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许家三美女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十六章 许家三美女

成立女娲公司的手续还需要些许时ri才能正式完成,不过南星一号的研制进度却是进展极快,短短三个星期,就已经进入到抑制基因植入的关键时刻。 基本上理论xing的东西,张扬已经提供完毕了,剩下的工作就由微cāo极其强悍的刘子璇和乔希儿两人完成。 不出意外,三十毫升的南星一号初样试剂在一周内就可以正式面世,理论上这些剂量足以治愈三名癌症晚期患者,不过这批珍贵的试剂首先将会在五十只试验小白鼠上做验证,通过初步验证之后,还得要观察其临床症状和副作用反应后才能算成功。 当然试剂即使验证成功,距离投放市场还要很长的时间,接下去还得做四期验证,从单体个别病人志愿组试验到到临床病人组,短则需要几个月,长则数年都有可能,最后只有经过大批量的临床验证确实可行后,药物监督局才会颁发许可。 试剂的验证ri期被定在乔希儿当初承诺的ri子,全世界各大新闻媒体以及uicc的重量级专家到时候仍然会悉数到场。 距离试剂正式面世还有两天的时间,张扬这里却遇到了一个意外情况。 说是意外,其实不是张扬自己,是许丹露的父亲。 许丹露的父亲许茅根经过了二十七次放疗,加五次泰欣生联合tb化疗后,历经三十五天,病原灶下咽位置癌细胞彻底消除,但转移淋巴结的地方却在缩小了之后,再度复发,而且这次更加的严重,肿大的癌细胞组织包裹颈动脉。 这意味着放疗和目前的联合化疗方案失败,更因为肿瘤组织包裹颈动脉,无法用手术切除,病患血管堵塞,脑部供血不足,许茅根每ri疼痛难忍,更可怕的是随时可能因为肿瘤组织压迫颈动脉导致中风而后死亡。 沪市专家组给张扬和许丹露的建议是,目前只有两种方案,更改化疗方案,或者是植入放shè粒子治疗。 “我们也很遗憾,原本以为这套方案至少可以稍稍缓解他的病情,但没想到他的癌细胞组织对这个化疗方案不敏感,现在要么变更化疗方案,但我担心病人的身体承受不了…还有一个是放shè粒子植入,只不过这种方案是最后实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使用。” 许丹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下子懵了。 “你父亲的送到沪市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伴随双侧淋巴结转移,原发灶控制得还行,但淋巴结对放疗不敏感,这就难办了…如果你们选择更换化疗方案,或者是放shè粒子植入,那么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病患可能随时会走。” 最后,沪市的专家小组语重心长又充满遗憾地给了他们一个极其悲观的结论。 当天张扬就陪着许丹露飞往了沪市,许丹露的母亲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内消瘦了十斤,而她父亲则更惨,直接从一百五十八斤一下子降到只剩一百斤,更可怕的是放疗的副作用开始慢慢显现,说话艰难,脖子涨痛无法入眠,口腔溃疡同时引发肺部感染。 可以说许茅根的身体免疫力已经降到了最低点,癌细胞随时有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的可能。 更因为他免疫力下降,身体营养跟不上去,就算是想更换化疗方案,身体也可能承受不住。 和许多癌症晚期患者一样的难题,摆在了许家面前。 救有希望,但更大的可能是在抢救过程中直接死亡或者是加剧病情;不救,时间或许还能稍微长一些,但肯定就没有任何希望。 许丹露的母亲害怕到自己不敢决定,最后把许家三姐妹全部召集到了沪市。 三姐妹俩不愧是同一nǎi同胞的亲姐妹,三个人长得很像,连身高都差不多,三个人中尤其是老二许丹彤长得最为漂亮,更关键的是她的专业,她学的居然是核能物理专业,而且是就读于华夏科技大学,科大在研究核能物理领域在华夏可是处于顶尖地位的牛逼学府。 一个女生就读这种专业本身就比较奇怪了,更何况她是一个如此漂亮的女生,据说当年她入学不过三天,宿舍门口堆积的玫瑰花就足以让杨贵妃洗一辈子的玫瑰浴。 老三许丹莹,是个腼腆的古典型美女,但偏偏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像是学文学艺术类的美少女,学的偏偏是计算机专业,去年硬是以本省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貌似她想学的东西还挺惊人,量子计算领域,又是一个被科幻世界给迷住的青chun美少女。 总而言之,三姐妹就读的都是理工科专业,而且就读的大学一个比一个牛逼,这让张扬不禁一阵的惊讶,这泥煤的不科学啊,未来岳父不是摆地摊的吗?当然或许有可能她们只遗传了她们妈妈的基因,她们妈妈是教数学的。 不过一个教小学数学的能生出这么多理科天才? 一般来说美女最倾向的专业要么外贸,要么艺术,反正文科类的会多一些,可许家倒好,一门三美女,个个就读的专业都是和尚学院。 估计她们父亲是想让她们早些找到婆家,早些抱外孙以慰藉许家男丁稀少这个缺憾吧,毕竟在这样的专业里就读,找不到男人还真难。 但估计让她们爹气得吐血的是,这仨美女还真够给他们两老挣脸,尽管三姐妹屁股后面跟着的男人多如牛毛,但仨姐妹硬生生地都是单身贵女。 许丹露她妈妈一直把许茅根的病情向许丹彤和许丹莹两姐妹隐瞒,怕影响她们功课,直到现在不得已才通知她们赶紧来见父亲。 因为考虑到,很可能这也许是最后一面,她还隐讳地跟许丹彤和许丹莹两姐妹交代,最好能把男朋友带回来。 结果,不知道是俩姐妹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两人直接拎着个包包孤零零的直奔沪市了。 许丹露的母亲看到她们后,脸都黑了,立马把张扬许丹露还有许丹彤和许丹莹拉到了vip病房外,开始数落了。 “我电话里不是跟你们交代过了吗?让你们把男朋友带回来,你爸爸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看到你们三姐妹早点成家立业,这样他才能安心,你们倒好,一个个打着光棍跑回来了,不是说你们就读的学校,那男的比女的要多出好几十倍的嘛?” 被她一数落,年纪稍大点的许丹彤看了许丹莹一眼,咬着下唇,低声说道:“妈,爸都这样了,我们先不谈这个好吗?而且你看,姐都找到姐夫了,姐夫还那么有本事,您不是可以放心了吗。” 许丹彤倒是聪明,姐夫两个字都用上了,果然一听到她提到张扬,而且还是很顺耳的姐夫两字,何珍的脸才稍稍的放缓了一些,露出一丝得意,白了许丹彤一眼道:“哼,你知道就好,你不说我也想说呢,你看看你姐,你长得也不比你姐差啊,怎么她就能找到这么优秀的,你才小她一岁,却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呢。” 许丹彤看了张扬一眼,说道:“妈,你这不是说到点子上了吗,我要是也能找个像姐夫这样的,我早就带回来了,还用你催,别说这个了,先进去看看爸爸吧。” 何珍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次狠狠地瞪了俩姐妹一眼,说道:“改天再收拾你们。” 说完才满不情愿地走了回去,许丹彤看了看张扬,跟着也走了进去,临进门的时候,突然伸手拍了张扬一下,说道:“姐夫,谢了。” 张扬知道是想说,自己成了她挡箭牌的事,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不过姐夫俩字,好吧,那就姐夫吧! 丹莹就显得矜持很多,看了张扬一眼,小脸蛋还红了一下,冒着腰也跟了进去。 许丹露则抱着他的胳膊,看了张扬一眼,有些得意地问道:“扬子,我这两个妹妹怎么样?” 张扬看了她一眼,耸了耸肩膀说道:“鄙人从不评论他人的老婆。” “小样!我看你是想三姐妹都嫁你吧?”许丹露白了他一眼,也进去了。 张扬看了看她的背影,咂了咂嘴,怎么说话的呢? 平心而论,三姐妹里,最漂亮的还是许丹彤,她长得有些像一个姓周名字也带个彤字的xing感女模特,身材一样的顶级,脸蛋也差不离,许丹莹则稍微萝莉了一点,看起来比刘子璇还小,不过也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想到许茅根的脸,张扬不禁摇了摇头,这怎么生出这么多漂亮女儿呢?难道不是亲生的? 咳,居然这么说自己未来岳父…该打! 许家的人都到齐之后,医生把他们拉到医生会诊室里,又把许茅根的病情重述了一遍,最后还交代。 “老许的病情不能再拖了,这种状况,要快可能就这一周之内,最慢也就还能再熬一个月,时间宝贵,你们要尽快做决定。”王副院长以同情的眼光看了看他们这一大家子,满怀歉意地走了出去。 剩下许家的人,何珍有心理准备还好,刚来的许丹彤和许丹莹立马就哭了,她们妈打电话通知她们来的时候,可没说得那么严重。 谢谢【宛若城】大大的打赏;