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 那事可不能乱说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八十六章 那事可不能乱说

张扬看了看时间,发现其实还没到八点,张扬从床上爬了起来,悄悄地下了床,走到她身后,而后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伸手从她腋下绕过去,直接施以安禄山之爪,袭胸! 饱满的触接感瞬间传来的同时,齐小小迅速做出反应,摁在键盘上的雪白十指猛地一缩,一手为爪,飞快掰住张扬袭胸的龙爪手反手一掰一拧;另一手直接一记手肘反攻张扬肋下。 出手如闪电般迅疾! 这身法!果然高级格斗术不是白学的,一出手就有模有样,换做是寻常人,张扬估计得要倒大霉了。 不过张扬毕竟是她师父,而且对于这些招数已经是知根知底,寸许间,他迅速弓腰避开她的一肘,同时顺着她掰腕的方向顺过去之后,反制她雪嫩的小手,并且仗着自己力气大的优势捉住她的手肘,把她摔倒脑袋伸到她脸颊旁,啄了一口。 “哎呀…”齐小小看到是张扬后,顿时一阵羞恼,“要死啊,人…人,赵嫂很早就起来了。” “咳咳…齐警官,你不会是在用我的电脑看黄片吧?”张扬松开她雪白的皓腕,笑眯眯地说道。 “哪里啊,人家在整理你的那些视频。”齐小小俏脸一红,之后悄悄瞪了张扬一眼,俏脸含羞地压低声说道,“昨晚的事,你可…可别说出去,待会儿有人问,特别是菲菲问的时候,你必须得一口咬定我们昨晚是通宵在找证据的。” “可是你一脸神采奕奕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在通宵啊。”张扬笑眯眯地说道。 “那…那我不管啦,我等下就立刻走了,反正她们问起来你就这样解释。不然我到时候怎么面对菲菲啊。”齐小小一边说着,一边满脸羞红地准备拷贝视频。 不过她立马就发现自己没有带储存盘。 “你…这台电脑能不能先借我?” “我是无所谓,不过里面可是有很多岛国爱情动作片噢,万一被警方当成证据,电脑又是你提供的,啧啧,齐警官。你准备怎么解释?” “呃…还是算了,我找菲菲借个存储盘。”齐小小一听,立马否定了刚才的想法。“我知道你电脑里才不单单是放了黄片那么简单呢,哼!” 张扬笑了笑,别说齐小小的身份是刑事警察了,就算是普通会用电脑的人。看到张扬随身带着这么一台配置如此高的笔记本电脑肯定也会怀疑啊。 “当然了。里面还有一些更加限制级的东西,比如什么滴蜡啊,捆绑什么的你有兴趣吗?”张扬继续调侃她道。 “不跟你说了!”酒醒之后的齐小小明显保守了很多,一听到这些词语,那恢复白皙的脸蛋儿马上又是红彤彤的,“我去找菲菲了,你…你得要记得啊,昨晚的事可不能乱说啊。算我求求你了。” “这么说,昨晚的事。你记得很清楚嘛?”张扬意味深长地盯着她说道。 “哎呀呀,不跟你说了,我找菲菲去。”齐小小赶紧站了起来,准备溜号。 “我电脑包里有移动硬盘,菲菲老师一估计这会儿已经去上班了。”张扬笑眯眯地说道。 齐小小低头不敢看张扬:“我…对哦,我也要回警局了,那个,你的硬盘在哪?” 张扬把移动硬盘找出来递给了她。 齐小小拷贝好视频后,张了张嘴,刚想开口,张扬抢先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说出去的。” 齐小小脸又一红,悻悻地说道:“那我先走了。” 张扬知道她要赶着回去警局,所以也没有阻拦,便点了点头:“开车小心点…” “嗯!”齐小小发现自己的心态难免还是发生了一点点的小变化,以前对张扬或许是带着崇拜和感激,现在似乎又好像多了一抹更加复杂的情愫在里面,毕竟无论怎么说,眼前这个男人和她也算是有了极其亲密的关系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她第一个男人。 女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总是比较难忘!更何况其实,在张扬把她从高林救回来的刹那,她心里早就堆满了他。 只是他身旁环绕的优秀女人实在是太多了,自己就算有这种想法又能怎么样。 不过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她和他还是有了两次限制级的接触。 其实第二次虽然喝醉了,但她的神智还算清醒,不过做了那么多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她并不后悔,其实当时不但大脑挺清醒,内心还是砰砰直跳的。 而且现在看来,张扬也没有排斥自己,甚至觉得他似乎还挺在意自己,所以,这就够了! “这个美妞,临走的时候嘴角挂着微笑,难道是冷笑?”张扬送走了齐小小后,伸手挠了挠头,他并不怕见不到齐小小,一来她的老窝就在临海区,二来很快他们又得见面了。 齐小小走了之后,张扬洗漱了一下,就去了一楼,杨修国这会儿已经穿戴整齐,要去上班了,看到张扬又停下了脚步,悄声问道:“那个事有结果了吗?” 张扬闻言,点了点头:“高建文是被冤枉的!” “何以见得?”杨修国闻言,脸上闪过一抹喜色,看得出,他并不想高建文出事。 看到他的表情,张扬心里还是挺佩服他的心胸的,虽然说高杨两家关系还不错,不过目前市委班子里,高建文的父亲是常委,而杨修国不是,如果高建文父亲因为这件事受影响的话,杨修国现在的政绩有目共睹,接替应该顺理成章。 不过他还能为高建文的事而为高建文的父亲担心,足见他平日里的为人不错。 张扬看了看客厅里并没有其他人后。低声解释道:“其实,在事发当晚,我见过高建文。而且我有他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 “这么说,齐警官已经拿了证据走了?”杨修国问道。 张扬点了点头:“嗯,昨晚她整理了一宿,她刚走,应该是回局里了。” “那就好。”杨修国脸上除了刚才闪过的那抹喜色之外,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辛苦你们了。” 他停顿了一下。又解释道:“其实,眼下老高正主抓一些政府部门的监督工作,进展不错。要是这件事栽了个跟头,别人会怎么看他,你们能还他一个清白,最好不过了。” “您放心吧。目前的证据足以证明。高建文只是巧合路过了那边而已,不会有问题的。” “嗯,那你先坐着,我先赶去上班…呵呵,对了,谢谢你的生日礼物。”杨修国看着张扬,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之色,“你知道。我和菲菲…嗯,改天我们爷俩坐下来再好好喝一杯。” 杨修国的心情看起来依然沉浸在和菲菲冰释前嫌的兴奋劲上。 不过一听到喝字。张扬立马头大了:“咳…咳…我真心不会喝。” “那怎么行,你得多学学,毕竟现在的身份可是女娲集团的老板,又不像我们,可以推脱,作为大老板,酒桌上的应酬有时候是免不了的。” 他话锋一转,看了看四下无人后,又压低声道,“菲菲和静儿她们可都是喝酒高手,你看我,当初的水平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后来为了追她们妈妈,我舍了命去学喝酒,最后…抱得美人归。” “这么说伯父比伯母还能喝?” “咳…那什么,诚意,诚意最重要。”杨修国一听顿时一脸尴尬,“最重要的是小喝怡情,大家开心,对了静儿最喜欢法兰西的葡萄酒,尤其是…” “爸…还没上班吗?”杨修国话音未落,一旁餐厅就传出来一个柔美的女音,不用看人,张扬都知道谁来了,杨静! 这会儿她正端着一杯牛奶,倚在门栏边,笑眯眯地看着这两个真该窃窃私语的大男人。 杨修国见状,立马打着哈哈尴尬地说道:“那个,是哦,不早了,我先去上班了,回见…好好玩。” 杨修国一走,杨静低头喝了一口牛奶,随即瞟了张扬一眼,笑吟吟地低声说道:“昨晚把人家小姑娘给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就…讨论一下案情罢了。”张扬装死道,没道理啊,昨晚自己已经很小心了,除了那次在浴室里齐小小尖叫了一声除外。 “扑哧!”杨静抿嘴一笑,差点直接把牛奶给喷了出来,“行了,我都听到尖叫声了,后面赵嫂还以为是我和菲菲,然后我发现我们两个都没什么问题,反倒是齐小小不在菲菲的房间里,所以,你说那还能有谁?” “是吗?”张扬蹭了蹭鼻子,死活不肯承认,“我们真心是在讨论案情。” “齐警官倒是个不错的姑娘,脸蛋长得漂亮,更重要的是,她和菲菲还合得来…” 闻言,张扬心里一震,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了,杨菲一向是个冰山美人,所以朋友不多,不过齐小小这个精致的陶瓷美女倒是好像和她蛮谈得来的,这可是个好兆头。 “怎么样,心动了?”杨静笑眯眯地盯着张扬问道。 张扬看了她一眼,一只手揽住了她的小蛮腰,另外一只手直接摸上裙子包裹下的那圆滚滚的翘挺雪臀:“差点忘了,昨晚我还憋着呢,不如趁着没人…” “呃…”杨静急忙一把推开他,然后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后才拍了拍饱满的胸口道:“要死啊,万一被爷爷看到,就完了,不理你了,快去吃早餐。” 杨静白了他一眼,而后踩着小碎步慢慢地走上二楼:“我说真的,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姐帮你摆平。” 盯着她婀娜多姿离去的背影,张扬捏着下巴心里暗喜,有这么个姐姐老婆真性福! 餐厅里,并没有其他人,杨菲没看到影子,不过依照她的性格,这会儿应该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学校了。 吃了早点,果然就收到杨菲的短信,说她到公司了,顺便提了件事,今天已经让罗素素正式去上班。 美女们都走了,张扬吃了早餐,跟杨静和杨树山打了声招呼后,也离开了杨家,车上,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 于是拨通了蔡冰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