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 美女,反抗是徒劳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四十三章 美女,反抗是徒劳的

()虽然和张扬早就有了夫妻之实,而且两人也不是没有裸裎相对过,但是这种情况下,唐七七还是一阵的羞愤交加,这个混蛋竟然在两个人打架的时候突袭她。 这打着打着,竟然趁机猥亵自己了,要命的是,自己被他这么一折腾,还有反应了,在他的挑逗之下,身子骨没几下竟然就软了,甚至还忍不住哼哼唧唧了起来。 这架没法打了。 虽然唐七七在这方面的实战经验很少,但是有个丧尸般的高琪在不断腐化她,努力想要把别墅任何一个女人都变成腐女,ri积月累的情况下,她自然也是懂得不少的,像高琪说的,不得不承认,这厮的某方面技术,绝对是超一流的。 她搂着张扬的脖子的手,因为张扬的动作,而不知不觉地松开,红润的檀口忍不住微微张开,缓缓地呼出了一口口的热气,她艰难,但还是强制抑制住内心的那股躁动,伸手拧住张扬的耳朵,用力一扭,佯怒道:“无耻,下流。” “还有更无耻的呢…”张扬从她那片跌宕起伏的雪谷中抬起头来,笑眯眯地盯着唐七七那张因为羞恼,再加上有了反应之后,变成绯红的绝美脸蛋,笑眯眯地说道。 话音一落,唐七七就觉得自己下面,因为被这个家伙强制分开双腿而极度暴露的粉嫩之处,似乎碰到了一个膨胀得很厉害的东西。 “呃!”就算是傻子,她也明白那是什么呀! 更难堪的是,自己的腿张得实在是太开了,几乎无限接近那传说中的一字马,所以那感觉更直接了。 “呜呜呜,你个混蛋。放开我!”唐七七只觉得一股怪异的感觉从下面开始蔓延,她居然主动想要? “不放!”张扬低头,噙住了她的小嘴,直接把她的话堵了回去,一通攻袭之后,唐七七差点窒息,高耸的酥胸不断上下起伏,原本羞恼的美眸此刻已经变成了顾盼秋水,盯着张扬。贝齿忍不住轻咬红唇。 从张扬的角度看下去,那就是一副勾人摄魄的场景。 “现在可以告诉我,什么原因了吧?”揽着她柔软的腰肢,张扬自己也已经把持不住了,不管她说不说。得先吃了她。 “哼,没门。”唐七七说完,立刻扁嘴闭目,不理张扬,但是很明显地感觉到她身上的肌肤已经开始慢慢变得滚烫。 “那就先吃了你…”张扬呼出一口热气,一用力,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扔到床上,随即扑了上去。 “混蛋…”唐七七雪白大腿一蹬,踹向张扬,这次张扬早有准备。躲开之后立马翻滚过去一只手执住了她的脚踝,另外一只手再度抱住了她。 挣扎了几下,唐七七又宣告全身发软败下阵来。 可怜空有一身绝招,但在大sè狼面前。再厉害的绝招也没有用,俗话说得好啊。一旦上了床,再牛逼的女人也很难斗得过男人的兽xing。 看到张扬自己开始扒衣服了,唐七七只得象征xing地夹起双腿,低声告饶:“我认输,我认输,我告诉你原因。” “晚了!”张扬笑眯眯地说道,“现在任何事也比不了这个重要…” “啊,你这个流氓!”唐七七在被窝里翻滚着雪白的玉体,双腿乱蹬,怒道:“那你也得先去洗澡。” “你帮我洗。”张扬涎着一张脸,带着恶魔般的微笑盯着她蛊惑道。 “哼!”唐七七扭着身子,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但实际的动作却是屈服了,狠狠剜了张扬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进了浴室,她一边往浴缸里放水,一边却是变得一脸的绯红,有些不敢看张扬在脱衣服。 很显然,唐七七从没干过这事,当她看到张扬飞快把自己扒得只剩下一条内内,而且那地方鼓鼓地搭起了一个极其高耸的帐篷之后,还是忍不住红着俏脸低声骂道:“流|氓!” 嘴里骂着,白嫩的小手一只半遮半掩地捂住自己的高耸双峰,另外一只却伸了出来帮张扬把他脱下来的衣服放到架子上。 张扬弯腰准备把最后一道防线脱掉,刚脱了一半露出狰狞,唐七七她那双大大的眼珠子蓦瞪得溜圆,接着露出一副忿忿不平的表情,趁着张扬还没脱光,拧开了花洒,径直从他头上浇了下来。 瞬间,张扬一下子就被浇湿了。 张扬伸手要去抢她手里的花洒,唐七七一闪,脚下一个打滑,一个趔趄站立不稳,摔倒之前,狠狠地拉了张扬一把,“哧溜!”地板打滑,两个人接连着一起一起摔进了满是温水的浴缸,水花四溅,刚刚盘着头发的唐七七又全部都湿了。 刚要起身,张扬爬了过来,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唔唔…”唐七七徒劳地反抗着,不过显然没有任何用处,很快地就瘫在了浴缸里。 热气轻笼,激情四shè,转眼间,两人已经身无寸缕,已成烂泥一般的冷艳杀手这会儿已经抛却了所有的伪装,尽情地把她掩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股原始释放出来。 两人呼出的那呼哧呼哧的热气不断融在炙热的空气中,雪白的躯体不断地在水里纠缠往复,如同浪里白条一般,时而露出的高耸雪白的玉峰,时而露出攀着浴缸边缘的雪白长腿,时而是那翘挺的雪臀,伴随着勾人的细喘低吟,勾勒出一副让人喷血的画面。 或许两人许久没做了,又或许唐七七那儿实在还是有些太紧,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双双缴械。 瘫在了浴缸里。 不过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从浴室出来,自己还没恢复过来,唐大美女随即拧着他的胳膊肘一个反扣,曲臂卡住他的脖子,用她那对茁壮的玉峰顶着他的后背。把他给压在了床上:“臭家伙…你个混蛋,竟然没戴套套…人家不是安全期呢。” 张扬一阵无语,这女人恢复得可真是够快的啊,一压之下,他居然没有反抗的余地。 “那就顺其自然呗…”张扬嘀咕了一声道。 “神经,我现在是个杀手,真要了个孩子,以后怎么带他?”唐七七皱了皱鼻子,不甘不愿地松开了张扬。而后也不避讳张扬了,赤条条地从床上爬了下去,到书桌旁,拉开抽屉取出一盒小东西得意地晃了晃,“幸亏我早有准备。” 看着她很平静地吞服了一颗毓婷之后。张扬神情不由微微有些落寞。 带着歉意,从床上爬了起来,缓缓走到她身后,从后面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耳旁低声耳语道:“要不,你还是金盘洗手吧,我不想你去冒险。” 唐七七支起手肘。捅了身后的张扬一下,淡淡地说道:“心疼啦?” “你说呢,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出去冒险?” 唐七七扭过头,红润的樱唇蹭了张扬的脸颊一下。又回过头去,美眸盯着镜子里挺着一对挺拔峰峦的她自己,淡淡地笑着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有多大的野心,不过你现在的实力。还远不到说这话的时候。” “放心吧,我可没那么容易出事。”唐七七伸手轻轻拢了拢那对坚挺的玉峰。带着一抹自信说道。 张扬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以后再也不让自己的女人去冒那些风险。 “有些可惜啊,我还以为潘宁宁这次要倒大霉呢,没想到只是被骂了一顿而已,看来你岳父大人的能量还是很恐怖的。”唐七七有些惋惜地说道。 张扬微微怔了一下后,问道:“所以,你故意露脸就是为了让宁宁倒霉?” 唐七七淡然一笑,睨视张扬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她的身份,有时候办起事来难免要缩手缩脚,如果让她出个岔子,让她脱离了公职,最终还不是要便宜你?” “这是你的主意,还是露露的主意?”张扬一阵的讶异,终于明白了她怎么会莫名其妙让那么关键的jing员看到她的脸了,这可是一个危险的举动。 当然,如果要让潘宁宁失去公职,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而且确实,潘宁宁真的万一没了公职之后,于公于私,早晚都会为女娲集团的一份子。 不过出这种主意的,应该不会是唐七七临时起意吧。 联想到当初露露就曾透露过这种想法,张扬觉得这事儿要是没有露露掺合一脚那才是怪事。 唐七七看了张扬一眼,没好气地回应道:“这和露露有什么关系?” 真是姐妹情深啊,张扬心里笑了笑,当然,并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因为她能这么说,反而让自己觉得很欣慰。 张扬看了看时间,发现不知不觉已经五点多了,晚会的话,正式开始时间是晚上七点,是时候去做准备了。 “那晚上,别墅这边就拜托你了。” 白虎门的威胁,终于在晚会开始前彻底清除,而接下去才是jing彩的时刻。 今天晚上,不单单是南诗诗、林音、樱井薰三大人气女星齐聚一堂的时刻,还是京城四大豪门公主罕见聚齐的时刻。 当然,其中或许还有许多其他的小插曲,比如说不确定是否会来的罗素素,或者是白虎门的最新“礼物” ps:啊!!!求订阅!求订阅!求 特别是第一章vip章节,第一百六十三章,兄弟姐妹们助攻一下啊 谢谢今ri给豆子打赏的铁杆兄弟们,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巨巨 巨 巨 巨 巨 推荐sāo包大神风少羽的----这是一个由sāo包而银荡的人写出来的sāo包又银荡的书!!!大家伙可以去踩一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