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水落石出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八十章 水落石出

身旁的齐小小美眸死死盯着监控录像,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了,似乎忘记了她现在是在看录像而已。 一只白嫩的小手抓着张扬的胳膊肘紧紧地抱着张扬,那对饱满的峰峦以最大的力量,无意识地挤压着张扬的后背。 张扬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齐小小那对被隐藏在制服后面的饱满峰峦,那种强烈的压迫感是多么的巨大! 那充满弹性的软绵触感绝对让人难以把持,张扬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下面开始有了反应,没想到看起来娇滴滴的如花瓶一般精致的陶瓷美女居然这么有料。 “来了…来了…哎呀,光线太暗了。”齐小小等到地下停车场的两名车手走进了监控摄像头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两人的正面,只是可惜的是,地下停车场光线太暗了,很难分清楚他们脸部的细节。 不过那个穿着v领t恤的人走近了之后,脸部终于还是直接暴露在监控摄像头下,而且光线虽然很暗,但是轮廓和面部特征还是很明显的。 “冯猛?”齐小小脸上微微一,脱口而出叫出了一个人名,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极其愕然,看样子她好像是认识那个人。 不过她脸上的表情惊愕之色才刚消失,那边张扬的反应比她还更大。 因为他也看到了一个熟人! 那个开着兰博基尼,穿着纯色衬衫…或者说肯定是黑色衬衫的那个人,竟然是蔡羽。 尽管那个穿着纯色衬衫的男子只不过是在镜头前一晃而过。但张扬还是很快地认出了摄像头下拍到的这个人面貌,绝对是蔡羽无疑。 “看电梯里的录像。”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你认识那个人?”张扬一边打开文件夹,一边问齐小小道。 “嗯!”齐小小点了点头。一脸意外地答道,“那个人叫冯猛,是大远基金董事长冯东远的儿子,冯猛的外公还是个老干部,级别很大,而且这个人和高建文应该还算挺熟的。” 她顿了顿,看了看张扬又说道:“你的表情好像也很惊讶。莫非你也看出了什么问题?” 张扬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现在问题有些棘手了。” 不错,随着蔡羽掺杂进来。事情开始复杂起来了! 他记得自己从皇禧大酒店离开的时候,大约是二十二点十几分,那时候蔡羽刚好出现在酒店门口,一脸的怨气。 而皇爵会所那辆有可能是肇事的卡宴是二十二点二十分出发。从皇禧到皇爵只要十分钟左右的车程。所以如果大胆的假设一下,那辆卡宴是不是去接蔡羽的呢? 打开电梯里的监控视频,切入时间点之后,果然,蔡羽和冯猛的面部清晰地显示在监控摄像头下。 “没错,就是冯猛,不过另外这个人是谁,怎么感觉冯猛对他一脸毕恭毕敬的?”齐小小看了视频之后。更加确定她没认错人了,同时又看了看张扬。开口问道,“你认识他?” 张扬点了点头,心里一动,随手关了视频:“再把会所门口的监控视频拿来看看。” “不是已经看过了吗?难道还有什么价值?” “当然有!”张扬皱了皱眉头道。 重新打开了会所门口的监控视频,张扬仔细地看了看,果然如预期般,视频截止到二十二点五十六分就没了,也就是说对方删除的视频时间范围刚好掐在兰博基尼开进来后。 “那个,能不能帮我去倒杯水?”张扬突然开口问齐小小道。 齐小小虽然一脸的纳闷,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像…楼下有,你等等哈。” 齐小小一走,张扬立刻重新侵入皇爵会所,然后把会所门口的所有监控视频全部拷贝了下来。 完成了这一切后,齐小小就回来了,不过她双手空空的,很显然没拿到开水。 “我…我找了半天,没找到水。”她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张扬后说道。 “没关系,我等下自己去打。”张扬笑眯眯地说道,“谢谢你!” 他不过是故意支开一下齐小小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她去帮忙弄开水,毕竟她是刑警,张扬这个逆天的幽影系统功能如果被她发现了,真不知道会不会被她拿去充公了,到时候一曝光那就完蛋了。 齐小小一脸狐疑地看着张扬,不过没看到什么破绽后,还是站在了张扬身旁,肆无忌惮地靠在他身上:“怎么样,查出点什么了?”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张扬点开了刚刚弄过来的视频,把时间直接拉到二十二点五十五分,刚好接着那辆兰博基尼开进会所之后。 “没什么啊?”看了两三分钟后,齐小小不由纳闷地说道。 难道自己猜错了?张扬也有些犯糊涂了,不过他依然没有放弃! 继续死死盯着电脑屏幕:“再等等!” 又看了五六分钟,张扬也觉得没戏的时候,齐小小突然叫了一声:“卡宴…卡宴…高建文的…卡宴…他也到皇爵会所了?” 张扬瞄了一眼,果然,二十三点零二分,一辆黑色的卡宴缓缓地驶进了皇爵会所大门口,虽然车上的人看不大清楚,但是车子的车牌显得很清楚,正是高建文的。 从而也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想,高建文在隧道口跟自己提起过,他说他要去参加一个聚会,欢迎一个来自京城的贵宾。 果然他来了皇爵会所,那么这个京城来的贵宾是不是就是蔡羽呢? 另外一方面,这会儿的高建文看起来很平静,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否撞了人的样子,而且自己和他分开的时间点刚好就是二十二点三十五分,从隧道口到皇爵会所有十八公里的车程,而且中间还要穿过繁华的市区,所以他跑了二十七分钟并不奇怪。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绝逼没办法在二十二点四十分的时候在石更路撞到人。 而从目前掌握的监控录像来看。 毫无疑问,那个穿着v领t恤的冯猛所搭乘的那辆卡宴是最大的嫌疑。 当然,冯猛绝对不是那个凶手,因为他开着兰博基尼出去的时候是在案发之后,他自然不可能开着卡宴撞人。 所以凶手只可能有两种可能,一个是那个突然消失的衬衫男,还有个…是蔡羽。 “高建文也来了,那不就意味着他也有可能是凶手了吗?”齐小小郁闷地说道。 “恰恰相反。”张扬摇了摇头,“因为他是这个时间点才到达的,和前面那辆卡宴刚好很贴近,所以这点却刚好可以说明他躺枪的可能性很大,这个只要调取沿路的监控录像就知道了,我相信高建文是清白的。” “你都这么说了,看来高建文是被冤枉的。”齐小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看了张扬一眼后说道,“而且如果是真的,还有可能是被栽赃了,原先开着卡宴出去的人,一直没有回来,卡宴是被冯猛开回来的,这证明那个人可能是因为犯事而逃跑了。” “不过奇怪的是,这个开着兰博基尼回来的人,身份又好像更高,就连冯猛都对他一脸尊敬的样子,这个冯猛可是皇爵会所的创始人之一啊。”齐小小一脸迷惑地自言自语道,“他和冯猛又为什么要对调着开呢?” 张扬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把蔡羽的身份告诉她。 “看来明天得找冯猛谈一谈。”张扬还在犹豫的时候,齐小小又开口说道。 “现在证据还不够多,会打草惊蛇。”张扬闻言,急忙皱了皱眉头提醒她道,她不知道开兰博基尼的是蔡羽,若是蔡羽真的涉及了这个案子,齐小小去调查他,估计最后会什么都查不到,反而还要惹得一身骚。 “明天一早我就找交通部门把沿路的监控摄像头全部调出来,就算石更路段没有监控摄像头,我就不信附近路段也没有拍到他照片。”齐小小很果断地说道。 张扬皱了皱眉头,心道,既然晚上他们已经开始在删除皇爵会所的监控录像了,恐怕其他地方的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了,尤其是那些关键的地方。 监控录像?对了,皇禧大酒店门口以及附近都是有监控录像的!想到了监控录像,张扬突然记得了一件事,那就是对方如果从皇爵去皇禧接蔡羽的话,时间点刚刚好。 如果那辆卡宴是去接蔡羽的话,那么在皇禧大酒店外面,肯定也可以找到蔡羽上车的情景,说不定也可以找到那个开着卡宴的人。 不过看到齐小小在身旁,他又犯难了,要拿到皇禧酒店的监控录像,还是得入侵他们的系统,倘若齐小小问题来,自己搪塞过去倒是没问题。 不过这还在其次,他更觉得为难的是,如果拿到了之后,证实了蔡羽确实参与了这事,甚至是当事人。 他要不要跟齐小小如实坦白? 虽然他很不喜欢蔡羽这个鸟人,但是蔡永和蔡兴龙还有蔡冰的面子,多多少少他都要顾及到吧。 这他们前脚跟刚离开梅宁,后脚跟自己就捅蔡家的刀子,怎么说都觉得怪怪的。 张扬突然很无语地发现,这件事,真心操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