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不能说的秘密(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不能说的秘密(二)

“啊,你是说景水轩的主人和菲菲的妈妈是表姐妹的关系?那么菲菲也是皇族后裔了?”张扬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难怪,难怪他怎么看到杨菲和杨静两人,有时候看起来和司源或者是西晨静兰总是有点神似,原来她也是皇族后裔。 杨树山曾经担任过景水轩那位老夫人的专职医生,这点张扬已经知道了,但他没想到的是,菲菲的外婆竟然就是现在景水轩主人的姑姑。 所以,菲菲的妈妈能够嫁给杨修国是不是因为这层关系呢? 听起来好像挺复杂的!不过这种事只有他们当事人才知道了,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去问。 “不错,严格意义上来说,菲菲和静儿都是皇族后裔,当然,她们外婆很早就放弃了自己的身份,所以她们现在自然和景水轩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血统上来说,她们是皇族后裔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那么这么说的话,当年菲菲老师的妈妈得病的时候,其实景水轩的人也有很大的概率可以救到她,不是吗?” 张扬一听,顿时想起了一件事,杨静说她妈妈因为没有可以匹配的骨髓,所以没有办法进行骨髓移植,那么既然景水轩的人和她的血缘关系那么近,应该也有机会才对。 “不错!”但杨树山马上叹了口气,“不过修国和菲菲她妈妈压根不知道这一点,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只不过当初菲菲她外婆要我终身保守这个秘密,所以我也不好明着去找景水轩的主人,当然。我还是去找了她,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倒是很爽快,只是可惜的是,她和她的大女儿,也就是大公主也没办法匹配。” “爷爷,那么。我有个问题,您刚才说,医生说这个病很可能是家族遗传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景水轩的人也有可能得这种病?” “从概率上来说,是有这个可能,不过奇怪的是景水轩的主人以及上一任老夫人和三个小公主都没有这个问题,静儿也没有这个问题。所以这很可能是个伴x隐性遗传基因在作怪。而且有一个传闻,那就是景水轩的主人在挑选下一任主人的时候,身体是否健康是必要的条件之一,继承大位的人,一定会是身体最健康,智商最高的那个人。” “不过,历史上,景水轩的主人并不是没有早夭的先例。而且还不少,所以这种病是不是景水轩主人历代基因遗传的问题还真不好说。”杨树山皱着眉头道。“你想想,大自然是公平的,既然上天赋予了她们无穷的智慧,那么同时又赋予了她们一些基因上的缺陷也是有可能的,科学的讲,当一个人的智慧基因变异的时候,那么其他的基因组受此影响而产生异变甚至是有了缺陷…” 杨树山说到这里,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么说,感觉就好像在诅咒自己的孙女一般。 他叹了一口气后,无奈地摇摇头:“但愿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只不过,菲菲的头脑异常的聪明,不说别的,她的记忆能力就绝非普通记忆力好的人所能比拟,甚至比她妈妈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扬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他还是担心杨菲这么聪明,反过来是不是有更大的几率得这种病? 不过杨树山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话锋一转,说道:“扬子,其实今天我跟你说了这个惊天的秘密,并不只是想让你知道菲菲和静儿的血统有多尊贵,更重要的是,我担心万一有朝一日,我已经不在的时候,菲菲出了什么问题,你好心理准备。” “还有,就算你到时候没有办法救菲菲,我还有一个最后的办法…”杨树山尽量压低声,附在张扬的耳朵旁,轻声说道,“如果,什么办法都用尽了,都没办法救菲菲的话,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的骨髓肯定能够和菲菲相匹配,她可以救菲菲一命。” “谁?”张扬心里一颤,问道。 “景水轩的三公主,流影紫曦。” “流影紫曦?”张扬默默念着这个名字,而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这个秘密除了你我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景水轩的主人不知道,三公主也不知道,菲菲也不知道,所以你要答应我,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而且你有把握的情况下才能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爷爷,你放心。”张扬郑重地点了点头。 “这个秘密在我心里已经藏了六年,如今我年老了,万一有哪一天我身有不测,不能就此随我一起埋入地下。” “爷爷,既然你知道三公主的骨髓和菲菲老师的能够相匹配,为何不干脆请她捐献骨髓,移植给菲菲老师呢?”张扬随口不解地问道。 “呵呵,说你聪明,你现在怎么就犯傻了呢,你想想,现在菲菲身体健康没有一丁点问题,你让她移植骨髓,她会同意吗?就算她同意,现在的三公主是何等身份,景水轩的主人可能同意吗?” “还有,我之所以知道三公主和菲菲可以配比成功,其实也是使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当初在为她看病的时候,偷偷采了血样送去检测才知道的,以上种种因素加起来,你觉得这事靠谱吗?” 张扬闻言,不由尴尬地笑了笑:“确实是我疏忽了。” “不过也不能怪你,我知道菲菲在你心目中很重要,你这是关心则乱,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个秘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对不能说,而且为了避嫌,我曾经和景水轩的许诺过,终身不会让静儿和菲菲踏入景水轩半步。” “如今。我把菲菲和静儿都交给你了,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保护她们的周全!” 张扬默默地点了点头,这一点是百分百肯定的。 “好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免得他们生疑。”杨树山伸手拍了拍张扬的肩膀,转而笑道。 “嗯!”张扬点了点头。 杨树山走到门口的时候,张扬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便开口问道:“爷爷,六年前,你是不是给安平来的一个女孩治过腿伤?” “六年前?安平市?”杨树山皱着眉头,想了一想。随即伸手拍了拍额头,道:“你看我这脑袋,这人老了。记忆力也衰退了不少,那时候找我看病,尤其是骨科的还真不少,安平市的。应该是有的。只不过人还挺多的,一时还真想不起来,不过你可不可以跟我说说,对方有什么特征,腿部受了什么伤?” “嗯,大概十三四岁,人长得很漂亮…腿部的话,可能是落水导致…具体什么伤。我一时也说不上来。” “落水导致腿伤?那是不是掉下去的时候,用力过猛。撞到了水底的石头?粉碎性骨折?” “应该不是!” “那就奇怪了,如果不是摔伤的话,除非是冻伤!如果是冻伤的话,我倒没什么印象,不过你看看能不能回忆起来更多一些。” 张扬想了想,当初的兮兮留给他最后的东西其实并不多,以至于现在他竟然不知道开口怎么描述了。 “山叔啊,你们聊完了啊,赶紧进屋喝点醒酒汤。”赵嫂端着一个大碗,笑呵呵地从餐厅走了出来,跟杨树山打招呼。 张扬见状,便开口说道:“要不改天我再想想。” “嗯!”杨树山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那个女孩是不是对你很重要?” 张扬想了想,点了点头。 “你的初恋?” 张扬看了看捧着大碗的赵嫂,不知道自己的回答会不会传到杨静或者杨菲耳朵里,不过他还是笑着点了点头:“或许是。” “哈哈,我不会告诉她们的,你放心好了。”杨树山呵呵笑道。 张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伸手蹭了蹭鼻翼,怎么说呢,兮兮在自己心目中,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或许,现在再见到她,应该不会有当初的那种感觉了吧,谁知道呢。 再度进去餐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只剩下杨菲和齐小小在那里了,老王和郭子已经离开了,陪生日寿星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喝茶。 不过让张扬大跌眼镜的是,餐厅里,齐小小竟然也喝上了。 张扬伸手挠了挠头,这个妞,她晚上是不准备回去了吗?刚刚是谁在那大声囔囔地说不准酒后驾车的? 看到赵嫂端着汤走进来,两个在那莫名其妙喝起来的人终于停了下来。 张扬瞄了一眼,哎哟,这俩妞喝的还是白酒!我了个去的! 更关键的是,他的杨女神依然是面不改色,唯一可以分辨得出她喝过酒的,大概就是她那张绝美白皙的脸蛋,此刻也是隐隐绽着一抹淡淡的红晕,让她那张本来就漂亮得不像话的脸蛋多了一丝韵味出来,少了一丝清冷的感觉。 不过齐小小就不一样了,她的脸这会儿已经红到了脖颈上,那张陶瓷般精致的小脸这会儿如同染纸一般。 晚上她不睡这边都不行了。 ps:【希望兄弟姐妹们,能帮忙订阅一下vip章节第一章 163章_】 另外也谢谢以下铁杆兄弟们的打赏 _ 【じ☆ve尐莊℡】巨巨 【hgjx】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ryanfu7 】巨巨 【動感】巨巨 【冰河遗民】巨巨 【龙心悦 】巨巨【美女是祸水 】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天山无语】巨 【许瀚友】巨【暧昧的月色】巨 【看来是打飞机】巨 【龙心伟】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