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这个要求太荒谬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八十三章 这个要求太荒谬了

网络上流传着无数,男人在成功哄美女上床之后的各种经典平抚女人心情的手法,有安慰的、保证的、嘘寒问暖的、各种送卡,各种牛逼。 可偏偏就没有摆平眼下这种不小心看到她在自嗨,而后害羞得伤心欲绝、人欲断魂的办法! 张扬对付这种不是撒泼,而是在那独自嘤嘤直哭的美女,完全是束手无策。 “齐警官,我们不是还要继续寻找证据的吗?”张扬盯着拱起的被子撑出来的她那具曼妙的身躯,试图用工作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嗯…”被子里的齐小小停止了一下,似乎停止了哭泣。 不过正当张扬以为自己施计成功之时,齐小小身子一翻,又嘤嘤哭了起来,“你…你先找吧…呜呜,别管我。” 张扬无奈了,摊了摊手,想了想走到电脑前,噼里啪啦敲了一阵键盘,心里一阵犹豫,如果把皇禧酒店这个视频给她看的话,估计她会立马从床上蹦起来吧。 但犹豫了一下后,他还是没办法决定下来,蔡羽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先和蔡冰沟通一下再做决定。 不过帮高建文脱罪的话,却很简单! 从隧道口一路过去很明显有不少监控摄像头,再加上自己的行车记录,那小子好运,明天大概就可以放出来了。 张扬想了想,生怕出了什么岔子,既然皇爵会所的视频都被删掉了,那么其他地方的视频被干掉估计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吧。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悄悄给许丹莹发了个短信,让她偷偷备份昨晚二十二点三十分开始从隧道口一直到石更路路段的监控录像,当然只是挑一些比较重点的路段而已。否则的话,小姨子晚上就不用睡觉了。 搞定了之后,回头,发现齐小小还在那坚持地嘤嘤哭着! 没想到威风凛凛的齐大警官竟然是个爱哭鬼? 张扬无语了,急忙又走了回去:“要不我们整理一下证据吧…” “那个,等下会被人听到的。” “要不,你歇歇。先喝口水?” “哎呀,我找到最新证据了!” “那个…你说吧,要怎么样…你才能不哭?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你说的啊?”齐小小把被子一掀。探出她那张梨花带雨般的俏脸,盯着张扬,像揪住了小辫子似的说道。 哇靠,这怎么感觉上当了呢? 张扬看着她泪眼婆娑的美眸。似乎又不像。但是她的表情很明显就有一种奸计得逞般的小得意! “我一向言而有信,只要你的要求别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张扬有些心虚地看了看她,又补充了一句,“三观不正,无节操的也不行啊。” “不会!”齐小小摇了摇头。 “那你说吧,要保留着也可以。”张扬突然觉得怎么自己就好像观音大士给了孙悟空三根救急猴毛似的,还保留着呢。 “嗯,我知道你一向是言而有信的…”齐小小咬了咬樱唇。低头沉思了一下,美眸微微一斜。“那个…我要你打飞机给我看。” “什…什么?”张扬生怕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急忙再问了一次,她说什么来着?什么飞机? “就是打飞机啊,换一种说法,就是你自|wei给我看…”齐小小带着一脸希翼的表情,抬头仰望着张扬,一双还有些泛红的美眸似乎正凝集着泪水,只要张扬说不同意,马上就泪洒房间的意思。 “你在开…开玩笑。”张扬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一阵无语哽咽,什么叫没节操,什么叫毁三观,这个不叫没节操,这个不叫毁三观,那还有什么是? “什么玩笑,我是认真的。”齐小小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自己刚才已经答应我了。” “可是这个要求未免也太毁三观了…我刚才可是说毁三观的和没节操的都不行…” 齐小小嘟起小嘴,盯着张扬,然后大眼睛眨了眨,泪珠直接在眼眶里打转了:“你…你…你食言,再说了,书上说绝大多数男人不都有干过这事吗?既然那么多人做过的事情,那就不能叫做毁三观了对吧?” “干这事确实不叫毁三观,但是在你面前干这事,绝对是没节操和毁三观!” “可是我又不介意,而且我还会带着鉴赏的眼光来看待的…再说了,你刚才…你刚才不是也看到我在那个了吗?你要是不这么做,我…我睡不着。” 张扬被雷到了,不过当然,他现在终于理解这个美妞为何会提出这么荒诞不已的要求来了,敢情她这是想搞心里平衡啊,自己偷看她在自嗨,她也想通过看自己那个,一来是找心里平衡,二来大概是觉得也握了自己一件把柄的意思。 这妹子还真是可爱啊! “不行,这太荒谬了,我一个大男人在你面前干这个,我下不去手。”不过无论如何张扬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这太荒谬了,打死他也不干。 齐小小咬着樱唇,歪着脑袋想了想,继而柳眉一蹙,真的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然后双手揪着张扬的胳膊肘,撒娇…真的是在撒娇:“做一次嘛!做一次嘛,好不好,大不了…大不了我的给你看。” “什么你的给我看?”张扬一听,这话里有话啊。 “就是…就是,如果你肯在我面前那个的话,我…我的上身着给你看。”齐小小一副破罐子破摔了的样子,斩钉截铁地说道。 次奥!张扬当场就凌乱了,听她这么一说,目光随即就不由自主地朝她的胸口瞄了过去。 很显然。虽然刚才她去洗手间清理了一下制服,但被泼湿掉的衣服可没那么容易就干了。 所以这会儿她胸口的位置依然是湿漉漉的一片,那对浑圆…呃。她明显没戴罩罩嘛! 不过就算是没有那罩罩的衬托,她那对坚挺的峰峦一样是没有半分下坠,而且是直接鼓鼓地向外撑起,形成两团饱满的丘陵,在湿掉的左峰峰巅,甚至还可以若隐若现地看到一个诱人的凸点。 哇靠,太诱人了。虽然她的年龄已经不是十八岁的少女了,但是现在这娇艳欲滴的身材和她这对茁壮挺拔的峰峦,还有她那张娇滴滴的陶瓷般精致的俏脸。这些都是嫩美眉的典型标志啊。 虽然刚才在浴室里已经惊鸿一瞥过已经见识到了,但是现在齐小小再次自己主动提起,张扬心里顿时还是痒痒了,就是因为刚才的惊鸿一瞥。他才知道眼前这个美眉应该是很标准的34d水平。绝对可观,绝对有料,物超所值。 但是…话说回来,在她面前撸管,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怎么样?”齐小小盯着张扬脸上的表情变化,似乎有了一丝信心,再次追问道。 “可是我自己实在是下不了手啊。”张扬犹豫着说道,他是真心下不了手。这事要是换成周伟的话,绝对是小事一桩。但对于他来说,太艰难了! 别说在齐小小面前,就算是在许丹露她们面前,他貌似都干不出来这事儿。 不过,这句话明显就代表了他立场的松动,果然齐小小马上就看出了一丝端倪:“哎呀,我都可以露给你看了,你就牺牲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就可以了嘛….呜呜…” 齐小小一边说着,一边又撅起了小嘴,泪珠又在眼眶里打转了! 眼泪竟然可以这么快就造出来?张扬顿时又是一阵手足无措,她这…不去当演员可惜了,这眼泪说来就来。 “那…行,不过我有个条件。”张扬像个被地主老财压迫得实在是没辙的苦命长工,咬了咬牙,豁出去道,“你得让我摸…” “摸啥?”齐小小一愣一愣地问道。 张扬不置可否地瞄了瞄她那对坚挺的双峰,暗示道:“干这种事,总得有些刺激对吧?” 齐小小闻言,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盯着张扬看了半天,而后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你可真色…” “咳…咳…齐警官,你这还真不能怨我,我这也是平生第一次被要求干这种事啊,你想想我好歹也是女娲集团的老板,要是人家知道我在一个美女警官面前打什么飞机的,我还要不要活了?”张扬无语地对答道。 齐小小咬牙想了想:“那…那谁让你偷看人家?” “我那不是偷看…巧合!那是巧合。”张扬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还是继续找证据吧,您想想,现在可怜的高建文还被拘留着呢?对吧… ” 张扬决定趁机转移话题…虽然他知道高建文在里面不至于被人家怎么样,不过这么说的话,指不定能够让齐小小放弃她这个荒唐的想法呢。 “好…我同意!”齐小小点了点头。 张扬松了一口气,这陶瓷娃娃终于开窍了,回归正轨了。 “那… 开始吧!”齐小小抿着樱唇小嘴俏脸含羞地说道。 “开始什么?”张扬一怔! 齐小小瞄了张扬一眼,低头伸手慢慢地解开了自己衣服上的扣子,羞怒道:“你不是要摸…才肯?” 看着她胸口露出的那抹雪白,张扬才反应过来,她同意的可不是什么和自己继续查找证据啊…我了个暴瀑汗的! ps:【求年度角色票---杨菲】 豆子祝福各位兄弟姐妹们【平安夜快乐】【圣诞快乐】 另外也谢谢以下越来越多的铁杆兄弟们打赏 _ 【じ☆ve尐莊℡】巨巨 【hgjx】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ryanfu7 】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動感】巨巨 【美女是祸水 】巨巨 【贫道爱尼姑】巨巨 【tiananmen】巨巨 【女娲传人】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烦恼的鬼】巨巨【wush】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