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我们操什么心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二十六章 我们操什么心啊

流影紫霜脸上并没有因为听到司婉仪说被拒绝了几个字而有任何的变化,绝美的面容如同深秋的死水潭一般,连半点波纹都没有,脸上挂着的仅仅只是好奇。 司婉仪当然不会这么看,怎么说,景水轩虽然在普通大众面前显得很陌生,但是乔家这样的豪门不可能装聋卖傻假装不清楚。 “我们送过去的条幅落款是景陵基金…”司婉仪停顿了一下觉得有些尴尬,想了想,还是带着一丝委婉地向流影紫霜解释道,“或许这个名称对于女娲集团来说,过于陌生吧。” 当然,这个解释太牵强了,就算张扬不知道,乔家的人会不知道? 所谓的景陵基金,其实分开来,就是陵山景水轩反过来缩写,景陵基金就是景水轩在世俗的代言人,对于其他基金来说,景陵基金规模并不大,一开始的时候非常的小,就算是目前,充其量只能算中等,不显山不露水的,放在众多的大户基金机构当中,如同一颗丢在水里的石头一样毫不起眼。 不过就是这么块小石头其背后的股东却绝对可以吓死人。 景陵基金的最大股东依然是景水轩,但是里面的小股东一列,却赫然有王家的、苏家的、申家的、顾家的、乔家的、蔡家的等等,虽然每家豪门投入的比例都不大,但却囊括了几乎所有的豪门家族。 而且这个基金还有一个特点,他的全部盈利并不是用来分配的。相反,每年的盈利几乎全部用作于公益,比如扶贫、赈灾等等。剩下的部分继续滚入基金账户,那些个股东除非被踢出豪门圈子,否则看起来似乎永远都分不到钱。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景陵基金很会赚钱,而且是一年比一年多,特别是在这一两年,在固定股东投资并没有增加多少的情况下。基金的规模直接翻了两番,目前总量已经达到了一百七十个亿的规模。 而这一切就有不少来自流影紫霜的手笔。 所以以女娲集团现在的实力,就算张扬不知道景陵基金。女娲集团下面的员工也不可能不知道,乔家更不可能不知道。 代表着景水轩的景陵基金去给女娲集团送条幅,居然被人无视了,怎么说司婉仪心里都有几分火气。当然。她的火气倒不要紧,更重要的是流影紫霜的态度。 代表至高无上的景水轩被人无视,这应该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她应该会做出什么表示吧? “呵呵,婉姨,你不用替他们解释的,我并不生气。”不过让司婉仪觉得诧异的是,流影紫霜非但没有生气。绝美的鹅蛋脸上反而还轻轻绽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反过来宽慰司婉仪道。“其实早猜到了,若我是张扬,也会这么做,甚至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小姐的意思...莫非您早猜到?”司婉仪更加诧异。 流影紫霜微微一笑,侧头看着司婉仪点了点头:“婉姨,这就是我们年轻一辈和你们的差距啊,沉不住气,有委屈就要发泄,有不满就要表达,哪管你是哪路神仙。” “所以我们故意送了个条幅给他,我就想看看他会怎么处理。”流影紫霜停顿了一下,淡淡地接着说道,“如果真的挂在很显眼的位置给我们看了,那么只能证明这个人心思很可怕。” 司婉仪心里微微一震,心里暗道,你都有这样的心计了,还说自己沉不住气? “所以,二小姐觉得他不是个心机很沉的人?”司婉仪试探着问道。 “猜不透…你想想,乔老爷子也去了,兴许这是乔老爷子的想法呢。”流影紫霜展颜一笑,目光又回到了电视画面上,“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崛起,手段还算光明磊落。” “是啊,怎么说有个南星一号,也是救了不少人。”司婉仪轻声感叹道,“这个张扬,真是个天才…” 闻言,流影紫霜脸上却不由怔了一怔,绝美的脸蛋,很不自然地抽了一下,露出一抹伤感的神情,但也就是那么一下,就消失了,继续浮上一抹淡淡的笑容。 “婉姨,说说维尔的案子吧,格伦堡虽然和我们没有多大的交情,但是路德西家族毕竟还是我们朋友,查清楚了,至少我们没有那个责任,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好…” 流影紫霜自己转移了话题,说了一会儿后,似乎显得有些疲惫,顿了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问道:“对了,现在这个案子是司大哥在主导对吗?” “嗯!”司婉仪点了点头,“最近他刚闲下来,所以顺便让他历练一下。” “他和张扬的交情好像还不错?”流影紫霜笑了笑,“我这个司大哥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不过骨子里却是透着一股傲气,想和他交朋友可没那么简单,这个张扬倒是挺有意思的。” 闻言,司婉仪苦笑了一声道:“您可能不知道,司源在他手里没少吃苦头。” “噢,竟然有这种事?”流影紫霜好奇了。 “这可是他亲口承认的,他说张扬这个人一肚子坏水!实在不想见他。” “呵呵!这反而显示出他是真的在乎他这个朋友。”流影紫霜淡淡地说道,继而曲起食指轻轻地在精致小巧的下巴蹭了一蹭,问道,“司大哥应该是时候外放了吧?” 司婉仪耸了耸肩,伸手轻轻揉了揉眉心,一副头痛的样子点了点头:“本来按他的资历和能力,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被任命为明州市的高扬市担任代市长,不过这个臭小子自己推却了,说有一些私事还没处理。他一向自律,所以我也没怎么管他,不过他自己坦承。是因为个人生活问题。” 流影紫霜闻言,不由抿嘴一笑:“是啊,都快三十岁了,还不结婚,确实让婉姨为难了。” “结婚不结婚倒在其次,总得先找个女朋友吧,您不知道。给他安排了好几个相亲的对象都被他给推掉了,推掉的理由还各种奇葩,一会儿说高家的孙女高灵是剑桥毕业文科生。和他这个燕大以及耶鲁双博士天生不和。” “陈家的孙女,他嫌弃人家腿型长得不好…” “还有更奇葩的呢,和他算是最门当户对的,王老的外甥女。颜家的宝贝孙女颜曦晨。你知道他说什么吗,都还没开始相呢,就说她皮肤太白,以后走出去他不自在…还好,我没和颜老提那个茬…” 流影紫霜闻言,不由再度轻轻一笑:“婉姨,看来你实在是忙坏了,要不是现在这边也离不开你。我看是时候给你放放假让你去理一理他的事了,在我看来。司源大哥他应该是心有所属了吧?” 司婉仪闻言,愣了一愣,随即脸色微微一红,有些羞愧地说道:“这个我倒没有去细想,本来我还以为他是不是跟着张扬学坏了…他觉得自己还没疯够…” “司大哥是个自律的人,应该不至于被张扬给教坏吧。”流影紫霜柳眉微微一蹙,接着又有些不信地问道,“那个张扬,他的私生活真的很糟糕?” 司婉仪摊了摊手,想了半天,就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才能更加委婉点,最后还是犹豫地说道:“少年成名,是容易迷失了一点,本质应该还是好的,至少对乔希儿挺不错,他身旁的女人看起来也没有闹情绪…” 流影紫霜狐疑道:“会不会是他的对手造谣抹黑,要不然如果真的有那么多的情人,别说新闻媒体了,他身旁的女孩子应该都会先自己闹起来吧,尤其是乔希儿,好歹是乔家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 “咳…婉姨,我们还是不讨论这个问题吧…”流影紫霜说到一半,突然尴尬地发现自己是不是太操心别人的事情了,这好像和她没有关系吧。 “嗯…那个神圣联盟…”司婉仪也是呆了一呆,觉得话题扯远了,急忙也是拉了回来。 揭牌仪式一过,张扬陪同着那些前来出席的贵宾参观了女娲集团新总部,很快就到中午,随后陪着他们在辉辰大酒店吃了午饭,饭后又带着他们走马观花似的浏览了一下女娲集团现有的生产基地以及重症中心,然后差不多一整天就报销了。 幸好,下午的参观结束后,陈副委员长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他本身还有其他要事,勉励了张扬一番之后,直接搭飞机返京了。 当然,张扬并没有获得解放,因为除了京城来的首长之外,还有几个老爷子也到了,乔老爷子自不必说,林振天、杨树山两位老爷子他也得照应,直到吃过了晚饭,把几位老爷子一一送回了酒店,张扬至此才终于歇了一口气。 不过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虽然一整天都没有干什么体力活,不过对于张扬来说,他终于知道应酬的痛苦了,这简直太吓人了,与其陪着这些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寒暄吃饭,他宁可出去和人火并一场。 好不容易歇息下来后,张扬直接就趴在了床上。 还没休息一会儿,房门就被敲响了,许丹露穿着一袭粉色绣着牡丹花的旗袍性感妖娆地站在门外。 进了房门,看到一脸无力又趴在床上的张扬,不由抿嘴一笑,脱了高跟鞋,双腿叉开,露出雪白修长的长腿,一个劈叉,直接骑在张扬身上。 “帮你捏捏!”许丹露笑眯眯地伸手帮张扬按摩。 捏了几下之后,张扬感受着她那两瓣如水蜜桃般的雪臀的柔软,不由一阵激动,翻过身来,把她压在身底下,准备大块朵颐的时候,许丹露却抿嘴一笑,伸手挡在了她雪白双腿间的神秘之地:“先别那么性急嘛,你得先去见一个人。” “还有人要见?”张扬一阵无奈,今天他见的人绝对比他以往一年中中见到的还要多,“谁啊?” “一个大美人!”许丹露笑眯眯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