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你们这是在玩人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三十九章 你们这是在玩人啊

干!还有没有职业道德了,对方现在手里不是枪了,而是一把军用匕首了。 冷冰冰的雪白刀刃闪着让人心悸的寒光,赫然出现在他头顶上方,他的枪口还来不及调转,握枪的那只手肘,便觉得一阵剧烈的痛楚,那钻心噬骨的滋味瞬间便传到了他的脑部神经。 原来,对方黑色的军用战靴正如同铁板一般,狠狠地踩在了他的手腕踝骨处,他手里的狙击枪瞬间成了摆设,紧接着,对方顺势膝盖一跪,径直卡住他的脖子。 趴在地上就是这种下场啊! 但常达毕竟还是常达,遭遇如此重击之后,浑身的肌肉登时绷紧,多年的实战经验让他下意识地曲起剩下还能动弹的右腿,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撞向这个身材看起来很窈窕的女杀手的纤细小蛮腰。 “唔!”对方闷哼了一声,身子一晃,受到冲击的她一个趔趄。 但是! 只是一个趔趄罢了,她美眸一冷,反执利刃,直接手起刀落,利刃轻而易举地刺入了他的心脏部位,然后使劲地一绞。 “啊!”伴随着她冷酷的动作,常达不由张嘴怒吼了一声,剧烈的痛楚瞬间让他的身子弓了起来! 濒死之际,他艰难地低头,甚至可以看到胸口的鲜血呈喷射状地涌了出来! “呃…咕噜噜…”他喉结翻滚了几下,随后身子猛烈地抽搐,接着脖子一阵的拧直。青筋根根暴起,似乎极其的不甘心,但很快。无尽的黑暗永远地吞噬了他! 临死前,他发现,杀死他的这个女孩子长得好漂亮!精致的瓜子脸,长长的眼睫毛,白皙无暇的肌肤,以及胸前那对鼓鼓的饱满无一不是让每个男人都会疯狂到极点的那种。 这算是一种安慰吗?还是讽刺? 之前嘲笑常春死得窝囊,嘲笑常虽死得活该。但是自己放了一枪冲天炮之后,被一名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用刀杀死,好像比他们还倒霉吧。 如果他听从白昂洪的警告。如果他不是太过于托大,或许就不会是这个下场。 只可惜,现在什么都晚了。 “所以你是说,你们的巡逻车被人莫名其妙地打爆了前轮。车子一下子就撞上了一辆集装箱车。接着一名漂亮的女枪手出现了,然后她先是用狙击枪,接着用军用手枪,再然后又用匕首杀死了这个叫郭槐的人?” 梅宁市刑警支队一大队的一名高级警官,面对现场目击整个案件发生经过的一名民警和一名协警的证词时,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这事儿听起来也太疯狂了。 这两名警员现在一个还在重症监护室,一个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他脸上那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很难让负责调查的这名高级警官相信他的话是否可信。 目击证人还有一个开着帕杰罗的中年妇女,不过那名中年妇女说她只是看到了一个满是鲜血的人躺在车轮下面。其他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因为她爬回了自己的车上后,就直接吓昏了。 集装箱货车司机则因为被卡在了驾驶室里,从头到尾就压根没发现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他查看过现场,现场有个监控摄像头,但是让他倍感纳闷的是,当他去调取事发路段的录像时,居然整条的市府大道下来,都调取不到了,说是出现线路故障。 而这个被人用刀刺破心脏而亡,身份证上名字叫郭槐的家伙,调查了一下后却发现,身份证虽然没有作假,但联系了那个叫郭槐的工作单位后,却发现这个叫郭槐的人还在好好的上班中。 警方调查了一下后,原来那个叫郭槐的人身份证才刚刚丢了不到一天,都还没来得及去申报。 现场还不止这么一个死者,那辆被撞得变形的奔驰车上还死了一个人,那个人被一枪爆头,其中致命的一枪来却是来自那名拿着别人身份证的死者手上的手枪发射的。 也就是说奔驰车的两个人还起了内讧,那个叫房章的年轻富二代的是被同伙杀死的。 警方还没继续调查下去,案子很快被一群神秘的人接手了,任何与案子相关的证物全部被带走,目击证人也全部被要求签一份保密协议。 不到两个小时之内,现场的痕迹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就好像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京城,丁家。 “根据我们获得的情报来看,那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很可能是…潘宁宁。”白昂洪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说完后,眼角的余光轻轻瞟了一眼一声不吭,不断扑哧扑哧抽着烟的白宗望,额头上的冷汗是一串又一串地往外冒。 完了,特么的全完了。 常达这一挂,就意味着这场精心布置了好几天的杀局,在还没开始行动之前,就已经宣告了失败。 耻辱性的失败。 其实就在常达还没出事之前,常虽就诡异地失去了联络,不过当然,那个色鬼经常动不动就失联,以往这样的情况,他一般是在女人的肚皮上的。 所以他虽然有些纳闷,并且心里开始有些起疑,但并没有完全放在心上,就算到最后少了一个他,并不影响大局。 最重要的是常达没事。 不过他还是警告了常达,但警告过后,并没有坚决地去阻止常达,以至于到现在酿成这种大祸。 “其他人怎样了?”白宗望终于半途捻灭了烟头,淡淡地开口问道。 白昂洪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白宗望愿意开口。这就意味着,事情或许还有寰转的余地。 但是想到现在收集到的那些最新信息,他实在是松不下这口气。 犹豫了半晌后。他终于还是开口说道:“常富随身带着的一个单反相机里被发现藏有大量的偷拍女性洗澡和裙底风光的照片,因为拒绝配合调查,被警方以猥亵和扰乱公共社会治安的罪名给拘留了。” “常富一向不怎么近女色,这次怎么会这么荒唐?”白宗望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再说了,警方怎么知道他的单反里有种东西?” “初步判断应该是被冤枉了,不过单反确实是他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白宗望叹了口气。和之前的失败相比,这次输得更加的彻底,差别只在于没有常侃陪着一起倒霉罢了。 似乎已经习惯了失败。这会儿的他,脸上看起来出乎意料的平静,就好像这一切早在意料之中似的,当然。只有他自己的内心才清楚。自己这是已经到了近乎绝望的地步。 自己堂堂一个白虎门,竟然斗不过区区一个女娃集团。 人家不过是一家公司罢了,更让人羞愤的是,那个自己想要对付的人,今年二十一岁,还没算正式毕业的一个大学生罢了。 这种事情要是摊开了说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笑掉大牙啊,笑他白宗望以一代宗师的身份对付一个毛头小子还被人家折磨成这样。 换到那种尊严胜过一切的年代。他干脆自杀得了。 “继续!”他知道,常富下去。应该还有人倒霉啊,常综呢、常卫红、常林,还有常茜茜,常定,他们应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啧啧,这不是该理所当然地一网打尽吗! 他甚至有些佩服起张扬的手段了。 昔日三国曹孟德,不是也曾经说过那什么,生子当如孙仲谋吗,常侃这个小畜生怎么就没人家半分手段呢。 “常综还没出发,他老婆被人搞了…放了裸照给他。” 白宗望听到这,都哑然失笑了,无耻啊,无耻到这种地步了! “于是常综没出发?” “不是,原本他将会最后一个到达,不过收到常达的消息后,我让他取消了行程。” “接着说!”白宗望再叹了一口气,这个被人莫名其妙带了绿帽的,算是下场最好的吧。 “常定原本预定在常达出事的那个时间出发,可是临出发前食物中毒,被送到了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他几个先期进去梅宁的徒弟闻讯全部自行撤了回去。” “食物中毒就死了?有那么简单吗?” “常定长期涉毒,早就被警方掌握了一部分线索,现在他一死倒也干净。”白昂洪无奈地答道。 “常卫红和常林是两个人,而且他们行事一向谨慎,应该有全身而退吧?”白宗望憋住一口老血,强制忍住没让它给喷出来。 白昂洪闻言,顿时面露难色,这两个人常林是他的得意门徒,常卫红是白宗望最溺爱的女弟子,要是把他们的事儿说出来都觉得丢脸啊。 “嗯?怎么了?”白宗望见他不吭声,忍不住开口再次催问道。 白昂洪闻言,无奈,只好老实说道:“常卫红和常林下了大巴,准备赶往皇禧大酒店,为了安全起见还特意找私家车,但谁能想到,那辆黑车竟然也是玩黑的,结果两个人就被黑车司机拉到了荒山野岭,被洗劫一空后,扒光了衣服扔在了大山里…” “等等,他…他们的身手,还能被黑车司机给洗劫了?还扒光衣服?”白宗望再也沉不住去气了,特么的!!!扒光衣服???开...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一屁股没坐稳,直接坐到了地板上。 一口老血再也绷不住,直接喷了出来。 ps:谢谢【ryanfu7 】巨巨 两个588起点币的慷慨打赏_ 谢谢批量全赞的各位兄弟姐妹们! 谢谢今日给豆子打赏的铁杆兄弟们,尽管最近订阅啪啪地往下掉,但有你们的支持真幸福! 谢谢 【葒衣】巨巨 【じ☆ve尐莊℡】巨巨 【hgjx】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綠茶丶薄荷】巨巨 【美女是祸水 】巨巨 【tiananmen】巨巨 【喵_ 】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太子桥】巨 【喵_】巨【我爱wh】巨 【讓愛随風】巨 推荐骚包大神风少羽的【绝世强者】----这是一个由骚包而银荡的人写出来的骚包又银荡的书!!!大家伙可以去踩一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