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啧啧,这场景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一十五章 啧啧,这场景

张扬发现,现在的浴室已经比之前他住的时候好多了,最起码贴上了瓷砖,装上了热水器,浴室门也改装成不透明的玻璃门,虽然依然简陋,但是至少符合一个出租屋的基本要求了。 这会儿的常茜茜确实很狼狈,怒耸的胸口以及纤细腰肢直至裙子下摆全部都沾染了那个壮汉吐出的秽物,即使张扬是在透气窗外面,依然可以闻到那股让人作呕的腥味。 不过让张扬啧啧称奇的是,此刻的常紫娘依然显得很冷静,她进了浴室之后,依然先是四下检查了环境,甚至一度把眼睛盯向了透气窗。 幸亏张扬采用的是一个比较巧妙的角度,而且里面光亮,外面幽暗,视觉差让他躲开了常茜茜的观察。 常茜茜大概是觉得安全了之后,终于才把袋子挂在了浴室门后,抬起胳膊肘,把右臂腋下的拉链拉开直到纤细腰肢处,绷紧的裙子顿时为之一松,右侧胸口春光也泄露了大半,从张扬这个角度看过去,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包裹着右侧峰峦的黑色蕾丝边罩罩。 而后她又伸手捋去左手边单臂吊带,顿时露出一对雪白细嫩的香肩,裙子也从她胸口自然脱落,无肩带式的黑色蕾丝边罩罩登时扑入眼帘。 一对雪白丰挺的玉峰紧紧地顶住了黑色罩罩,给人一种快要崩断罩罩的感觉。 黑白分明的视觉差更显得她那对玉峰的丰硕,绷紧的裙子一脱开。她的胸部看起来反而比之前看到的还要大,目测大概是34d+的水准,这或许是因为她本身是个混血儿的原因。 她捋着裙子。直接褪到了脚踝处,而后及起一只脚,将裙子从脚踝处脱下。 一具雪白的半裸娇躯顿时呈现在了张扬眼前。 接着她又停了下来,目光带着一丝疑惑,再度瞥向了张扬窥视她的方位,张扬心里一惊,虽然他知道常茜茜发现他的概率极低。但还是被她那双深邃但绝对锐利的眼睛看得有些心慌。 不过他知道,这会儿如果他一动,光线马上就会发生细微的变化。反而会暴露自己,所以尽管常茜茜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但他依然没有避开。 常茜茜其实看了也就大概不到两秒钟,觉得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之后。转身低头又继续了她脱衣服的动作。 双手绕向背后。啪嗒,解开了黑色蕾丝边罩罩的背扣,不过张扬看到的只是她光洁如绸缎一般光滑的后背以及那没有一丝赘肉的纤细小蛮腰。 而后又迅速地脱掉了下面的黑色内内,露出翘挺雪白的桃形香臀,光是看着她那诱人的弧线,张扬都可以想象得出她皮肤应该是充满了弹性的那种。 勾人的轮廓和绷紧的肌肤让得张扬情不自禁地微微咽了一下口水,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料啊,要胸有胸。要腰有腰,要屁股也有屁股。小腿修长匀称,是个标准的美人身材。 现在的她已经是着了,不过背对着张扬,这反而让张扬更加能够肆无忌惮地欣赏她曼妙的身材。 不过很快,她侧过了身子,抬手取下了墙壁上挂着的水龙头,拧开花洒,开始试探水温。 看一个女人胸大不大,形状是否足够完美,从侧面看是最容易判断的,她一转身,侧面让给了张扬,顿时张扬就直接饱了眼福。 果然她那如山一般高耸的峰峦看起来至少是34d水准的,顶端的蓓蕾粉红,不过大概是混血儿的原因,侧面看过去,还是有些下垂,当然了,这是相对于张扬身旁接触过的那些极品美女们而言。 和那些普通的美女相比,她这么大的罩杯,还能保持这种水准,应该算得上极为不错了。 凭心而论,她的皮肤和张扬身旁的那些美女比起来,可能更加要趋向于小麦色一点,也就是稍微黑一些,但看着也是很养眼,至少给了张扬一种视觉上的另外一种享受。 她试探了一下水温,应该发现是可以了之后,便举着花洒迎着头望上一浇,瞬时,晶莹的水珠顺着她白皙的肌肤如珍珠一般滴落下来。 张扬喉咙不由一干,这美女入浴的光景看着最是诱人了。 “啪嗒!”她挂到衣物架上的黑色蕾丝边罩罩突然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常茜茜愣了一下,随即弯腰低头去捡。 弯腰的瞬间,张扬眼睛不由瞪直了! 因为随着她弯腰的动作,翘挺的雪臀翘了起来,刚好对准张扬的双目,雪白双腿之间,那勾人的雪壑赫然映入眼帘,一抹粉红的鲜嫩掩映在萋萋芳草之中,幽带珠玉,娇艳欲滴。 次奥,这…张扬双目不由微微圆睁,下面不由自主地起了强烈的反应,这场景太勾人了。 常茜茜浑然不觉地站了起来,挂好湿漉漉的罩罩之后,同时转过身来,将她的正面全部袒露在了张扬眼前,与此同时,浑圆丰硕的双峰也尽入眼底,但是,常茜茜似乎又有所察觉了。 双眸又盯向了张扬所在的位置,而且这次看得更加的久,似乎在确认自己的视觉是否有问题,张扬再度被她锐利的眼神看得都有些慌乱。 感觉上,他觉得常茜茜已经发现了异常。 常茜茜看了一会儿后,犹豫了一下,果然,雪白的右手下意识地掩住了饱满的玉峰,另外一只手则捂住了下面的幽幽芳草地。 张扬微微一呆,一方面,他能够正面地看到常茜茜的全身,光是看着她湿哒哒的贴在曼妙身躯上的发丝紧紧贴在她的身体上,雪白的躯体微挂露珠的模样让他根本难以把目光挪开;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又担心自己已经被常茜茜看到了。 所以现在是离开也好。不离开也不是,只能祈求常茜茜只是怀疑罢了。 不过常茜茜还是慢慢地护住全身要害,徐徐地朝着窗口走了过来。 张扬知道。只要她再走近,估计自己就要露陷了。 “咚咚!”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浴室门却突然传来几声敲门声。 及时而来的敲门声显然让张扬逃过了一劫,常茜茜停住了继续前行的脚步,回头很警惕地问了一句:“谁?” 同时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服袋子,身子一闪躲到了浴室门的左侧。 “是我!”门外,一个张扬绝对熟悉的声音刻意地压抑着响起。 尽管对方已经刻意在压抑着。但张扬还是很快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罗素素! 没想到她真的和常茜茜有关系! 张扬眉头一皱,看来自己和杨菲都没有怀疑错对象。 罗素素果然是有问题的。 而且竟然还和常茜茜有关系。难道她也是白虎门的? 常茜茜听到是罗素素的声音后,神情明显缓和了下来,从袋子里拿了一件浴巾,沿着她那对丰硕饱满的峰峦裹了一圈。而后淡淡地说道:“怎么样了?” “让我进来再说吧。”罗素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常茜茜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把浴室门扭开了一条缝,随即,一个上半身穿着一条黑色圆领t恤,披着紫色条纹马甲,下身穿着一条刚刚好包住翘挺臀部红色超短裙的性感女郎提着一个袋子,挤了进来。 不是罗素素还能有谁。 “啪嗒!”管好浴室门后,常茜茜随即柳眉微微一皱,随即再度松开了身上裹着的浴巾。袒露出她那具火辣的,淡淡地说道:“那边的人安排的行动中伏。彻底失败。” 罗素素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伸手把袋子挂在了挂衣架上。 然后伸手把紫色条纹马甲脱了,接着双手一屈,揪住了纤细腰肢处的t恤下摆,向上,把那件紧身t恤由下往上脱掉。 随即她也露出了那具火辣诱人的性感娇躯,她戴着一副浅粉色的蕾丝边罩罩,不过很显然她的胸部要比常茜茜的更加的坚挺,而且皮肤也要白皙上几分。 她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淡淡地说道:“不是安排了两路吗?都中伏了?” 常茜茜点了点头:“第一路的人被两个极其厉害的女枪手全歼了,不过这是意料中的,不过第二路,经过了精心准备的,准备做二次伏击的,遇到了乔家的人。” “乔家的人?”罗素素表情依然没有一丝变化,伸手弯向后面。 “啪嗒!”解开了粉色罩罩的背扣,登时一对雪白浑圆的丰挺玉峰鱼跃般地跳了出来,可能不如常茜茜的大,但是果然如张扬所预料的,更加的翘挺,如同一对水蜜桃似的,而且蓓蕾还是淡粉色的,让人看得是血脉贲张。 “这次出手的是乔家的人。”常茜茜伸手轻轻拢了拢自己那对傲人的玉峰,而后低头似乎在观察她自己的那诱人的蓓蕾。 这勾人的手势让张扬下身再度膨胀,这个女人要不要那么夸张啊。 “乔家的精锐倾巢而出,烈云、漠北两大王牌全部到了梅宁。”常茜茜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先前还曾经警惕地怀疑透气窗外,似乎有人在偷窥的第六感觉。 “这次是漠北出手,据说一个人就干掉了白昂洪派出的所谓三名精锐。”常茜茜终于停止观察自己的诱人玉峰,反而是盯着罗素素的那双,眼神里透露着一股炽热的神情。 “真漂亮!” 她竟然伸出猩红的丁香小舌哧溜地卷了一下。 罗素素柳眉微微一皱,但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这么说的话,常达岂不是白来了?” “不,他的行程取消了。”常茜茜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正常。 “可惜了,不然白虎门兴许还要折损一员大将。”罗素素的表情居然露出一丝惋惜的模样,或者说应该是幸灾乐祸。 而与此同时的是,常茜茜的表情显然和她一样。 “白昂洪让我赶去支援,不过我还是拒绝了,不过白凌雉打了电话过来,显然也有些不满,看来,如果我不作出一点表示,他们很可能会怀疑上我。”常茜茜脸上一阵的苦恼。 “你师父打电话过来?茜茜姐,那接下去,你准备怎么做?”罗素素纤腰微微一弯,低头伸手拉开了红色超短裙的拉链。 “唰!”平坦光滑的小腹伴着一条低腰的蕾丝边内内一起露了出来。 她的腰肢果然很细,臀部却浑圆翘挺,整个的呈现一种大s形的诱人体型。 拉开了拉链,她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双手揪着裙子的两端,连着粉色的蕾丝边内内一起脱了下来,而几乎同时,她又曲起了一只脚,俯身,刚好对着张扬。 微微张开的双腿之间,诱人的神秘之地几乎是无遮无拦地扑入张扬眼帘,触目,是一片诱人的粉嫩之色,这妥妥地就是那啥粉什么木耳啊。 张扬喉咙一阵阵的发干,明显地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喉结正不由自主地上下翻滚。 这样的场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把持得住,若是换成撸速来看到这幅香艳的场景的话,估计他早就可以撸上两三次了。 这太勾人了有没有! 偷窥美女脱衣服洗澡本身就是已经让人刺激异常的事情,更何况看到的是两个。 张扬觉得自己再看下去,估计鼻血都要流下来了,可是现在这两个女人的诡异对话,让他没有任何保留的选择了继续偷窥和偷听的选项。 这两人的表现来看,罗素素无疑和常茜茜是很熟的,而且看起来还像是同伙,难道她们都是那个白凌雉的徒弟? 但是罗素素说的话,表明了她应该不是白凌雉的人。 不然她就不会说你师父三个字。 所以,这两个女人的身份,让张扬再度迷惑了起来。 他必须继续听下去。 不过显而易见,这两个现在已经脱得光溜溜的诱人美女,开始把精力放在了洗澡上面。 常茜茜重新拧开了花洒,然后把花洒挂在了墙壁上。 然后两具雪白诱人的一起挤在了花洒喷出的水雾下面,水珠洒在两人雪白肌肤上如同敲打在雨棚上似的,纷纷被那极富弹性的肌肤反弹出来。 更让人难以把持的是,她们两个人还挤在了一块,两对四只诱人的玉峰不时挤兑在一起,时而深陷,时而弹出。 次奥,张扬心里一声悲愤地怒火,你们这两个败家的,请让我来好吗? “今晚,碰到张扬了。”沉默了一会儿,罗素素突然低声开口道。

上一篇   听说这个是必须的

下一篇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