还清了。” “但是,过后没多久,你爸爸带回了一个女人,还让你叫她妈妈,这个妈妈对你不好,经常趁你爸爸不在的时候打骂你,你跟你爸爸告状,但是你爸爸每次只能无言以对…” “你爸爸出去的时间越来越多,在家里呆的时间越来越少,最后你们一家又全部搬回了老家…” “你姑姑顺利考上了大学,而你也开始读初中了,你爸爸和你那个继母经常不在家,不过幸好,这个时候的你,已经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你爸爸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且如果你注意看的话,他身子骨越来越消瘦…不过对你的关爱却从来没有减少过,尽管他不在家,但是每年你的生ri,他都一定会出现在你面前。” “所以,这会儿的你,ri子虽苦,但至少还过得下去…但是…”张扬顿了顿,看了看已经泣不成声的上官雪一眼,狠着心又接着说了下去,“但是苦难再度降临你家,你姑姑在上大学的时候,因为要出去勤工俭学,一次意外被恶少强行注shè了毒_品而后jiānyin,她不但被,而且还不幸染上毒瘾…” “为了不给家里添麻烦,你姑姑不敢告诉你父亲实情,最后还被逼着一起参与销货,最后被jing方抓住…” “你姑姑是从犯而且有被胁迫的情节,所以从轻被判了十年,而你却在同一年考上了大学…” “别说了,我跟你说别说了…你个疯子,你个变态,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上官雪突然发疯地站了起来,手脚并用地踢打张扬,但在张扬面前,她的这点招数哪里有用! 张扬只是轻轻一伸手,便轻而易举地执住了她雪白的皓腕。 继而双目死死盯着她这张梨花带雨的娇艳俏脸,带着一丝冷酷,缓缓地说道:“我必须告诉你,因为你们家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一步一步地逼着你们走到今天…难道你还想继续执迷不悟下去吗?”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当年你家经济突然变好吗?你不想知道你父亲为什么要给你找个令人生厌的后妈吗?你不想知道你父亲真正的死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