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大胆的决定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十八章 大胆的决定

“我也支持,姐夫,你就大胆的用吧,就算…就算失败,我和二姐一样,和你一起承担!”许丹莹也举起手,坚决地说道。 张扬看了看她和许丹彤,露出一丝笑容,也不知是苦笑还是其他,心道,都被你们叫姐夫了,人家再怎么的也不会怀疑我是蓄意要谋害未来的岳父大人吧? “既然有彤彤和莹莹两个人赞成,加上我就三个了。”张扬拉了拉许丹露的胳膊,对何珍说道,“伯母,这个主,我帮你做了,无论失败成功,我们总要冒险一把。” “张扬,这…伯母虽然文化不高,但也知道你真这么做是犯法的,我不能让你冒险。”何珍脸上的表情还是很犹豫。 许茅根更是激动得连连咳嗽想要出声反对,许丹莹赶忙帮他拍了拍胸口,才没让他茬了气。 “没事。”张扬笑了笑,一副很轻松的模样说道,“成功的几率挺大,再说,即使…失败的话,也不一定有人追究我,即便万一真要进去,不还有彤彤、莹莹。”他搂紧身旁的许丹露,接着说道,“以及露露跟着进去陪我吗?哪个男人能有这么好的福气。” 这话说得,一旁的许丹彤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已,腼腆的许丹莹直接脸就红了,刚想说什么,张扬看苗头不对,赶忙扭头对许丹露说道:“事不宜迟,露露,我陪你把伯父的出院手续办了吧。” 医院的专家组看他们办理了出院手续,都是叹了口气,王副院长拍了拍张扬的肩膀说道:“希望老许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能够捱到你们的抗癌试剂出来就好了。” “您老明天也要下去梅宁的吧?”张扬突然记得,王副院长好像也是受邀的嘉宾之一。 “嗯,是的。” “我们会成功的。”张扬自信地微笑着。 医院方面倒是很配合张扬他们,一路开着绿灯,下午就把手续都办理齐全了,医药费住院费分文不取,王副院长还特意派了个高级护工一路跟着登机护理许茅根到梅宁。 当天晚上,张扬就找了上官宏,把来意说明了一下。 上官宏皱着眉头,看着张扬说道:“理论上,这东西总归是你发明的,你想怎么用都合情合理,但是现在它已经成了一项龙裔工程的科研成果,而且明天就要公诸于世,不瞒你说,我们报备给新闻媒体以及uicc还有国内相关监督部门的安排表里,已经明确声明试剂总量为二十五毫升,试验个体五十只小白鼠,如果你要提取十毫升,明天的试验个体势必要减少。” “当然,这不是问题,关键是这东西已经报备了,如果要减少的话,上面的人肯定会追问这东西去了哪里,这样一来,这东西要成功了倒也罢了,要是失败…你应该知道这里面的风险,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对你个人、于我们科研组,对于国家来说,这个损失却极其的惨重…” 上官宏语重心长地拿出一把钥匙,放到桌面上:“我个人不希望你冒险,但当然,选择权在你自己身上,这是保管试剂的保险箱钥匙。” 原本以为还要耗费大量口舌的张扬看到上官宏教授如此通情达理,不禁给他深深鞠了一躬说道:“教授,谢谢你!” “呵呵,谢什么,我该谢谢你才对,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只要这东西一公布,我、老郑、老丁,还有小乔,四个列名为发现超级抗癌细胞的人,肯定会分享明年或者后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上官宏笑了笑,揉了揉自己的前额,补充道,“怎么让我感觉当了一次窃贼的样子。” 当夜,在梅大附属中山医院特护病房里,在上官宏和郑允泰,丁鹏山以及几个秘密邀请来的各科医生专家看护下,许茅根先是做了一个血常规,并提取淋巴结肿瘤组织做切片分析以作备份,凌晨一点多左右,他的右侧颈部肿大淋巴结成功注入了十毫升南星一号试剂。 从药物注入,到药物生效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但许茅根身上早被挂满了各种监控仪器,观察他的各项生理指标以及对药物的反应情况,以便收集第一手资料。 另外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话,也可以随时急救。 为了镇痛,许茅根还吃了一颗奥施康定。 何珍带着许家三姐妹则在病房外面着急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个小时,许茅根生命体征并没有发生什么明显的变化,换句话说,急xing副作用反应没有,这也说明了类似和许茅根的生命特征薄弱的相似病患足以承受新药剂的注shè治疗,并至少可以抵抗得了前两个小时。 但在第三个小时的时候,许茅根突然出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的状况,正当众人心眼儿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来是因为止痛药药效消失,许茅根疼痛感加剧,而导致呼吸不畅的原因造成。 排除异常后,众人又陷入漫长的等待中。 上官宏走到还在聚jing会神盯着各个监控屏的张扬面前,说道:“根据之前试验小白鼠的反应,以chéng rén二十分之一的剂量注入小白鼠身体里面,八个小时之内才会开始有明显效果,这之后,药剂要真正到达肿瘤组织的位置,还得再两个小时,真正开始吞噬原癌细胞,恐怕得十二个小时后。” “现在是以二十倍的剂量注入,这效果不得而知,说不定显效更快,又或者因为体重不一样显效更慢,假设能和试验小白鼠取得同样效果的话,也得明天早上才有新的测试结果…” “所以,除了必备值班人员之外,我们先行撤离,别忘了明天还有一场更加重大的任务要完成。”上官宏伸手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又补充道,“一有任何的动静,我会让他们第一时间通知你。” 张扬迟疑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这几天他几乎都是没ri没夜的在忙碌,身体的确已经到了极限。 于是,除了何珍,还有一些值夜班的医生和几名专职看护之外,张扬等人都撤了,许家三姐妹也跟着他回到了别墅。 刘子璇对突然新来的两名美女极其感兴趣,一个是外貌和乔希儿相媲美的许丹彤,一个是年龄和她差不多的许丹莹。 当然,她对具有这古典美和带着一些些天然呆的许丹莹更感兴趣,在她的蛊惑和央求之下,这俩姐妹也加入了占房大军,许丹彤四零一,许丹莹四零四刚好和刘子璇隔壁邻居。 不过这俩姐妹纯粹就是闲得蛋疼而已,因为她们学习的地方距离梅宁远得很,压根就不可能真过来住,顶多也就算打酱油,白白浪费资源而已。 但张扬可不敢反对,理论上,这是俩小姨子,得伺候着不是吗。 一早,张扬就起床了,其实昨夜他压根就没法入睡,只是浅浅地眯了会眼睛就醒过来。 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出头,于是一个人随意披了件风衣,揉着眯痛的眼睛,慢慢地走到五楼顶楼。 已是晚秋时节,清晨的凉风一拂面就有一种浸入骨髓的寒意,张扬情不自禁地搂了搂衣服。 让他意外的是,看到一个挺熟悉的背影,许丹露,她只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衣,静静地站在阳台边,临风而立,背后看去傲人的身材一览无余。 张扬有些奇怪地走了过去,这妮子平常很爱睡懒觉的啊。 他很自然地把风衣披在她身上,伸手揽住她的腰:“露露,怎么这么早…” 被他抱住的许丹露身子不自然地扭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张扬:“姐夫!” “呃…”张扬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平台上,这哪里是许丹露,分明是许丹彤。 而且刚才那不经意的一揽,貌似还碰到她那对怒耸峰峦的下沿,那是惊人的坚挺,甚至比许丹露还要稍微大一些的样子。 这下糗大了,两个人发型分明不一样,许丹露染了黄,许丹彤没有染。 叉,这该死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