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老娘要叫唤了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十四章 老娘要叫唤了啊

张扬抱头鼠窜地溜到医院边上一家超市里,买了一大堆的零食,然后等要找套套的时候才发现,那东西在收银台那才摆。 这东西张扬可是第一次买,本来就觉得有些别扭,再加上收银台的收银员是个清秀的小女生,买东西的人还不少,而且可劲儿地挤在收银台那边,这让张扬顿觉一阵蛋疼。 尼玛你们这帮大婶看银家一个纯情小男生买套套好意思吗?不买了行不。 但想到没这东西,高琪说不定就不让那个啥了,又有些心揪! 终于,yu望战胜了面子,张扬一个虎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捞了一盒杜蕾斯大哥,果断扔进篮子。 抬眼四顾,幸好没人关注他,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收银妹子前,把篮子递给她,其实里面东西不多,两根牙刷,两个牙杯,一贯牙膏,接着零食一堆,一些面包和一些饮料,另外还买了三条毛巾和一些纸巾。 那架势就是想出去旅游的,不过如果加上那盒杜蕾丝的话,怎么看都像出去打野战的。 轮到张扬结账,那美眉一看,还是个小帅哥呢,多瞄了两眼,然后把东西一样一样的弄了出来放在条码机上刷。 结果杯具的是,刷到那盒杜蕾丝的时候,那美眉怎么也刷不出价格出来,之后把那东西递给张扬,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这条码有问题,可能要麻烦你换一盒安全套好吗。” 张扬无语了,泥煤的,刷不出来就刷不出来,干嘛那么大声说安全套。 看着四周目光灼灼,只得含恨又换了一盒,递给那美眉,那美眉低头瞟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其实这种太厚了,有种比较薄的比较有感觉。” 叉!张扬无语了,等她一刷完赶紧夺了她手里的东西,放回篮子。 才走到门口,就嗅到一股香风绕鼻而来,然后他的肩膀被人从背后拍了拍。 “咦,张扬,又碰到你了,买什么呢?”杨静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疙瘩钻了出来,当然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从另外一个收银处走过来的,她长长睫毛遮盖下的美眸瞟了张扬篮子里的东西一眼,随后伸手捂住小嘴扑哧一笑。 “哟,张扬弟弟,你也长大了啊。” 张扬看了看那盒摆在最上面的杜蕾丝,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进去。 “别不好意思啦。”杨静一本正经地说道,“在我们医生眼里,再正常不过了,凡事都有第一次嘛,不过你这种的显然是增厚型的,不合适你,去换一种吧。” 张扬一阵的暴瀑汗,状着胆子反问道:“静姐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杨静迟疑了一下,扬了扬身上的工作牌,答道,“因为我是医生啊。” 医生?你不是放shè科的吗?怎么研究起这玩意了?结果,也不知道是哪根筋犯错了,张扬真的按她的建议重新换了一种。 下午十八点,各大电视台上播出了一个激动人心的画面,上官宏教授在屏幕上正式宣布南星一号抗癌药剂首次临床验证大获成功,三十只被注入各主要类型原癌细胞的试验小白鼠,接受了0.5毫升抗南星一号癌药注入后,历经八小时,试验白鼠身上的癌细胞被尽数清除,并且暂时未发现任何的副作用。 随后uicc主席希尔博士和梅宁市委书记赵国庆分别发表了演讲,表示对于龙裔工程小组所取得的成就表示认可与祝贺。 然后就是一大堆的采访,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一脸无奈,但还得装出笑容的乔希儿了,因为她被列名龙裔工程四名核心成员之一,而且年纪最轻,又漂亮的无以复加。 所以各大媒体又再一次地把她的身世,小学捡到一块橡皮擦还给同桌的事情都被挖了出来,并加以夸奖。 张扬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心有余悸地看了看身旁的高琪,颤声说道:“看来今天晚上没回别墅是个极其明智的选择…不行,我得问问保险公司,给我们那栋房子买上意外险需要多少钱…对对对,还有件事你得提醒我,我们还是买辆车吧,以后乔姐的车还是少坐为妙。” 嘱托了一个护士小美眉帮忙照看何挺后,张扬和高琪到外面弄了些东西吃,然后又给何挺喂了些流质的东西,看着他又开始沉沉睡去,这一来二去,就到了晚上九点多了。 给乔希儿打了个电话,张扬果然先是挨了一顿骂,骂完之后,乔姐就问他在哪,那阵仗大概是准备cāo刀砍了张扬。 张扬想了想,就老实跟她说了,晚上得在医院,不回去了,让她自己觅食。 乔希儿哼了几声后,挂了电话,不过过了会儿还是给他发了条短信:“自己注意点,被砍了姐没法救你。” 接着又跟许丹露打了个电话,她呢这几天一直照看她父亲也是累坏了,所以接到张扬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睡大觉,知道张扬不回去后,没说什么只是让他自己小心,不过还是调侃了张扬一下:“扬子,再过几天人家就来大姨妈了,机会难得哦!” 这女人,张扬挂了电话,心里都有些痒痒了。 高琪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踩掉脚上的高跟鞋,把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蜷到病房里的陪护床上,开口问道:“向两位老婆大人请完假了?” 高琪穿着黑sè超短裙,所以腿一缩到床上,那裙子也很自然地往后卷,短短的裙子哪里遮得住里面的风光,张扬立刻就看到她裙子后面雪白长腿末端那淡粉sè的内裤。 “看什么看。”高琪忙伸手压住裙口。 “又不是没看过。”张扬看了看对面静静躺着的何挺,叹了口气,待会儿自己和高琪那个的时候,万一何大叔突然醒过来的话… 他突然觉得一阵的蛋缩。 两人又看了两集肥皂剧,时间一下子就快到十二点了,这时候高琪就打了个哈欠,说困了,想睡觉了。 然后就直接不三不四地侧躺在床上,一个人占了四分之三的位置。 张扬看了看那勉强只有一米二宽的小床,傻眼了,难道直接扑在她身上睡? 不过张扬也不管了,说实话,这几天他也是折腾坏了,再加上昨晚压根就没怎么睡,现在的确犯困了。 所以他也是把外套脱了,然后直接上床从背后揽着高琪的腰整个人像只八爪章鱼一样贴着她,双手搂住胸,下身贴着她的臀部。 高琪用胳膊肘捅了张扬几下,发现赶不跑张扬后,就放弃了:“姐困了,今晚不许欺负姐。” “呃…那你还让我买套套。” “逗你玩呢。”高琪嘀咕了声道。 张扬一听,毛了,大手一挥,直接把她的外套给脱了,然后顺手把被子拉过来,把两人盖住,接着伸手就去解她里面的衬衣。 “臭家伙…才几点啊。”高琪不干了,躲在被窝里轻声说道,“十二点护士会来查房呢。” 果然,高琪的话还没说完多久,房门就被敲响了:“查房!” 高琪看了张扬一眼,伸出食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把陪护床外面特意架起来的布帘子拉了过来,挡住陪护床,低声提醒张扬说道:“待会儿你不可以出声,知道不?医院不许带很多人进来。” 说完,她大声应了声,把外套穿好,整理了下衣服走到房门口开了门。 护士美眉倒也没怀疑什么,只是照常量了血压什么的,看了看何挺输的液有没有问题,然后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注意事项,然后准备走了,临走前,目光却落向了拉起的布帘后面,看了几眼,终究没说什么,端着巡房本走了出去。 “这下可以安心睡一会儿了。”仔细关好房门,高琪伸手打着哈欠,撩开布帘,慢慢走回到陪护床。 她一上床,张扬就把她外套脱了,高琪狠狠白了他一眼,但还是很温顺的躺在张扬身侧,过了一小会儿,低声道:“裙子给我留着…”说着自己倒是先动手,不老实地伸手探到张扬某个开始慢慢膨胀的部位,嬉笑了一声道:“这么快就不老实了。” 张扬一听,立刻把自己扒了个jing光,又把她扒得只剩下一条黑sè短裙,撩起裙子脱下她粉sè内内的时候,手往她那神秘地带一探,发现早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张扬一阵激动,刚准备拿套套,高琪伸手揪住了他,狐媚地瞟了他一眼:“傻瓜,直接进来吧,老娘顶多吃颗毓婷。” 张扬一愣,白花了几十块钱了,下身一挺便直接冲了进去,顿觉被一股温润绷紧的感觉包裹了,这丫头还是相当紧啊。 高琪嘤咛一声,低语道:“轻点…待会老娘叫了你可别怨我。” 叉!这娘们,张扬无语了,决定大力惩罚她…你叫就叫! 谢谢【小闻哥哥】的慷慨打赏还有评价票,_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