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这个是非卖品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八百零七章 这个是非卖品

夜晚的梅宁,就像一个浓妆淡抹的时尚美女一般,炫目而闪亮,此刻的步行街上,人潮如织,街道两旁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把整条大街映衬得流光溢彩、神采飞扬。 一间间灯火通明的大型商场,聚集了无数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条古老而又现代的老街上,当地的特产小吃和那些华贵的首饰衣服一样受欢迎。 尽管有时候,那些所谓的名牌和地摊上的衣服也没有多大的差别,但是只要在这里挂上一个牌子或者出售,就成了人们眼中的奢侈品。 不过张扬并不是带着杨菲去那些时尚的衣服店里买东西,而是带着杨菲东拐西拐地跑到了流光溢彩的主街道后面的老巷子。 来到了老街上。 “到这里做什么?”相对于外面中山路的繁华和热闹,老街显得要清冷了许多,两旁除了幽暗的旅馆和不时出现的烧烤摊之外,只有个别一些游客饶有兴趣地在街上漫步。 享受这难得的幽静空间。 当然,老街两旁也有不少店面,不过这边都是卖一些比较传统的小吃还有一些土特产,就算是有衣服店也都是一些很土的款式。 “等下就知道了。”张扬拉着她的手,带着她,穿过了月田电影院,再钻过一条小巷子后,终于在一家霓虹灯已经断了半截的旅馆面前停下。 杨菲修长的美腿不由微微绷紧,缩在张扬手心里的手不自觉地反过来握紧了张扬的手。这个家伙,不会是带她来这开房的吧? “到了!”张扬开心地说道。 “到这儿是买礼物吗?”杨菲迟疑地盯着张扬问道。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做什么?”张扬看了看。奇怪地反问道。 “这可是旅馆,你不会告诉我来旅馆买什么礼物吧?”杨菲又狠狠地捏了张扬手心一下道。 虽然被她捏了,但是张扬却一点都不觉得痛,相反,一种甜丝丝的味道萦在心头,牵着杨菲的手,感觉真好。 “跟我走就知道了。”张扬拉着她的手。直接走进了旅馆,直接穿了过去,随后杨菲才发现。原来旅馆的大门后其实还有一条巷子。 穿过巷子,迎面又是一条老街道,不过这条老街人就稍微多了一点。 她也知道这条街,这是梅宁中山路古玩市场。当然现在大部分的已经搬迁到其他地方去了。这里已经成了历史,就算是有出来摆的那些东西,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赝品,也就能骗骗那些不知深浅的人或者是自愿成为冤大头的游客们。 “你不会告诉我,准备给他买一件古董吧?”杨菲讶异地问道。 “你猜中了。”张扬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张扬一边说着,一边朝一家看起来并不怎么显眼的店铺走了过去。 杨菲看了一下,发现是一家卖古董钟、手表、还有一些徽章、钱币之类东西的老货店。老板是一个戴着老花镜的白发老人,这会儿正在柜台后看报纸。 店里并没有客人。东西摆放也挺凌乱的,怎么看都不像一家正宗买卖古董的古玩店。 直到张扬牵着杨菲的手走到了他面前了,老头子才眨了一下眼皮,看了两人一眼,随即又低头看他的报纸了。 “老罗…”张扬开口喊了一声。 那老头闻言,终于是抬起了头,仔细地看了张扬一眼,随即笑骂道:“哎呀,是你个小子啊,好久没看到的了…” 老头子话没说完,眼睛瞟向了一旁的杨菲,不由呆了一呆,“你…你厉害啊,竟然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说你怎么好久不见了呢。” “怎么样?漂亮吧?有没有比你媳妇漂亮?”张扬炫耀似的牵起了杨菲的手,在老头面前晃了晃。 杨菲俏脸微羞,不过也没有挣脱张扬的手,只是脚底下悄悄踩了他两下。 老头子扶了扶镜框,仔细地看了看杨菲,随即抿起了嘴,有些无奈的样子说道:“差不多漂亮,差不多!” 张扬笑着跟杨菲解释道:“这是老罗,我曾经在这里打过零工,嗯,就是帮他把那些低价买进来的铜钱上…” 老头没等张扬说完,急忙挥手打断他的话:“咳…咳,那个臭小子,你别哪壶不该提哪壶好不好…这么晚了,你是故意带着女朋友是来和我炫耀的吗?” “当然不是,我来找你买东西的。”张扬笑着说道。 “买东西?哈哈,臭小子,你给女朋友买东西到那些大商场去啊,跑到我这里能买到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行情。”老头眨巴着一双小眼睛,很是精明地说道。 “有些东西,外面是买不到的。”张扬看着那老头,依然笑眯眯的说着。 “噢?你看上了店里哪件东西了?”老头不由好奇了起来,“看来你是熟人的份上,我给你打八折。” “镇店之宝。”张扬笑眯眯地说道。 “好大的口气啊,你买彩票中奖了?”老头子显然还不知道张扬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没把张扬和网络上出现的照片联系起来,噢,当然,他也不会用电脑,所以眼神里透着一股狐疑之色。 “算是吧,不过你也可以这么说,我女朋友很有钱。”张扬看了看身旁的杨菲,故意说道,“我当小白脸的。” “哈哈,骗谁呢,人家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需要你这种小白脸?”老头子说归说,但他看了看张扬身旁的杨菲一身名牌和雪白脖子上那条绝对价值不菲的粉钻项链,就知道张扬就算说得不实,但他女朋友很有钱绝对不假。 “老罗。我不跟你啰嗦了,快点把你的好东西拿出来。” “你小子,真要那个东西啊?那东西可贵着呢。”老头子显然还是有些不信。 “钱不是问题。”张扬笑眯眯地拿出自己的金卡。“你这边不是有pos机嘛,或者要不信,你可以直接到外面的atm机去查。” “你小子,有出息了啊,好,等着,我给你拿。”老头子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了内屋,折腾了一阵后,端出了一尊古香古色的坐佛像。 “唐朝武瞾年间的古玉佛…”老罗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座放在透明玻璃框里通体翠绿的玉佛像走了出来。 “小子。便宜你了,如果你有钱的话,二十二万整拿走。” “老罗,你弄错了。我不是要这个。我要你的另外一个镇店之宝。”张扬摇了摇头说道。 “另外一个?那个乾隆年间的青花花卉纹天球瓶?哎呀,算了,我老头紫哪里真有这种东西啊,不过是个高仿品罢了,你要真要的话,两千块拿走。” “老罗,那个赝品青花瓷我更不会要了,我跟你明说了吧。你能不能把那个a623沪市老手表匀给我。”张扬笑眯眯地说道。 闻言,老罗不由愣了一愣。随即干笑了几声,讪讪地问道:“你怎么会想要这个东西?” “我有个朋友,他喜欢收藏各种各样的手表,尤其是国产老手表,不过收集了那么久,就是没能弄到你这款a623的老货,所以我想请你割爱…” 老罗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割舍的神情,犹豫地砸吧了几下嘴巴,而后摘下了老花镜,伸手摸了摸下巴,摇了摇头:“这东西是非卖品。” “非卖品?老罗,你也搞手表收藏了?”张扬诧异地问道。 “那倒不是,开古玩店的,哪里有东西不卖的,只不过那东西现在存世的数量极少,而且升值空间极大,现在卖给你我就亏了。” “如果是价格的问题,完全没有问题,你尽管开价。”张扬说道。 “其实钱不钱的,倒也不是问题,上次从人家老太太那匀过来,也才花了三千块,这东西现在根本就是有市无价,无论怎么卖我都赚了,不过现在我却不能卖了。” 闻言,张扬不禁一阵的失望,他之所以兴冲冲带杨菲过来,是因为他听杨静说杨修国有收藏手表的嗜好,而且专门喜欢收集那些价值不是很高的国产老手表。 而且听杨静提起过,杨修国一直想找一只a623的老手表,不过,a623现在存量极少,当初总共也就生产了一万多只,就算有,品相也不好,所以一直是个缺憾。 不过凑巧的是,张扬先前给老罗打零工的时候,一个老太太曾经匀给老罗一只a623的老手表,老罗当场拍出了三千块,这在两年前,三千块买一块国产的老手表绝对算是大手笔了。 后来张扬听起老罗炫耀的时候才知道,他弄到的是一块63年版的a623沪市产老手表的样品表。 a623沪市手表是华夏国49年建国后第一任国家总理戴过的手表,所以这块国产表也叫总理表,它也是华夏国第一款手表a581衍生出来的国产带单日历机械表。 本来这个型号的产量就少,再加上是第一任总理戴过的,所以收藏价值极高。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手表还是试产版本的,要知道a623表总生产量也就一万多只,而这只刻着1963的是第二批试制的100只样品中的一只,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珍品中的珍品。 不过没想到老罗居然不卖,而且不是因为钱的原因。 失望之余,张扬还是有些好奇地问道:“既然不是钱的问题,那能不能告诉我不卖的原因?” “哎,还不是为了那个死丫头。”老头耸了耸肩说道。 “你家的那位公主?”张扬不由好奇地问道,“不是去国外念书了吗?” 老头子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儿,只不过脾气不怎么好,张扬在这打零工的时候还被她欺负了好几次。 “大学毕业了,回国在家里找工作,现在还找不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