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摊上事儿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七十二章 摊上事儿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尽管张扬这会儿已经很想睡觉,眼皮困得上下两层直打架,但是听到高建文三个字,应该是本能的反应吧,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高建文?肇事逃逸?这小子昨天晚上还见到他呢。 那边杨修国开了头之后,杨树山似乎有些兴趣了,放下了手中的白酒杯,皱了皱眉头叹息一声道:“肇事逃逸?哎,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了,高羽华当年何等英雄的人,怎么有这么个不成器的孙子。” 听老爷子的口气,貌似他还认识高建文的爷爷?张扬不由暗叹世界真小,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根据掌握的资料显示,高建文本身是梅宁人,杨家搬来梅宁也是几十年前的事儿,两家都是老革命家庭,互相认识并不奇怪,只不过杨家的底蕴要比高家强上许多倍罢了。 “老高现在也是头疼呢,高建文那小子,昨晚十点多在人行横道上撞上了一个过马路的行人,又驾车碾压了过去,事后还驾车逃逸,交通部门调查了一整天,直到下午才锁定嫌疑人为高建文。” “事情毕竟涉及到老高,所以交管部门还是通报了这个情况,下午高建文就被老高带到了月田区协助调查,这小子一开始还说不记得了,后面又承认他昨晚确实大约在那个时间点有经过事发路段,中途似乎确实又撞到了人,但因为心里害怕。所以就直接开车走了。” “本来这件事也属于正常交通事故,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内部有人透露出去。新闻媒体已经知道了,所以现在老高的压力极大,下午去专门探望了死者的家属,要先赔偿对方的损失,不过对方家属看了死者的初步尸检报告后,发现死者被多次碾压,全身多处骨折。怀疑高建文是故意杀人,坚决不要赔偿,要让高建文得到严惩。” “哼。这种纨绔子弟,不让他进去监狱里面呆一呆是不会反省的,那些家属做得对。”杨静听了之后,俏脸怒容顿现。 杨修国闻言。也是叹了一口气。之后又想起了什么,又接着道:“对了,差点忘了,那个死者的妹妹还是你们女娲集团的员工,好像是客服部的还是市场部的。” “是吗?那这事我得去问问了,必要地时候我会让公司的法律部门支援我们的员工,决不让他们受欺负。”闻言,杨静更加激动了。 杨修国看了看他的大女儿。又叹了口气说道:“其实高建文也不是那么坏,今天进去之后。得知死了人,他自己也是后悔不已,称自己不是故意的,而且当时他确实是没有注意到,总之态度还算诚恳吧。” “犯了事,现在当然知道害怕了。”杨静抿着樱唇,酒也不喝了,“爸,能不能知道我们公司那个员工的名字,我这就让人去查一下。” 杨修国闻言,瞟了她一眼,苦笑道:“你是想让老高恨死我啊,不过算了,这事现在都已经公开了,老高也说了,就让法院去公正审理吧,你要支持你们公司员工也是正常的。” “不过这件事新闻媒体曝光后,老高麻烦不小啊,原本他有可能外调平德市担任代市长,现在惹上这摊事,也算是倒霉吧。” “伯父…”一直躺在沙发上聆听的张扬,揉了揉额际,插了一句话。 “嗯?”众人的目光瞬间全部集中在张扬身上,“你不是说你不能喝了吗?” “呃…”张扬伸手挠了挠头,装作站立不稳的模样,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摇摇晃晃地说道,“虽然人是支撑不住了,不过脑袋还是清醒的。” “我就说嘛,张总怎么会是个酒量不好的人呢,来,继续喝。”老王闻言,立马又来劲了。 “呃…”张扬急忙摆了摆手,看了看杨修国,问道,“我…我真不能喝了,我就是想问伯父一个事…” 杨修国闻言,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嗯,你说。” “您刚才说,那个高建文昨晚撞死了人,逃逸了?” “你也认识高建文?”杨修国有些好奇地问道。 张扬点了点头:“嗯,有过几面之缘。” “扬子,你怎么会认识那种纨绔子弟,该不会他想欺负你吧?”杨静不由皱眉问道。 张扬摇了摇头:“那倒不是,这个人我还算认识,他是齐警官的朋友,就是那个齐小小。” “噢,公安局齐副局长的女儿对吧?”杨修国醒悟了过来,“这个我也知道,老高以前提过说曾经为高建文找门亲事,不过黄了,就是齐远新的女儿。” 听了黄了两个字,杨静立刻用一种暧昧的眼神锁定了张扬,这家伙肯定又干坏事了。 张扬装死没看她,依然看着杨修国:“伯父,你刚刚说,高建文昨晚十点多的时候在哪里撞死了一名行人?” “根据目击证人所说,应该是晚上二十二点三十八分到二十二点四十分左右,在月田区皇爵会所附近的石更路中段十字路口。” 张扬不由讶异杨修国的记忆力也是惊人啊,联想到杨菲的惊人记忆力,他都怀疑这是不是杨家的基因传统了。 不过当然,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杨修国所说的话上面了。 这里面有问题啊! “怎么了?你对这事有看法?”杨修国好奇地问道。 张扬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 “对了,扬子,那个被撞死的无辜行人可是我么女娲集团员工的家属,这次我想让我们的法律部门对她们进行支援。”杨静看到张扬也过问这件事后,急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放心吧静姐,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张扬顿了顿之后,又接着说道,“不过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没那么简单?”不但杨静一脸纳闷,就连杨修国也觉得奇怪。 “怎么个没那么简单法?”杨修国及时地问道。 “伯父,我暂时还没办法确定,我想问一下,警方是怎么认定高建文撞死人的?”张扬凝眉问道,尽管这会儿的酒劲已经上来,他虽然并没有想吐,但是那困劲实在是难以抵抗。 杨修国沉吟了一下后,缓缓地解释道:当时,事发路段又没有监控摄像头,不过交通部门在沿路调取了监控之后,发现肇事车辆可能为一辆黑色的卡宴,而后又在附近的监控摄像头里发现了这辆卡宴的车牌号,最后确定这个车牌号的主人是高建文的。” “不过,当然这还不够,但是今天下午警方申请了调查手续后,去检查高建文的那辆车,结果果然在他的那辆卡宴左前轮的轮胎发现了一丝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迹和一些怀疑为死者的身体组织,经过和那个死者的一些细胞组织进行化验对比,证实高建文轮胎上的那些血迹为死者本人的,所以足以证实,高建文为撞死死者的重大嫌疑人。” “更重要的是,高建文本人也承认,昨晚他经过那个路段,而且还坦承似乎又撞到了人,但因为害怕,所以逃逸了。” “人证、物证俱全,这次高建文恐怕没办法抵赖。” 张扬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开口问道:“伯父,我还有一个问题,能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确实是二十二点三十八分到二十二点四十分之间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得问警方的人才知道。”杨修国看到张扬的表情,不由好奇地问道,“你这么关心这个案子,难道你知道什么其他情况?” 张扬点了点头:“不过,我现在得先知道一些情况才能确定,比如那个死者的死亡时间。” “这个好办,这个案子就是你刚才所说的那个齐警官所在的刑侦大队负责的,她应该会了解。”杨修国想了想,“不过警方不一定愿意向你公布案情。” “不过你可以主动和警方取得联系啊。”杨修国又补充说道。 张扬想了想,点了点头,虽然高建文未必见得是什么好人,不过总算两人也算是有了数面之缘,如果他是被冤枉的,自己帮衬他一把,于情于理也没什么问题吧。 “菲菲老师,你和齐警官比较熟,要不你帮我联络她一下。”张扬笑眯眯地看着杨菲说道。 杨菲看了张扬一眼,虽然奇怪张扬为什么不自己打,但也没拒绝,就直接拨了电话给齐小小。 当然,她不知道,张扬现在其实是有些尴尬见到齐小小,那天两人机缘巧合的在一张床上睡了一个晚上,然后她还帮自己打了“飞机”… 这个经历也算是太奇特了吧,张扬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和齐小小的关系,加上这段时间,张扬太忙了,所以时间一拖久,他都有些尴尬于和齐小小打电话了。 杨菲电话很快拨通,齐小小还在加班,不过正准备下班,听到杨菲说是杨修国生日,请她过来一起吃个饭之后,她虽然满心的纳闷,但还是立刻答应了。 然后说是大概十五分钟后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