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这下惹“祸”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八十二章 这下惹“祸”了

浴室静悄悄的,没有冲澡时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也没有穿衣服时发出的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里面根本没人似的。 不过从紧闭的浴室门以及浴室门下面的透气窗漏出来的亮光来看,张扬可以肯定齐小小肯定还在里面。 只是此刻无声无息的,张扬心里不禁一阵纳闷! 差点忘了,齐小小喝醉酒了,而且喝得太多,她不会出事了吧? 因为酒精会抑制肝脏功能活动,阻碍糖原的释放,而洗澡时,人体内的葡萄糖消耗会增多,所以酒后立刻洗澡,血糖得不到及时补充,容易发生头晕,甚至是昏倒。 所以,她不会是昏倒在里面了吧? 张扬皱了皱眉头,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人后,上前伸手曲指,轻轻敲了敲浴室门:“齐警官?你洗好了吗?” 里面没反应! 张扬一呆! 急忙又敲了一下,发现还是没动静! 张扬眉头顿时皱紧,真出事了?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拧浴室门的门把手,让他没想到的是,浴室门应声而开。 随即,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朦朦胧胧的雾气中,一具雪白勾人的酮体径直窜入眼帘。 张扬瞄了一眼,直接石化了,因为这会儿,齐小小正坐在马桶上,浑身不着一缕,其中一只手抚在她那一对坚挺的玉峰上,另外一只手则放在她底下横张的中间。 雪白的贝齿则轻轻咬住红润的樱唇…檀口轻轻发出一丝低不可闻的轻吟声。 张扬傻眼了,就算是傻子。他也知道她在干嘛啊! 脑子里瞬间想起啦刚刚她点开的那个视频,这里面貌似也有雷同的一幕啊。 “啊…”坐在马桶上还浑然不觉的齐小小陡然看到突然闯入的张扬,呆了片刻之后。也同样石化了,石化之后又马上反应了过来,马上发出一声尖叫,雪白大腿一夹,另外一手赶紧捂住坚挺浑圆的双峰。 “嘘!”张扬急忙拼命摆手…现在三楼可是住了不少人啊,然后准备撤退。 不过…齐小小尖叫声刚落,走廊对面的那个房间就立刻传来了询问声。 “怎么了?”是赵嫂的声音。她显然还没睡觉,而后就传来了房门把手拧动的声音。 齐小小一听眼睛马上直了….“门…,门…把门关上…”她拼命戳着张扬身后的浴室门。那浓浓的醉意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张扬也没有多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把浴室门给关了,门刚关上,那边赵嫂的房门打开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而后传来了拖鞋踩在走廊地板上的声音。 “谁啊!”她又问了一声。 浴室里。张扬和齐小小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谁负责出声了。 张扬盯着浑身的齐小小,喉咙一阵的干渴,这会儿的齐小小实在是太勾人了,一手搂住酥胸,一手捂住大腿根处,她身上皮肤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醉酒的原因,早已变得晕红。这个洗手间和浴室共存的房间有些狭小,张扬裸露的手肘一触碰到她的皮肤。很明显地感觉到她雪白的肌肤似乎因为紧张而在绷紧。 室内还留有她刚刚沐浴后残余的沐浴露香味,混合着她这具诱人的躯体散发出来的体香,让人迷醉。 虽然她身上重点部位已经用手遮挡了,但是她这种半遮半掩的姿态让人觉得更加撩人,以至于虽然外面看来紧张无比,但他还是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紧贴着她身体的下身逐渐有了反应。 这个真是身不由己啊! 与此同时,齐小小也是感觉到了,不过让张扬意外的是,她并没有感到难为情,甚至是突然松开了捂住酥胸的那只白嫩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扑哧笑了出来。 幸好,她很快意识到门外有人正在走近,急忙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不过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还是盯着张扬,如一泓秋水般的美眸里依然分明绽放着无法掩饰的笑意。 张扬本来是无奈的,只得尽量将身体往墙壁上挪了挪,刚想舒缓一下,却又被她突然松开手后,那猛然弹出来的坚挺玉峰吸引住了,盯着那对颤巍巍的浑圆雪球以及上面的粉色蓓蕾。 他目光瞬间放直,然后好不容易才舒缓的神经立马又绷紧,结果可想而知。 “小张…是你在里面吗?” 正当张扬喘着粗气,呼吸急促了起来的时刻,门外的赵嫂突然出声了。 张扬这才想到自己出来,房门没关,大概赵嫂已经瞄到屋内没人了,所以他现在是不认也得认… “嗯,是我,赵嫂…”张扬尴尬地回答道。 “噢…”赵嫂应了一声,接着就听到了她回身走回房间的声音,不过正当张扬以为她要离去的时候,她又停了下来。 “对了,小张,你有没有听到刚才有人尖叫了一声?”赵嫂又开口问道。 “没…没有啊,您是不是听错了?”张扬一阵叫苦。 “我听错了,应该没有啊,难道是二小姐的房间传过来的?”赵嫂自言自语地说着,“算了,我还是下楼看看去。” 说完不久,张扬就听到了踢踢踏踏拖鞋踩着台阶下楼的声音。 听到脚步声远去,张扬终于松了一口气,侧头看了看齐小小,后者这下子知道害羞了,急急忙忙半蹲着站了起来,然后雪白的纤手一伸。 “啪嗒!”把灯给灭了。 浴室瞬间陷入一股黑暗。 “那个,我先出去...”张扬喘了一口气后说道。 “嗯!”齐小小羞红着脸点头。 张扬刚伸手去拧开把手,她却突然又一把拽住了张扬:“不行…万一待会儿赵嫂上来了,然后你在房间,浴室的灯却亮着,她要进来洗手间关灯,那可怎么办?” “呃…”张扬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不过她说的还真是有可能,“那怎么办?” “等我一下,我…我穿好衣服,一起出去。”齐小小紧张地说道。 “行,那快点。”张扬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黑暗了,所以这会儿虽然已经关了灯,但是齐小小的一举一动几乎是尽在眼里,再熬下去,估计得要出事。 “不许偷看!”齐小小不明就里,但这会儿还是满脸通红,加上感觉到张扬如此贴近她,而且刚才还看到她在那个啥啥的样子,所以她现在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那脸蛋儿更是红得几乎可以凝出水来,幸好,黑暗中张扬应该是看不到吧,她想。 不过在黑暗的掩护下,齐小小胆子无疑大了许多,她急忙伸手去拿了浴巾裹着身子擦拭了一番,然后把浴巾一丢,又手忙脚乱地去拿自己的内衣飞快套在身上,而这一切几乎是贴着张扬的身子在进行的。 可惜,她低估张扬的视力了,这会儿她的所有动作,其实全部落在张扬眼里,看得是一清二楚。 只不过张扬尽量避免去看到她而已。 呼吸!深呼吸! 这世界多么美好,这空气是多么清新?这美女是多么的勾人…呃! “好了!”齐小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竟然在不到两分钟之内完成了穿衣服的伟业。 两人悄然拧开浴室门,而后像个小偷一样,急忙窜出浴室。 刚刚关上房门,门外就传来了有人爬楼梯上来的声音。 张扬和齐小小大口大口呼吸了几下后,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当然,谁也不敢笑出声。 但很快,齐小小想起了自己在浴室的刚才那幕,登时粉拳捏紧,而后松开,双手捂着俏脸低着头就往床上跑,然后揭开被子把自己罩了个严严实实。 张扬被她这突如其来大动作吓了一跳,但马上醒悟过来,她这是没脸见人了吧! 在浴室里竟然学着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情节,自己嗨皮了起来,更要命的是还被自己给撞见了,不过话说这也不能怪自己啊。 谁让她晚上莫名其妙来杨家,然后又莫名其妙喝了那么多酒,然后…在浴室呆了那么久,而且还嗨皮得那么陶醉,竟然没听到自己的两次敲门声,然后更巧的是浴室门竟然也没关。 这么多的巧合连在一起,天注定她就得认命了。 当然张扬知道,这个时候,就应该发挥自己男士的绅士风度了,调节一下眼下这种尴尬的气氛,不然让她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情何以堪。 “咳…咳…齐警官,那个你放心好了,晚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确定赵嫂离开之后,张扬尽量用一种平和的语气和语速开口说道。 “你已经看到了…怎么能算看不到,呜呜!”齐小小在被窝里哽咽了起来,初始,张扬还以为她是假的,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她似乎不是假哭,而是真哭,声音虽然小,但是是真伤心了。 “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我发誓我不会向别人说的。”张扬坐到床边,继续安慰她道,这女生哭起来,他立马就手足无措了。 “可是你还是看到了啊…呜呜…呜呜!” 张扬咬了咬嘴唇,自己差点忘了,虽然她现在已经是一名很出色的刑警,但是本质上,她还是个娇滴滴的陶瓷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