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章 致命漏洞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七十三章 致命漏洞

因为有正事要说,所以老王他们并没有逼张扬继续喝酒,虽然他们觉得刚才张扬压根就是蒙骗他们的。 而且杨静还让赵嫂给张扬做了醒酒汤。 张扬一听,顿时大呼不值得,自己难道不应该装醉,然后晚上趁机摸进杨静或者杨菲的房间,然后来个醉酒戏美人吗?接着再来个啪啪啪什么的,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醒酒?醒酒干嘛啊!人家不要! 但很快,赵嫂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齐小小到来之前,做了份葛根汤。 张扬刚刚喝完,齐小小果然如电话里所说的那样,驱车赶到了杨家。 更神奇的是,她半路上还顺带买了生日礼物和一大束花,张扬很好奇那个巴掌见方的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按他的猜测,估计是水晶球。 如果真是买了一个水晶球送给杨修国,那这个陶瓷美女还真是可爱啊! 再说,齐小小过来,看到张扬也在之后,顿时俏脸一红。 她竟然没和张扬打招呼,倒是和杨菲寒暄了几句,又跟杨修国道贺之后,开始觉得晚上这里气氛有些怪异了,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不时偷偷瞄向张扬。 张扬呢,一脸无语,话说这个陶瓷美眉你别弄得那么明显好不好,虽然你已经假装尽力装着我们两人没有什么奸情的样子,但你这么个表情,人家要是猜不到那才是猪呢。 果然。杨静的那双美眸,在齐小小看了张扬第一次之后,就时不时地在两人彼此的脸上寻找共同点。似乎看出了什么破绽。 这是要东窗事发的节奏啊! 待会儿还怎么跟齐小小聊那个案情呢? 还好,杨菲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主动开口了:“对了,小小,其实今天请你过来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杨菲说着,美眸还瞟向了张扬。意有所指。 “不是你…那…那是谁啊?”齐小小看到张扬,本来就已经是忐忑不安了,现在杨菲还盯着张扬说请他来的人还另有其人。这不是分明说他张扬吗? 完了,完了,他们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今天这是鸿门宴啊! “你说还有谁。当然是张扬。张总裁了!”杨菲盯着张扬索性挑明了说。 “啊…这个,是吗?”齐小小一惊,他们难道看出了点什么了? “不错,是我要找你。”张扬看了看四周的人,只好硬着头皮硬上。 “有什么事吗?”齐小小纳闷了,张扬要找她的话,干嘛非得跑到杨家。 张扬看了看杨修国等人,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缓缓对杨修国说道:“爷爷,伯父。我想和齐警官单独谈谈。” 杨树山和杨修国同时点了点头:“不要紧,正事要紧。” 齐小小很快被张扬带到了杨静的房间,齐小小贝齿咬着樱唇,带着一丝惴惴不安的心情低头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进门的时候还差点一头撞到张扬的后背上。 张扬被她的动作给逗乐了,打开杨静房间门后,把她请了进去,笑着道:“齐警官,你不会是怕被我给吃了吧?干嘛这种表情。” 陶瓷美女盯着张扬,把手蜷在胸口,幽怨地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有件正经事要问你。”张扬把房门关上,盯着她说道。 “那你干嘛关房门?” 张扬不由扑哧一笑:“看来,你是真怕我把你给吃了啊,你忘了你的身份了,你可是一名刑警,我再怎么样,总不能把你给强行那个什么什么吧?” “那可说不定。”齐小小俏脸一红,脑子里瞬间就想起那天给张扬那个“打飞机”的场面,哎呀,那天脑子一热怎么就做出那么让人脸红的事儿呢。 这样的话,自己算不算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呢? “咳…咳,其实今天把你请过来,是因为高建文的案子。”张扬索性开门见山地说道。 “高建文?”齐小小柳眉微微一皱,陶瓷般精致的绝美脸蛋顿时露出一抹遗憾的神情,有些无奈地说道,“他的事,你知道了?” 张扬点了点头:“不错,所以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找你的。” “那个家伙,也算是罪有应得。”齐小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道。 “事情没有那么绝对,昨晚我见过高建文,而且还和他发生一点点小误会。”张扬看着齐小小缓缓地说道。 “是吗?昨晚?什么时候的事情?”齐小小有些不解,与此同时脸上也带上了一抹担忧,微急问道,“你是不是也牵扯到这件事里了?”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算是,不过车祸的事情与我无关。” “怎么说?”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张扬轻车熟路地走到杨静房间的窗口处,打开窗户,让外面的空气吹进来,以便让自己的神智清醒一些,虽然喝了葛根汤,但他还是觉得脑袋晕乎乎的。 “什么问题?”齐小小倒是没有被勉强喝酒,所以神智自然是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我事先声明,我可不能回答一些涉及案情机密的东西。” 张扬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放心好了,现在我以高建文朋友的身份问一个问题,应该没有问题吧?” “你说说看。”齐小小松了一口气,她生怕如果张扬问一个让她难以回答的问题,自己会为难,现在张扬这么说,她倒是放心了不少。 张扬沉吟了一下后,问道:“我想知道高建文肇事的具体时间。” “这个…我可以回答你。”齐小小想了一下后,回答道。“应该是二十二点三十八分到二十二点四十分之间。” “你可以确定?” “我可以确定,因为根据尸检结果以及目击证人的提供的口供,都证实了这一点。” “怎么说?”张扬闻言。心里不由可以肯定,高建文当了冤大头了,不过他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消息以来确定。 “因为案发之际,有两个目击证人,他们都是在案发现场附近一家物流公司上班,根据目击证人所说,他们公司上完夜班下班的时间为二十二点三十分。而走路到案发现场石更路中段大约只要八分钟,走慢点是十分钟,案发的时候。那两个目击证人正好从对面路过,正好看到了车祸发生以及高建文开着卡宴逃逸的情景。” “所以,是他们报的警?” 齐小小摇了摇头:“他们说不想多事,而且以为会有其他人看到。所以就没管了。案发后二十多分钟了,虽然那个路段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人,但至少也有几十辆车经过,却没有任何人选择报警或者下来看一看,死者最后是两个养路工发现的,不过早已气绝身亡,警方也是经过了多方调查,最后才找到那两个目击证人。” “也就是说。那两个人只是看到一辆卡宴车撞了那个人,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其实并没有看到,对吧?” “你是想说,那两个目击证人的口供并不能当定罪的证据,是吗?” 张扬摇了摇头:“不,我并不想来推理这个案子,我只想确认的一点是,那两个人确实是在二十二点三十八分左右看到一辆卡宴撞飞了死者。” “没错,这点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齐小小点了点头。 “那么问题来了,我刚刚和你说过,昨晚我和高建文发生过一点误会,其实也不算是误会,我和高建文在皇禧大酒店通往临海区的路上曾经一起飙车过,最后我超过了他,并在前往临海区的海底隧道口等着他,他不知道是我,还下车准备找我开片,不过当然最后我们没有打成,我很清楚记得,他离开的时候,时间是二十二点三十五分,我的行车记录以及隧道口前的监控摄像头应该可以证明。” “二十二点三十五分?从隧道口赶到石更路至少十六公里,就是是以时速一百五来开,五分钟也是不可能赶到的。”齐小小闻言,眉头顿时拧紧,“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高建文岂不是被冤枉了?” 她马上又摇头道:“不可能啊,那他车上轮胎的血迹是哪里来的?他自己亲口承认有去过石更路,而且感觉好像确实是撞到了人,目击证人也说撞人的确实是一辆黑色的卡宴,种种的迹象都足以证明,高建文他撞死人,并且逃逸。” “你们遗漏了一点,目击证人只是说一辆黑色卡宴,但这辆卡宴你们怎么能确认是高建文的呢?” “这个,因为高建文自己承认了,加上有目击证人,所以也就没有更加深入调查,如今听你这么一说,这里面还真是另有文章。”齐小小眉头不由皱了起来,“那边就近的刚好是皇爵会所,里面豪车多如牛毛,再有一辆卡宴并不稀奇。” “更重要的是,高建文是说自己感觉也撞到了人,当时他没有喝酒,精神状态也很正常,如果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他面前,被他给撞了,他怎么会用这么含糊的语气?”张扬接过话头继续说道,“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人已经死了,而高建文只不过是凑巧地再度碾压过去…又或者还有一种可能,有人故意栽赃!” ps:【希望兄弟姐妹们,能帮忙订阅一下vip章节第一章 163章_】 感谢【金沐灿尘 】巨巨 全【赞】谢谢 特别感谢【ryanfu7 】巨巨 两个588起点币的慷慨打赏 感谢【乾炜 】巨巨588起点币的慷慨打赏 另外也谢谢以下铁杆兄弟们的打赏 _ 【じ☆ve尐莊℡】巨巨 【hgjx】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tiananmen】巨巨 【動感】巨巨 【龙心悦 】巨巨【美女是祸水 】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泽拉图的影刃】巨 【无敌神鹰】巨【飞龙在天外】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