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最后一针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六十一章 最后一针

“有什么不对吗?”蔡冰细长的柳眉微微一蹙,停下了脚步狐疑地盯着张扬反问道。 “没,就是觉得,那个会不会觉得布料太少了点。”张扬伸手摸了脖子半天,终于踌躇地回答道,看来,蔡兴龙真没告诉她,他要来观摩张扬怎么治疗的事。 而蔡冰很显然也是不知情的,否则的话,她脸上不会是这种表情。 “布料太少了点?”蔡冰樱唇重复着张扬临时拼凑出来的这句话,而后似乎回味过来了,虎视了一旁的洛小灵一眼。 后者一看,顿时心领神会地溜到一旁数脚趾头了:“那个…我刚刚好像在楼梯口掉了什么东西了…我去找找。” 噫!别啊!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张扬看着小丫头抱头鼠窜的模样,顿时感觉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乌云盖顶的危险。 房门关上,蔡冰柳眉顿时一竖,俏脸寒霜,“你的意思是,我那件衣服太露的对吧?” “咳…咳,不能说是太露了,就是说这个天气那么冷…” “现在是五月快中旬了,我穿着裙子都能冒汗呢。”蔡冰冷笑着道。 张扬四下瞧了瞧,不知道蔡兴龙有没有在这里装窃听器,不过现在要找,估计也找不到。 而且再说了,如果真装的话,刚才蔡冰的话他也听到了。 当然,他的问话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张扬真想直接告诉她,你家老头子晚上准备看我们洋相呢。但是苦于先前跟蔡兴龙许下了承诺,那个所谓的男人之间的承诺,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他心里。让他几度欲言又止。 不过如果不说点什么,貌似蔡冰就会先轮了他啊。 “其实,怎么说呢,因为是最后一次治疗,或许有些部位就无需落针,所以呢。”张扬摊了摊手,斟酌着遣词用句。淡淡地说道,“所以,你或许就不必要那么辛苦。” “真的?”蔡冰一脸的狐疑。 张扬笑了笑。随后点了点头,当然,最后一次其实和前面的几次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只不过他这次只能尝试着落盲针了。 毕竟他现在的针灸朮好歹也是大师级的。而且对于蔡冰的穴位可以说是知根知底。盲着完成最后一次治疗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最好你别骗我。”蔡冰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点。 “谁愿意骗你这样的女魔头啊。”张扬松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怀里的银针包,开口漫不经心般地问道,“对了,伯父这次来梅宁,会呆几天?” “你怎么关心起我爸爸的事情了。”蔡冰瞟了张扬一眼,侧身转过去,当着张扬的面。把自己长长的头发捋在了脑后,绑了起来以方便张扬待会儿落针。 “怎么说。现在我们女娲集团有一些项目和你老爸有一定的关系,我当然关心了,话说,这次我实验室里的超级计算机项目,如果不是你老爸帮忙我们也没有办法那么快完成啊,所以我当然关心了,不过我想这肯定和你有一定的关系,对吧?” “哼,怎么说我和你们女娲集团有合作关系,我们是利益共同体,所以勉为其难地帮忙那也不是应该的吗?” “勉为其难?”张扬撇了撇嘴,勉为其难就勉为其难吧,再度翻腕看了看时间,他略带着催促的语调说道,“那我们准备开始吧。” 张扬心想,还是尽快搞定得了,因为毕竟无论如何,待会儿的治疗,蔡冰的敏感部位他终究还是会碰到的,如果能尽快完成,没让蔡兴龙看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用换衣服吗?就这样?”蔡冰一脸狐疑地盯着张扬,她这会儿穿着旗袍,张扬如果还能隔着旗袍动手,那才是怪事。 “换一套睡衣吧。”张扬想了想后说道,“厚一点没有关系。” 蔡冰闻言,并没有立刻去换衣服,而是满带着好奇,盯着张扬狐疑地说道:“你今天真的好奇怪,好像对我的穿着打扮很感兴趣,这好像不是你以往的为人吧?我记得之前呢,你好像是恨不得我脱光身子站在你面前,甚至还…呜呜呜…你…干嘛?” 蔡冰发现自己话没说完,张扬就一副急火如焚的样子冲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咳咳…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哈。” 张扬不知道蔡兴龙到底想要怎么偷窥他和蔡冰,甚至怀疑他早就在房间里安装了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所以现在千万不能让蔡冰把真相说出去,更要命的是还有那个裸睡协议,如果被蔡兴龙听到了,事情就大条了。 “好…我不说,我不说,你可以放手了吧?”蔡冰一脸不满地瞪着张扬,这从小到大,有哪个人敢就这么把他的那只臭手伸过来直接捂住自己的嘴唇的,太可恶了! “真不说?” “真不说!”蔡冰无奈地点了点头,混蛋啊,现在还要加上一条罪名,胁迫! 张扬闻言才松开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把手掌心从蔡冰的嘴唇边拿开,不过当然,他随时做好了重新堵住她嘴的准备。 幸好蔡冰这次没有再啰嗦,狠狠白了张扬一眼后,悻悻地说道:“我换衣去。” 趁着她换衣服的时候,张扬又仔细地梭巡了一圈屋内以及阳台上的摆设,以确定常兴龙是否偷偷放了什么东西藏在屋子里。 结果依然一无所获! 张扬眉头不由微微一皱,难道蔡兴龙忘了?没理由啊! 过了老半天,蔡冰终于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 张扬一看,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原来,蔡冰压根就没听他的,还是穿上了以前那套比泳衣还要更露的特制针灸专用衣。外面呢随意地裹了一件睡袍。 盯着她这具玲珑有致,勾人摄魄的诱人娇躯,张扬喉结不由自主地轻轻翻滚。 “不是让你别穿这套了吗?” “你不让我穿,肯定有你的阴谋,我偏偏不听你的话,怎么样?”蔡冰得意地呛声道。 “行,这可是你自己选的。不关我的事哈。”张扬一脸无奈,现在木已成舟,他总不能把她衣服扒光了。再帮她换一套睡衣吧,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趁着常兴龙还没到来之前,赶紧利索地把最后的一次治疗给完成了。 “哼,我倒想看看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蔡冰极其不老实地躺到了沙发上。甚至还故意翘着二郎腿。 张扬呼哧呼哧地盯着裸着一双雪白长腿的蔡冰。只能将她视若无物。 幸好,还有静心诀,要不然哼哼! “时间,八点四十五分...”张扬平复了心情后,在静心诀的帮助下,终于能把蔡冰这具白花花的视为了空气… 最后一次了! 再次盯着眼前这具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张扬手里的银针微微一滞,心里突然一阵的感慨。从今以后,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能够像今天这样子。随意触摸这具诱人的了。 怎么说,总是会有一些失落吧。 手起,针落,张扬眼里只有了病人,虽然心情有些彷徨,但是并不妨碍他精准而又迅速地行针落针。 今晚的蔡冰,却不想往日的那般,以往的她有时候就像一头木乃伊一般任由张扬摆弄,但是今天她却似乎玩兴大发,时而故意双手一掰,将她那对丰满的峰峦挤在一块,让它们像两座隆起的山峰一般醒目地出现在张扬面前,甚至是隔着不到几公分的距离就可以碰到张扬的鼻子的那种感觉。 更要命的是,她里面压根就没有戴罩罩,所以那两颗小葡萄被一挤,就显得特别的显眼,甚至可以嗅到一股诱人的乳|香… 而且还不仅仅如此,上面的是这样,她下身的雪白长腿也是极其的不老实,故意蜷着,互相磨蹭着。 我了个靠的,这分明是勾引啊!她就不怕像上次那般,自己被惹火了,直接扒拉了她的内内,看了她那啥…粉什么耳的? 尽管说,已经事先用静心诀平复过了自个儿的心情,但眼下还是被蔡冰这些似乎像是故意的,又像是不经意的诱人动作给撩拨得心里痒痒的,张扬觉得自己快把持不住了。 要知道,蔡冰可是补星使任务的目标之一,而眼下就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他面前啊,只要轻轻地把她上身的这个束缚轻轻一扒拉,她那对丰硕的雪白玉兔瞬间就会跳出来,双手再那么一覆盖,摁它个五秒钟,这事儿就成了。 千载难逢,千载难逢啊,今天治疗完后,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裸睡协议?今天晚上和她裸睡的话,估摸着会被蔡兴龙直接给扒皮了,哎呀,真是倒霉啊,那边尹澜的验证刚刚失败,现在蔡冰这边又不能动,忒倒霉了! 这就是最典型的那种只能看不能吃的最郁闷代表吧! 灰色的一天啊! 张扬心里一阵的唉声叹气,当然,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无论怎么说,今天是蔡冰最后一次治疗了,可不能有一丝的怠慢,善始善终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很快,就快到了最后一针了! ps:【求推荐票_,求赞,求订阅vip第一章】 谢谢【綠茶丶薄荷 】巨巨 588起点币的打赏 谢谢以下铁杆兄弟们的打赏 【じ☆ve尐莊℡】巨巨 【hgjx】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美女是祸水 】巨巨 【tiananmen】巨巨 【ryanfu7 】巨巨 【喵_ 】巨巨 【乾炜 】巨巨 【斤欠亻子 】巨巨 【動感 】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nelson】巨 【xavo】巨【bobo4111】巨 【skyベ↘㊣冭】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